李宇軒聆訊,當局怪異;831案開審,黎智英等認罪;岑子傑神采飛揚,監房鎖不住價值;戰狼令人厭,惠恕仁不受霸凌;男囚被送入女監,美左怎收場?亨特發布回憶錄,私生子消失【李沐陽 新聞看點04.08】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4月7日,星期三;亞洲時間是4月8日,星期四。


中共7日加大了騷擾台灣的力度,一天內7度闖入台灣防空區。與此同時,美軍針對中共也有動作,導逐艦麥凱恩號例行通過台灣海峽。台灣外長吳釗燮表示,如果中共發動襲擊,台灣將會奮戰到底。台灣國防部宣布,將進行「漢光演習」,模擬敵方攻擊。


《福布斯》6日發布最新的全球富豪榜。川普名列第1299位,他現在的淨資產大約是24億美元,比就任總統第一年時的資產少了近32%。

緬甸政變軍方7日再次對群眾開槍,至少造成13人死亡,多人受傷。緬甸援助政治犯協會統計,軍方發動政變至今,已經有581人被軍警擊斃,其中包括幾十名孩童。


北緯38度指出,6日拍到了朝鮮咸鏡南道新浦造船廠的衛星照片,其中顯示原本用於協助試射的駁船出現異動跡象。此舉可能是準備日後的試射或設置某種裝備。


力量沒有年齡限制,美國一位78歲的老奶奶曾經胖到上樓梯都會上氣不接下氣,現在卻成為一名舉重冠軍。她擁有不同年齡段19項力量舉的世界紀錄,而且這個數字可能還會增長。


中共病毒肆虐,南美巴西大國6日單日死亡人數飆高到4195人。專家形容巴西現在的狀況已經是「核災」等級,可能最快在下週,就會超越美國的平均單日死亡人數,而且死亡總數也可能很快超越美國。


截止到美東時間4月7日下午2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人數61萬0852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1億3343萬8115人,死亡總數是289萬3399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

香港今天審理了兩宗案子,疑點不少,也都很怪異。官派律師被記者追問的張嘴結舌,不敢回答問題。儘管面對中共和港府的瘋狂打壓,香港人的精神沒有垮,他們在勇敢的面對著未來的一切。中共搞不定香港,更搞不定帕勞總統惠恕仁,他說尤其不接受中共的霸凌。


美國民主黨左派被囚犯狠狠地抽臉了,男囚犯要求被轉到女監,跟女性犯人生活在一起。在250多名提出要求的犯人中,已經有4人被送去了女監。下一步需要關注民主黨左派怎麼吞下自己吐出的東西。

李宇軒聆訊 三大疑點無解

今天(7日)是12港人之一、「香港故事」成員李宇軒被聆訊的日子。今年30歲的李宇軒被指控「串謀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串謀協助罪犯和無牌管有彈藥」三宗罪名,林鄭當局指定的法官、總裁判官蘇惠德負責在西九龍法院審理這樁案子。


今天的聆訊,出現三個大的疑點:

  1. 律師的身份令人質疑、

  2. 李宇軒為何被關在精神病院、

  3. 他的妹妹為何突然關閉關注哥哥的推特專頁。


先說第一個疑點,就是律師的身份。今天李宇軒的律師是陳天立,他是受大律師羅達雄的指示來代表李宇軒辯護。不過大律師羅達雄並不是李宇軒家屬委託的,而是官方指定的律師。


開庭前,記者詢問陳天立的姓名,陳天立表示聆訊結束後,會跟記者交換名片。但是散庭後,陳天立又拒絕透露姓名,只表示自己來自歐陽陳何律師事務樓。有記者直接問他是不是陳天立,他點頭承認。


記者連番追問,他是如何接手這樁案子的,陳天立拒絕回應。記者問他有沒有和李宇軒的家屬溝通,他聲稱「當事人不想透露任何訊息」。記者問他怎麼看待自己「官派律師」的身分,陳天立則表示自己「絕對不是官派律師,因為自己知道」。


有記者問他是受誰的委託,怎麼接觸到的李宇軒,如何收律師費,陳天立不斷說「我都好難做,不要逼我,逼我也沒有用」。


從陳天立的表現和回應記者提問來看,相信大家能判斷出他是不是官方指定的律師。


第二個疑點就是李宇軒為何被關在精神病院。今天是李宇軒從中國大陸遣返香港後的第一次露面,早前他已經在大陸服刑期滿。回到香港後,他一直被關押在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


李宇軒今天穿了一件白色T恤衫,帶著黑框眼鏡,手裏拿著文件步入被告席,腰桿挺得很直。旁聽席有人向他揮手,跟他打招呼,他也不時的望向旁聽席。當司法人員讀出案情時,李宇軒多次點頭。在被問到是否明白三項控罪時,他逐一地表示「明白」。看上去,精神狀態不錯。


在聆訊結束,陳天立和另一名律師從法庭出來後,大批記者包圍他追問。記者問他,李宇軒看起來精神很好,為什麼還要被關在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作為代表律師有沒有提出過抗議,陳天立一概沒有回答。


隨後在警察和保安的干預下,兩人乘坐私家車匆匆離開了,車頭上印有「香港律師會」的標誌。


第三個疑點是出現在李宇軒的妹妹身上。同樣在今天(7日),李宇軒開庭前大約2個小時。他的妹妹Beatrice在推特專頁「安迪失蹤了」發文,感激大眾7個月來的支持。


Beatrice同時表示,由於案件已經進入了司法程序,已經接觸到兄長,將不再回答任何有關李宇軒的問題,關閉這個推特專頁。

「安迪失蹤了」是Beatrice早前為關注李宇軒,專門開設的推特專頁。在香港十二人被抓,並被關押在中國大陸後,李宇軒一直是處於失聯狀態,外界無法得知他的任何情況。


為此,Beatrice在推特上開設專頁,希望大眾都來關注哥哥的情況。Beatrice現在突然關閉這個專頁,這個舉動是很奇怪的。因為李宇軒並沒有恢復自由,仍然被關押在精神病院。這不能不讓人懷疑,李宇軒的家屬是不是受到了當局的威脅呢?


聆訊普通市民 當局如此怪異

其實今天(7日)李宇軒的聆訊,還有一個相當怪異的地方,就是當局戒備森嚴,如臨大敵。


在法庭外,警方完全是處於高度戒備狀態。當局派出了大量的衝鋒隊員在法院一帶巡邏,這些人當中,部分警察還穿上了防彈衣,端著MP5衝鋒槍或者是雷明登霰彈槍。

在中午時分,至少16輛摩托車和多輛警車在前面押解李宇軒的警車前面開路,現場還拉起了封鎖線。


聆訊結束後,押解李宇軒的懲教署警車更是一反以往的作法。沒有按照正常行駛向左轉,而是向右轉、逆行經過法院門口,然後上了高速公路。前後都有衝鋒隊警車護送,車上的警察都是全副武裝。


這種場面其實並不多見,通常只有習近平等中共巨頭出現,當局才會這麼興師動眾。而李宇軒只是一個普通的香港市民,當局對一個普通市民聆訊,竟然安排了這麼大的排場,實在令人有些不解。


中共和港府的神經繃得這麼緊,究竟是在怕什麼?還是另有其他目的?是不是在藉李宇軒的案子,做給香港市民看呢?試圖讓香港市民產生寒蟬效應呢?習總不是有「四個自信」嗎?如果真的有一丁點自信,至於怕得要死嗎?


黎智英等人認罪 李卓人:沒做錯

今天(7日)香港還有一件事,香港法院對參與8.31反送中遊行的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和民主黨前主席楊森一同開庭。法官還是前幾天審理「香港七老」的官方指定法官胡雅文。


對當局指控的「明知而參與非法集結罪」,三人都當庭表示認罪。不過李卓人雖然承認控罪,但是他說「我認罪,但我沒做錯,歷史將判我們無罪」。隨後李卓人和楊森繼續被保釋,黎智英則繼續被關押。


李卓人的這句話,聽起來相當令人感動,也道明一個道理。中共和港府為了統治,不允許人們上街遊行。但是歷史的責任,促使著這些有公義、有擔當的民主人士仍然要繼續抗爭。這就是「認罪、但沒做錯」,錯的是中共和林鄭當局。

2019年的8月31日,民間人權陣線原本申請在當天舉辦「人大8.31落閘五週年遊行」。計畫是從中環遮打道舉行集會後,一路遊行到位於西環的中聯辦。不過申請遭到警方反對,民陣隨即取消了行動。


但有網民在當天發起了另一場活動,「十萬基督徒為香港罪人祈禱大遊行」。警方表示宗教活動不需要批准,但30人以上的遊行仍需要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換句話說,警方還是在變相反對這個活動。


但這項活動仍然如期舉辦,並且演變成了港島北部上環地鐵站到天后站的環回遊行。警方指控三人明知違反「公安條例」,仍參加遊行,並且「嚴重阻塞」交通。


不過警方卻不敢承認另一件事,就是在當天,警方在太子地鐵站打死人。大家應該沒有忘記「7.21不見人,8.31打死人」。


7.21不見人,是說2019年7月21日晚上,一群白衣人在元朗地鐵站殘暴攻擊毆打回家的香港市民,幾十人被嚴重打傷。本來只有5分鐘的路程,警察卻在市民報警半個多小時後才到場,而且態度相當傲慢。市民懷疑警黑勾結,顧兇打人。


如果7.21是警察顧兇打人,那麼一個多月後的8月31日,就是警察直接上手了。當天香港市民遊行後,警察再次攻擊和平民眾,引發了警民衝突。


警方發射了241枚催淚彈、92發橡膠子彈、10發海綿彈和1枚布袋彈。後來警察封閉了太子地鐵站,衝入車箱內暴打市民和乘客。有傳聞指控警察打死了幾個人。這就是「8.31打死人」的由來。


今天開庭的這樁案子,是當局指控反送中運動四宗「非法遊行」的第二樁。第一樁是4月1日對「香港七老」的審判,指控香港最資深大律師李柱銘、資深大律師吳靄儀、何俊仁等民主人士參加8.18維園「流水式集會」。這兩樁案子都將在4月16日宣判。


此外還有兩樁案子,都牽涉到黎智英、李卓人和楊森三人。一個是將在5月審訊的2019年10月1日遊行案,另一個是6月11日將要審訊的2020年六四維園集會。


我們無法預測這些民主人士將要面對的情況,但在中共暴政和林鄭當局打壓之下,實在不容樂觀。


岑子傑:監房能鎖身體 鎖不住價值

在「香港七老」被庭審當天,我在節目中引用了大律師何俊仁的話,「當社會越來越不公義的時候,公義的人就會在獄中」。今天(7日),正在被關押中的前民陣召集人岑子傑,也說出了類似的話。


今天一早,前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和社民連的吳文遠去探望了岑子傑。邵家臻隨後在Facebook上PO文表示,岑子傑顯得「神采飛揚」,對下星期一的庭審充滿了期待。不過邵家臻指出,岑子傑「不一定是對司法公正有期待,而是對自己沒有做錯有信心」。


在短暫的15分鐘探監中,岑子傑說得最多的就是「價值」兩個字。他表示去和留都不是問題,參選不參選也不是問題,問題是如何實踐自身的價值。他說「政權可以消滅身體,但不能消滅價值」;「監房鎖得住身體,但鎖不住價值。」


價值,這就是香港人不屈不撓的精神所在。為了實現價值,即使面對中共的紅色恐怖,香港人也永遠不會屈服。



戰狼外交討厭 惠恕仁不滿意

大家還記得前幾天訪問台灣的帕勞總統惠恕仁吧?本月初他結束了台灣之行,昨天(6日)接受了法新社的專訪。帕勞,台灣稱這個國家叫帛琉,是台灣的15個邦交國之一。這個太平洋島國的人口只有2萬1000人左右,面積還不及中國大陸的一個鄉鎮大。


但大家不要小看這個小國,他們的總統惠恕仁卻相當有骨氣。他表示哪怕台灣只剩下帕勞一個邦交國,帕勞也會「力挺台灣,因為台灣從一開始就站在我們這一邊」。


今年52歲的惠恕仁,去年擊敗了親共的對手,成功當選帕勞總統,是太平洋島國中最直言不諱反共的領導人。他的這種態度,是在與中共官員互動,以及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今年採取的更具有威脅性、侵略性的立場給造成的。


他透露,在去年大選期間,大概接到了中共的16通電話。還有一次與中共官員開會,中共官員劈頭就說,「你們現在所作所為是非法的,必須停止」。對中共官員的語氣,惠恕仁相當不滿意。


中共官員的語氣,其實就是我們經常說的中共咄咄逼人的戰狼外交。但惠恕仁作為一國總統,他的說法並沒有那麼尖銳。但誰都能聽得出來,這實際就是在暗指中共的戰狼外交。而戰狼外交,是習近平近些年給中共外交人員的要求。我們在以前的節目中曾提到過,這裡不贅述。


惠恕仁告訴法新社,帕勞不會被任何人決定未來,不接受任何國家的霸凌,「尤其是中共」。「就算最後只剩我們和台灣站在一起,我們也不會改變立場」。「我們要和誰做朋友,由不得別人命令我們」。「台灣是個自由的國家。他們是民主政體,應該予以尊重。身為外交盟國,絕不能將他們拋棄門外」。


惠恕仁說,台灣1999年和帕勞建立關係,雙方不僅僅是友邦而已。兩國的原住民同屬南島語系,「我們有相同文化和歷史」。中共企圖打壓孤立台灣,只會讓國際社會更同情台灣。


中共總是對外自吹大國,現在讓一個小國狠狠地抽了一下臉。接下來我們把目光轉向美國,這邊民主黨左派被監獄囚犯給抽臉了。


255名男囚「要去女監」 4人已經轉走

加州懲教與康復部昨天(6日)告訴《每日電訊新聞基金會》,從一月份以來,有261名加州監獄的囚犯提出要求,要轉移到符合其性別身份監獄,其中255名囚犯要求轉移到女子監獄。


今年1月,民主黨加州州長紐森簽署了S.B.132法案。這項犯案要求加州懲教與康復部,明確每一個被監管人的代名詞、他們的性別認同,以及他們是否被認定為變性人、非二元人或雙性人。


紐森生效的這個法律規定,如果個人拒絕提供這些信息,懲教與康復部不能對他進行紀律處分,允許以後更新信息。並且還要求工作人員,要使用個人要求的性別代詞。同時還要求懲教與康復部,要「根據個人喜好,指定為男性或女性的懲戒設施」,然後進行安置。


也就是說,紐森要求懲教與康復部,要根據犯人自己的要求,給他們送到不同的監獄。犯人說自己是男人,那就送到男子監獄;犯人如果說自己是女人,那就要送到女子監獄。


任何一個有一點正常人倫觀念的人都知道,這是純粹是民主黨左派在敗壞人倫道德,狗戴嚼子——胡勒。但就這種東西,不僅是加州有,康尼狄格州和馬薩諸塞州也通過了類似的立法。


懲教與康復部表示,自從紐森生效了這部法律,已經有261名囚犯要求轉到「基於性別的住房」。其中絕大多數是要求轉到女性監獄,只有6名囚犯沒有要求去女子監獄。


附新聞秘書特里告訴《每日電訊新聞基金會》,對這些奇葩怪異的要求,懲教與康復部都沒有拒絕。而且批准了其中21項請求,甚至已經將4名囚犯轉移到了喬其利亞中部的女子監獄。


只要不是腦子進水了,都能想到後面會發生什麼。民主黨左派們也是一樣,他們會知道後面將要發生什麼,但他們就是執意這麼幹。


喬其利亞監獄的囚犯告訴《洛杉磯時報》,「男人來了」,囚犯們應該預料到會有性暴力。


41歲的托米凱·約翰遜說,「如果我們認為現在很糟糕,那請為最壞的情況做好準備。這是脫韁的野馬,它將是跳躍的」。「他們說,我們需要一個類似於產房的設施。他們說,我們將建立一個囚犯計畫,使囚犯成為保姆」。


昨天在說到拜登準備重新啟動美墨邊境牆建設時,我舉了一個例子。因為這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小貓在咳出吃下去的東西後,又有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