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喊「糧食安全」,開年危機已出現;3次偏航?貨拉拉搬家疑雲,長沙女孩車莎莎離奇跳窗身亡;命案定調「民事」,貨拉拉什麼背景?【李沐陽 新聞看點02.23】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2月22日,星期一。中國時間現在已經是2月23日,星期二了。

今天的大陸網站和社交媒體,幾乎清一色都在談論湖南長沙23歲女生車莎莎跳車身亡這件事。發生在2月6日晚上的離奇事件,警方介入後認為證據不足,將涉事司機在3天候釋放了。其實這件事的背後,儘管網絡上有不少人在幫忙洗地,但其中的很多疑點還是很難給出合理解釋的。

貨拉拉聲明&死者弟弟爆料

昨天(21日)晚上,針對網友爆料的「23歲女生在貨拉拉車上跳窗身亡」這件事,貨拉拉在官方微博上發佈了一份聲明,表示對這起事件悲痛和遺憾。並且表示,貨拉拉在2月11日與家屬展開第一次商談,但沒有達成一致。


聲明中表示,年假過後「專項小組」得到了家屬的回應,目前正在商量商談的時間。同時表示將配合警方工作,該承擔的責任不會逃避,向家屬致歉和慰問。並且還說將「傾聽家屬訴求和醫院,以最大的誠意跟進善後事宜」等等。


看貨拉拉的這份聲明,幾乎看不出什麼問題。但是比對「死者弟弟」的微博爆料,會發現貨拉拉「忽略」了一些人們想知道的細節。


在昨晚8點48分,網名「今夜的風格外喧囂」發文,「姐,下輩子讓我做你的哥哥吧」。從文章稱呼和內容來看,文章作者可能是死者的弟弟。文章表達了對「姐姐」的思念,並且說希望能再看一眼天堂裏的姐姐,並「順便看看天堂裏是否也有不負責任的『貨拉拉』」。

咱們先簡單介紹一下死者的情況。據大陸門戶網站新浪披露,死者名叫車莎莎。今年只有23歲,前年大學畢業後,在湖南長沙一家公司從事人力招聘工作。從網絡照片以及死者弟弟的描述上看,車莎莎的形象應該是比較好的。


爆料中表示,2月6日晚上9點17分,姐姐上了貨拉拉網約搬家的車。9點24分還在工作群跟同事們聊天互動,看不出什麼異常。但是9點30分,車子開到曲苑路時,貨拉拉司機撥打了120和110,司機周某聲稱客人跳車窗了。隨即120趕到現場,將倒在血泊中的姐姐送到岳麓區航天醫院搶救。


文中說,在醫院緊急救治的兩天中,家屬「多次聯繫貨拉拉,對方都不予以回應,直到8日晚上貨拉拉公關事務部的劉總聯繫了我們,說9日中午會到醫院來看望。但9日我們在醫院等了一整天,也沒能等來劉總的身影」。然後2月10日,也就是大年二十九,死者停止了心跳。


在過年當天,警方開了一個「民事協商會」,家屬這才第一次見到貨拉拉的工作人員。也第一次了解到肇事的貨拉拉司機的筆錄,說是「因為三次偏航而選擇了跳窗」。家屬想看看車上或者貨拉拉App上有沒有錄音和錄像等資料來還原真相,貨拉拉工作人員卻說車內無任何錄音錄像設備,貨拉拉App也沒有錄音錄像功能,而且還說這起事件「他們沒有責任」。


通過比對貨拉拉公司的聲明和死者弟弟的爆料,相信大家也會像死者的弟弟一樣,會有一些解不開的疑問。



貨拉拉「悲痛和遺憾」嗎?

對於貨拉拉的聲明,基本上是官樣文章,沒什麼重要信息。主要就是在表白自己對事件感到「悲痛和遺憾」,並且表示要配合警方的調查,並且還表示自己將承擔責任。


但是死者的弟弟爆料中表示,2月6日晚上事發後,他的姐姐被送到了醫院急救。但是在醫院連續兩天的搶救當中,貨拉拉並沒有主動到醫院去探望病人和家屬。別說主動探望,就是在家屬多次聯繫貨拉拉的情況下,貨拉拉都是「不予回應」。

然後到了8日晚上,貨拉拉公關事務部的劉總聯繫家屬,表示9日中午到醫院來。但是等了一整天,劉總的人毛都沒見到。


從死者弟弟透露的這個信息來看,貨拉拉顯然並不是像聲明中所說的「悲痛和遺憾」。


我給大家講一個我的親身經歷。我有一個外甥,剛學會開車的時候,有一次把一個30來歲的年輕人給撞了。撞得非常嚴重,胳膊和腿都被撞斷了,頭部也被撞出了血。


把傷者送到醫院後,醫生簡單查看了一下就說,「準備後事吧,做手術也沒什麼希望,就算是手術成功,最好的情況也是植物人。」


聽到這句話,傷者的家屬崩潰了,在醫院的走廊裡嚎啕大哭。這時我的姐姐也流淚了,她「撲通」就給醫生跪下了,說「只要有一分希望,那就百分之百的搶救,只要能把人救活,花多少錢都沒事!」


姐姐家的條件並不好。但是她沒有想自己能不能承擔醫療費用的問題,而首先想到的是要救人。只要能把人救活,花多少錢都願意。


醫生看姐姐這麼真誠,就說「試試吧!」醫生進到急救室去做手術了,然後姐姐一直就跪在醫院的走廊裡,盼望著傷者的手術成功。後來姐姐對我們講起這件事,她說30來歲的年輕人,正是上有老、下有下的時候,他要走了,這個家就完了。姐姐說當時沒想別的,就祈禱能出現奇蹟。


那次手術做了4個小時,奇蹟終於出現了,傷者的手術非常成功。連手術醫生都覺得不可思議,說「平時不可能的事情,今天竟然非常成功!」這時候,一直跪在地上的姐姐終於控制不住情緒,也放聲哭了起來。周圍人不解的問姐姐,人已經沒事了,你還哭啥?姐姐說「這一家人終於沒散」。


傷者出院後,姐姐幾乎天天去傷者家裡看望,給送一些營養品,直到傷者完全康復。後來兩家人的關係還處得不錯。前前後後,包括醫療費用、賠償金額和各項花費,姐姐共花了30多萬人民幣。這筆費用對當時的姐姐來說是天文數字,每個月只有1200元工資,省吃儉用攢下幾萬塊錢,都拿出來還不夠。沒辦法,姐姐四處借債,到現在還有一些錢沒還上。


給大家講這個親身經歷,是想讓大家比較一下,什麼是真正的關心家屬和傷者,什麼是真正的「悲痛和遺憾」。


先不說事情發生的原因,就說事情已經發生了,如果真的「悲痛和遺憾」,那麼貨拉拉應該在第一時間出現在家屬身邊,哪怕是說一句安慰的話,也算是人道。但遺憾的是,貨拉拉沒有。而是在人死之後的第二天,在年三十的當天才跟家屬見了面,而且是在警方的「民事協商會」上。


為何是「民事」協商會?

貨拉拉聲明中表示,在2月11日「與家屬展開第一次商談,但沒有達成一致」。從貨拉拉的用詞來看,似乎對雙方沒有達成一致有些許不滿。


大家知道,2月11日是死者去世的第二天,家屬們正沉浸在悲痛當中。再加上這一天正是大年三十,本來是應該一家人和和美美的過年,卻遭遇巨大變故,人們哪裏有那份心情去「商談」事情?更何況這是一個「民事協商會」。


您沒聽錯,也沒看錯,死者弟弟的爆料中說,在警方的「民事協商會」,第一次見到了貨拉拉的工作人員。


人們不明白的是,發生了人命悲劇,案情還沒有調查清楚,為什麼先定調是「民事」呢?據大陸門戶網站新浪表示,事發三天後,涉事司機就被警方釋放了,原因是警方認為證據不足。不過「目前警方還在補充調查中」。

警方認為證據不足,根據是什麼?僅僅是根據涉事司機周某的口供嗎?如果單憑一份涉事司機的口供,就認為證據不足,是不是有些草率呢?


顯然警方也知道早早放人難以服眾,所以表示「還在補充調查」。那問題又來了,既然還需要補充調查,那就證明還有可疑的地方,也就不能排除刑事案件的可能。警方這麼急著放人,難道又在從中和稀泥,要把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嗎?


還有,這不能不讓人懷疑,車莎莎在醫院搶救期間,貨拉拉不去醫院探望,這段時間他們在幹什麼?是不是在跟警方搞什麼貓膩?是不是覺得只要把警察搞定,人是死是活都好辦,家屬都好對付呢?


據車莎莎的叔叔對大陸媒體表示,貨拉拉自稱成立了「專項小組」與家屬對接。但與家屬聯繫後,「一直不停的改見面時間」,從沒有人到醫院探望過車莎莎和家屬。


車莎莎的叔叔還告訴記者,「會上我們才知道涉事司機在筆錄中承認了三次偏航,而他們公司還是堅持說是自殺,說自己沒有任何責任」


家屬指出,「貨拉拉的回應避實就虛,協商不成功的原因在其不承擔任何責任的態度。」


我想大家已經明白了,這樣的一個由警方出面召開的「民事協商會」,其實是在往家屬的傷口上撒鹽。並不是真的要解決問題,而是要推卸責任,向家屬表明「他們沒有責任」,要家屬接受車莎莎「是自殺」。


那麼貨拉拉究竟是什麼來歷呢?車莎莎究竟是自殺還是遇害呢?我們分開來說,先說車莎莎是自殺還是遇害。

老司機10公里3次偏航?

死者弟弟在爆料中提出了一系列的問題。他問「為什麼司機要三次偏航?肇事司機在筆錄中提到自己有三次偏離了導航規劃的路線,作為一個從事搬家工作兩年之久的司機,而且家就在附近,為什麼不選擇正常導航路線己平台要求路線,而是捨近求遠選擇一條沒有監控的道路?是不是早有預謀?貨拉拉有沒有對司機進行相關的安全審核?」

這個問題問得好,也是人們都想知道的。一個幹了2年的搬家工作的老司機,僅有10公里的車程,竟然出現三次偏離導航路線。這幾乎是一個對路況不熟悉的新手司機才可能出現的情況,可是這個經驗豐富的周某,卻在10公里之內出現三次偏航。的確不能不讓家屬懷疑是「早有預謀」。


我到美國初期,也經常搬家,多數時候是請搬家公司來幫忙。只要我們說出起點和終點,搬家公司立刻就給報出路程遠近,大概需要多少錢。具體費用要看搬家的東西和物件。可以說,這些人就是紐約的「活地圖」,哪裏路況好壞,他們都非常清楚。


周某幹了2年的搬家工作,按理說他對路況也應該早就摸熟了。但是他在這次的工作當中,竟然出現了「捨近求遠」,而且還是走了一條「沒有監控」的幽暗的路。這不能不讓人質疑,周某究竟是對路況不熟,還是對路況太熟呢?



「跳窗」疑雲,6分鐘內發生了什麼?

爆料中還提出一個關鍵的疑問,「為什麼要跳窗?」文中說,「我們都不相信你會因為偏航而跳窗!6分鐘前還用一如既往的狀態在工作群裡發信息,6分鐘後就突然跳窗了,這短短的六分鐘裡到底發生了什麼?」「更不可思議的是,司機的筆錄說你是『自己跳窗』,為什麼跳窗是後腦勺先著地?」

車莎莎的叔叔告訴記者,姪女搬家的當晚沒有任何異常,「9點十幾分的時候,她都還在和她阿姨也就是我愛人聊天,說剛裝好行李。」另外據車莎莎同事的群組截圖信息顯示,當晚9點24份,車莎莎還在群眾分享趣事。


從這些信息來判斷,事發前的車莎莎應該是正常的。但是到了9點30份,司機周某報警了,說車莎莎自己跳窗了。


有網友貼出了貨拉拉相關車輛的圖片,可以看出,副駕駛位置的車窗玻璃並不大。這個小窗戶,別說車輛在行進中,就是在停泊狀態下想從這裡跳窗,難度都不小。而且更可疑的,自己跳窗竟然後腦勺先著地。

正常情況下,人們想下車,肯定都會從車門下來。為什麼車莎莎不是從車門下來呢?在車輛沒有受到外力衝撞的情況下,只有一種可能,車門被司機鎖上了。


我們姑且相信司機周某的說法,是車莎莎「自己跳窗」。她為什麼要跳窗呢?顯然想從小小的車窗跳出去,並不太容易。在跳的過程中,旁邊的人一定會發現的。司機是否阻攔了呢?觀察貨拉拉相關的肇事車輛圖片,車裏面只有駕駛和副駕駛兩個位置。


據媒體報導,事發地點在當時是幽暗的,沒有路燈。如果是出於對環境的恐懼,車莎莎應該是留在車內,而不是「跳窗」。選擇「跳窗」,說明她感到威脅是來自車內,所以才要下車。而車門被鎖上之後,她選擇「跳窗」。那麼車莎莎感到的車內威脅是什麼呢?


再有,就算是「自己跳窗」,也實在不可思議。人們在跳窗的時候,通常都是腳先著地,或者摔趴在地上,不可能是後腦勺先著地。是不是車莎莎被人推出車窗的呢?或者說在掙扎廝打當中,不慎背朝車外摔出去的呢?


中國有句話,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們只是做一些分析,具體會得出什麼結論,還需要警方的調查。但是公安會公心調查嗎?我們需要了解一下貨拉拉的背景。


貨拉拉及其創始人周勝馥

網絡公開資料顯示,成立於2013年的貨拉拉,創始人是周勝馥。出生在廣東揭陽,但是在香港長大,香港十優會考狀元,畢業於斯坦福大學經濟系。


周勝馥自稱大學畢業後,加入了國際顧問公司,年薪百萬。但是後來他辭職了,成立了貨拉拉,從事同城、跨城貨運等。第二年進入中國大陸,同時也闖入東南亞市場。2019年,業務又擴展到印度和巴西。


大陸媒體網易報導,貨拉拉目前已經完成了6輪融資,累計金額超過4.6億美元。最近一次3億美元的融資是在2019年2月21日,由高瓴資本和紅杉資本中國基金等機構投資。新一輪融資過後,貨拉拉估值可能已經達到了100億美元。半年時間,估值漲了近8倍。


貨拉拉官網披露,截止到2020年9月,他們的業務範圍已經覆蓋了352個中國大陸城市,還有香港、台灣以及21座海外城市。


我曾經反覆跟大家說過,在中國大陸做生意,特別是做大生意,如果不依託中共,別說賺大錢,就是維持生存,難度都不是一般的大。而貨拉拉能夠在短期內把中國大陸的生意做得這麼大,與中共的關照應該脫不了關係。


所以大家看好車莎莎的案子會得到公正處理嗎?你懂的。


防疫用品


中共一號文件出台 糧食危機上日程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還記得,我們總提醒大家糧食問題,特別是提醒大陸民眾,糧食可能會出現緊缺。現在這種情況,可能正在逼近我們,或者已經來了,只不過中共還在隱瞞。


今天,中共農業農村部部長唐仁健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糧食需求還會有剛性增長⋯⋯在糧食安全問題上一刻也不能掉以輕心。」糧食需求「剛性增長」,也就是說糧食需求肯定會增長。

昨天(21日)中共在2021年的一號文件中要求,到2025年,要改善和提升農業基礎建設、糧食和重要農產品供應等問題。把糧食安全作為政治責任,黨政同責。第一次明確「米袋子」要省長、書記負責,顯然,中共當局把糧食安全問題,提升到了政治責任層面。


剛進入中國的辛丑牛年,中共就連續高喊糧食安全問題,不能不引起人們的重視。是不是糧食危機已經出現了呢?


其實在去年12月29日,習近平在農村工作會議上,已經對糧食安全提出了多項要求。去年11月17日,中共國務院辦公廳印也在文件中要求,「防止農地轉作他用,也要防止農地從種植稻米、小麥等糧食作物,轉向種植蔬菜、棉花等經濟作物」。

大陸媒體表示,去年受疫情影響,糧食等大宗農產品的貿易及供應鏈受到衝擊,國際市場供給的不確定性上升。如果問題持續發展,將影響國家糧食安全,在中國人多地少的基本國情下,必須舉全國之力解決14億人的吃飯問題。


我們經常說,中共有一個特點是缺啥喊啥。它在不斷強調糧食安全問題的時候,那很可能就是糧食問題出現了。


今天路透社報導,因為中共對澳洲大麥加徵了80.5%的進口關稅,所以中共把進口對象轉向了阿根廷。今年阿根廷對中國大麥的出口,很可能會創下100萬噸的紀錄。阿根廷農業部的出口報關單顯示,到目前已經出口了110萬噸大賣,「幾乎全部銷往中國」。


一位中國的消息人士透露,阿根廷今年至少向中國出口90萬噸大麥,實際數量可能更高。


另外在去年12月初,在中印衝突沒有解決的情況下,中共官方就很反常地從印度購買了10萬噸大米。印度糧食官員證實,這是近30年來,首次從印度進口大米。

此外,中共商務部的數字顯示,中共也加大了其他農產品的進口量。包括大豆、高粱、豬肉、牛肉和糖等,進口都是明顯的幾倍、幾十倍的往上漲。


中共的這些動作,都在折射著中國大陸的糧食問題已經不容忽視了,可能形勢已經非常嚴峻了。


雖然中共一直強調中國不存在糧食危機,向民眾宣傳不要囤糧、不會出現糧荒等。但實際上中共正在大批量從國外進口糧食,這個大規模的進口量,已經反映出了問題。


眾所周知,去年年初的疫情爆發,很多人被當局的居家隔離令限制在家裏,錯過了播種的最佳時間。隨後幾個月,南方27個省份發生了大洪水,糧食基地已經不能保證糧食生產。後來很多地方又出現了草地貪夜蛾,吞噬了大量的農作物。而東北的三個農業大省,春耕時又趕上了疫情等等。所有這些,都在影響著中國的糧食生產。


所以我們有必要再次提醒大家,不要聽信中共的宣傳,還是要多長一個心眼。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盡可能幫我們轉發出去。真相,對每一個人都是非常重要的。

好的,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 加入優樂客會員http://bit.ly/InsightPlans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觀看沐陽會員視頻,

請點擊【自媒體會員區】或【沐陽會員區



761 次瀏覽0 則留言
遠見快評,老外看中國,新聞最嘲點 等多個自媒體節目匯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