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君罪」來了?春華也犯忌!打壓47民主人士,中共2目地;王毅戰狼嚇美,台研發超音速導彈?美日印澳峰會在即,美上將建議抗共四佈局;不許慰問烈屬,兩會是表面原因【李沐陽 新聞看點03.09】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3月8日,星期一。中國時間現在已經是3月9日,星期二。


白宮發言人莎琪今天表示,拜登將在週四(11日)的黃金時段發表演講,以紀念中共病毒大流行封鎖一週年。如果拜登在這一天演講,將是他上任以來的第一次正式露面。


今天是國際婦女節,美國國務院表彰了21名作出貢獻的國際女性,其中709案的女律師王宇位列其中。拜登夫人吉爾表示,這些女性意志堅定,作出了非凡選擇。她說美國將與這些偉大的女性站在一起,為所有人建立更光明的未來。


美國中央司令部昨天宣布,派出兩架空軍B-52轟炸機前往中東地區上空執行任務,以確保地區安全。這是拜登政府第二次向中東地區部署此類轟炸機。


有知情人透露,2020年2月10日被抓捕的武漢公民記者方斌仍在被關押當中。不過當局最近告訴家屬,準備把涉嫌罪名改成尋釁滋事,而不是嚴重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截止到美東時間今天下午3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人數37萬0714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1億1765萬9653人,死亡總數是260萬9763人。

中共對世界的威脅越來越明顯,台灣學者指出,中共打壓香港之後,可能在2023年開始要打壓台灣。而台灣可能已經在著手研發超音速導彈,應對中共的威脅。美軍退役上將指出,世界要對抗中共,必須從四個層面做。


打壓47泛民人士 中共有2目的

有幾位朋友陸續給我發信,希望我談談香港47名泛民主派被拘捕的事,有的網友還表示中共丟掉了「一國兩制」的偽裝,現在赤膊上陣了。包括我的同事也建議,讓我談談香港最近的情況,但是我沒有重點談。


不是不關心,手足遭磨難,只要有一絲正常人的思維,都會感到痛心。沒有談,是因為我覺得已經無話可說了。我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後期就說過,「一國兩制」已經不存在了,香港已經走向了中共一統。

現在對47位民主派人士的打壓,中共有兩個目的:一方面是中共要通過這件事,讓人們產生寒蟬效應,它要斬斷香港人對自由民主的追求。另一方面,中共也要藉著對民主派的鎮壓,加強它的統治。


這47位民主人士,在香港市民中,有著較高的代表性。換句話說,他們代表著香港絕大部分追求自由民主的市民,也可以說他們是香港市民中的靈魂人物。


中共認為,把他們這些靈魂人物解決掉,其他的香港市民就可能一哄而散。但是中共這個想法注定是失敗的。因為自由在香港人的心中已經生根了,享受過自由民主的香港同胞,每個人都孕育著巨大的力量,這種力量是任何手段都無法使他消失的。


就像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早期的時候,瘋狂抓捕了一些它認為的法輪功骨幹,野蠻毆打、重重的判刑。中共以為「殺一儆百」,可以把法輪功鎮壓下去。但是中共怎麼也沒想到,抓了那麼多,也判刑了很多,採取各種各樣的酷刑折磨。但是法輪功學員沒有受影響,依舊在修煉,依舊在傳遞真相。

反倒是中共跳腳狂之後,把自己折騰的快要死了,特別是當初最瘋狂的那些人,先後遭到了報應。香港這裏也是一樣,這些民主派人士被打壓,看上去中共挺瘋狂。但這正是中共滅亡前的回光返照,人們對自由民主的追求,永遠不可能斬斷。咱們就看那些跳腳狂的人,看他們將來的下場。


沐陽是有神論者,相信因果報應。我相信在人眼看不見的空間,肯定有一個帳本,不管誰做了什麼,都在一筆筆的記著。這筆帳,就是善惡有報的根據。


不過話雖這麼說,香港的情況其實應該引起台灣的高度重視。因為在中共崩解之前,它會不停的折騰,台灣應該提早應對,未雨綢繆。


王毅戰狼嚇美 台研發超音速導彈?

昨天(7日),中共外長王毅回答記者提問,聲稱「一中原則」是美中關係的政治基礎,是「不可逾越的紅線」。


王毅指責美國「干涉別國內政」,製造了諸多麻煩,「成為動盪戰亂的根源」。他威脅說「美方應早日意識到這一點,否則這個世界仍將不得安寧」。


王毅的這些話,無愧於外界送給他的「戰狼外長」頭銜。我們還沒有看到美國方面的反應,但是台灣陸委會的回嗆相當有力。


中央社報導,陸委會昨晚以書面形式表示,「台灣堅定維護國家主權與民主自由的立場,始終一貫;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台灣從來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台灣有權利與國際社會正常交往,台灣的前途更只有台灣2300萬人民有權決定。」


中華民國方面表示,維護台海和平穩定,是雙方共同責任,而非一方以為何打壓將片面主張強加於另一方。陸委會呼籲北京當局正視台灣民意,「思考良善舉措」,才有助於化解分歧。


陸委會的回應,堅定的表達了台灣的立場,「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台灣從來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這個回應相當平和,卻展現了中華民國無懼邪惡政權的風骨,相當令人欽佩。


不過需要提醒的是,中共不是普通的政權,它是魔鬼。希望中共有「良善舉措」,幾乎不可能,千萬不要低估魔鬼的邪惡。台灣必須清醒認清這一點,也要做好單獨對抗中共的準備。


雖然《台灣關係法》約定,當台灣受到武力攻擊時,美國會協防台灣。在過去幾十年中,美國都在兌現著承諾。但是拜登政府剛剛上路,後面會發生什麼,外界無法預料。一旦中共終極折騰,拜登政府會怎麼做是未知數,所以台灣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我看到有消息報導,中華民國國防部的公開資訊顯示,中科院正在針對中共的東風17超音速導彈,著手研發「反制裝備」,進一步提升反導防禦能力。


雅虎新聞引述知情人消息,超音速導彈可以在離地20-100公里的上空飛行,在接近目標時,以接近垂直的角度快速俯衝攻擊,使對方防不勝防。這個消息無法證實,但已經看出台灣並沒有輕敵,正在努力用實力維護和平。



學者:香港之後是台灣

今天國策研究院在台北召開了一個座談會,探討美中關係以及安全局勢。與會學者表示,中共在處理完香港後,可能就要打擊台灣了。學者同時提醒美日等國家,丟掉對中共的幻想,現在不準備,「有可能來不及了」。


而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教授、國策研究院執行長郭育仁分析的更為透徹。他認為,今明兩年中共有百年黨慶和二十大,中共的主軸可能是對內維穩,對外「給美國劃下對台政策底線」。當中共的基礎完善後,2023年可能要對台灣進行一連串的打擊。


郭育仁指出,中共推出的《海警法》,主要就是針對日本漁船。它所謂的海上保衛是假命題,以後釣魚島周邊海域可能會出現「中日共管」的情況。然後在南海的北邊區域,中共有可能會進一步劃設防空識別區。接下來中共會進一步鼓勵台灣的安全狀況,逐漸「無效化」台海中線。


郭育仁警告,這些情形在未來二三年都可能發生。所以「日本、美國應該丟掉對中國(中共)的幻想,現在不準備,等到中共策略奏效後,就有可能來不及」。


他建議美國應該「將台灣納入整合性防空反飛彈系統」,「美日兩國應該嚴肅看待安全局勢會快速急轉直下」。


國防安全研究院軍事戰略暨產業所長蘇紫雲從中共的軍費開支預算情況,也指出了中共的野心。習近平從上任以來,中共的軍事預算已經增加了2倍,霸權野心已經顯露無遺。


中共威脅加大 民主國家發警報

學者們的觀察判斷是有一定根據的。中共軍費預算從去年的6.6%,今年提升到6.8%,蘇紫雲稱之為「小步快跑」。他提醒中共是「錢袋子穩定槍桿子」,中共增加整體國防經費,為的是穩住軍心、鞏固軍權。


蘇紫雲表示,中共從2012年到現在,已經新造了105艘左右的驅逐艦和巡防艦,兵力投射能力大為增加。中共的目的就是通過擴軍,增加地緣籌碼。


美國海軍情報局ONI推算,去年年底,中共的軍艦數量已經超越了美國。從2000年的110艘,到2015年的255艘,再到去年底的360艘。雖然整體戰力還不能與美國匹敵,但中共的艦隊已經是全球最大了。


美軍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前天(6日)表示,美國從現在到2026年間將面對不少挑戰,其中包括中共可能試圖改變區域狀況。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中國海事研究所教授埃里克森在上個月發表的論文中也表示,中共「海軍不再是重製當地造船產業中的垃圾,而是越來越精緻複雜、能力更強大的船隻」。


不少觀察人士看來,中共對內對外咄咄逼人的政策,已經成了美國和其他民主國家的威脅。《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紀思道上月初撰文指出,中共可能是「拜登的惡夢」。


文中表示,儘管美國與中共現在可能不會發生戰爭,但美中雙方都有人擔心,「習近平可能會入侵一個島嶼向台灣施壓」。「大多數專家不相信會發生這樣的襲擊(認為中共全面入侵台灣的可能性更小),但現在發生的機率是十幾年來最大的」。


謀劃應對中共 美立場漸明

中共的威脅越來越大,這是眼見的事實,但並不是不可控,正所謂「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中共的海軍雖然在擴增,也不意味著中共的海軍戰力超越了美國,實際上中共的海軍軍力比美國還差的遠。


埃里克森指出,美軍驅逐艦、巡洋艦噸數仍大於中共,而且有9000多個艦載垂直導彈發射槽,是中共的9倍多。此外美國有50艘攻擊型核潛艇,而中共只有7艘核動力潛艇;美國有11艘核動力航母打擊群,而中共只有2艘蘇聯時代的航母。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對ABC表示,美國正在密切關注中共對地區盟友的挑釁性威脅。他說「中國(中共)一直忙於軍事現代化和發展其(軍事)能力,並試圖縮小我們一直享有的競爭優勢」。


奧斯汀指出,中共在印太地區「一直非常具有挑釁性。在某些情況下,它們一直在脅迫,其中一些脅迫是針對我們的盟友的,而我們的盟友對我們非常重要」。


Newsmax認為,奧斯汀表達的對中共的強硬立場,反應了拜登政府對日本、韓國和台灣的支持,以及拒絕中共在這些地區有爭議的領土要求。


事實上我們看到,至少是現在,拜登政府在沿襲著川普政府與台灣保持官方往來的舉措,譴責中共軍機頻繁侵擾台灣的武力威脅等等。


本週末美日印澳四國領導人將舉行史上第一次線上會談。法廣報導,四國領導人將確認「自由開放的因台政策」,以應對在南海和東海活動頻繁的中共。


另外15日左右,國務卿布林肯和國防部長奧斯汀將訪問日本,雙方將舉行2+2會談。力爭進一步強化美日同盟,而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針對中共的問題。


另有印度政府消息人士昨天(7日)告訴路透社,奧斯汀很可能在訪問日本後,將對印度展開訪問。雙方正在謀求深化軍事關係,對抗中共在印太地區日漸增長的威脅。


美國之音表示,美國是當今世界唯一可以抗衡中共的大國,採取什麼樣的應對措施可謂舉世矚目。關鍵就看拜登政府是否有切實的抗共措施。



退役四星上將:四層佈局抗共

布魯金斯學會主席、美國海軍陸戰隊退役四星上將約翰·艾倫在「小山」網站撰文表示,科技創新是全球政治的核心,為了應對中共在尖端技術上的挑戰,美國需要全面戰略應對,包括四大層面的戰略佈局。


文章表示,川普政府深刻認識到來自中共的科技挑戰,提高了全球對這種挑戰的認識值得稱讚。拜登政府需要迅速行動起來,與民主國家形成民主科技聯盟,行稱全面戰略。其中應包括四大層面。


第一是科技聯盟的最低層製造業。中國主導者智能手機和筆記本電腦等電子設備的製造供應鏈。但中共的主導地位是通過每年進口3000多億美元的半導體芯片來維持的。艾倫指出,這一點是「任何對抗中共的民主同盟戰略都應該利用的」。


第二層是基礎設施,這是民主國家歷來佔有的明顯優勢。艾倫表示,中共已經注意到了民主國家的基礎設施優勢,所以拒絕許多民主國家的企業進入中國市場。同時中共積極培育像華為這樣的基礎設施供應商,以獲得全球市場份額。


艾倫建議,在未來十年,建設下一代電信基礎設施的國家需要共同努力,確保中共的硬件不會成為默認的基礎設施設備。


第三層是應用層面。雖然美國公司在這一層佔據主導地位,Facebook和Instagram在全球有幾十億的用戶。但像TinTok這樣的中共社交媒體已經不容小覷,美國及其盟友不能把在應用層面的主導地位看作理所當然。


第四層是在標準和規則制定領域,美國要發揮領導作用,而其中的關機那因素就是「信任」。世界各地的民主國家必須通過倡導保護個人隱私和私有的標準,對抗中共的5G和面部識別等。


艾倫建議,拜登政府和民主國家需要對科技的整體佈局採取對策,確保基於共同價值觀和對公共利益承諾的民主國家能夠在科技所有層面上保持優勢。


艾倫認為,「在可預見的未來,美中關係將保持緊張,這是由於持續的競爭所帶來的結果。然而,與中共不同的是,在這場爭奪全球領導地位的技術競爭中,美國有能力爭取到盟友和夥伴關係國的支持。」所以全球民主國家凝聚成一個「新興高科技發展和警政聯盟」,是21世紀超越中共最重要的一點。


防疫用品


不許慰問中印衝突烈士家屬 中共怕什麼?

前幾天,中共公佈了中印衝突中的陣亡名單,中共把這些人稱作「英雄」。後來微博大V「蠟筆小球」質疑雙方對峙的情況,被中共給抓了,說他「涉嫌侮辱英雄」等等。但是現在氣候好像是變了,不允許慰問中印衝突中陣亡烈士的家屬。


今天有網友轉給我一段錄音,在聽的過程當中,我竟被其中的對話逗笑了兩次。


對話的雙方,一方是一位32年軍齡的退役大校,成了被「維穩」的對象。另一方是河南鄭州東風路的街道社區幹部,據說是書記這位書記給退役大校打電話,要求他不要去慰問烈士家屬。


大家先聽聽這個對話錄音。

  • 女:我是東風路街道辦事處六合園社區的。

  • 男:哦,張警官是吧?

  • 女:哦,我不是。有個事問你一下。侯老師你的戶口,你以前在那個長奇花園5號樓22單元,是不是有你的房子啊?

  • 男:是。

  • 女:你的房子是不是賣了?

  • 男:我沒賣啊。

  • 女:哎?沒賣嗎?

  • 男:哦。

  • 女:你是幾單元啊?

  • 男:我三單元啊。

  • 女:三單元多少號啊?

  • 男:三單元六樓一號吧。

  • 女:六樓,東戶西戶啊?

  • 男:西戶。

  • 女:六層西戶啊。你現在在這住嗎?

  • 男:我不在那住。

  • 女:你這房子現在租出去了嗎?

  • 男:啊,對對。

  • 女:哦,六層西戶。那你現在在哪住啊?

  • 男:我現在豐產路住啊。

  • 女:豐產路,租的房子還是自己的房子啊?

  • 男:算是租的吧。

  • 女:租的房子。豐產路哪個院啊?

  • 男:幹啥啊?25號。

  • 女:豐產路25號院。幾號樓?

  • 男:幹啥的幾號樓?你現在⋯⋯

  • 女:我問你點情況,我因為是這樣啊⋯⋯

  • 男:你什麼情況你說吧,你問那⋯⋯

  • 女:那個王宇中你知道是誰吧?

  • 男:我不知道啊,我不認識他。

  • 女:你不認識他?但是在那個⋯⋯因為現在北京正在召開兩會嘛,我看這邊反饋回來的情況是,王宇中說了在群里煽動退役軍人到中印衝突中犧牲的河南籍家屬烈士住處進行慰問。然後你這邊是積極響應了嘛。

  • 男:嗯~我不知道這事。但是人家慰問中印從圖烈士家屬有錯嗎?

  • 女:不是啊,現在因為不允許。

  • 男:那為什麼不允許?至於正能量的好事,為啥不允許啊?

  • 女:不是,現在政策是這樣啦。我就是給你告知一聲你,然後這個是現在是不允許。然後你在群裡頭估計是響應嘛,響應說那啥。讓我們跟你聯繫一下,告知你一聲,不要去⋯⋯

  • 男:不是,警官,你在哪個群裡面發現我響應了?

  • 女:因為這是市裏頭反饋回來的。因為公安這一塊,不只對你們啦,包括網上這種信息是有監控的。敏感的信息是有篩查的。

  • 男:你這個信息篩查,他又不是幹什麼壞事。

  • 女:那不管是不是壞事,現在我就是告知你一聲,現在是不允許。

  • 男:不允許的原因是什麼?理由是什麼?

  • 女:沒有什麼理由和原因。

  • 男:依據啊。它總得有個依據、原因和理由,這個東西得有吧?

  • 女:我們這邊沒有什麼依據。就跟你說一聲,我告知你。你如果要反映問題,或者是什麼,要合理途徑去反映。然後你這邊,沒有想要去北京吧?

  • 男:這個,不是警官。你不管到北京、到哪個地方,你現在到北京就不讓去了?全國人民都不讓去了?

  • 女:嗯,也不是啊。

  • 男:對,既然也不是,那為什麼要強調「我們這些」不讓去是啥意思?

  • 女:沒啥意思。就是告知你一聲,因為在敏感時段,咱不要去那個啥⋯⋯

  • 男:你告知我,也沒有理由,也沒有依據,也沒有什麼原因,就是告知,你就是不能去。我都不知道這是依據中國人民共和國哪一條法律法規⋯⋯

  • 女:你認識這個人嗎?你認識那個犧牲的河南籍家屬?你認識他嗎?

  • 男:不是認識不認識的問題。我不認識,但是⋯⋯

  • 女:你不認識,你慰問他去幹嘛啊?

  • 男:你看,你這話說的就有點⋯⋯站在一定的政治高度,有時候像這樣的同志們,為國捐軀了⋯⋯

  • 女:你換個時間,你慰問烈士家屬非要擱到這會去維穩他嗎?

  • 男:他啥時間慰問,這個我不知道,但是我就事論事。這個事人家去做,他是沒錯的。

  • 女:我就是給你說,王宇中,你認識他嗎?

  • 男:我跟你說了,我不認識他,我沒見過他。

  • 女:你會跟他一塊去進行慰問嗎?

  • 男:我說去了嗎?

  • 女:我就說你會不會去?

  • 男:我說去了嗎?

  • 女:我就說你在這裏邊群里積極響應了。我就問你去不去,你要不去就算了,沒關係,你就只當我沒那啥⋯⋯我就跟你問一聲。你認不認識他是第一,第二是你會不會去,跟他一塊去慰問?要說不會去,那就罷了,就是這事了。

  • 男:你在哪個群裡面發現我積極響應要去?

  • 女:不是我在那個群裡頭,因為這是市裏頭反饋回來的,我只是對您進行核查。就是給你打電話核實一下、落實一下這個事情。有沒有?如果要是有的話,就是告知你就不要去了。因為現在比較敏感,兩會在即。如果你要是沒有說過這事情,那就算了。

  • 女:你認識王宇中嗎,你去?

  • 男:不管我認識他不認識他,那向雷鋒同志學習,誰認識雷鋒?你說那話,有道理嗎警官?

  • 女:我就是給你打電話問,就是要不要去,會不會去?

  • 男:那我這個還不知道,不能給你確定這個事。至少前面我沒說去。

  • 女:你沒有說去對吧?你也不會去對吧?

  • 男:我至少前面沒有說去。那你要提醒我,有時候去了也有可能。

  • 女:那如果你去的話,這邊會有人再跟你聯繫。

  • 男:我去了再說唄,不去就別再跟我聯繫了。我去了,想跟我聯繫再聯繫。

  • 女:你現在工作了嗎?侯老師。

  • 男:我沒工作。我在家照顧老人。

  • 女:退役⋯⋯那啥轉業了是吧?

  • 男:我是自主擇業軍轉幹部。

  • 女:自主擇業幹部對吧?

  • 男:嗯。

  • 女:那自主擇業幹部,每個月發給也有工資的。

  • 男:我沒有工資。

  • 女:那你自主擇業,不是給你發了嗎?有一筆安置費,然後每個月應該也有。

  • 男:我們那就退役金。它跟工資不是一個概念。

  • 女:退役金,你當了幾年兵啊?

  • 男:我當了32年兵。

  • 女:屬於什麼軍銜啊?

  • 男:我屬於大校。

  • 女:大校啊。好,那我知道了。

  • 男:所以說我們受黨教育這麼多年,有些事,這麼小的事,就隨隨便便以慰問啊,以這種形式,沒有任何理由、沒有任何依據,或者啥,你就這樣去說,有意思嗎?

  • 女:呵呵,有些話,咱就不要隨便在網上隨便亂說了。因為現在網絡監控也很發達。


剛才這段錄音,開始我以為是查戶口的,問得非常詳細。慢慢聽聽才明白,原來是維穩,不讓人們去慰問烈士家屬。


這個社區幹部說不讓慰問的原因是北京開兩會。大家相信這個理由嗎?我覺得有一點可能。但我跟相信這是表面原因,應該有更深的原因。因為二會在北京,離河南還很遠呢,即使地方有維穩,也主要是針對上訪的,特別是要到北京上訪的訪民。


正如這位大校說的,如果是陣亡士兵「為國捐軀」,中共應該抓住這個機會,狠狠地宣傳一下。因為這是一個非常難得的宣傳愛國主義的機會,又可以掀起一波愛國熱潮。但是中共沒有,反而阻攔人們去慰問烈士家屬。


大家知道,我們之前節目中說過,有網友爆料,當局不許陣亡士兵家屬辦喪事,要求秘密下葬,但是會給一點撫恤金。這是一個很怪異的作法,如果是烈士,為什麼不允許公開下葬,而要求秘密下葬呢?太不合常理了。


前幾天,蠟筆小球和其他幾名網民對中印衝突進行了質疑。我在節目中曾說過,蠟筆小球的那個推理分析絲絲入扣、合情合理。如果按照蠟筆小球的推理,挑起事端的可能是中共一方。


前兩天,蠟筆小球被刑拘後,突然出現在央視畫面上公開認罪了,中共當局究竟怕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如果真的是維護烈士,那為什麼不讓人們去慰問烈士家屬呢?是不是怕人們去了之後,從家屬口中了解到事情真相呢?


「欺君罪」回來了?

最後再說一個有意思的事。以後大陸人在起名字之前,要先了解中共高層都叫什麼,否則弄不好會犯了「欺君大罪」。


自由亞洲今天報導,網上流傳著一份「商標駁回通知書」。一家有關「春華」的公司申請商標,被中共知識產權局駁回了。

通知中說明了駁回的理由,因為標誌中帶有「春華」兩個字。「胡春華」為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因此用作商標「易產生不良社會影響」,不得作為商標使用。


明白了,因為胡春華的名字中有「春華」這兩個字,所以百姓給商標註冊的時候,就不能有這兩個字。


在古代,人們起名字的時候,都要避開皇上的名諱,不能與皇上的名號一樣。否則就是欺君之罪,要砍頭的。


慶幸的是,這家公司的申請只是被駁回了,沒有治他欺君之罪。但是看中共的作法,似乎正在往這個方向走。所以普通百姓以後再給孩子起名字、給店舖取名號的時候,得先考慮習總和其它幾個大頭的名諱。


但是我也在想,照這樣下去,中國3000個常用漢字,人們可用的可能也就越來越少了。因為中共巨頭們一個人就可能會佔去多個字,人們是不能使用的。比如習總,除了「習近平」這三個字不能用之外,「翡翠」也是不能用的。另外還有「泰迪熊」、「小學博士」等等,這些都要避諱。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盡可能幫我們轉發出去。真相,對每一個人都是非常重要的。


有人說,每一個人都是一本書,如果用文字表述,會很長很長。曾經有一位老人,只有在酒醉之後,才會提起過去,每次都會泣不成聲。這位老人究竟經歷什麼呢?


在今天的會員區,我要向您介紹約瑟夫的故事。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好的,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 加入優樂客會員http://bit.ly/InsightPlans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觀看沐陽會員視頻,

請點擊【自媒體會員區】或【沐陽會員區



408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