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反了!香港部隊排字“天滅中共”;普京幫川普?拜登突發狠制裁俄國,習近平偷笑;FBI給中共立案2千件;改造美國開始:增大法官,廢選舉人;左黨擬給黑奴後裔賠款;日本對台聲明陷兩難

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去年11月3日大選之後,我們在節目中跟大家介紹了一些,拜登奪權後,左派可能會在美國搞的一些事情。現在,這些事正一一浮現。


【Youmaker完整版影片】


【Podcast】



開始了!民主黨推法案 要最高法院擴大至13席



4月15日,美國聯邦眾議院的一隊民主黨眾議員,包括眾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Jerrold Nadler),一起在美國最高法院門前向媒體宣布,他們共同推出了一項新法案,內容就是要擴充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數,從目前的9名大法官,擴充到13個人。這是在美國最近160年裡,第一次有人提這個主意。


這民主黨也真的是毫不遮掩自己的目的,從這個數字就能看出滿滿的用心。現在美國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中,有6個人是保守派法官,起碼名義上是,只有3名是跟民主黨一夥的所謂“自由派”大法官。這6-3的優勢要想逆轉,民主黨就必須給“自由派”大法官加4個人,變成一共7人,剛好超過保守派大法官6個人的數量,那總數就剛好變成13個人。這幾名民主黨,為了扭轉左派在最高法席位數目的劣勢,竟然要擅自修改法律,估計美國的國父們要知道了,都得氣得從壁畫中走下來,給這幾個不肖後代,幾個左勾拳和右勾拳。


以納德勒為首的幾個人,想增加席次的藉口是,最高法院已經被所謂“極右勢力”給綁架了,現在通過擴大大法官的數目,為美國的最高法院重新找回“平衡”,重塑形象。看!說得多好聽。


跟納德勒一起的,來自紐約州的新晉眾議員蒙代爾·瓊斯(Mondaire Jones)則在推文中說,美國民主在危機中,必須擴充大法官人數,今天,這個運動正式開始。他的理由也是,最高法院被什麼“極右”勢力佔據。在美國啊,你一提“極右”,就會跟另外至少三個概念連繫起來:其一是排外反移民,其二是反對某些平權運動,其三是種族歧視。所以,只要用這一個詞,就可以概括以上三種左派熱衷宣傳和支持的社會議題連繫起來,從而佔據“政治正確”的高地,不用提供任何理由,就有了打擊被標籤對象的理據。


他們推的擴大美國大法官人數的法案叫《2021司法法案》,只有兩頁,如果這個主張得逞了,那拜登就可以一口氣任命4個大法官,爽吧!


但是拜登本人對這件事,截至成稿,還沒表態,以前他在公眾演說的時候,還曾反對擴充最高法席位。但是您要是了解拜登過去的從政史,能夠大概發現,他在很多時候,是個騎牆派,身邊的人、周圍的環境支持什麼,他可能就隨著支持什麼。前不久,拜登雖然沒有直接改口公開呼籲給大法官加人,但是可公開宣布成立了一個36人的兩黨委員會,去專門研究擴充大法官人數的議題。


增大法官 佩洛西表態曖昧 冗長辯論規則將是障礙



就在納德勒宣布之後,有記者當面問了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問她是不是支持擴充大法官的法案,佩洛西倒是回答得乾脆:NO!看上去她是拒絕了同黨的納德勒。但是可沒這麼簡單。


有時候佩洛西對一些自己特別想支持的事,總是會先拒絕噠,然後時機成熟再說yes。在2020年1月民主黨正式第一次正式發動彈劾川普之前,對川普彈劾的相關議案,早在2017年,川普就職第一年就被人推了出來,是民主黨人Al Green還有Brad Sherman共同提出,但是因為當年參眾兩院都是共和黨控制,所以想彈劾根本不可能。後來民主黨拿下眾議院,人們再問佩洛西,是不是要彈劾川普的時候,一開始佩洛西也是沒有表現出很支持的樣子,但是到後來正式彈劾川普的時候,佩洛西好像比誰都來勁。


所以民主黨做這些事,都有個過程,他們總會先提出來,而佩洛西說的“NO”,也像“海底針”一樣難以猜透。因此,這次要擴充大法官人數,既然有正式法案提出來了,其實就是個危險訊號,今年不通過,要是他們繼續掌權,那之後還會再推。


佩洛西在說NO之後,確實還說了別的。她說,她不知道擴充大法官人數是好事還是壞事,但是她覺得是值得考慮的,她雖然不背書納德勒的法案,但卻說背書拜登下令成立的,研究擴大最高法院席位的委員會,原因她也說了,因為:這是邁出巨大的一步。



跳出來講,民主黨想這麼做也很難,因為在美國國會「參議院」的規則中,有個東西叫“費力把事拖”,英文就是filibuster,翻譯得直白點叫“阻撓議事”或“冗長辯論””無休止演講“。一開始呢,就是比如你是國會少數黨的一員,為了阻止國會多數黨的某個法案通過,你可以上台持續演講,不能上廁所也不能吃飯,有的美國議員就是一講十幾個小時,為的就是阻止法案在規定時間內通過,把案子拖黃。但是後來有了新的規則,不必那麼麻煩了反對的人,只要說,我現在阻撓某某提案,那麼就等於是在“冗長辯論”了,你可以不用去講話,也可以離場,只要表態就行。那麼要結束這種“冗長辯論”,就要全參議院至少60票,支持某一法案,那就算邁過了“冗長辯論”這道坎,法案過關。但是要達不到60票,那就無法通過。但是參議院的領導者是可以通過修改規則,取消“冗長辯論”的,但是之前美國兩黨都不敢隨隨便便這樣做,因為這個制度保護了少數黨的權力,兩黨輪流坐莊,萬一哪一天,少數黨變多數黨,也來取消“冗長辯論”,那另外一個黨派也不好辦,所以一般不敢取消“冗長辯論”。但是現在,民主黨正在積極思考取消“冗長辯論”,因為他們有一系列左派法案要通過,取消了“冗長辯論”,只要靠民主黨自己的最多51票,就可以通過一個法案,不必為了湊夠60票,再去爭取共和黨的支持了。那真的相當於民主黨在參議院實現“獨裁”了。所以是否取消“冗長辯論”,從拜登上台到現在,一直在爭論,共和黨反彈很厲害,民主黨又一直不死心。


好,話説回來,現在眾院推出的這個擴充大法官席位的法案,就算佩洛西支持,過了眾議院,那到了參議院,因為有這個“冗長辯論”的規則,它也很難通過。所以佩洛西現在支不支持,用處不大,爭論又慢慢聚焦到了“冗長辯論”的這個規則上,這個規則取消。很多別的事都好辦。


民主黨推法廢除選舉人團 討論給黑奴後裔補償



因為,現在民主黨不只在推擴充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席位,還有別的事,我們之前在節目中提出的擔心,現在民主黨慢慢都在推動了。比如,也是在今天,眾議院民主黨還提出了一個新的決議案,就是要取消美國的「選舉人團」制度。這是對美國選舉的更根本的挑戰。我之前在大選期間的直播節目裡跟大家介紹過,這個選舉人團的制度,保障了小州的權力,實現的是全美國各個州都在選舉總統上,有一定的發言權,人口再少的州,都至少有3張選舉人團票,由這個票數決定最後的總統。但是取消了這個「選舉人團」制度,美國很可能就變成“普選制”,就是一人一票選總統,那麼東西兩岸的人口大州,多數是左派州,民主黨認為“普選制”對自己有優勢,所以之前一直有人喊要取消「選舉人團」制度。今天,這個呼籲變成了國會決議案正式提出,需要等待表決,當然是否有機會得到表決,還不一定。決議案不像法案那樣有約束力,更像是一種表態。但如果真的獲得表決並且通過了,那對民主黨來說也起到了推助力。


還有一件事,就是民主黨在推動,為美國歷史上黑人奴隸的後裔,進行賠償,前一天,4月14日,一項要建立一個賠償黑奴後代議題委員會的提案,獲得國會司法委員會通過。其實類似提案1989年就提出了,但一直就沒被正眼看過,沒有得到過表決,結果現在得到表決了。如果提案最終在國會通過並得到拜登簽字,那就會按法案要求成立一個13人委員會,專門研究如何賠償黑人奴隸的後裔。這件事共和黨也是反對得厲害,有共和黨之前就說:不認為這是個好主意,因為那是150年前發生的事,不是當今任何一個人的錯。


當然,我們剛才提到了三個例子,還有取消「選舉人團」制度和擴充大法官人數。對於擴充大法官人數,共和黨人說,這是在拆毀美國的政治制度,民主黨可以因此完全掌控行政、立法、司法三項大權。實際上,國會共和黨在兩天前也提出主張,要召集討論,增加一項憲法修正案,就是將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數,固定在9個人。


剛才講的都是美國內政方面的一些新的進展,對外,最近兩天拜登動作也不少。我們先說最新的。



普京幫川普?拜登發狠制裁俄國 FBI給中共立案2千件


4月15日,拜登政府突然宣布對俄羅斯新的制裁,一口氣驅逐了10名俄羅斯的外交官,同時把32家俄羅斯的實體列入了黑名單,美國銀行也在同日,禁止購買俄羅斯國債,這對俄羅斯經濟會有相當影響。拜登的制裁理由是說,俄羅斯去年大舉駭入多個美國政府機構,還干預了美國總統大選,說普京想讓川普贏。


針對駭攻美國政府的指控,我要是沒記錯的話,川普政府的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里夫,對去年美國政商界的「太陽風網絡」遭遇駭客大範圍攻擊後,可是暗示過,俄羅斯只是配角,中共才是入侵美國網絡的主角,只是情報界的分析員,出於某種政治原因,不願意把中共角色過多寫入報告。實際上,更應該制裁的是中共。


而且從國際戰略來看,川普的聯俄抗共策略是對的,俄羅斯是一個能夠改變戰局的角色,我在之前一期節目中跟大家分析過,在美中對抗中,普京支持哪一方,哪一方會有很大優勢,這樣的人不去爭取,你總去追著打普京幹嘛呢。這不是在給中共送盟友嗎,臭棋一著。



本來啊,拜登前兩天給普京打電話,要跟普京在第三國開會,人家莫斯科那邊沒拒絕,普京表示願意跟美國談談合作,而且「芬蘭」可能就是雙方會面的地點。結果現在突然給俄羅斯來了一輪制裁,不知道是不是跟俄羅斯跟烏克蘭的邊境局勢升溫有關,可是烏俄問題,這樣制裁俄羅斯就能解決嗎?不見得。


現在好了,俄羅斯在美國制裁之後,召見美國駐俄大使,說對美國制裁作出反應,將是不可避免的。


而實際上,就按現在美國情報界的分析來說,中共也是超越俄羅斯的美國最大威脅。就在拜登宣布制裁俄羅斯的前一天,美國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還在國會聽證時重申,FBI每10個小時就會啟動一項有關中共的案子,FBI現在有超過2000個案子,跟中共政府有關,僅僅在經濟間諜的調查方面,過去幾年就大增了1300%。而且美國的國家情報總監海恩斯也同時在現場,又公開說了一次,說中共是美國情報界獨一無二的“優先項”,這可不是誇中共,這是獨一無二要防範的敵人,而且海恩斯還說,不排除中共病毒是從武漢實驗室流出的,這可是美國的特工頭目親口說出來的。美國情報界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拜登不把這當成當務之急,制裁中共,反而制裁俄羅斯。不只是臭棋,應該說是昏招。


而就在狠打俄羅斯的同時,拜登同時排出使節,一個是氣候特使克里,去中國上海,一個是他自己的好朋友陶德,去了台灣。這是既要安撫北京,也要安撫台灣。


克里中國行遭習近平冷落 或是逼拜登再讓步


克里這次到上海,目前的行程看,見不到習近平李克強,但是有機會見到楊潔篪王毅,或者是韓正。而他很有可能會幫助拜登,捎一些話給中共高層。而且他這次到上海是談氣候問題,這裡面學問可太多了,按照美國保守派的觀點看,氣候問題那是對中共有利的,至少,拜登政府承諾,會給需要削減碳排放的國家,提供資金幫助,所以,克里這趟來,沒準是要幫拜登撒撒幣,跟中共互動互動。這不是冤大頭嗎,中共那邊想,平時都是我撒幣,現在可倒好,上來一個更愛撒幣的了。而克里一到上海,就深居簡出,非常低調,往往,這都是有要是要談的節奏啊。


但中共好像對這種上桿子的主,也不是很上心,拜登已經邀請習近平參加他在4月22日舉辦的世界氣候峰會,但是截至目前,習近平還沒有理會他的這個邀請,還沒說是不是參加。相反,就在克里剛到上海這一天,習近平突然應馬克龍邀請,參加了法國和德國的領導人氣候峰會。看上去,習總對拜登的表現很不滿啊,在台海等一系列美中對抗的議題上,中共的冷漠,可能是告訴拜登政府,要再做些讓步。


拜登撤軍阿富汗 說為應對中共 軟硬招數為哪般



4月14日,拜登宣布5月1日開始,美軍從阿富汗撤出,到9月11日,也就是“911”紀念日這天,全部撤出。這將意味著長達20年的阿富汗戰爭的結束,而而美國的同盟國,也將跟美國一起撤走。而美軍和同盟軍,目前在阿富汗的,加在一起是一萬多人,美軍大約是2500人,然後是德國,有1100人,英國軍隊的人數其次。但是令我這個吃瓜群眾操心的是,恐怖主義還在,塔利班還在,這美軍走了,阿富汗中央政府守得住嗎,但他們自己還挺自信,阿富汗總統跟拜登說:行,你們走吧,靠我們自己,也能守住阿富汗。


雖然阿富汗總統自己看著好像挺自信,但外界還是有點不放心,美國國務卿布林肯,4月15日還突然去了趟阿富汗,就是為了進一步安撫阿富汗各界的情緒。


那拜登撤軍的理由主要有兩個:第一,現在世界很多地方存在恐怖主義,沒必要在一個國家駐軍太久,而實際上,川普原本計畫在今年夏天以前,就完成阿富汗撤軍,比現在的計畫還早;那第二,拜登說了句話,阿富汗撤軍後,要主要應對面對中共的「嚴峻競爭」。拜登政府按照他此前的發言,對中共不是敵對策略,是競爭策略,既有競爭對地方,也有合作的領域,這跟川普此前幾乎走向全面對抗的路線截然不同。所以,拜登可能是一邊想拉著中共,重續舊日“友誼”,一邊又要滿足美國朝野對中共強硬的要求。但是這後者嘛,顯然是中共不會高興的。


而美國現在跟中共所謂的“競爭”策略,是要拉著盟友一起上。川普以前全面抗共,是老子先上,你們跟著,現在拜登是,大家組織好,西裝領帶都穿戴整齊,然後一起去找中共談,個高的站前面,個矮的站後面,老年痴呆的一邊觀戰,就是這樣,排好隊形去跟中共競爭,是這樣。


美日峰會在即 日本首相對台聲明陷兩難


但是有的盟友急,有的盟友不急,比如日本就很急,一看中共這在台海搞的緊張氣氛,這得管啊,於是,日本首相菅義偉,4月16日要到美國訪問,他也會成為拜登面對面會見的第一個外國領袖,有意思的是,川普當初第一個會面的第一個外國領導人,也是日本首相,是安倍,但人家川普那會兒還是候任總統的時候,就見了安倍,安倍是跑到紐約川普大廈見的老川。現在拜登這都,進白宮三個月了,才第一次親自見外國領袖。



那菅義偉這次來美國,台灣將是這次會面的核心議題,雙方很可能發表聯合聲明,其中會提到共同支持台灣,如果實現,這將是時隔52年之後,美日領導人又一次的對台聯合聲明。


但是,菅義偉這邊呢,現在看來還有點麻煩。看樣子,哪個國家都有不爭氣的親共勢力。日本政府中有對中共的強硬派,但也有一些政要,還有日本的一些巨商富賈,怕得罪中共遭到經濟報復,所以施壓菅義偉不要再觸動回台灣。中共也剛剛在抵制洋貨的時候,把日本優衣庫加進去了,優衣庫公司自認為政治中立,但還是被中共抵制,這如果是公開反共,有些日商一想,那在中國的生意不就更危險了嗎,所以為了錢就不太想惹怒北京,要菅義偉少說話,他們對菅義偉說,那上次,那個誰,那個美日2+2會談,不是都說在印太區安全問題上合作了嘛,這次還提台灣幹嘛啊,他們怕惹惱北京,在錢的面前就這麼的低聲下氣。所以菅義偉到時候,會否跟美國一道,發表對台灣的聯合聲明,這個我們還要觀察。日本內部現在意見,存在一點分裂。


而中共這邊在台海問題上,還是一個勁地叫囂。人家說以牙還牙,中共在台海問題上是,你給我一牙,我給你十顆牙,就是恐嚇外界嘛。


陶德見蔡英文 承諾支持自衛 中共三場軍演“抗議”



現在拜登派的陶德正在台灣訪問,15日順利見到了蔡英文,蔡英文對他們說,中共近來軍艦軍機頻繁擾台,台灣願意跟理念相近的國家,包括美國,一起阻止冒進和挑釁行為,並應對中共的認知戰和假信息戰,共同守護印太和平,還希望跟美方儘快重啟貿易投資架構協定的對話。而陶德則說,相信美國政府會支持台灣積極投入自我防衛。


在會議期間,台灣政府還以台灣菠蘿飯款待了美國代表。


與此同時,中共再主動挑起罵戰,並以接連的軍演,恐嚇美國代表到台灣訪問。繼中共宣布4月中旬,幾乎同時在台灣附近的南澎列島,還有廣東汕尾外海進行實彈軍事演習後,4月15日,中共又宣布從4月16日到18日,在渤海進行軍事演習。也就是說,美國來個代表團,中共啟動了三場海上軍事演習,作為回應。


國台辦貶低中華民國惹反彈 台灣乾旱與日月潭龍脈



同時,中共國台辦的一句話,也挑起了新一輪的口水戰。4月14日,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在記者會表示,1949年國民黨政權在內戰中失敗,退到台灣島,喪失了中國合法政府地位。這句話立即引發台灣反彈。台灣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說,中華民國成立至今已經110年,從來都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句話很霸氣,以為相比中華民國的年齡,中共國的時間跨度,連個“小弟弟”都夠不上,而國民黨主席江啟臣也說,對岸要正視中華民國的存在,不會接受任何消滅中華民國的主張。


台灣近來除了面對中共的施壓,在境內也正在經歷56年來最大的旱災。說到這呢,我們講點特別的內容。我看到海外《新唐人電視台》刊登了一篇文章,引述民間懂風水的高人的話說啊,台灣的乾旱,跟日月潭裡面的一個東西有關,這個內容比較玄,大家可以當新聞的配菜來聽。文中提到啊,說日月潭是台灣龍脈的關鍵位置,是讓龍脈養精蓄銳的“養龍水”,以前這裡也被叫做龍潭,潭裡水多、水位高,龍氣旺盛才好,認為日月潭的動態,影響著台灣的整體運勢。而日月潭是2000年以後,乾旱的情況日趨嚴重,文章說是因為1999年的時候,一個「九蛙疊像」被放進了日月潭的水中,認為是招了晦氣,而「九蛙疊像」又壓在了台灣的龍脈寶地上,導致一些反常的不好現象,常常出現,而且日月潭水位一降,九隻青蛙就依次露出,直到今年露出來的就更多了。而且在2013年的時候,日月潭地區的仁愛鄉還發生6.1级地震,而這裡自有記錄以來,還沒發生過6級以上的地震。而這種種反常事件,文章從風水角度,把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