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還沒爆發,軍方就研製疫苗?病毒去年10月已肆虐?全球病毒可溯源中國(2020.04.01)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首先我們要再跟大家說最後一次,我們在每一集節目推出之後,就會在節目底下發出一個置頂留言,裡面會放上一組「免翻墻鏈接」,就是在中國境內不用翻墻,就可以看到我們節目的視頻與音頻,而且還可以下載。大家可以用這些鏈接,向中國的朋友分享我們的節目。


♢♢ 以下是本集節目的免翻墻鏈接,可與中國國內朋友分享 ♢♢ https://is.gd/5nDo8C https://is.gd/6ujZRJ


另外,我們最近也有幾部視頻完成了英文字幕,歡迎大家可以到我們頻道裡,找播放清單(playlist),就可以看到一個英文的播放清單,只要點擊進去,就會自動播放所有有英文字幕的節目了。

今天我們要跟大家聊的話題,要聚焦在一個重點,就是中共要對這次的疫情蔓延全球,擔負起最大責任。我們要提出許多證據,來揭露中共掩蓋疫情的真相。


其實,過去這幾次節目,我們一直跟大家聊到,中共發動前所未見的宣傳戰與外交戰,對歐美國家進行「病毒甩鍋」以及「口罩外交」。也就是「縱火者」一邊把打火機和汽油桶甩給別人,一邊高調地說自己是「救火者」。


這場高規格的「外宣超限戰」相當罕見,也讓海外專家提醒,中共正在通過外宣來竄改歷史,要把病毒「去中國化」、「去中共化」


中共的宣傳戰也引發歐美國家嚴重不滿,不但美國國會議員提案全面調查中共的責任,還要求中共賠償損失;英國首相Boris Johnson確診感染病毒之後也表示震怒,準備在疫情過後重新審視中英關係,並且可能會拒絕華為參與英國5G網絡建設

但是,最令人意外的是,對於歐美的震怒追究,中共外交部竟然說是歐美想要把病毒甩鍋給中方。


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他們難道不心虛,不愧疚?這些人試圖製造出一隻世界上最大的「鍋」甩給中國,讓中國成為最大的替罪羊。但這「鍋」太大了,對不起,甩不出去的。 」

這就是賊喊捉賊,不是嗎?


所以,我們接下來要提出許多具體證據,來釐清這次中共病毒的來源以及疫情蔓延全球的責任,應該落在誰身上?誰才是這場全球病毒戰的首要戰犯?


我認為,至少有12項證據:

▶︎ 證據一:中共在疫情爆發前 已掌握病毒

我們知道,這次的中共病毒在去年底爆發疫情,湖北當局在12月31日才首度對外承認,出現「不明原因肺炎」疫情,到1月9日才宣布是肺炎是由「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導致。


但是,早在2018年4月5日,央視就曾經報導過,科學家發現了一種源自蝙蝠的新型冠狀病毒。而且當時的受訪者,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員周鵬。


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 周鵬:「現在病毒已經分離出來了,我們也製備了相應的抗體、疫苗。」

到了去年9月18日,武漢天河機場舉辦了一場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感染應對演習。這兩個消息,是不是已經證明,病毒很可能就是來自中國境內?因此早期的病例,才會都集中在研究病毒的武漢病毒所周邊地區。

事實上,早在2015年11月,當時的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也就是現任的中山大學醫學院長郭德銀,就曾經在武漢病毒所舉行一場「新發冠狀病毒」的演講。只是當時的「新發冠狀病毒」,是否就是後來的新型冠狀病毒、也就是中共病毒?這可能得問郭德銀本人了。


不過,從這些證據來看,中共方面應該早就掌握了這次的病毒,甚至還研發了疫苗,所以才會在武漢機場舉行病毒演習。


而且,最啟人疑竇的是,一般疫苗都需要至少一兩年的時間才能研製完成,而日前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才剛受訪表示,疫苗的研製,要經過三期的臨床試驗,因此最短也需要六個月的時間才能證明疫苗是有效的


然而,中共軍方在3月18日發布消息稱,軍方已經成功研製出疫苗。不過,仔細看疫苗的照片上,寫著生產日期是2020年2月26日,如果往前推六個月,等於是軍方早在去年8月就已經開始研製疫苗了。

換句話說,中共軍方早在去年8月以前就已經掌握了這次病毒,如果是這樣,剛剛提到的那些證據,也就都一切合理了,不是嗎?


如果中共早就掌握了病毒,為甚麼還遲遲掩蓋疫情、應對遲緩,造成大量中國人民傷亡,這責任不應該算在中共身上嗎?

▶︎ 證據二:學術研究與媒體證實 去年11月疫情已發生

香港《南華早報》在3月13日披露,根據中共內部資料,目前官方掌握到的第一名確診病患是一名55歲的湖北居民,確診日期是去年11月17日。比官方承認疫情發生,早了一個多月。


而且,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人在今年1月24日,在國際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The Lancet)發表一篇研究,發現他們掌握到的早期病患,最早發病的是在12月1日,也就是說,疫情的傳播在11月或更早就已經開始發生了

所以,這兩項關鍵證據都顯示,中共病毒應該是在去年11月或更早就已經開始感染人,但當局為甚麼不吱聲、不警告民眾?這個責任,中共不該扛嗎?


▶︎ 證據三:疫情爆發後 中共延遲向世衛通報

2003年SARS的教訓震撼全世界,因此世界衛生組織(WHO)在2005年通過新版《國際衛生條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要求世衛所有成員國,包括中國,如果遇到「SARS或者由新亞型病毒引起的類似疾病」,有責任在24小時內與世衛組織共享相關信息。


但是,世衛一直要到1月9日才發出聲明,說中方初步證實,有一種新型冠狀病毒在武漢造成肺炎疫情

無論中共是在11月或者12月才掌握疫情,中共顯然沒有按規定在24小時內向世衛通報,勢必得承擔延誤通報的責任。


▶︎ 證據四:政治施壓 不讓疫情上報

財新網在2月27日刊登一篇調查報導,披露最早接受武漢醫院委託、進行病毒基因測序的公司,被湖北衛健委官員通知說,不得再檢測樣本,並且要銷毀所有樣本,顯示湖北當局在疫情初期,就已經有意掩蓋。

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是「吹哨者」李文亮的同事,她日前受訪時,也透露在疫情發生初期,她曾經向醫院高層上報疫情,卻被醫院紀委警告,說她在造謠;而醫院高層也要求所有人不得對外透露疫情。顯示上自中共官方、下到地方醫院,都在設法掩蓋疫情,營造自己的「好成績」

即便到了現在,武漢宣稱疫情「清零」,即將在4月8日解除封城,但是仍有武漢醫護人員披露說,市委書記王忠林下令不能再有確診病例,否則「再有一例就追責」,從而讓武漢「零新增」。

根據武漢民眾流出的對話記錄也可發現,儘管同濟醫院日前一天之內新增確診100多例,但當地區長為了保住官位,堅持不讓疫情上報。


換句話說,種種跡象顯示,中共官方從疫情開始到現在,都一直在進行政治施壓,掩蓋疫情真相。


▶︎ 證據五:掩蓋疫情「人傳人」 耽誤民眾防疫

疫情發生之後,中共衛健委專家王廣發先是對外聲稱疫情「可防可控」、「不會人傳人」,結果十天後,王廣發自己就確診了。


1月20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才正式出面,對外承認病毒可以「人傳人」。


然而,著名的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在1月29日發表一篇研究指出,從425位早期病患來分析,武漢很可能在去年12月中就已經出現「人傳人」的現象。

也就是說,中共一直不願公布疫情真相,一直掩蓋病毒會「人傳人」,從而導致大量民眾無法提前防範,造成眾多人員傷亡。這個責任,自然要算在中共身上。


▶︎ 證據六:隱匿疫情實況 假造數據上報

我們以前就說過,我們通過權威渠道得知,中共在疫情數據上造假,掩蓋疫情真相,直到現在還是如此,所以中共官方的數據並不可信,所以我們也幾乎不提。

事實上,從部分外流的地方政府公文也可看出,當局要求下級單位把疫情相關的內部文件與數據銷毀,並要求接觸過數據的人員簽署「保密承諾書」。這麼詭異的措施,很可能是為了隱匿疫情真相。


香港南華早報也披露,中共為了美化確診人數的帳面數據,特意把「無症狀感染者」不列入確診案例,這個計算方式並不符合世衛組織的定義。根據官方數據,中國至少有4.3萬名無症狀感染者。

根據海外媒體披露的中共內部文件,山東省的實際確診人數,是官方對外公佈的好幾倍


而香港電台的報導也披露,武漢醫院為了配合當局的「疫情清零」、「復工」主旋律,用拒絕檢測的方式,不讓出現新的確診病例,從而維持疫情的零增長


這類隱匿疫情、假造數據的證據還有很多,就連最近武漢的殯儀館開放病患家屬領取骨灰骨灰盒的數量遠遠多餘官方宣稱的死亡人數,也引發國際媒體的追蹤調查,質疑當局隱匿疫情。

▶︎ 證據七:打壓說真話的吹哨者、送哨者、公民記者

在這次疫情當中,中共對許多敢說真話、講出第一線疫情真相的人員都進行了不同程度的打壓,包括大家耳熟能詳的「吹哨者」李文亮醫生,還有後來向媒體披露武漢醫院掩蓋疫情的「送哨者」艾芬醫生,不但遭到當局追查與恐嚇,也被要求噤聲。


還有前往武漢第一線拍攝疫情真相的公民記者李澤華、方斌以及陳秋實等人,後來都遭到當局抓捕,目前依然下落不明。


▶︎ 證據八:打壓說真話媒體 封鎖疫情真相

在這次疫情當中,敢說真話的媒體屈指可數,而且都成為了中共打壓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