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羞辱川普,民主黨開批鬥會?結果早定?民主黨認真彈劾;窩裏鬥不耽誤全球佈局,美雙航母南海示威抗共;病毒不是武漢的?網民吐槽亮眼;約唱歌喝茅台,WHO專家是石正麗老友【李沐陽 新聞看點02.10】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美東時間2月9日,星期二。中港臺的時間,現在已經是2月10日星期三。

網絡上有一種話語體流傳的很廣,就是幹某件事「我們是認真的」。比如「搞笑,我們是認真的」,這句話已經家喻戶曉了。後來人們又把這句話不斷的延伸,不斷的擴展領域,使這句話幾乎涵蓋了各個領域。其實在美國,這句話也完全可以適用。國會議員說,「違憲彈劾,我們是認真的」。


彈劾結果早定,民主黨議員工作「很認真」

美東時間今天下午1點開始,參議院將針對彈劾川普案的審訊本身,辯論是否符合憲法,這個過程長達4個小時,之後要進行表決。然後10日,彈劾監察人和川普的律師團隊將針對案情展開論證。雙方各有16個小時,可以分2天陳述。


據透露,這個審判程序是參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康奈爾與眾議院民主黨彈劾經理和川普的律師達成的協議。川普辦公室聲明表示,對這個協議是感到滿意的,因為「這一審理程序將為我們提供一個機會,向參議員解釋為什麼對一位普通公民進行彈劾審判是荒謬和違憲的。」


根據這個程序,理論上說,明天控辯雙方各有16個小時的論證時間。如果按程序來說,雙方加在一起就是32個小時,將近一天半的時間。就算是分開兩天進行,一天也有16個小時。


我們平時工作是8個小時,稍微多一些的10個小時,工作狂們工作12-14個小時。這已經是很辛苦了。但是民主黨國會參議員為了彈劾已經卸任的川普,可以連續工作16個小時。


這是從理論上說,控辯雙方實際需要多少時間,還需要看明天的論證情況。但僅從這個程序的理論實踐來看,國會議員們為了彈劾一位普通百姓,還是很認真的,而且也很辛苦。而為了顯示出國會議員們在認真對待彈劾,參議院的整個審訊過程將會向全美國直播。


顯然有過多年參議員經驗的拜登,對國會的情況是很了解的。他表示「讓參議院去做吧」。拜登的發言人表示,拜登不會用很多時間觀看參議院審訊,甚至一點都不去看。


不過8日川普團隊遞交的辯護意見中直言不諱,說川普召喚報名從事暴力犯罪「簡直荒謬」,攻擊國會山莊的人並不代表和平抗議機會的人們。


律師們認為,卸任總統已經是普通公民了,已經無法將他「免除於一個不再屬於他的職位」,這場審訊「實屬可笑」。


共和黨參議員保羅認為,這就像是一場「假面舞會」,絕不可能給川普判刑。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也表示,「唯一的問題是他們(民主黨人)會傳召多少見證人和審訊時間有多長」


從共和黨人的說法看,這個扯皮的彈劾案其實早就有了結果。只不過還是要走過場,而且還得認認真真的走過場。我怎麼感覺有點像中共的審判呢?中共的案子就是先定罪和定下刑期,然後再裝模作樣的開庭審判。


但是再怎麼審判、辯護,關鍵還得看審判台下的暗中交易,有硬靠山的、錢花到位的,那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說白了,就是金錢交易。


外界觀察人士包括媒體在內,幾乎也都認為這是一場沒有結果的彈劾。雖然參眾兩院人認真的走過場,但最終的結果很可能像第一次彈劾一樣,不可能給川普定罪。



「公開羞辱」川普,施壓共和黨

歷史學家維克多.戴維斯.漢森認為,彈劾前總統川普不過是「行為藝術」,類似中共在文革期間採用的公開羞辱。


這位斯坦福大學智庫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對大紀元表示,當彈劾一位總統時,只需要眾議院51%的票數。「這比給總統定罪要容易得多。所以一旦這些彈劾起訴書成立,議長就會被它們接過來,交給參議院」

漢森指出,交給參議院就變成了審判,「就像現代審判一樣,需要三分之二的多數,要66名參議員才能給總統定罪。這是美國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2020年1月沒有這樣做,2021年2月也不會這麼做。這是事先知道的」。


漢森說「這就是行為藝術,這可不是要來真格的。要麼在川普任期內將他撤職,要麼在他退休後禁止他就職」。


這位了解中共過去的知名研究員指出,「這就像共產黨過去讓人們戴上大字帽那樣,對其公開羞辱,這就是它的目的。」中共在1966年至1976年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共公開羞辱很多受迫害的人,現在民主黨要彈劾川普的作法,與中共的公開羞辱的手段很類似。


另外也有一種觀點認為,這是民主黨人藉彈劾川普案,向共和黨人施加壓力。法廣表示,民主黨希望參議院儘快通過拜登任命的閣員和經濟計畫的願望。


如果真是這樣,有點太狗血了。不過,這也讓我們看到了彈劾案的實質。也驗證了我之前說過的話,政治就是骯髒的人整人。


但是扮演類似公訴檢察官角色的民主黨籍眾議院彈劾監察人聲稱,川普「煽動暴動對付美國政府,阻撓和平轉移政權,是美國歷任總統所犯下最嚴重罪行」。「川普總統所作所為的證據昭然若揭,他逃脫責任的種種作為都是徒勞無功的」。


那麼民主黨人說川普的所作所為難逃責任,川普究竟說過什麼、做過什麼呢?


國會騷亂前,川普說了什麼?

其實民主黨人對川普的指控,主要是說川普在1月6日國會大廈遭到衝擊事件中「煽動叛亂」,因為川普在國會大廈受衝擊前,曾在他的支持者集會上發表了講話。這成了民主黨人揪住不放的理由。


川普律師團在簡報中說,川普當時在集會上的言論,與民主黨人關於她煽動群眾衝進國會大廈的說法完全不符。簡報中寫到,「川普先生講了大約一小時十五分鐘。在所講的一萬多字中,川普先生使用『戰鬥』一詞的次數屈指可數。而且每次都是在公共話語中長期被接受的形象意義上,當敦促人們站起來,用他們的聲音來表達對他們來說很重要的事情時;這不是、也不能被解釋為鼓勵暴力行為」。


簡報中白指出,「川普的演講中沒有提到或鼓勵叛亂、暴動、犯罪行為或任何身體暴力的行為⋯川普先生從未明確或暗示地提到武器、需要武器或任何類似的東西。相反,他只是呼籲聚集在一起的人們和平地、愛國地是用他們的聲音」。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對川普在1月6日的那次演講還有印象。當天我是做了全程觀看,並且我是一邊看,一邊做記錄。然後在當天的直播中,我跟大家分享了川普講話的一些要點。

今天美國之音也把川普當天演講中的相關段落拿了出來,而且是中英文對照。有興趣的朋友,大家可以去看一下,了解了解川普究竟都說了些什麼,看看他是否像民主黨說得「煽動叛亂」。


說真心話,從美國之音呈現的那幾段文字,也看不出「煽動叛亂」的言詞。如果大家不放心,大紀元網站有川普完整的講話,還有同聲翻譯,大家可以去聽聽看。


所以川普律師團指出,「眾議院議長和她的盟友沒有採取行動來治癒國家,或者至少專注於起訴衝進國會大廈的違法者,而是試圖冷酷地利用當下的混亂來獲取自己的政治利益。」


事實是明擺著的,而且有聲音、有圖像可以查證。但儘管這樣,還是要繼續彈劾審判,而且「是認真的」。


彈劾案的進展情況,我們會繼續關注。其實中共也非常關注,中共可能希望對川普彈劾成功。雖然對中共來說得不到什麼好處,但是可以解心頭之恨。但是這種可能性非常小。


中共想解心頭恨,主要就是川普政府對中共很強硬,讓中共無論在國際還是國內,都處於一種極度尷尬的境地。所以中共非常希望看到美國的「窩裏鬥」,然後不能分心去針對中共。


不過就算參議院通過彈劾案,中共的日子也不好過,因為從目前看,拜登政府對中共並不軟弱。整個國際佈局,都是在針對中共。



美展現強硬姿態「北京必定失望?」

今天,美國海軍兩艘航母羅斯福號和尼米茲號同時出現在了南中國海,並在這個海域舉行了去年7月以來的第一次雙航母聯合演習。

美國海軍的新聞稿中表示,羅斯福好與尼米茲號航母戰鬥群在南中國海舉行了多項操演,加強海軍各項資源之間的協同作戰能力,以及指揮和控制能力。


羅斯福號指揮官韋瑞西莫少將表示,這次在南海的訓練,「能夠繼續向我們在這個地區的夥伴和盟友表明,美國致力於促進一個自由和開放的印太地區」


這次的雙航母在南中國海聯合演習,是拜登就任後的第一次。也是中共外事辦主任楊潔篪喊話南海等涉及主權和領土完整的議題「碰不得」之後,美軍的一次強力亮相。顯示出美方並沒有把中共的喊話當回事,完全是你喊你的,我該怎麼辦還怎麼辦。


另外,美國海軍最新的導彈驅逐艦之一拉斐爾.佩拉爾塔號已經抵達了日本橫須賀美軍基地,加入了美國海軍第15驅逐艦中隊,也是第12艘駐紮在橫須賀的戰艦。

這艘2017年7月開始服役的伯克級驅逐艦,對陸海空的制防能力更強,裝備有「宙斯盾」基線9型作戰系統。它將於里根號航母和美國第七艦隊指揮艦藍嶺號協同作戰。


中共在本月初生效《海警法》後,中共海警船在6日、7日接連闖入釣魚島海域,並且威逼追逐日本漁船。為此日本派出巡邏船,對中共海警船發出警告驅離。


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今天與美國駐日使館臨時代辦約瑟夫.楊通了電話。隨後岸信夫在推特上表示,每日將繼續「強強聯合」,維護印台自由開放,「決不接受」中共的《海警法》。


岸信夫在昨天(8日)的眾議院會議上表示,如果用海上保安廳的力量難以對應,那麼自衛隊將參與應對。如果遭遇外部的物理攻擊,那麼自衛隊「將接受防衛出動命令,進行對應」。


日本首相菅義偉也表示,已經向中共當局表達了「強烈的關注」。

此刻美軍向日本橫須賀港增派導彈驅逐艦,明顯是在表達對日本的支持,共同應對中共的用意很明顯。


從8日開始,一直持續到21日,美軍和印度在印度拉賈斯坦邦野外靶場舉行聯合軍演,演習的名稱就叫「準備戰爭」。目的是加強兩國軍之間的協同作戰能力。


美國駐印度使館消息稱,這次演習共有500名士兵參加,雙方各有250名。


印度國防部發言人夏爾馬表示,這是美國與印度之間最大的軍事訓練,也是雙方國防合作的努力之一。


同一天(8日),拜登與莫迪也通了電話,雙方表示將繼續開展密切合作,促進印太地區的自由和開放。包括支持航行自由、領土完整,以及建立更強大區域框架等


中印邊境局勢緊張之際,美方加強了與印度的聯繫,顯然也是在針對中共。別看美國國內政策越來越左,越來越趨向社會主義、共產主義,而且國會在彈劾案的處理上是「認真的」。但是在對中共的打擊上,從目前看,拜登政府的表現並不算太軟。


國務卿布林肯8日對CNN表示,川普總統對中共採取更強硬的態度是正確的,「這是正確的作法」。


布林肯說,「因為如果我們不這樣做,當我們後撤時,中國(中共)就會填補空隙。」「如果我們做了這些事情,而且這些事情都在我們的控制範圍之內,我們就可以以強勢的姿態與中國(中共)往來」。


美國智庫2049項目研究所資深主任易思安對美國之音表示,在拜登上台之後,中共在不同的方面都在測試他們的決心。尤其是對台灣的威脅,更是在測試拜登政府的壓力表。


易思安指出,如果拜登政府很清楚的、出色的「通過這個測試」,「北京必定相當失望」。


從目前美方針對中共展現出的姿態來看,「強硬」的色彩還是比較明顯的。但是否現在說拜登政府「通過了測試」,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因為中共的詭計變化多端,而拜登政府也才剛剛上路。所以未來什麼樣,拜登對中共是越來越強硬,還是慢慢出現一些變化,我們還得騎驢看唱本——走著瞧。


防疫用品


疫調結果出爐,網民吐槽

當地時間今天下午5點多,世衛疫調專家組與中共專家一起,在武漢舉行了一個聯合發布會,公開了他們關於病毒溯源工作的結論。


世衛專家認為,病毒從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不會展開調查工作。同時世衛專家表示,「通過中間宿主再傳給人」的可能性最大,「冷凍食物上的病毒傳染人」也非常有可能。


從世衛組織專家們給出的結論來看,中共的確沒有讓他們白來一次。這些專家們的說法,就是在為中共翻案。先排除人為瀉毒,然後提出一個完全狗血的論點,就是進口冷凍食物「非常有可能」傳播。換句話說,這些世衛專家們就是在為中共背書,病毒是在國外最先出現的。


中共派出的專家梁萬年表示,這次訴願主要是「研究病毒如何傳入武漢」,包括中間宿主可能發生的作用。他聲稱病毒與蝙蝠和穿山甲身上的病毒相似度較高,但又證據不足。


在說完這番廢話之後,梁大專家又表示,在華南海鮮市場以外,「還有未檢測的來源」。「華南海鮮市場是傳染爆發點,但其他地點很可能似乎存在爆發點,目前無法確定是如何傳入華南海鮮市場」。


梁萬年的意思是說,華南海鮮市場病毒爆發,僅僅是被人們檢測到了。而其他地方也有病毒爆發,但是沒有檢測到,而且是這些地方病毒爆發後,傳入了華南海鮮市場。言外之意,中共還是在說病毒是從國外傳入中國的。


大家是否還有印象?中共曾經有不少通報,說從各種進口食品中檢測出病毒。中共官媒澎湃新聞在去年12月中旬曾報導,去年下半年,不完全統計,至少檢測出62起進口冷鏈食品中又中共病毒,其中54起是外包裝攜帶病毒。其中有肉類、魚類、海鮮、水果、飲料,還有拖鞋、汽車配件、輪胎等等。

最有意思的一次,中共官媒在去年6月11日報導,在北京新發地市場,從切割進口挪威三文魚的案板上檢測到了病毒。但是一位病原生物學博士指出,「三文魚感染病毒並傳播給人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因為「魚沒有肺,用鰓呼吸」。


由此可以看出,中共頻頻說從進口產品中檢測到病毒,很可能是在醞釀著讓世衛專家幫忙甩鍋,中共早就有所準備了。


但是對中共和世衛專家的說法,從網民的留言來看,已經沒有幾個人相信了。


有網民表示,「總之一句話,這病毒就不是武漢的」,「大家心知肚明」。一位網友說,「去美國你就有答案了」。


也有一位朋友說,磚家說「病毒極不可能是從中國的實驗室外洩」。內行看門道,他們越想排除的,可能性越高。武漢病毒的最可能來源就是實驗室事故!


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表示,病毒源頭是不是中國,已經沒必要再去浪費時間了。最大的問題是「為什麼會有野生動物在華南海鮮市場裏面販賣?」


對世衛專家的評估,前國務卿蓬佩奧表示質疑。他說「有重要證據」表明,病毒起源於中共的實驗室,他對福克斯新聞表示,


世衛專家與石正麗有多年合作

其實中共的話沒人相信,是因為很多中國百姓已經看透了中共假惡鬥的本質。人們對中共的宣傳,多多少少有了一些免疫力,中共的信用已經徹底破產了。


但是這次很奇怪,世衛組織專家的結論,中國百姓也不相信。


有位網友表示,「武肺新冠病毒出現已經超過一年多,北京政府才允許WHO的專家到武漢去研究病毒起因,WHO還很感謝中國(中共)方面的合作。你聽過任何一個犯罪事件發生一年多後,才開放現場給鑑證專家去考證的嗎?不要說一年,只要一天都足以煙滅99%的證據了。這種調查根本是一場鬧劇」。


為什麼會這樣呢?實際也不難理解,主要是世衛組織與中共是穿著一條連襠褲,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完全聽命於中共,早就成了中共在世衛組織的代理人了,不少網友把譚德塞稱為譚書記。

我這裡給大家再給大家扒一扒這次去中國的一位世衛專家組成員,就是前兩天我們節目中曾提到的彼得.達薩克。這位動物學家,曾與武漢病毒實驗室的石正麗有著長期合作,而且他一直在竭盡全力的幫助中共掩蓋病毒真相。


華爾街日報去年8月19日報導,從2004年以來,紐約生態健康聯盟一直在冠狀病毒從蝙蝠向人類傳播的研究領域中,與武漢病毒研究所合作。


與武漢病毒研究所合作的紐約生態健康聯盟,它的負責人正是達薩克。「自然」網站報導,生態健康聯盟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有超過15年的合作2014年開始,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資助的生態健康聯盟在中國的研究,其中包括收集蝙蝠的糞便和其他樣本,以及有可能感染蝙蝠源病毒的人的血液樣本。武漢病毒研究所也是美國資助金的次級受惠者。


有意思的是,達薩克去年11月7日,曾在自己的推特上表示,盼望著跟石正麗、王林發一起唱卡拉OK、喝茅台。王林發是在新加坡工作的華裔澳大利亞病毒學家。


從達薩克的推文和各方消息來看,達薩克與石正麗是老相識,他的生態健康聯盟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是聯姻關係。世衛組織譚書記派這樣的人去武漢查病毒源頭,相當於是讓犯罪分子去查看犯罪現場一樣,結論當然有利於中共。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7日報導,達薩克曾表示,中共對他們的武漢之行持「意想不到的開放歡迎態度」。他還曾高度評價中共科學家的工作,尤其是武漢病毒所副所長石正麗。對這樣的磚家前來,中共當然高興,當然會開放歡迎,終於來了幫忙甩鍋的世衛專家。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盡可能幫我們轉發出去。真相,對每一個人都是非常重要的。


在中共向蘇聯派出的第一批留學生中,孫樂之深得組織的信任。但是他卻在2004年,聲明退出了中共組織。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變化?其中發生了什麼呢?

在今天的優樂客會員區,我們就來聊聊孫樂之的轉變。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 加入優樂客會員http://bit.ly/InsightPlans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觀看沐陽會員視頻,

請點擊【自媒體會員區】或【沐陽會員區



958 次瀏覽0 則留言
遠見快評,老外看中國,新聞最嘲點 等多個自媒體節目匯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