ğŸ’¥å‚³é©šäººå…§å¹•ï¼Œç¾Žè»æ‹’çµ•æ‹œç™»äº¤æŽ¥ä¸ç°¡å–®ï¼›è“¬ä½©å¥§èˆ‡å·æ™®å£å¾‘ä¸ä¸€è‡´ï¼Œæˆ–ä¸­å…±ç™¼èµ·å¤§èˆ‰ç¶²æ”»ï¼›å·¦åª’å ±å·æ™®ææˆ’åš´ï¼Œä¸‰ç¨®è·¡è±¡ï¼›å·æ™®å¯„æœ›1月6日國會,靠譜?三千文件揭北京瞞報;中共研究控制天氣

【拍案驚奇】川普否定戒嚴四原因 傳白宮熱議


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今天是美東時間12於20日星期天,跟大家更新一下有關川普處理大選爭議的話題。


【Youtube完整版影片】




【Podcast】


前一天12月19日,是非常關鍵的一天。多家美國的左派媒體,例如CNN、Axios等等,都幾乎是前所未有地公開觸碰了一個話題:戒嚴,還有其他的。結合這些左媒,還有白宮傳出來的消息,我們大概可以看到,截至12月19日,有至少三方面信息,或者說跡象,顯示出川普考慮過潛在的戒嚴行動。我們先來介紹這些信息。


【左媒紛紛報川普考慮「戒嚴」 三方面跡象】



首先,12月19日,美國媒體《紐約時報》、《情報人》、CNN還有近幾年迅速崛起的主流網絡媒體Axios,都報導了12月18日週五,川普在白宮舉行的一場重要會議。


Axios報導說,對這場會議知情的白宮官員透露,最近得到川普特赦的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將軍,在會上大談戒嚴法;會上還探討了,是否任命鮑威爾律師,為司法部「特別檢察官」,專門調查選舉爭議問題;並且有與會者建議川普簽署行政令,扣查本次大選中有爭議的投票機。


CNN則發布了更為詳細的報導,根據兩名知情者對CNN的描述,週五與會的有鮑威爾律師、弗林將軍等,這場會議是突然召開的,並不在當天白宮的日程表裡。最近弗林在接受Newsmax的採訪時,建議川普對大選關鍵州戒嚴,扣查投票機,並進行重新選舉。在這一次會議上,根據CNN的報導,弗林也在週五的會議上提到了這一點,但是遭到了白宮幕僚長梅多斯,還有白宮顧問帕特·奇波羅恩(Pat Cipollone)的抵制,梅多斯原本是非常右翼的茶黨人物,曾任共和黨在眾議院的「自由黨團」主席,對川普政策非常支持,而奇波羅恩是近兩年進入白宮的華府資深律師。這兩個人積極反對弗林將軍的「戒嚴」建議。


CNN報導說,他們也激烈抗拒任命鮑威爾律師為調查大選爭議問題的「特別檢察官」。弗林和鮑威爾律師也進行了反駁,他們指出,這些人是要拋棄川普總統。


在這次會議後,12月19日週六,川普選戰團隊的總顧問馬特·摩根(Matt Morgan),還有川普律師朱利安尼,聯合向川普選戰的律師團隊發了一份備忘,要求團隊保存所有有關Dominion投票機還有鮑威爾律師的文件,而鮑威爾律師目前正面臨Dominion公司的訴訟。這家公司要求鮑威爾公開撤回所有對該公司的指控。


根據媒體《情報人》的消息,反對任命鮑威爾為特別檢察官的,還有川普律師朱利安尼,在這一點上,朱利安尼被主流媒體描述為「理性」。這家媒體的報導,還指出,川普有「興趣」啟動戒嚴,說他在週五的白宮會議上多次主動談論了弗林律師的「戒嚴」建議,並且直接在軍隊的監督下,在關鍵州進行重新選舉。


我們簡單整理一下,綜合以上三家媒體的報導,我們可以知道,在週五的會議上,川普表現出了對戒嚴和任命鮑威爾為特別檢察官的興趣,但是在這個問題上,白宮內部,在弗林、鮑威爾這些白宮外圍人士與白宮內部的高級官員之間,意見是相左的。


那麼有關川普下一步行動的第二點跡象,來自白宮的副幕僚長丹·斯卡維諾。我們之前的節目提到過他。他經常發布一些不帶“圖說”的圖片,暗示川普可能採取的下一步動作。



在12月18日的時候,他先後發出三張圖片,引起了美國網絡上的熱議。第一張是川普注視林肯畫像的照片,林肯在美國南北戰爭期間,引用「平叛法」運用軍隊撥亂反正的總統;第二張是邱吉爾,有關他的一部作品名叫《至暗時刻》,講述了他如何在二戰的危急前,帶領英國轉危為安,二戰後,邱吉爾也成為西方社會面對惡勢力毫不退縮並最終取得勝利的象徵;第三張是川普在打電話,背景上是美國前總統安德魯·傑克遜,這也是美國歷史上的一個硬漢總統,也是川普曾視為榜樣的總統之一,1812年美英戰爭期間,安德魯·傑克遜當時還是美國南方的一位將軍,他擔心新奧爾良市的立法機構在戰爭中可能屈服於英國,於是果斷在這座城市實行了非常嚴格的戒嚴,直到1815年戰爭結束,美軍取得勝利也沒有取消,戒嚴期間,有人批評傑克遜的這一政策,傑克遜以間諜指控直接將此人批捕,在軍事法庭上審理,還有一名聯邦法官准予當地議員人身保護令,以避免相關人員受到戒嚴影響時,傑克遜直接抓了這名聯邦法官,將其驅逐出新奧爾良,直到戒嚴解除後,這名聯邦法官才得以回城復職。


這三個人,全部都是採用雷霆手段救國的典型。川普的身邊人,現任白宮副幕僚長發他們的照片,想表達什麼意思不言而喻。


還有第三點跡象,就是弗林將軍在發表有關戒嚴的建議後,美國陸軍總參謀長和陸軍的高級將領發表了一個簡短的聯合聲明,說陸軍在「戒嚴」中將“不扮演角色”,宣稱軍隊的責任是捍衛憲法,抵禦國內外的敵人。這個聲明,可以從兩個角度解讀,一個是川普如果戒嚴,他們可能抵制,另一個是,也可能按兵不動、不管,這都有可能。



但實際上,美軍真的執行川普的戒嚴,不需要陸軍,美國特種部隊的人數也是比較多的。11月中旬,代理國防部長克里斯·米勒已經聲明,從那時開始,美軍的所有特種部隊,包括中情局麾下的,還有特種作戰情報的人員,都要開始直接向他匯報,顯示國防部長米勒可以直接調遣特種部隊。而米勒被外界解讀是川普的支持者。根據「美國特種部隊司令部」今年12月14日向國會遞交的報告,在特種部隊司令部麾下,有大約7萬名現役、國民警衛、以及預備役的特種部隊軍人。7萬人,我們打個比方,就把這些人抽出一般,只在6--7個關鍵州執行戒嚴任務,那麼每個州5000人,其實就已經非常多了。而且特種部隊的職能之一,就是在美國國內執行任務。所以理論上,川普如果想搞戒嚴,還是具備一定條件。而且,美國陸軍的高級將領公開回應“戒嚴”,說明這已經不是什麼傳言,而是有實實在在的這種可能性存在,美軍的高級將領才會做出實質反應。



所以,綜合以上三點跡象,包括美國媒體普遍報導的白宮突發研討會、白宮副幕僚長的連續三張暗示圖片、還有陸軍高級將領看上去「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聲明,全都說明,川普確實考慮過戒嚴的選項。


【隨後川普首次公開提戒嚴 卻否定 四方面原因】


但是就如大家知道的,川普在12月20日凌晨12點多突然發出消息,說“戒嚴等於假新聞,只是眾所週知的糟糕報導之一。”川普的這句話,雖然簡短,但是意義比較大。這是川普第一次公開對有關戒嚴的說法表態,至於川普為什麼做出這一表態,我們從四個方面來分析。


第一,有關戒嚴的說法,從今年11月3日大選投票之後一直都有流傳,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我們要看看川普第一次公開做出這個表態的時間點,是12月20日的凌晨,之前的兩天發生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首先是18日週五,川普的突發白宮會,激烈討論中提到了戒嚴,然後是19日週六,左派主流媒體首次開始大規模報導川普對戒嚴“有興趣”。


從川普推文的口氣來看,這是川普一貫對待左派主流媒體的口氣,”假新聞“也一直是川普對待左派主流媒體的稱呼,沒有例外,所以川普所針對的,實際上是想反駁左派主流媒體的報導。川普在推文中說“戒嚴等於假新聞”,言外之意是說他沒有在考慮戒嚴,但川普真的沒有「考慮過」戒嚴嗎,這在推文中他並沒有說。可是從我們目前掌握的多方信息來看,川普的確「考慮過」這個選項,所以說川普完完全全沒有考慮過戒嚴,也是不對的。


那麼,川普為什麼發出這樣一個否定的聲明呢?這我們就要談到第二點,就是來自川普政府內部,以及華府政客中的所謂“理性聲音”。左派、或者中立偏左的政治學者,一直在爭論,川普想翻轉大選結果的努力,是“政變”還是“自我政變”,抑或是兩者兼而有之。


“政變”大家都理解,而“自我政變”的意思是,領導者通過合法方式掌握權力後,擴充正常情況下沒有的權力,在政治學上,通常意味著政治體制由“憲政”轉為“獨裁”,當然這是左派的政治學者討論的內容,跟實際情況是有偏頗的。因為川普即便採取戒嚴,也是在相當的民意基礎下,而且這種做法在美國並非沒有先例,根本不是任何形式的政變。


然而,在左派政治學者中,他們就是這樣的討論,而且他們認為川普確實有這樣的意向。但是他們也同時認為,川普缺少利用軍隊進行戒嚴、翻轉結果的條件基礎。例如,川普可以撤除在大選日後收到的郵寄選票,這些選票是有可能被判為無效的,這樣一來可以有利他在最高法院的訴訟,最高法院可以判那些選票無效,從而改善川普在選舉人團票上的表現,二來呢,川普可以以此說服更多州議會的立法者,去取消相關州政府對選舉結果的認證,做出有利川普的改變。


但是因為川普此前法律戰並沒有取得這方面的顯著進展,所以這兩種可能性都變得十分渺茫;這種“理性聲音”認為,川普也不具備2000年小布什與戈爾佛州案的條件,因為當時是大選中的爭議,全是集中在這一個州,而且小布什一開始,只領先民主黨的戈爾,不到2000票,第一次重新計票後,小布什的優勢縮減到不到1000票,在這樣的情況下,法律有更大的介入前提,但是現在川普是多州訴訟,而且川普與拜登兩人的差距不止幾千。而且這種所謂的“理性聲音”跟我們正常人的理解不同,他們認為那些大選爭議問題多數都是沒根據的,並且不足以改變結果。


另外呢,“理性聲音”還認為,退一萬步講,就算川普要啟動戒嚴,用非常手段翻轉結果,至少要得到全體共和黨幾乎一致的支持,但實際情況是,川普的一些“死忠”,甚至都反對一些被標籤為“激進”的做法。基於以上這些原因,這種“理性聲音”抵制著川普的行動,而持這種所謂理性看法的,在民主共和兩黨,甚至白宮中都不在少數。而在我個人看來,川普又是比較在意後人對他評價的總統,在看不到內部廣泛一致的支持下,不排除他為了“名節”,不敢貿然邁出「民主憲政」的這個框框。雖然很多他的支持者認為,這樣做是完全有道理的,而且在非常時期,是可以救國的。



當然可能還有其他因素,那麼,在“理性聲音”等因素的抵制下,川普如果不採取戒嚴,他會採取什麼辦法呢?這就是我們要說的第三點,他想寄希望在1月6日國會聯席會議認證結果時,由兩院共和黨聯手挑戰選舉人團的投票結果,特別是關鍵州的,然後挑戰在兩院通過後,國會可以啟動權變選舉。


然而,在我個人角度,我還完全看不到這樣做有什麼100%的勝算。首先,就像我剛剛說的,不是一上來就能權變選舉的,兩院共和黨人先是要聯手,一院不行,必須兩院,這個條件具備之後,兩院還得投票通過了他們的挑戰,才能舉行權變選舉;其次,眾院現在仍然是民主黨佔多數席位,參院共和黨現在還有兩個議席沒有結果,這要看1月5日喬治亞州的複選,這兩個席位能歸誰現在還是未知數,樂觀點,參院共和黨可以繼續擴大席位,川普也計畫在1月4日再去喬治亞州,給共和黨人助選,希望共和黨贏,為1月6日的行動增加勝算,但悲觀點,如果選舉再有問題,那麼民主黨幾乎可以在參院與共和黨勢均力敵,所以,國會兩院能不能通過對選舉人投票結果的挑戰,還是未知數;再者,國會共和黨中還有紅皮藍骨的共和黨人,到關鍵時刻會不會倒戈民主黨,這都是有可能的,就像一位美國推特網友說的:如果等到1月6日,如何確信選舉人團會投票給川普呢,我們在共和黨中有太多的叛徒和叛國者了,他們都在一一現形;最後,是美國網友現在普遍擔心的,就是副總統彭斯屆時會主持國會聯席會議,結合我們以往的介紹大家可以推知,那將是川普爭取合法途徑翻轉結果的最後希望,作為資深華府政治人士,一直對川普言聽計從的彭斯,會在這最後一下子如何作為,也是人們關注的焦點,所以川普並不是親自主導國會聯席會議的,主導者是彭斯,到時要看副總統的表現。



那麼接下來,還有川普表態否定“戒嚴”的第四點考量,就是軍隊行動的一致性。如果是大範圍戒嚴,雖說特種部隊理論上具備戒嚴的能力,但是實際執行過程中,那些喊只對憲法效忠的陸軍將領,會起什麼作用,他們手上也是掌握著大批的軍隊和裝備,雖說根據聲明,他們可能參與,也可能不參與,但他們的態度,不能不去考慮,很多軍人忠於川普,但也有不忠的。所以現實考量中,也許川普,也許吧,會考慮真正使用軍隊執行命令的風險。但是做什麼大事沒有風險呢,林肯、傑克遜、邱吉爾,他們當年的強硬行動,在當時都有很大的爭議、很大的社會壓力以及不小的風險,確實是這樣的。


以上四點,我們論述了川普20日凌晨發推文否定戒嚴的四點原因。第一,左派主流媒體開始普遍報導“戒嚴”可能,川普不得不回應;第二,美國政界的所謂“理性聲音”抵制,包含川普的圈內人,也是如此,致使川普在非常時期不敢邁出「民主憲政」解決問題的框框;第三,川普非常寄希望於1月6日後,國會共和黨來扭轉結果;第四,川普可能也要衡量軍中的支持情況。


【川普目前否定戒嚴或是一著“險棋” 國防部拒絕拜登交接的幕後】


那我們該怎麼對待當前川普的選擇呢?我想啊,大選中的爭議、美國的敵對國家,無不是採用“專制”手段對美國的民主憲政進行攻擊,實際上是一種“戰爭行為”,我想很多朋友不會否認這一點,但是民主憲政在平常時期,能夠體現出其優越性,可是到了這種類似戰爭的關鍵時刻,就算是美國,我們可以知道,歷史上的美國總統在經歷“戰爭”這種非常時期的時候,都採取過非常手段,才使得國家度過危險時期。但是美國內外的敵人也在積累經驗,也變得更加圓滑和無孔不入。中共對待美國,其實早就是“戰爭狀態”,只是美國很多政客自我安慰,不想面對這個現實,中共採取的不是“熱戰”,而是“超限戰”,這種大選的爭議情況,非常陰險歹毒,也是一種非常規的“戰爭”,也鑽了民主憲政的空子,不啟動雷霆般的非常手段對待這種進攻,在這種非常時刻能打敗共產黨等等這種專制的惡勢力嗎?我個人是不太樂觀。敵人們可是統一號令行動,像軍隊行軍一樣令行而動、令行而止。而川普是坐在重重制衡的民主憲政框框裡,我們都知道民主憲政的好處,但是參照美國先賢的做法,在非常時期,也要用非常手段,來保障民主憲政。當然了,話說回來,彼一時此一時,如今川普否定了戒嚴,但是不知道稍後的一段時間,川普會不會改變想法,這也或許是川普的「緩兵之計」。但是越接近1月20日,機會越少。等到1月20日中午,那麼在現在的制度下,誰被所謂地選上來,那誰就是總統,三軍軍權、各個政府部門,按照憲法,權力全部移交給新總統,到時做什麼都來不及了。


反過來說,拜登那邊,也存在變數,對他也不都是有利的。比如,代理國防部長米勒在12月18日起,突然叫停了拜登團隊在整個五角大樓範圍內的交接活動,餘下的20多場會議,全要推遲至少兩週。拜登團隊向外界發出了與國防部截然不同的聲明,說自己根本沒有同意國防部暫停交接的主張,是國防部單方面叫停的,但是抗議無效,國防部沒有理會拜登團隊的抗議,所謂的交接活動就這樣被暫停了。



19日,還有美國推特網友透露了一個有待核實的消息,說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此前故意洩露了錯誤信息給拜登團隊,作為一種「誘捕行動」,結果30分鐘後,這個故意洩露的“錯誤信息”,便被中共和其它美國敵對勢力掌握。這是國防部代理部長米勒,迅速叫停與拜登團隊交接的「原因之一」。


【蓬佩奧與川普口徑不一 川普指中共駭客或參與大規模網攻】


而中共一直在對美國進行滲透。19日,不同於國務卿蓬佩奧在一個廣播節目採訪中所說的,相信俄羅斯駭客是最近大範圍入侵美國政府網絡的兇手,川普當天在推特上說,首先,大範圍網絡攻擊,並不像左派主流媒體報導得那樣嚴重,一切盡在掌握中,而所謂俄羅斯、俄羅斯、俄羅斯的說法,好像什麼事都會說到俄羅斯。川普的這一說法與我們上一期節目中的所提到的類似。川普繼續說,但是出於多數是利益的考量啊,那些喊俄羅斯的說法,甚至連討論中共是網攻黑手的可能性都不敢提,而川普說,中共是有可能在駭客攻擊中扮演角色的,而且中共也可能在大選中攻擊了可笑的選舉投票系統。


我們還不知道為什麼一直站在反共前線的蓬佩奧,在廣播節目裡沒有提中共,但是他的老闆,川普卻這樣講了。


【中共發展“控制天氣”能力 3200份洩密文件揭中共掩蓋疫情】



除了滲透和用各種手段進攻美國,《彭博社》還報導說,中共近幾十年大力發展“控制天氣”的技術。在11月份,中共在北京以南300英里的地方,利用導彈發射車,發射出16顆“增雨彈”,改善當地的乾旱,接下來24小時內,當地真的下了2英吋的雨水。但是《彭博社》報導提到,世界越來越擔心,北京會把這種改變天氣的能力,用於軍事。實際上,在越戰時期,美軍就使用過“人造雲”來掩護偵查行動,並削弱越南軍隊的防空能力。所以,中共在發展這個能力方面,也引起外界的關注。


此外,《紐約時報》近日獲得幾千份中共政府內部的機密指示文件,差不多有3200份,很多是有關指導下屬機構如何應對疫情。例如,中共有關部門只是下屬傳媒機構,在報導疫情時,要採取跟政府一樣的口徑,不能用無法治癒和致命這樣的標題,也不能在對疫情中限制人們出行的報導中,使用“封鎖”這類詞彙,也不能渲染外國對中國大陸的醫療援助,避免造成中共抗疫靠外國的印象。這些文件,更進一步顯示中共掩蓋疫情真相的邪惡。


那麼節目最後呢,跟大家分享一個事,12月21日傍晚,大家望向西南天空時,最亮的那顆星,就是木星,而土星屆時會跟木星處在一個相當接近的位置,幾百年才能達到這麼近,幾乎可以說是重合到一起,到時候大家可以關注。至於說這種「土木相合」的天象意味著什麼,大家感興趣的,可以查一查。


好,歡迎大家加入我的telegram(電報)群組,地址是t.me/xwpajq_us,還有我的parler帳號,跟推特一樣,都是@xwpajq。同樣的,我們現在仍在YouTube上發片,還是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也歡迎加入我們的會員。那這期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





🔔新拍公告頻道 https://t.me/dayunews

ğŸ””æ–°æ‹è¨Žè«–ç¾¤çµ„ https://t.me/xwpajq_us

📌 問卷網址:https://forms.gle/XgSc1B34RWjyDFoq8

-

👉 加入優樂客會員: http://bit.ly/37Tsbsk

🔔 追蹤大宇部落格: www.youlucky.com/profile/xwpajq/blog-posts

💪🏻 支持我們:http://bit.ly/DayuTime

-

🔔 歡迎 Youtube訂閱:http://bit.ly/PAJQsub

⭕️ 加入Youtube會員: http://bit.ly/JoinDayu

-

📧 爆料郵箱:xwpajq@gmail.com

Twitter:@xwpajq_dayu

Facebook:facebook.com/DayuShow Parler: https://parler.com/profile/DayuNews/

觀看大宇會員視頻,

請點擊【自媒體會員區】或【大宇會員區】


778 次瀏覽0 則留言
遠見快評,老外看中國,新聞最嘲點 ç­‰å¤šå€‹è‡ªåª’體節目匯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