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被切斷信號,美軍有危險!趙小蘭被美國國會盯上!白宮另有主人?中共取消中小學英語?莎琪打太極,麥肯納尼揭秘;婚齡降至18?緬19警察流亡,敏昂萊逃了【李沐陽 新聞看點03.05】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3月4日,星期四。中國時間現在已經是3月5日,星期五。

美英兩國同意,暫停飛機補貼報復性關稅。雙方承諾將利用這段期間,著手應對中共等民航市場所帶來的挑戰。


當地時間今天凌晨,新西蘭北島東部附近發生里氏7.3及地震。太平洋海嘯警報中心警告,地震可能會引發危險的海嘯。


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今天發布「2021經濟自由度指數」,台灣躍升到了第6名,創下27年來的最佳成績。前5名分別是新加坡、新西蘭、澳洲、瑞士和愛爾蘭。中國大陸在184個經濟體中排在第107位,此前一直單獨評比的香港,因為自由度急遽倒退沒有納入評比。


截止到美東時間今天下午3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人數46萬3836人,使總確診人數達到了1億1605萬1045人,死亡總數是257萬7198人。



下面進入我們今天的話題。今天的話題內容比較多。


已經打破了百年紀錄的拜登,昨天遭遇變故,在視頻會議中被毫無預警的切斷了信號。外界紛紛猜測白宮的真正主人是誰?蓬佩奧表示,拜登的表現很可能會威脅到美軍,而前白宮發言人麥肯納尼則揭示出了接任者「打太極」的內情。


與中共暗通款曲的前交通部長趙小蘭,已經被美國國會盯上了,印證了我之前的一個說法,與中共有關係早晚會有麻煩。這個說法也被緬甸三軍總司令敏昂萊給驗證了,這位政變領導人現在可能害怕了。


中共二會開始了,第一天就傳出兩個雷人提案,其中一個是為了讓百姓像牲口一樣的多生孩子,有委員建議調低結婚年齡。


拜登視頻被切斷 白宮主人是誰?

昨天(3日),拜登與眾議院民主黨核心小組舉行了一個視頻會議,與眾議長南希.佩洛西等民主黨領導人討論了未來兩年的議程。包括中共病毒疫情救濟和正在進行的疫苗推出等內容。


拜登是以呼籲民主黨幫助「恢復對政府的信任」作為講話的結束語,之後他似乎做好了接受民主黨議員提問的準備。拜登說「如果這是我應該做的,南希,我很樂意接受提問,不管你要我做什麼」。


說完這句話,拜登停頓了幾秒鐘,然後白宮切斷了視頻信號。福克斯新聞請白宮就切斷拜登視頻信號做出評論,但白宮沒有立即回應。


這個現象非常令人匪夷所思,因為看拜登當時的狀態,似乎蠻有興致的。他很想跟包括佩洛西在內的民主黨眾議員們進行交流,願意接受他們的提問,看不出要中斷會議的意思。但是白宮卻切斷了信號,強行終止了拜登的視頻會議。


拜登已經是白宮的「主人」了,是美國最大的官。在很多人的思維觀念中,既然是白宮的「主人」,就應該有一定的權威性,任何人不能擅權越位。


但我們看到的情況是,在拜登還沒有決定的時候,其他人已經替他做了決定,拜登就像是別人手中的一個提線木偶。那麼幕後提線的這個人是誰呢?


中國大陸有一種說法叫「妻管嚴」,很多人戲稱「氣管炎」。意思是說,男人不管做什麼,都得聽從自己妻子的,唯唯諾諾,不敢有主見。


那麼拜登是「氣管炎」嗎?有這種可能性,不過不太大。因為就算拜登是「氣管炎」,在這種公眾場合,她的妻子吉爾也不太可能直接讓拜登下不來台,怎麼也得給他留一點面子。


如果不是吉爾替拜登做了決定,還有誰呢?拜登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南希,我很樂意接受提問,不管你要我做什麼」。


南希,當然指的是眾議長南希.佩洛西。看這句話的意味,拜登好像是在向眾議長詢問,徵求佩洛西的意見。甚至裏面帶有一種「巴結、討好」的感覺,意思像是跟佩洛西說,「我很樂意接受提問,只要你給我機會救星,不管你讓我做什麼,都沒有問題」。


難道拜登幹什麼和不幹什麼,是排位第三的佩洛西在安排嗎?莫非拜登的身邊,都是佩洛西安插的人馬?佩洛西在國會多年,樹大根深,又是民主黨當前的領軍人物,所以有這種可能性。

不過還有一種可能性,就是排位第二的哈里斯,她也存在著越俎代庖的可能性。就像三國時期的董卓,挾持漢獻帝發號施令。有大陸媒體曾引述評論指出,「哈里斯是一個野心非常大的女強人,她未必會甘心屈居拜登之下,只作一個副手⋯⋯」


拜登此前也表示過,他說「副手的首要特質是,如果我有什麼三長兩短的話,這個人有能力馬上接任」。


究竟誰才是白宮的真正主人呢?目前還難以下斷言,我們不妨邊走邊觀察,水面總有落下去的時候。


拜登打破一項百年紀錄

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了,拜登已經進入白宮6個星期了,3月4日是拜登就職的第43天。但是在這40多天的時間中,拜登極少有接受提問的情況,往往只限於讓預先選定的記者提問。


布萊特巴特新聞表示,拜登就任以來,到目前為止,「沒有舉行過個人新聞發佈會,打破了100年的紀錄」。

福克斯知名主持人塔克.卡爾森也在節目中表示,這至少是一個世紀以來,「沉默時間最長的一次」。拜登拒絕直接與媒體對話,「是在攻擊我們最珍視的民主準則」。


就連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記者也感到不滿,凱文‧利普塔克在推文中寫道,對過去100年的分析表明,拜登的「15位最近的前任,都在就職後33天內舉行了一次正式的個人記者招待會」。但拜登還沒有過,「我們在等待著拜登何時舉行首次個人新聞發布會」。


咱们遠的不說,就是川普,他在就職後的2月16日就舉行了個人第一個新聞發布會。在川普的整個任職總統期間,共舉行過44次個人新聞發布會和44次聯合新聞發布會。


其實,按照傳統,歷任總統都會在任職第一年向國會發表演說,闡述新政府對一系列問題的立場,通常時間都是選定在2月份。但是現在已經是3月份了,白宮仍然沒有敲定拜登在國會聯席會議上發表首次演說的日期。


那麼拜登為什麼一直不舉行個人記者會呢?我也不能說出口。因為我們的這個節目已經連續很多天又被黃標了,所以這個問題留給大家自己去想。


拜登對美軍有危險 蓬佩奧欲參選總統

對於拜登政府不願意讓拜登在鏡頭前接受提問,而是使用工作人員的作法,福克斯另一位知名主持人肖恩.漢尼提詢問了前國務卿蓬佩奧。


在當晚的節目中,漢尼提問蓬佩奧如何看待拜登的這種做法。蓬佩奧表示,拜登沒有直接面對鏡頭的作法,可能會帶來嚴重的後果。


蓬佩奧表示,現在世界各國的領導人和政客們都在非常密切的關注著。「全世界的高層領導,他們會關注每一個發言,觀察每一個動作。他們看到他們(拜登政府)的模式是什麼樣的,他們(拜登政府)表現出什麼樣的行為⋯⋯尤其是在遇到困難的時候,在壓力真的很大的時候所表現出來的行為模式。」


蓬佩奧指出,正因為這一點,所以川普總統在任時一直在和媒體交談,可能比任何一位現代總統都要多。「川普在外面與媒體接觸,話題廣泛,大開大合,他幾乎會接受所有人的提問」。


現任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研究員的蓬佩奧表示,「當一個領導人做不到這一點時,當他們不能接受提問時,當他們不能解釋他們所施行的政策時,當他們似乎躲在背後時,無論是工作人員還是他們確實沒有時間,世界各國領導人都會觀察到這一點。」


蓬佩奧認為,「你會看到、你會看到,當沒表現出軟弱時,就會給我們在世界各地的士兵、水兵、空軍、海軍陸戰隊帶來真正的風險」。

這位西點軍校的高材生指出,「軟弱催生戰爭,而實力決定了我們的對手能不能被威懾。而這也決定了我們的盟友是否真的願意在最困難的時候和我們並肩作戰」。


蓬佩奧的這個觀點,其實就人們通常所說的「以實力謀和平」。昨天(3日)我在節目中已經提到了,中共似乎已經摸準了拜登的脈搏。看到拜登僅僅是口頭上說兩句冠冕堂皇的話,而且更多時候是通過工作人員出面表態。這種做法,已經讓中共心裏有了底,「不管怎麼在世界折騰,拜登政府都不會真正干預的」。


所以大家看到,自從拜登就職的第一天開始,直到現在,中共的野心越來越顯露無疑,不斷的在世界的各個地方撒野。而美軍印太司令部的兩位將官都發出了警告,「已經嚐到了中共統治的滋味了」。

就是說,隨著拜登政府對中共表現出的軟弱,中共會越來越咄咄逼人。因為中共已經吃定了,拜登硬不起來。


但拜登硬不起來,不代表美軍士兵也軟弱。中國有句話,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當中共一再咄咄逼人的情況下,很可能會造成雙方在某一個區域發生軍事衝突。


所以蓬佩奧昨天(3日)在節目中也提到了2024年競選的情況。他表示,如果川普決定不參加選舉,他很可能會參選。他說「我非常關心美國」,「我的目標是一直堅持參加保守主義運動」,對2024年的競選「一直在爭取一場好戲」。


莎琪「打太極」 麥肯納尼揭秘內情

其實拜登也不是不出來,只是出來的時間不確定。按照白宮發言人莎琪的說法,拜登舉行個人記者招待會的日子可能不會太遠。

莎琪在上週曾表示,拜登將在「某個時候」舉行新聞發佈會,但她特別強調指出「本週不會」。「某個時候」是什麼時候呢?莎琪沒有給出明確的說法。


其實這個說法是一種「柔性狡辯」,用中國人常用的說法就是「打太極」。讓你覺得會有那麼一天,但就是不確定是哪一天。


這種「打太極」的辯術,中共最擅長。比如官媒一直宣傳「明天會更美好」,幾十年來,中共一直這麼欺騙中國百姓。言外之意就是讓人們接受中共的領導統治,會有一個「美好的明天」。


現在中共的這個說法,估計很少有人還會相信。如果相信,那就是真的太天真了,因為中共永遠說的都是「明天」。今天告訴你是「明天」,明天它還告訴你是「明天」。莎琪說的「某個時候」,也帶有這種意味。


其實如果大家細心觀察,會發現莎琪經常採用「打太極」的方式,回答記者的提問。但模稜兩可的說法,也常常使莎琪被記者追問得不知如何解釋,很尷尬。


莎琪為什麼不直接回應記者的提問,而經常是「打太極」呢?


在今天的福克斯節目中,前白宮新聞發言人凱莉.麥肯納尼談起了這個問題。她表示「希望莎琪一切順利,這是一項艱鉅的工作」。不過麥肯納尼接著說,「話雖如此,我們在行政管理方面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事先做了幾個小時,有時甚至是幾天」。所以才面對記者的提問,不需要「迴旋」,而是「直接回答問題」。


麥肯納尼的意思是說,想做好白宮發言人的這份工作,其實並不容易。不能臨時抱佛腳,倉促上陣,而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幾個小時,甚至幾天。


她後面的話更關鍵。她說「我一直都知道老闆的立場。其他的新聞秘書可能需要特權,了解總統的想法。但我不同,我可以隨時進來⋯⋯我一直都知道他的想法是什麼。所以不必費太多的周折,因為川普總統給了我很多訪問權限。」


從麥肯納尼的說法可以得知,她在任白宮新聞發言人期間,可能與川普經常有溝通,了解川普的立場和想法。所以我們才看到,她當時面對記者的任何問題,都能快速的做出回答。


這是否說明,莎琪並沒有與拜登有很好的溝通呢?或者說拜登沒有給莎琪明確的立場表態呢?



濫權謀私與中共有勾 趙小蘭受指控

昨天(3日),國會眾議院監督和改革委員會主席卡洛琳.馬洛尼和交通委員會主席彼得.德法齊奧發佈了一份監察報告,是交通部監察長辦公室關於2019年對時任交通部長的趙小蘭進行的道德調查,調查她是否利用當時的職位幫助推廣家族航運業務。

國會山報報導,去年12月,不少媒體報導了趙小蘭擔任交通部長期間濫用職權,幫助推廣由她妹妹經營的家族航運業務。而這個業務,與中共有著廣泛的聯繫。


監察長也發現,趙小蘭多次利用工作人員和她的辦公室,為她的家人及他們的生意撈好處。監察長的調查詳細列舉了一系列事例,表明趙小蘭指示其工作人員花費聯邦政府的時間和資源,處理同一家造船公司及她父親有關的事宜。這些問題媒體有過曝光,這裡不再贅述。


監察長曾要求趙小蘭對這些問題進行解釋。但是趙小蘭拒絕回答,只提供了一份備忘錄,詳細說明了自己在公務中「宣傳自己家庭的重要性」。


在媒體報導這些後,當時的交通部監察長就希望司法部考慮,要求對趙小蘭展開刑事調查。


監察長辦公室將調查結果提交給了哥倫比亞特區的美國檢察官辦公室,但是他們拒絕展開刑事調查,而司法部的公共廉政部門也拒絕受理。


交通部副監察長米奇.貝姆前天(2日)寫信給眾議院,表示「有理由對潛在的職務濫用進行正式調查」。信中還附上了一份44頁的報告,詳細說明了調查情況和發現的不當行為。


相信大家一定都記得,就在1月20日總統就職日前夕,關於趙小蘭家族與中共的關係問題,突然間又一次被媒體集中大量曝光。當時人們以為,司法部門可能會對趙小蘭家族採取什麼行動。但是沒有,這個事件隨後不了了之、慢慢銷聲匿跡了。隨後在1月7日,趙小蘭宣布辭職了。


德法齊奧在聲明中表示,對司法部拒絕接受調查深感「失望」。他說「公務員,尤其是負責領導其他幾萬名公務員的公務員,必須知道他們是為公眾服務的,而不是為他們機組的私人商業利益服務的」。


這件事已經過去了2個月,可能有人以為事件平息了。但實際人們並沒有忘記,現在又一次提起,而且是提交到了國會,國會議員開始關注她的問題和她的家族與中共的關係了。也就是說,趙小蘭並沒有擺脫麻煩的糾纏,甚至可以說真正的麻煩才剛剛開始。

中國有句話,拔起蘿蔔帶起泥。如果趙小蘭被國會議員關注,甚至可能被刑事調查的話,那麼趙小蘭的丈夫、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會不會受到牽連呢?對趙小蘭的所作所為,麥康奈爾會不知情嗎?


我之前就說過,誰跟中共有關係,誰就會有麻煩。大家可以看看過去發生的事,也可以觀察以後發生的事,都會驗證我的這個說法。當然麻煩的大小,要看與中共的勾連有多深,勾連越深,麻煩就越大。


取消中小學英語?婚齡降至18歲?

說到了中共,我們就來聊聊中共。今天下午,中共二會就算是開始了。雖然剛開始,但是令網友吐槽的事已經不少了。

第一個讓網友吐槽的是清大築境規劃建築設計研究院副院長、九三學社委員的許進,他提議取消中小學英語必修科。許進認為,學生及家長為了學英語,耗費大量時間和精力。但隨著社會經濟發展,翻譯機已經可以提供多種語言的口語翻譯服務,學習英語只對不足一成的大學畢業生有用。


這位中共政協委員建議,在免費教育階段,應該把英語剔除必修課,而且不再把應預設為高考必考的科目,也禁止中小學生參加非官方的各種外語考試。


許進說表示,「在人工智能時代,翻譯職業位居即將被淘汰職業的前10名」,所以現在沒必要讓中小學生必修英語。應該把大量充足的時間培養音樂、體育、美術等素質教育。


許大委員這個提議,首先被網友送了一個字「滾」。網友質問他,「學好英語難道對自己不好嗎?沒有提議可以閉嘴」。網友懷疑他並沒有實際的提案,要他閉嘴。


還有網友嘲諷許大委員,「你這套還能搬到數學呢,手機計算器還很厲害呢,怎麼不取消數學主體地位?這都咋想的?」


實際像這種雷人提案,每年都有不少。有不少拍中共馬屁的人,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常常無病呻吟,故意提出一些雷人的想法。其實都是整治老百姓的各種缺德主意,瞄準的都是普通百姓。

再比如廣東財經大學法學院副院長魯曉明,他準備提議把結婚年齡下調到18歲。他說現在大陸的法定結婚年齡是男性22歲,女性20歲。經過幾十年晚婚晚育的宣傳教育,少生優生成為占主導的生育觀念,大陸生育率已低於世界平均水平。


魯大院長認為,從生理發育角度看,女子14歲、男子16歲左右就基本發育成熟了。過晚的結婚年齡「不僅造成人為地禁慾,對公民權利形成不必要的克減,而且導致非婚同居等婚外性行為泛濫」。


魯曉明把中國人口下降問題,歸結到了結婚年齡晚。可是誰都知道,中國出生人口下降,真正的原因是中共給造成的。


前幾十年,中共實行「計劃生育」,宣傳「晚婚晚育」光榮。中共把「一對夫妻一個還」當成「基本國策」,實行了幾十年。這個沒人性的政策,現在已經顯露出了巨大的問題,中國人口生育率出現了無法挽回的巨大缺口,直接造成了人口斷崖式下降。


在中共意識到了人口問題後,2015年放開了「二孩」政策,鼓勵人們生育第二胎。並且最近中共又想出一招,要在東北地區試點放開生育。這還不夠,魯大院長還希望降低結婚年齡,讓人們從十幾歲就開始生育。

如果大家仔細體會一下,會發現中共並沒有把人當人對待,它把人當成牲口一樣,隨意控制著人們的生育。它認為人口多的時候,要求人們「只生一胎」,然後上環甚至絕育;它認為人口少的時候,要求人們生二胎、生多胎,可以敞開生。只有牲口才是這樣的。


可是大家想想看,生孩子不需要費用嗎?現在的家庭,養一個孩子,對很多家庭來說都很困難,你讓他再生一個、再生幾個,他養得起嗎?


中共把中國折騰得已經是千瘡百孔了,中國經濟已經元氣大傷,人們兜裡都沒有多少錢、養不起孩子的時候,你降低結婚年齡就能解決問題嗎?有網友調侃說,「魯院長小時候是不是被鴨子踩過,大腦進水了吧?」


有網民質問,「工作十年都買不了50平米房來結婚,專家啊專家,你讓18歲結婚,困難的孩子再把孩子生在大街上嗎?」


還有網民說,「是年齡問題嗎?是房子、票子、車子,是教育醫療等等問題!十八歲是上大學的年齡吧,教育欠發達的地區,偏僻山區的女孩子是不是離教育平等更遠了…」


也有網民說,「真搞笑,我國的青少年18歲能自立的都不多,如何承擔結婚生育的責任?生而不養或生而棄養嗎?生育率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主要還是各項社會保障制度沒有跟上,年輕人面對巨大的經濟壓力導致其不敢生,而不是年齡原因。」


更有網民斥責:「為了讓百姓多生,你們真是不擇手段啊,奴隸不夠用了,加急生育。」


防疫用品


19警察流亡 敏昂萊害怕了

最後還是要說一下緬甸的局勢。緬甸軍方的瘋狂鎮壓示威者,現在出現了戲劇性的變化。有兩個消息,一個是19名緬甸警察拒絕執行軍方的命令,流亡到印度去尋求庇護了。另一個是有消息傳出,緬甸軍方三軍總司令敏昂萊害怕了,逃離了內比都。


米左拉姆邦警方昨天(3日)證實,前天下午,有19名男子越過了北部金帕伊和塞爾奇普的邊境,前往印度去尋求庇護了。逃跑的原因是,他們無法聽從軍方統治者的指令,對抗議民眾實施鎮壓。


之前社交媒體也有多次貼文,表示有警察響應公民抗命,反對軍事政變。而這次是第一次傳出有警察流亡國外的消息。


警察反對軍事政變,甚至流亡國外,這都說明緬甸民眾對軍政府發動政變的反感。而我們通過各種渠道看到,緬甸民眾面對強權暴政,並沒有退縮,他們展現出了極度的勇敢。


很可能因為緬甸民眾的勇敢,使緬甸軍隊最高領導人、發動政變的三軍總司令敏昂萊害怕了。泰國媒體「後宮」昨天(3日)引述「非正式」的消息,敏昂萊「因局勢混亂,害怕抗議民眾,已經逃離內比都,躲在了緬甸撣邦東支的別墅去了」,在那裏受到緬甸軍隊的嚴密保護。


這個消息我們在網絡上沒有看到相關報導,也沒有辦法獨立證實。但敏昂萊等人發動的政變,遭遇了緬甸民眾的強烈反對。甚至出現大量傷亡之後,緬甸人仍然沒有退卻之意,就憑這一點,就足以讓發動政變的軍政府感到心驚。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盡可能幫我們轉發出去。真相,對每一個人都是非常重要的。

好的,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 加入優樂客會員http://bit.ly/InsightPlans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觀看沐陽會員視頻,

請點擊【自媒體會員區】或【沐陽會員區



15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