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被抓,習近平夢碎;一帶一路關鍵國軍變,大撒幣又要完;中共支持屠殺羅興亞人;國際籲民主,中共喊穩定;新病毒致死率75%!頂級科學家證實:病毒來自實驗室?!【李沐陽 新聞看點02.02】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美東時間2月1日,星期一。中港臺的時間,現在已經是2月2日星期二。

2月1日,緬甸軍放宣布拘留了國務資政昂山素季和總統溫敏,以及部分高級官員。權力轉移到了軍方,並實施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事件發生後,世界多國都紛紛對緬甸軍方進行譴責。我們這裡不想評論世界各國的發聲如何,只想說中共又被打了黑拳,大撒幣可能又打水漂了。


各界譴責緬甸軍變 中共強調穩定

緬甸軍隊總司令敏昂萊在電視講話中宣布,軍隊接管國家,是為了處理去年選舉中出現的「舞弊」。軍方發言人在聲明中表示,會在未來一年,舉行「完全公平和公正」的選舉,之後進行權力交接。


緬甸軍方的說法是要處理「舞弊」的選舉,然後進行公平公正的選舉。但緬甸軍方的做法,仍然受到了多國譴責。


白宮發言人莎琪聲明表示,美國反對任何企圖改變緬甸去年11月大選結果的行為。「如果不撤銷相關舉動,美方將對應負責任者採取相應措施」


國務卿布林肯表示,尊重緬甸百姓在選舉中展現的人民意志,「美國與渴求民主、自由、和平與發展的緬甸民眾站在一起」。


日本外務省表示,敦促「軍方迅即恢復緬甸的民主政治制度」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表示,「所有領導者必須為緬甸民主改革追求更大利益,展開有意義的談話,避免訴諸暴力,並完全尊重人權與基本自由」


歐盟主席馮德萊恩表示,呼籲「遵循國家憲法和11月大選結果,恢復合法民選政府」


中共也對緬甸事件做出了回應。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表示,「希望緬甸各方在憲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處理分歧,維護政治和社會穩定」


比較各方對緬甸的反映,西方國家都在呼籲尊重民主、自由和人權,唯有中共說的是「維護政治和社會穩定」。這個倒是事實,中共只關注它想要的「穩定」,並不關心民主、自由和人權。至於中共提到在憲法和法律的框架下處理分歧,這純粹是蓋臊的說法,因為中共的眼裏根本就沒有法律,那些法律都是根據它的需要制定的。


實際上,通過中共呼籲緬甸穩定,也可以看出中共是有擔心的。因為中共的一帶一路計畫,因為緬甸軍變,很可能會受到重挫。

習近平冒險訪緬甸

長期追看新聞看點的朋友可能記得,去年年初,武漢爆發了嚴重的疫情。最初中共當局還在盡力隱瞞疫情真相,欺騙百姓病毒「人不傳人、可防可控」。但是從1月17日開始,當局開始對外通報染疫人數增加。


當時我就說,中共已經掩蓋不住了。後來事實證明,我的判斷是完全正確的。那個時候,病毒已經在武漢傳染的非常嚴重了,武漢出現了大量的染疫患者。


按說,爆發了嚴重的疫情,如果是一個正常的國家,領導人會很快做出反應。但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似乎並沒有關注疫情,而是在1月17日、18日去了緬甸訪問。


在這種時候,放下國內的疫情不管而去出訪,在外界看來,習近平有一定的冒險性。很可能他要背負上國人的指責,批評他「不顧人民死活」。


而且當時緬甸的實際領導人是昂山素季,溫敏只是一個名譽上的總統,真正掌權的是昂山素季。用現在流行的說法,昂山素季就是緬甸的「攝政王」,實際掌控著權力。


但是昂山素季在掌權後,容許軍方打壓當地的羅興亞人。她還曾親自在聯合國國際法院為軍方的「種族滅絕」行為進行辯護,當時引起了國際社會很多的批評。


時任副總統的彭斯就曾親口對昂山素季說,「緬甸軍方對羅興亞人施行暴力和迫害,導致70萬人逃離家園。這個行動沒有任何藉口可言」。


很顯然,習近平這個時候訪問緬甸去會晤昂山素季,天時地利人和全都不佔。國人要指責他,國際社會也對他不滿,羅興亞人可能更恨他。對這些問題,習近平不可能不知道,他的智囊團不可能意識不到。


在這樣一種情況下,習近平還是冒天下之大不韙去了緬甸,與昂山素季進行了會晤。


這就不能不讓人去深想了,為什麼習近平把訪問緬甸看得這麼重要呢?是什麼原因讓習近平覺得,訪問緬甸比國內大量死人更重要呢?當然是中共要統治世界的野心。



一帶一路關鍵國——緬甸

大家知道,中共從2013年開始,推出了一帶一路計畫。關於一帶一路的問題,我們以前談過不少,這裏不再重複。


中共就是通過一帶一路,企圖打造一個自己的經濟圈和勢力範圍,以此抗衡甚至取代美國。中共要把人民幣打造成國際通用的貨幣,讓世界依賴中共的支付系統,通信使用中共的網絡和手機,交通使用中共的高鐵,建立起一套以「中國製造」為核心的獨立於西方標準的中共標準。


這就是中共要統治全球的野心,它的大周邊戰略。中共要以經濟為先導,逐漸控制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經濟和政治命脈,把它們變成中共的勢力範圍,甚至變成中共的殖民地,成為中共全球佈局的一枚棋子。


在這個計畫的驅使下,緬甸這個南亞小國被中共極為看重。因為緬甸有漫長的海岸線,可以提供一個通往印度洋的戰略性出口。中共把開闢中緬通道視為規避馬六甲海峽風險的戰略步驟之一。法新社指出,緬甸是中共一帶一路計畫的關鍵國家。

中共在緬甸大撒幣,可能打水漂

北京當局向緬甸提出建議,興建一條中緬經濟走廊。其中包括打造一個中方佔股70%、出口印度洋的深水港和緬甸皎漂特區工業園等。


其中這個計畫投資13億美元的深水港,座落在緬甸西部的若開邦。法廣指出,若開邦正是羅興亞人悲劇的中心,也是緬甸軍與羅興亞分裂武裝發生衝突的舞台。


如果若開邦暴力衝突不斷,中共的這個深水港計畫就會受到嚴重影響。所以中共非常支持緬甸當局對羅興亞人採取暴力鎮壓,甚至在西方強國批評緬甸當局的時候,它還向緬甸政府承諾投資數百億美元。目的就是支持昂山素季控制的政府,儘快擺平羅興亞人。


另外,中共還希望在緬甸重啟2014年被擱淺的中緬鐵路計畫。北京原定是在若開邦深水港和昆明之間,修建一條大約2000公里的鐵路,與中緬油氣管線基本平行。


如果這條鐵路線建成,也會催生中共一帶一路通向印度洋的經濟走廊。可是也有一個問題,中共想要的這個經濟走廊,安全方面是大問題。除了若開邦的武裝衝突時有發生外,鐵路線還要穿過緬甸北部山區。而這裏經常有反政府武裝組織活動,這也是中共的一塊心病。

另外,習近平與昂山素季的會談,還涉及到另外一個大項目,就是2009年簽署、耗資36億美元的克欽邦密松水壩項目。這個項目因為當地居民強烈反對,被迫在2011年中斷了。當地居民指控,這個項目將導致大片面積的土地被水淹沒,對當地的伊洛瓦底江會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


昂山素季最初是反對這個大壩項目的。但是後來與中共有了接觸後,她改變了態度,呼籲反對這個水壩項目的緬甸人重新考慮修建水壩的建議。中共外交部副部長羅朝暉在習近平訪問緬甸之前表示,中緬兩國在這件事上「保持密切聯繫」。


由此可以看出,習近平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韙,在武漢爆發大面積疫情的關鍵階段訪問緬甸,就是要跟昂山素季去商量他的一帶一路計畫。


而現在昂山素季和溫敏等緬甸政府高官被軍控,顯然會使中共與昂山素季控制的政府商定好的一帶一路計畫受重創。因為緬甸局勢不穩定,會嚴重影響中共對緬甸的長遠策略。


新加坡國立大學副教授莊嘉穎對自由亞洲表示,軍方接管緬甸政權,之前與北京達成的相關協議恐怕會推倒重來。


莊嘉穎指出,「緬甸中央跟地方的利益不相符合,甚至會有衝突。一個新的政權上來,必定跟不同地方有所協商,就是說怎麼樣讓一些地方接受它的管轄。中國(中共)包括一帶一路近來帶來的不同的利益、資源和代價,由誰來承擔呢?浙江隊一帶一路在緬甸的持修發展會有比較關鍵的影響」。


中國有句老話,「一朝天子一朝臣」。換了領導人,一切都是新的,當然也會重新考量前朝政府與中共商定的項目。


就是說,中共在緬甸的一帶一路計畫,很可能會受到衝擊,甚至可能被迫中斷。而這將導致中共在緬甸撒下的幾百億美元,很可能打了水漂。更重要的是,中共想以緬甸作為支點、進而影響印度洋的計畫,很可能也將嚴重受挫。


正是因為這些原因,所以中共火急火燎的呼籲緬甸「維護政治和社會穩定」,因為中共的大撒幣,又回不來了。



尼帕病毒多國有病例,致死率75%

接下來,我們繼續關注疫情情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專家警告,一種叫做尼帕(Nipah virus)的病毒,存在著造成大流行的風險。這種病毒在中國的致死率高達75%,遠遠超過目前在全球大流行的這場疫情。


非營利組織「藥品可及性基金會」發布獨立報告,指出全球各大製藥公司雖然加大力度,在應對眼前的這場大流行,但對下一場疾病大流行卻幾乎沒有任何準備。


基金會執行長耶爾表示,尼帕病毒是另一個因人高度關切的新興傳染病,可能隨時會爆發。而且這「可能是具有抗藥性的傳染病」。


英國《衛報》指出,尼帕病毒可能引起嚴重的呼吸道症狀、腦炎和腦腫脹,死亡率在40%到75%之間。此前在中國,致死率可以達到75%。


這個致死率是相當高的。而目前正在全球大流行的這場疫情,病毒致死率僅僅是0.5-1%。


根據香港衛生防護中心資料顯示,這種尼帕病毒潛伏期通常有2週左右,但也有45天潛伏期的的紀錄。而目前還沒有有效的治療藥物,也沒有預防的疫苗。


醫護專家提醒人們,避免接觸農場的動物或野生動物,尤其是蝙蝠和豬隻。同時要注意個人衛生,經常洗手等。


但我要提醒大家的,還是在我們的心。保持一份內心的平靜祥和, 保持內心的善良,這個比任何防護措施都有效。因為那些不好的事,與好人是沒有關係的。


防疫用品


頂級科學家:病毒來自實驗室

截止到今天中午12點,大紀元統計數據顯示,這場持續了一年多的大瘟疫,已經造成了1億零350多萬人感染,近224萬人死亡。


根據事實病毒變異追蹤平台公布的數據,截止到昨天,全球已經變異出了3931種病毒基因型。就是說,經過一年多的時間,全球病毒已經變異出了3931種。


這個數字是相當驚人的。但是追蹤平台指出,直到現在,病毒變異「每天都在增加數量」。


但是直到現在,病毒源頭究竟來源是哪裡,仍然沒有定論。世衛組織專家組昨天(1月31日)去了最早傳出疫情的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但專家組的車隊進入市場後,安保人員立即拉起路障,禁止其他人員入內並接觸世衛專家。


武漢白領市民吳先生表示,中共早就清理了華南海鮮市場,也銷毀了武漢病毒所的相關資料。世衛專家接觸到的人員,都是中共安排好的、替中共背台詞的群眾演員。


吳先生指出,世衛組織本身就已經被中共嚴重滲透了,加上中共禁止他們自由的接觸武漢本地民眾和像艾芬這樣敢發聲的醫生。所以吳先生認為,「這種考察最後不讓世衛組織觀察員唱讚歌就已經很不錯了,最好的結果就是得出一個來源不明,或者武漢是一個重要爆發點這種和稀泥的結論」。


吳先生的觀點,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認為世衛專家組不可能查到病毒的真正來源。即使查到了,世衛專家們也未必敢公布。


美聯社報導,世界知名科學家史蒂文·奎伊博士(Dr.Steven Quay),日前發表了一篇193頁的論文。奎伊根據26種不同的、獨立的事實和證據,對病毒來源進行了系統的研究論證。他最後得出結論:病毒來源於實驗室。


奎伊是密西根大學醫學博士,擔任哈佛大學麻省總醫院的住院醫師,後來又在麻省理工學院諾貝爾獎獲得者戈賓德·霍拉納指導下讀博士後,在斯坦福大學醫學院任教近十年。 另外他還是一家生物製藥公司的首席執行官。


奎伊的這個結論,與流亡海外的中國病毒學家閆麗夢的說法完全一致。閆麗夢在去年9月,也曾發表論文,指出病毒來與中共的軍方實驗室。


早前中共聲稱,病毒98.2%是來自自然界和動物傳播,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只有1.2%。但是奎伊研究後認為,病毒來自實驗室的概率是99.8%,而來自自然界的概率只有0.2%。

為了幫助尋找真相,並且獲得對自己的研究方法和結論的反饋,奎伊團隊向全球26位科學家發送了論文副本。其中包括正在武漢的世衛調查員、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還有其他知名的病毒學家。


雖然發送給了世衛調查員,但奎伊並不認為會對他們的調查有什麼幫助。奎伊認為,世衛小組成員與中國科學家、醫生之間似乎存在嚴重的利益衝突,將在某種程度上阻礙對病毒來源的公正審查。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盡可能幫我們轉發出去。真相,對每一個人都是非常重要的。


很多人在社交媒體上看過一幅畫《穿越沼澤》,這是畫家麥克諾頓的作品。他說創作油畫就像是留下時代特色,當後人會議論這段歷史,可以領會到保守主義的涵義。

在今天的優樂客會員區,我們來分享一下麥克諾頓的作畫心得。歡迎大家了解更多。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 加入優樂客會員http://bit.ly/InsightPlans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觀看沐陽會員視頻,

請點擊【自媒體會員區】或【沐陽會員區



1951 次瀏覽0 則留言
遠見快評,老外看中國,新聞最嘲點 等多個自媒體節目匯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