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宣戰,三大戰場反擊選舉政變|抽乾華府沼澤,白宮戒嚴出兵,重啟大選?(2020.12.5)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今天我們要繼續跟大家聊美國大選,不過我們要來推測接下來整個局勢可能會發生甚麼變化,所以今天我們要聊一個重要主題:

川普反擊選舉政變 三大戰場 軍方待命

12月14日,就是美國各州選舉人團的投票日,而12月8日,就是各州應該結束選舉爭議的期限。換句話說,川普陣營的法律戰,可以打的時間已經越來越有限。


不過,在12月2日,川普突然發表了一場「最重要的演講」,全長46分鐘,川普洋洋灑灑地說明他的主張。那在我看來,這場演講可以說是川普的宣戰演講,川普針對所有涉及參與這次選舉舞弊,或者選舉政變的不法之徒正式宣戰,不分海內外。


而且從目前來看,我認為川普通過這場大選發動的反擊戰,其實打得很有層次,而且是很有計畫地覆蓋了三大戰場。我們來一一說明:


🔥 戰場一、憲政保衛戰:捍衛立國精神與國家尊嚴

大家知道,美國的幾位建國之父,在兩百多年前發表《獨立宣言》,發起獨立戰爭,為的就是保護人民的自由、信仰與天賦人權。後來建國之父們把這些立國精神與價值,寫入了美國憲法裡,傳承到現在,憲法成為美國最高的國家精神象徵。

但是,這次美國大選出現了大規模的舞弊爭議,不但有「死人投票」、郵寄選票造假、電子投票機竄改選票等等,甚至還牽涉到海外勢力的介入。因此這次大選舞弊,不但剝奪了每一位美國人的公民權利,剝奪了美國公民選出總統的自由意志,破壞憲政體制,還在國際社會上重挫美國的國家尊嚴與聲望。


所以川普在這場演講裡,一開頭就明確地說,「作為總統,我責無旁貸,保護這個國家的法律和憲法,所以我決心保障我們的選舉系統。」


很顯然,川普這場大選反擊戰,首要目的就是要捍衛美國的立國精神與憲政體制,不能讓那幫不法之徒,毀壞了美國的國家尊嚴與國際地位。

而川普自己也身體力行,遵從憲法體制,所以大選後他先打法律戰,從各州地方法院打官司,一步步往最高法院打,雖然一路上飽受波折,但至少是他以總統的身份帶頭,守護國家的憲政體制。


🔥 戰場二、華府掃黑戰:抽乾華府沼澤

大家知道,「抽乾沼澤(Drain the Swamp)」是川普四年前的重要競選口號,因為他長期觀察華府政治,認為有太多的政商黑勢力,是在利用手中的政治權力來掏空美國、為他們自己圖利,把華府搞得烏煙瘴氣,像沼澤一樣骯髒,導致美國的國力每況愈下。


川普也因此決定出來參選總統,首要目標就是要「抽乾沼澤」。其實川普面對的沼澤黑勢力,就是我們說的「華府利益共生體」,也就是所謂的「深層政府」,包括政客、媒體、大型科技企業、商人以及民間組織等等。


只是,川普經過三年多的努力,發現這幫沼澤黑勢力確實盤根錯節,不但三年多的時間還抽不乾淨,並且還多次阻擋他的政策,讓他的改革推不動,甚至中共也躲在背後幫助這幫腐敗的生物。所以,川普的第二個戰場,就是這幫華府黑勢力。

川普在演講裡,也重砲批評這幫人,他說,「他們是為了重新掌權可以不擇一切手段,給死人註冊投票、超量灌票的腐敗勢力,就是炮製了一個個騙局的那幫人」


他強調,「我們要把權力歸還給美國人民,他們不以美國利益為優先,他們只想獨攬大權,謀取私利,所以他們才不想讓我當你們的總統。」


因此,川普很可能想通過這次的大選舞弊,來徹底掃除這幫黑勢力、抽乾沼澤。雖然目前從表面上看,局勢對川普似乎相當不利,川普陣營陷入弱勢地位,好像一切都被黑勢力給掌控住了,包括政府、法院、媒體等等,相當的囂張。


但是我認為,這應該是他刻意採用的戰略,簡單說就是「任君狂舞,悄悄蒐證」,「善惡分明,一網打盡」。畢竟這批人多數是政府官員或民意代表,而且還涵蓋到媒體界、企業界等領域,如果沒有明確的違法證據是很難查辦的。所以川普應該是想通過這次舞弊,追查哪些人是不法之徒,並且蒐集證據。

比方說,喬治亞州州長與州務卿是共和黨人,按理說應該是川普的「自己人」。但是沒想到,這次喬治亞州的選舉舞弊反而相當嚴重,不但花了一億多美元採用Dominion投票機,還被拍到有人在開票所的桌子底下,用三個行李箱暗藏選票,等外人不在的時候,偷偷為拜登灌票。


這項證據相當關鍵,不但是因為有監視器拍下了影像,而且根據時間與開票數的數據來比對,這批人做票的時間,是11月3日的11點到4日的凌晨一點左右,而在1點19分到36分的時間段,拜登的得票數也異常飆漲,舞弊時間與票數是相當吻合。

所以,這次的大選舞弊,正好讓這些平常「偽裝高明」的政治黑勢力,一一露出原相,一一表露他們自己的真實身份。而且,我個人推測,川普很可能也通過軍方的情報力量協助,對這些舞弊人員進行蒐證。這一點我們稍後再補充。


不過要強調一點,絕對不是所有反對川普、投給拜登的人就是黑勢力或壞人,不管是哪個黨派,裡面都是有好人的,這些人雖然未必都支持川普,但是他們也是堅守美國立國精神與普世價值。


那麼,通過這次大選舞弊與聽證會,讓各式各樣的舞弊證據、手法一一曝光在全美國人民面前,就可以讓左派裡面、或者民主黨裡面的好人們,來看清這場選舉的真相,看清那些極左派份子對美國憲政體制的破壞、對美國人民的欺騙,然後再理性地思考與重新選擇。


所以,我認為,川普目前看起來屈居下風,很可能是一種「偽弱」的戰略,一方面用來分清善惡敵友,另方面,也對這些人進行犯罪蒐證,最後再來個一網打盡。因為,只有這樣做,才能夠徹底抽乾華府沼澤,掃除黑勢力。否則,即便他成功連任,這幫黑勢力也照樣會阻擋他的施政、阻擋他的改革。


🔥 戰場三、國際掃共戰:力抗共產與社會主義入侵

我們知道,川普從上任以來,已經很多次在公開場合上,譴責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對人類的危害,譴責社會主義對全世界的威脅他還一再強調,他絕對不會讓美國變成社會主義國家。

但是,律師鮑威爾多次強調,這次美國大選的投票機舞弊,背後涉及了多個外國勢力,包括中共、古巴、委內瑞拉、伊朗以及塞爾維亞。這些勢力,多半是共產主義或社會主義政權。


因此,如果川普真的是刻意「請君入甕」,要通過這次大選舞弊來清理華府黑勢力,那麼川普也很可能想藉由這次大選,來監控這些境外勢力對美國的滲透與操控,找出明確的證據,公諸於世,讓國際社會看清這些左派政權的危險性,從而凝聚更多的國際力量,一起圍堵、掃除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



⚡⚡緊急狀態,軍事動員⚡⚡

不過,說到這裡,如果川普真的像我們說的這樣「高瞻遠矚」,想要通過這次選舉政變來一網打盡黑勢力,那麼就又牽扯到一個關鍵問題:川普要用甚麼力量來對付這些黑勢力?我認為,應該會是「緊急狀態、戒嚴加上美國軍隊」。


因為,您也看到了,這次大選出現這麼嚴重的舞弊爭端,而且證人、證據都不斷浮現,但是美國的司法部、聯邦調查局和中央情報局卻幾乎都是袖手旁觀,沒人偵辦。川普也因此批評司法部長巴爾「不大努力」、「令人失望」。

其實說穿了,就是司法部、調查局和中情局的高層主管,都控制在華府黑勢力以及極左派的手裡,所以川普根本叫不動,他們也等於是這次大選政變的參與者。所以,川普如果要調查這次大選真相、要抓捕涉及舞弊的非法之徒,就一定需要軍方的幫助。


那川普具體行動上,會怎麼做呢?


首先,第一步要宣布緊急狀態。根據美國法律,當總統宣布國家緊急狀態後,總統可以擁有至少136項「緊急權力」,包括管制交通通訊、沒收財產、管制私人企業運營以及實施戒嚴令等等。

相信您還記得,我們之前提到過,在2018年9月12日,川普為了防範外國勢力介入干預美國的中期選舉,當時就簽了一項行政命令,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用來應對外國勢力介入選舉。這項緊急狀態,到現在都還是有效的。


加上這次美國大選不但涉及了美國極左派勢力的選舉舞弊,還牽涉到中共、伊朗、塞爾維亞、委內瑞拉等等外國勢力,所以,川普按理說,是可以在這項國家緊急狀態下,宣布實施戒嚴;不然的話,他也可以針對這次大選,再發布一次緊急狀態命令,接著再進入第二步:實施戒嚴。


實施戒嚴對總統有甚麼好處嗎?有的,一旦總統實施戒嚴令,就有權動用美國軍隊在國內進行執法工作。大家知道,美國的軍事力量是保護國家的,在平常狀態下是不能在國內執法,不介入國內事務。

但是,如果在戒嚴狀態底下,為了國家安全,軍方就可以依據總統要求,去接管部分或全部的行政權與司法權,也就是說,總統可以動用軍方來維持社會秩序、逮捕叛亂份子,以及召開軍事法庭進行軍事審判。


因此,實施戒嚴令,才可以讓川普獲得調動軍隊、維持秩序的權力,一方面深入調查舞弊,還有保全投票機等等關鍵證據,同時也可以針對所有涉及舞弊政變的人進行逮捕調查。如果有人涉嫌「勾結外國敵人」或者「叛國」罪,還可以召開軍事法庭進行審判。


並且,如果極左派份子真的要對川普政府實施武裝攻擊或恐怖襲擊,川普政府還可以通過軍方發動反擊與逮捕行動。所以包括知名律師林伍德以及公民團體「我們人民大會(WTPC)」,都出面促請川普實施有限度的戒嚴令,重新舉行大選,並且受軍方的監督,才能保障美國的民主體制與公民權利。

其實,川普自己早就準備動用軍方來應對這場選舉政變。您應該還記得,川普在投票日過後,就撤換了國防部長,改由國家反恐中心主任米勒(Chris Miller)接手,而米勒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特種部隊直接向他本人報告,不需要再通過其他渠道,這明顯是對外發出「備戰」信號。

而且,從投票日過後到現在,川普也明顯獲得部分軍方力量的支持,包括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中將表態支持實施戒嚴令,另一位知名的空軍中將麥金納尼(Thomas McInerney)也指控這次的選舉舞弊,背後實際涉及的是「叛國」;他還說陸軍第305情報營就是這次幫助川普蒐集情報的「大海怪」(Kraken)。


另外,川普在日前的演講裡也提到,「唯一能決定是否這是一場誠實的選舉,必須全面檢查信封(的簽名)」,「需要採取全面的法務審計以確保只有合法的選票」

好,川普想要全面而嚴謹的重新計票,但是您也看到了,現在許多州的州長、州務卿根本就不拿總統當一回事,甚至還跟總統對著幹。所以,如果川普真的想要全面計票、或者重新啟動選舉,就必須宣布戒嚴,出動軍方來接手部分的行政權與司法權,才有可能做到。


所以,接下來,我們不能排除川普可能會宣布戒嚴,在軍方幫助下來重新啟動大選,而且是不用電子投票機的大選,同時深入調查舞弊真相,逮捕那些涉嫌舞弊的不法之徒。


不過,這次選舉舞弊的規模是全國性的,這意味著背後的不法之徒,勢力相當龐大,他們絕對不會坐以待斃,甚至可能還有自己可以動員的武裝力量。因此,我們也不能排除,未來可能會看到一場「硬碰硬」或者「真槍實彈」的小型內戰。


另外,有件事值得一提,假設川普沒實施戒嚴,但是卻遇到極左派勢力主動發動武裝攻擊或恐怖襲擊,川普也是可以出動軍方力量來平亂的。因為,川普可以啟用《反叛亂法》(Insurrection Act),就可以出動軍方與國民兵。

根據規定,總統一旦啟用《反叛亂法》後,就必須先對叛亂份子發出聲明,要求解散。如果叛亂份子不肯解散,總統就可以出動武裝部隊與國民兵前往現場平亂,恢復當地的法律與秩序。


而且,《反叛亂法》的適用對象不是只有叛亂,還包括了「境內暴力」以及「非法團體或陰謀」。因此,如果這次大選舞弊背後真的有個陰謀集團在操控,也是可以依據《反叛亂法》來制止逮捕。


好,以上只是我們推測的一種可能的局勢版本,不一定最後真的會照這個劇本走,因為川普還有其他的途徑,可以有機會逆轉,比方說通過國會否決選舉人團的投票結果,改由國會來選出總統。但是這個劇本說來話長,我們今天就先不多說。

最後我們再重複一次,川普這次的大選反擊戰,主要涵蓋了三大戰場:

  • ➤戰場一、憲政保衛戰:捍衛立國精神與國家尊嚴。大選舞弊破壞了美國憲政體制,剝奪公民的自由權利,傷害美國的國家尊嚴,川普要反擊捍衛。

  • ➤戰場二、華府掃黑戰:抽乾華府沼澤。華府黑勢力長年損害美國國家利益、阻擋川普改革,川普想藉機一網打盡。

  • ➤戰場三、國際掃共戰:力抗共產與社會主義入侵。社會主義是美國與全世界目前的共同威脅,川普想要掌握充分證據,聯合國際社會追擊這些紅色政權。


《 淡 》 唐浩

谷幽青羽吟,林深楓溪鳴;

翠湖空塵絮,星穹暮雲平。

十二項證據釐清「中共病毒」的來源以及疫情蔓延全球的責任,應該落在誰身上?

🔔歡迎訂閱 + 按小鈴鐺🔔

📧「世界十字路口」節目郵箱 🗣

☣ 武漢肺炎☠中共病毒 ☢
🗽 走近川普 🇺🇸
📢 香港局勢解讀 🇭🇰

© All Rights Reserved.



1063 次瀏覽0 則留言
遠見快評,老外看中國,新聞最嘲點 等多個自媒體節目匯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