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斯下一步安排!川普認輸了嗎,聲明話中有話;是誰派兵清場?國會連夜認證拜登,6日事件全記錄,目擊者述經歷;逮捕令盯上川普,民主黨鼓譟罷免,社媒“暴政”;中共在香港千警大搜捕

【拍案驚奇】國會山“叛亂”真相 川普認輸了嗎?


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Youtube完整版影片】



【Podcast】




我想,很多朋友度過了,心情非常沉重的24小時,從6日到7日,在美國發生的連串事件極具戲劇性,也令人憂心。這些事講起來很多很複雜,但我盡量用有限的篇幅,來為大家梳理和呈現。我們從6日中午川普總統的演說講起。


【「拯救美國遊行」川普演說 至少五個要點】



1月6日,華盛頓DC的天氣還很冷,中午12點前後,美國總統川普在白宮南面的「橢圓草坪上」,向前去DC參與集會的支持者發表了演說,這些支持者正在參加一個名為「拯救美國遊行」,當天在DC的活動很多。從一些當時現場的照片中,我們能看到,當時在場聽川普演說的壯觀人群。


川普的演說持續差不多1個小時,一直到下午1點後國會聯席會議開始了,川普的演說還沒停,他就是要在國會認證程序開始前,向支持者喊話。他6日的演說有這麼幾個重點:


第一,呼籲彭斯做「正確的事」,他面對公眾說,麥克·彭斯,我希望你,如果為我們的憲法和國家好,那就站出來,如果你不能,那我將對你非常失望。


第二,川普重申,2020的總統選舉,是一場被操縱的選舉,他誓言即便到了1月20日,自己也不會認輸。他說以前他們操縱選舉,都沒有像今年這樣瘋狂,而且前一晚在喬治亞州,他們的操縱也幹得“不錯”。川普是指1月5日的喬州參議員複選也遭到操縱,而按照左派媒體的報導,民主黨全取喬州的兩個聯邦參議員席位,意味著民主黨現在也贏得了對參議院的控制。


而川普所言不虛,喬州這場複選有很多被操縱的痕跡:共和黨的參議員人選再次被發現,悄悄地遭到減票,而且是多次,少則一千多,多則幾萬,而且也在直播過程中,被人逮個正著。


此外,還出現了民主黨人選短時間內大幅跳票,比如同樣的時間段內,共和黨人選只增長了約7萬票,而民主黨人選卻跳增20萬票。不說這些,單看那喬州選區的“一片共和黨紅”,你怎麼去想像共和黨的人能輸呢。拜登就是,在美國贏的縣非常少,但是卻贏了選舉,一樣的反常。而且兩名共和黨都是在計票到大約87%的時候,開始被對手一步步反超。這些現象,都跟11月2日總統大選發生的類似,如出一轍。


那好,以上我們是藉著川普的演說,正好他提到了,我們順便簡單回顧一下喬州的選舉。我們藉著說川普。



那麼他在1月6日演說中提到的第三個比較重要的點是,他稱讚了敢於在1月6日站出來挑戰結果的共和黨國會議員,比如Jim Jordan,也批評了那些不敢發聲的共和黨人,說他們「很弱」、「很可憐」,而且不少人,都在競選時得到過川普的背書,比如麥康奈爾、羅姆尼等等。


第四,川普說,這場選舉,不僅事關國內政治,而且事關美國國家安全,所以在這次演說中,川普提出他不僅要挑戰選舉結果,還呼籲國會和各州議會,通過選舉改革法案,如果不這樣做,美國將國之不國。而且1月6日這一天不是結束,而是剛剛開始。


最後,川普呼籲支持者們,在他的演說結束後,遊行到國會山去,向在那裡進行選票認證的議員請願,表達心聲,敦促他們為國家做正確的事。


【彭斯的表態 與川普白宮的反應】


而在國會那邊,聯席會議認證程序在下午剛過1點不久,就開始了,拜登的副手賀錦麗也在現場參與投票,馬上就到1月20日了,她還是沒有辭去參議員的職務,但是她對媒體說,自己只是投票,不會發言。


而彭斯是大家關注的焦點,彭斯作為副總統,身兼參議院主席的職務,他是這次會議的主持人,川普希望他,能夠把提交了兩種選舉人團投票結果的7個關鍵州,踢回州議會重審,確認一個最終的結果再交給國會,而幾個關鍵州的州議會多由共和黨把持,結果將有利川普,其實彭斯要做的很簡單,也不會違反憲法原則,但彭斯卻不這樣認為。


1月6日下午1點02分,幾乎是在國會聯席會議開始的同時,彭斯在自己的推特帳號發出聲明,表明立場:他說自己仔細研讀憲法和美國的相關法律、歷史之後,他認為,右翼人士要他親自拒絕結果的作法,還有左派施壓,要他根本一點都不要介入的說法都不對,他會介入,但是他的意思不是親自介入,而是由人民選出的代表們,議員們來決定,他會給他們開綠燈,讓他們提出不同意見,然後進行辯論。但是大家知道,國會那個黨派人最多?民主黨啊。那敢於聲明出來挑戰的共和黨是不是所有人啊?當然不是啦。所以彭斯這個聲明,擺明了,就是朝著認證拜登的方向去的。實際就是不替川普出頭了,也不幫川普。



很快,川普在推特上回應,他說:麥克·彭斯沒有勇氣去做該做的事,這將保護我們的國家和憲法,給各個關鍵州基於事實,去撥亂反正的機會,美國需要真相。但這則推文後來也被推特刪除了。


彭斯的幕僚長Marc Short也在6日下午,立即被禁止進入白宮,他自己稍後證實了這件事,並且對外說,這可能是因為他給了彭斯一些建議導致的。


彭斯徹底關上了國會的希望之門,令無數的美國選民希望落空。在這之後,另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而這件事影響重大。


按照聯席會議的認證程序,國會要一個一個州去唱票、審議結果,有挑戰結果的議員,那就在唱到相應州的時候,站出來表示挑戰,這裡也順便說一下,所有提出挑戰結果的國會議員,並不是一致挑戰所有的關鍵州,可能有的人要挑戰這幾個,有的人挑戰那幾個,然後提出挑戰後,支持和反對的人都可以上台辯論,然後國會兩院都要投票表決,最後決定挑戰是否成立,這個結果由彭斯宣布,然後進行下一個州,要是沒有挑戰的,那麼相應的州就是唱票後,由彭斯審查然後宣布結果。


按這個程序,聯席會議在開始之後,只審議完成了兩個沒有爭議的州,阿拉巴馬州和阿拉斯加州,會議就突然暫停了。這兩個州都由川普贏下,所以當時一些媒體上顯示的唱票結果,是川普獲得了這兩個州的一共12張票,而拜登那邊還是0,因為還沒審議到他的州。


【國會“叛亂”事件真相 目擊者親述經歷】


那麼國會怎麼突然間停了呢!


可能是得知彭斯不幫助川普,看上去似乎令現場的一些美國選民比較激動,開始挪開國會山前的路障,向國會大廈方向走。


但是有越來越多的消息說,這件事由蹊蹺。例如,有人拍到畫面,顯示當時,在國會山前的警察,故意打開圍欄,引導人群進入。



很快,相對DC的百萬人群,其實只有少部分人群佔據了國會山,如果您說這裡都是假的,我個人也不太相信,肯定是由一些川普支持者站在國會山的台階上,他們被引導、被煽動。但其實站上去這根本不是什麼大的問題,關鍵是接下來,打破門窗,引導人群走進去的人是怎麼回事。


有目擊證人說,是極左安提法份子偽裝成川普的支持者,他在現場聽到了這些極左份子的對話。


我能聽到他們的談話,他們想要做,我要聽他們說,他們要攪局、攪動情緒,這些人看上去就很壞,我看到他們打碎了國會山的玻璃,我是來自賓州的一個緊急管理協調員,這些人圍成一圈談論,他們能夠做哪些事,能讓川普支持者看上去糟糕。


於是,我們從媒體上看到了接下來的這些畫面。


現在,我們能從這段視頻中看到有人在國會山門外敲砸門窗,但是在這段視頻第16秒的地方,我們分明能看到有戴著紅帽子的川普支持者,嘗試把那個人抱下來,阻止他搞破壞,外圍還有人大喊Antifa!Antifa!這都是現場的錄音錄像。


還有另一個角度,這是站在離門口較遠的人拍攝的,他們發出了噓聲,並且大喊:NO Antifa!NO Antifa!大叫要他們停止。川普支持者都是有信仰的、觀念傳統的美國人,他們是不忍心也絕不會這樣做的。


也有人提供照片證據,顯示面貌很像費城Antifa組織的兩個人,出現在國會山內。《華盛頓時報》消息說,擁有面部識別技術的XRVision公司,通過軟件對這兩人進行了面部識別,也確認相關人員是費城的Antifa成員。



在發生有人打破國會山門窗,闖進國會山後,有女性川普支持者當時已經離開現場,她在路上自錄視頻,介紹了她了解到的情況。


我們不清楚為甚麼這種事會發生在國會山,但是我要告訴你我今天的親眼所見,有一些Antifa組織的成員,打扮得像川普支持者一樣,滲透進來,我相信,這是那些打破門窗衝進國會山的人,這是發生的真實情況,這是個“局”,讓川普支持者看上去很壞,那些人不是愛國者。


美國大學生支持川普組織的領袖Ryan Fournier也提到,極左Antifa是衝擊國會山的幕後勢力。

https://twitter.com/RyanAFournier/status/1347016091529338880


而還有一段畫面,疑點很大!這段視頻是說,有川普支持者坐著工程用的吊車,試圖從建築外部,打破窗戶,進入麥康奈爾的辦公室。這個很令人懷疑,在戒備森嚴的國會山內部,普通的川普支持者怎麼有機會,輕易地、安安穩穩地搞到工程吊車,還能這樣一點點移動呢。這個畫面是有疑點的。


當一些人進入國會山後,也有視頻顯示,懷疑有警察引導人們衝上了國會山的2樓。


但是也有人拍到畫面,顯示有不明人士闖進參議院官員的辦公室,還有眾院議長佩洛西的辦公室等,進行了毀損的行為。



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6日對媒體表示,在事發當時就對媒體說,他不知道這些都是什麼人,當你看到一群人突然出現時,有人可能混入其中,你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


有關國會山這次衝突的畫面,還有很多。如果說,進去的人完全沒有川普支持者,全是Antifa,這我個人覺得也不完全是這樣。根據掌握的信息,帶頭攪局、砸門窗,挑起這件事的,是Antifa,但是也不排除有一少部分現場的抗議人群,跟風闖進國會山的,其中可能也不乏個別激動的人。但是絕大部分川普的支持者,是非常理性的。我們知道,6日當天在DC的人非常多非常多,就算國會山現場的川普支持者進去一半,那國會山裡面會被塞得很滿,但是我們看到的畫面是,進去的人並不多,只是一小部分。


當國會山的緊張情況持續到2:30的時候,正好是我們剛才說的,聯席會議剛剛審議確認了兩個州的結果,分別是阿拉巴馬州和阿拉斯加州,還正在對亞利桑那州的爭議問題進行辯論,可突然這個時候就休會了。我當時正在直播這件事,我還很奇怪,我想怎麼突然就停了呢,這剛開始沒多久啊。


但是很快,有關國會山衝突的畫面、媒體報導,就一下子都出來了。


議員們的到消息後,一度因為安全原因,就地躲避,而後很多人被撤離。其中包括副總統彭斯,和其他國會領袖。有報導說,國會領袖被安置到了DC附近的麥克奈爾堡(Fort Lesley J. McNair)軍事基地。


有人隨後闖進了參議院和國會的其他會議廳,有不明身分的人,還在參議院大廳內,坐到了主席位置上。


更驚悚的畫面是在眾議院傳出,有人要從眾議院前門破門而入的時候,有國會山的安保人員用桌子抵住了門口,並且拔槍,試圖逼退想闖進去的人。


【國會山事件各界表態 話中有話故事多 到底誰下令派兵?】


當時情況很混亂,事情剛剛發生,大家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川普總統發推文說,請大家支持國會警察和執法者,他們也是站在我們國家一邊的,請保持冷靜。


共和黨聯邦參議員泰德·克魯茲,馬可·盧比奧等人,也都發聲明,呼籲人群冷靜。


副總統彭斯發推文說:在國會山發生的暴力和破壞性行為必須停止,而且必須馬上停止,任何參與者必須尊重執法者,並且馬上離開國會。



國務卿蓬佩奧發推文,同樣要求停止對國會山的衝擊,譴責行為,但同時表示,現在的美國比以前他當國會議員的時候更好,美國民主也處在他所經歷的最好時期。這顯然是在譴責暴力的同時,幫川普說話、解圍。


國會山警察和安保人員向外界求援,說自己人力不夠,需要更多執法者乃至國民警衛隊前往國會山支援。


6日下午3點36分,白宮發言人凱利·麥肯內尼發推說:在川普總統的指引下,國民警衛隊跟其他的聯邦執法者,正在前往國會山的路上。我們強調,川普總統反對暴力,並呼籲人們保持冷靜。


我們後來得知,第一波被派往國會山的國民警衛隊成員,一共有150人。


但是,左派媒體報導有所不同,他們說,是副總統彭斯跟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Mark Milley將軍通話後,敦促Mark Milley下令國民警衛隊跟進的,並不是川普,報導說川普當時並不想派遣國民警衛隊去國會山。


美國國會記者傑米·杜普雷(jamie dupree)發推文說:代理國防部長米勒發聲明,宣稱他和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將軍,並沒有跟川普總統討論派遣國民警衛隊的事,而是和副總統彭斯以及佩洛西等國會領袖。


五角大樓發言人Jonathan Hoffman發出的聲明說:華盛頓DC的國民警衛正在給當地執法者提供給幫助,代理國防部長米勒正與國會領袖們保持聯繫,美國陸軍部長Ryan McCarthy正在與DC的市政府聯絡,而當地的執法行動將由司法部直接領導。



就像我們剛才提到的,絕大多數6日在華府的川普支持者,是非常和平的。來自哈佛大學學界、在推特上活躍的華裔推特用戶「陶瑞」就說,他當天就在DC現場,幾百萬人都是和平的,而BLM持續幾個月的大規模暴力,卻沒有左派政客譴責。確實如此,在2020年夏天,極左黑命貴和安提法組織在全美多個大城市打砸燒,白宮附近多處被縱火,火光漫天,包括一處歷史悠久的教堂。川普呼籲啟動反叛亂法,遭到時任國防部長埃斯珀的抵制,川普要調動國民警衛隊進DC,DC市長鮑澤根本不聽,最後川普不得已,才親自下令調國民警衛隊進入DC維持秩序。


但是這一次,DC的國民警衛隊去支援也就算了,可這次甚至還有遠隔千里的外州國民警衛隊被調入。紐約州政府也在當天發表聲明,說應國民警衛隊官員的請求,派遣1000名國民警衛隊隊員前往華盛頓DC,在那裡駐紮兩週的時間,說是要協助和保障和平的權力移交。


而DC市長繆里爾·鮑澤早在當天下午2:31就宣布,鑑於國會山發生的事,華盛頓特區從當天下午6點開始宵禁,將一直持續到第二天的早上6點。最新的消息是,她將特區緊急狀態一直延續至少15天,換句話說,就是一直持續到1月20日下任總統宣誓就職,DC都要在緊急狀態的管理之下。


拜登這時候像模像樣的,在德拉華州老家,向DC的抗議者發表電視講話,說什麼當天的事是個痛苦的教訓,民主是脆弱的,需要人們有好的意願去保護它,說民主正在遭到侵襲。實際上是在往川普身上潑水。


川普也在當天下午發表視頻講話,他說:我知道你們很心痛、很受傷,我們的選舉被竊取了,我們是壓倒性的勝利,每個人都知道,但是請你們先回家吧,我們必須尊重法律和秩序,也必須尊重執行法律的人。我們不想任何人受傷害。



川普在自己的推特等社交媒體平台發表了這段視頻,並且隨後還發了一則推文,說:今天發生的事,是當我們神聖的壓倒性勝利被奪走後,被從我們了不起的、長期受到不公正對待的愛國者們的手中奪走後發生的。但是,請大家回家,帶著愛意與和平。這一天將永遠被銘記。


川普在發表講話和發出這則推文的同時,越來越多的左派政客以及紅皮藍骨的共和黨人,開始把國會山發生的暴力衝突,與川普連繫起來,說這是川普「煽動」的。發表這種聲明的,包括前總統奧巴馬、現任共和黨聯邦參議員羅姆尼、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以及拜登等人。拜登稱參與衝擊國會山的人是「國家恐怖份子」,指責川普要為此負責。


可笑的是,國際上一些獨裁者此刻也發出聲明,例如委內瑞拉獨裁總統馬杜羅說:這些令人遺憾的場面中,美國所承受的,與它通過其政策給其他國家造成的一樣。中共外交部華春瑩則是拿香港說事,說國際媒體報導美國國會山的事,跟報導香港的用詞不同,還酸酸地提到佩洛西當初的話。佩洛西曾形容香港的抗爭是「一道美麗風景線」。但是事實發生了什麼,我們剛剛已經跟大家介紹了,其實大面積報導這些進入國會山的人是「暴徒」的是美國的左派媒體,他們卻不敢報導真相,真正的川普支持者,絕大部分是非常冷靜與平和的。美國國會山發生的事情,其政治、社會、歷史背景,跟委內瑞拉與中共之流也是完全不同的。委內瑞拉與中共這種根本就不該在地球上存在的獨裁政權,來笑話美國,這才是最大的笑話。


【社交媒體的“暴君”行徑 DC警察“黑警”附體】


但最主要的是,川普在6日下午的國會山事件發生後,經受了相當大的壓力,華盛頓政治圈的很多人,對國會山的事件進行了譴責,其中有不少把責任推給了川普,左派主流媒體在報導的時候,也把國會山事件的責任,推到川普身上。認為是他造成的。


很快,推特開始限制川普最新發佈的部分推文,不許人們點讚轉發和留言,過了幾個小時,推特系統直接把川普的相關推文刪除,主要是6日當天發的,向國會山抗議人群喊話呼籲人們鎮靜的推文,但推特認為這些推文會導致暴力,同時,推特宣布把川普的帳戶凍結12個小時,期間川普不能發言推文,還警告說,如果以後再違規,就會吊銷帳戶。臉書和Instagram也跟進,凍結了川普的帳號,並在7號宣布,在1月20日以前,會一直凍結川普的帳號,使他不能發表任何言論。臉書CEO扎克伯格說:過去24小時的事件清楚證明,川普要利用當總統的剩餘時間,破壞向拜登和平移交權力。



扎克伯格的聲明明顯是主觀且帶有強烈偏見的,川普不僅對國會山發生的事情不知情,而且還在事件發生後要求人們冷靜,他只不過多說了幾句很多支持者的心裡話,而那些話說出來,根本不會激發暴力,而是一種理解,一種對人們內心傷口的安慰。而根據最新消息,川普方面已經在7日早些時候表示,會在1月20日有序過度,這個我們稍後再細說。


我們看到了美國社交媒體平台對川普的言論打壓不斷升級,從11月3日後,大量藍標川普的推文,到現在乾脆直接凍結,甚至威脅刪號。而對極左派BLM和安提法等組織成員的推特信息,卻故意視而不見。這也證明了,川普為何此前堅持,一定要在新一年的《國防授權法》中,廢除社交媒體管控言論的保護傘「230條款」,只可惜在國會建制派力量的全體阻撓下,沒能成功。


那麼當天在國會山內外聚集的人群,在DC警察、其他執法機構、國民警衛隊的聯合清場行動下,被驅散。


期間,執法者一度使用了催淚瓦斯、胡椒球彈驅趕人群。而絕大多數在外面聚集的人,是和平的在請願,並沒有任何暴力行為。


不過DC警方在清場期間宣布,他們在國會大廈旁邊,還有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的大樓外,發現了管制炸藥,一共至少兩顆,但沒有爆炸。


而令人遺憾的是,截至7日我們成稿,已知有52人被捕,4人在當天的事件中死亡。其中至少一名女性死者已經被證實身分,是來自加州聖地亞哥參與請願的一名30多歲的女性選民,她還是有14年空軍服役經歷的退伍軍人。


事件發生在6日下午3點多,在國會山內,這名女性選民試圖從一個已經破碎的窗子上,進入到國會內的另一條走廊,結果被國會山警察開槍射擊,直接打中脖子,後來送醫院搶救無效身亡。DC警方說正在進行內部調查。而執法者方面,有報導說,有大約14人受傷。



而在1月6日,國會山事件發生後,全美多個州也都有抗議人群,出現在各自的州議會前,包括喬治亞、密歇根、明尼蘇達州等等,目前已知至少有17個州議會前出現了抗議活動,但是絕大多數都是非常和平的。


【國會”認證“拜登 共和黨選邊站 川普有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