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驚中央!中科院百人出走;突爆疫情!烏魯木齊封城,搶購景象駭人;四省暴雨紅警,山西也淹了;三萬敏感詞保習禁評;美禁共入境,官媒喊驚,“退黨”成熱搜!美再南海操練

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節目一週年之際 訂閱邁入50萬 謝謝大家!】


美東時間的7月17日上午,《新聞拍案驚奇》的頻道訂閱人數,正式突破了50萬。這要感謝各位觀眾的支持,還有與我一起工作的,整個團隊的努力。其實,在YouTube中,幾十萬、上百萬的頻道,大有人在,不能說這是一個值得沾沾自喜的成績。但是一路走下來,這確實是一個,對我們的頻道來說,有一個里程碑的意義。不少朋友,最近在節目首播的聊天框裡,就在議論,幫助我倒數,說還剩下多少人就到50萬了,也有的朋友說,這到50萬了,是不是開一次直播,我說行啊!所以我們這個週日,美東時間的7月19日的中午以前,會與大家進行一場直播互動,具體播出時間請留意我的推特,我們節目的官方推特、臉書,還有YouTube社區的通知。在直播中,跟大家互動答問的同時,會回顧一下,我們節目過去這一年的歷程。


對呀,現在我們節目也剛好推出一年了,在這個節目一週年的時候,承蒙各位觀眾的支持,訂閱數也正好過了50萬,真的是挺讓人感慨。


我們這裡可以先簡單做些回顧。


要說真正的第一期節目,實際上是2019年3月21日。但當時的節目,用比較輕鬆、幽默的方式,呈現時事新聞有趣的地方。有一些朋友比較關注我們的頻道,去翻看了早期的節目,一下發現那個時候的節目風格,跟現在的簡直大相徑庭。


在去年3月份,其實我有別的工作,是一檔新聞節目的製作人。這個節目還處於試驗階段,所以一開始是想嘗試輕鬆幽默風。因為不是全職做,也忙,所以堅持2、3個星期就放棄了,沒有再繼續試驗下去。



這一隔就隔了4個月!當時自媒體方興正艾,我也正式跳進這片海,與眾多的YT扁舟搏浪。那是去年7月,所以才會說,去年7月才算是正式開啟這檔節目,而且真正意義上的全職經營節目,剛好是7月15日開始,到現在剛好一年。風格呢,也不是試驗期的輕鬆幽默風,而是選擇了較為正式的、「說新聞」的風格。


那麼,第一支觀看超過1萬的影片,就是去年7月15日講香港上水和沙田遊行的視頻;隨後,第一支觀看超過10萬的,當時是去年7月21日談元朗事件,但現在從累計數據看,去年7月20日在美國華盛頓DC對法輪功學員的現場採訪,也超過了10萬;而後,第一支觀看超過30萬的,是去年8月5日談《香港明星的亂世抉擇》;第一支超過50萬的,是談陳秋實去香港的「肉身翻牆歷險記」;再後來第一支超過一百萬的,是去年10月10日,談香港陳彥霖浮屍案。全部跟香港有關。因為直到今年年初中共病毒瘟疫爆發前,我完全是緊跟香港事件這條主線做報導,別的話題基本不觸及。在去年那段時間,直到現在,香港朋友給了我們節目莫大的支持!在這裡特別感謝香港的觀眾。


我們的節目是去年7月正式上檔,在上檔前,我做了一期承上啟下的影片,當時是為了向觀眾announce新節目的推出,時間是去年7月1日。



【早期節目談「四面楚歌」 典故於今的現實啟示】


這一期節目裡我談了一個話題:韓信「四面楚歌」之策給香港反送中乃至大陸人的啟示。主要的觀點是說,香港人在反送中期間,不僅喊口號,還會唱一些歌曲,那會兒還沒有《願榮光歸香港》這首歌,都是一些別的歌曲,比如《你可聽見人民在歌唱》,等等。而在當年,楚漢爭霸的末期。漢劉邦的大將軍韓信,在垓下圍住項羽,這時候的項羽大軍,已經接近窮途末路,在連番打擊下垂死掙扎,士兵們其實早已無心戀戰。韓信就抓住了當時人們的心理,這位歷史上名副其實的戰神,在一個晚上,讓大漢的士兵,在項羽營外唱起歌曲,是項羽軍的家鄉楚地的歌曲。結果好多項羽軍聽到這楚歌,就被打動了,我們可以想像到,在歌聲中,他們可以想到家鄉的父母妻兒、山水花草、美好時光,對比戰爭鐵蹄下殘酷的現實,還有楚軍接連失利造成的絕望心態,這種強烈的反差,就像一幕幕催淚電影,在楚歌聲中,一輪又一輪湧上將士們的心頭。於是,好多人,就逃跑了。韓信就用一首歌,瓦解了楚軍最後的心理防線,四散崩潰。隨後就是霸王別姬、烏江自刎。



類似的道理還有,比如中國的成語「驚弓之鳥」。就像我們都知道的,大雁飛行都是成群結隊,而且大雁很聰明,它聽得懂弓箭的聲音,當有一隻大雁,受了傷、掉隊的時候,你不需要去射它,你只要把彎弓拉圓了,放一個空響,那個落單的受傷大雁,就會被嚇得應聲落地。


例子還有啊,「風聲鶴唳」的典故,等等,許多。


四面楚歌、驚弓之鳥、風聲鶴唳,這些故事的背後其實都隱藏著同一個邏輯,這個我們不需要說出來,大家心裡都懂。


現在就說到中共,很多人會說,它有多少警察啊,維穩大軍很強大,有多少軍隊啊,耀武揚威的,還有多少錢啊,能夠大撒幣。其實,這都是表象,中共早已經進入了眾叛親離的時刻。



【今年洪水沒官員上前線 「黨」分崩離析 各顧各家】


有朋友觀察到,98年中國大洪水,還有中共官員上前線指揮救災,比如溫家寶,就算是表演,那也是去現場演了。而現今的大水,比98年還嚴重。根本看不到中共什麼高官去洪水第一線。


這一方面,是中共學得更狡猾了,也許他們的宣傳發現,有些事不說比說了好,不報比報了安全。


還有一方面,就是中共內部已經潰不成軍,習近平說是核心,實際情況很可能是沒有人真正買他的帳,黨內各顧各家,各找各媽,分崩離析。沒有把共產黨當「家」,當「歸宿」,都在想著跳船,死活不管,才會出現這種局面。而且誰去管,可能還會被別人背後捅刀子,倒不如什麼都不做。一起看著這個千瘡百孔的大廈,泡在水裡,隨時倒塌。然後拿起錢袋跑路。



從最高層這些年的決策混亂,也能看到中共組織分崩的跡象。


比如,貿易談判期間,大家還記得,有一次劉鶴遵照某人旨意去美國談的好好的,結果一回來,突然被全盤否定,川普因此非常生氣,那就是黨內各派觀點還沒統一。最近的,李克強以國務院總理的身分,官夠大吧,說鼓勵地攤經濟,沒幾天,就被更高層否定了。一個內部能夠協調好的組織,絕對不會在公眾面前,出這種洋相。


這種現象上的分崩,其實是中共內外,心理上的離心離德。沒有人再為它真心效命。最近體制內出走的很多。



【體制內頻頻有人出走 合肥中科院近百人辭職】


前中國足球名將「郝海東」,今年六四公開喊滅共;香港病毒學家閻麗夢出走美國,揭露病毒真相;據說出走的科學家還有其他人,只是還沒公開身分。



大陸媒體7月16日報導,中科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多人集體出走,一名這間研究院的中層官員對媒體透露,辭職的人數有90多人,都在這間研究院的「核能安全技術研究所」。這件事已經驚動中共高層,要調查他們走的原因。


這些走的人,不少是博士畢業,崗位、待遇都很不錯。為什麼走呢?有消息說,「導火索」是研究院更換保安,新保安非常粗魯。但是,也有自稱是研究院工作人員的人在「知乎」上爆料,說這麼多人走跟研究院改革有關,造成下級核研究所得領導不滿,鼓勵這些人跳槽到自己在外面的公司。這個解釋有點奇怪,中科院也是中共的機構,特別是核能這方面,那是當局很重視的,一下子教唆走這麼多人,別說院領導,可能政府都會來興師問罪。而中科院合肥物質科學研究院在16日的官方回應是:這些人是正常人員流動。但是一下子流動了90多人,你這研究所是車站,還是走廊呢?這間合肥的研究院還是中科院下屬規劃的最大的單位之一,人最多的時候是500人,去年只剩200人,今年再走這麼多人,只剩100多人。


其實,人跳槽無非兩個普遍原因:第一,不受重視、待遇不好、心生不滿、一走了之;第二,在這裡幹,看不到前途,沒有發展空間,然後走人。


剛才這個研究院待遇還不錯,那些走的人有事業編,月工資一萬多,還有科學家福利房,說待遇不好,可能不是這回事。那只有第二個原因,就是看不到發展前景,很可能另謀高就去了。其它理由可能只是拼湊的,不足為信。


其實在大陸的各個專業領域,要是他們能出國,像趙立堅前幾天回答香港有關問題時說的,「中國來去自由」,要真那樣,國門大開,護照正常給批,那可能會呼啦啦走一片。可現實恰恰相反,來去都不自由。最簡單的,為什麼很多中國父母,無論當官的還是百姓,都願意把自己的孩子送出國呢?還不是因為,在國內看不到前景,為孩子的未來和安身立命考慮。一到關鍵時刻,傻子有,但不多。


再看看國際形勢,美國已經把中共列為頭號要對付的對象,以前對中共滲透很糊塗的澳大利亞、英國,現在越來越反共,日本在防務問題上,最近也跟美國走得很近。


以上舉的這些國內國外的例子,就是想說,現在對中共體制喪失信心的人很多,從下到上,覺醒的人也越來越多,你可能都不需要跟它真槍真炮對著轟,只要一些措施,像上面舉的「四面楚歌」的例子,攻破它最後的心理防線,它就不行了。




【老蓬證實美擬禁共入境 “退黨”成熱搜 中共「楚歌」響起!】


就像這兩天熱議的,媒體報導,美國政府正計劃全面禁止中共黨員和他們的家人入境美國,涉及人數至少有2.7億人,另外,已經取得美國身分的中共黨員,也可能被剝奪身分遣返,這個太厲害了。大陸《環球網》發文提到這件事,題目是:補一刀,美國想對2.7億中國人下禁令,這比中美斷交還嚴重!可見這件事,給他們造成的心理衝擊。


美國知名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中共戰略中心主任「白邦瑞」,就此事對媒體說,禁止所有中共黨員入境,潛台詞是:剝奪了共產黨的「合法性」。而美國政府完全可以援引美國《移民和國籍法》第212(f)條,「允許總統中止他認為對美國利益有害的團體進入美國」這一點,頒布相關的行政命令。


7月16日,美國福克斯新聞當面向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求證這件事,作為美國政府的要員,蓬佩奧似乎還不太想公開談論這件事,於是,福克斯新聞的記者鍥而不捨發起精彩三連問,終於從蓬佩奧口中套出有價值的信息。





蓬佩奧在回答時,沒有否定這一點,在最後被記者堵到牆角之後,他說:不會在正在做的工作上發表看法,而且交給川普總統做最後裁決。


這個信息非常重要,至少證實了,美國政府確實討論了這件事。


這個措施一旦實施,對中共將是非常大的影響。中共黨員隊伍中,有很多人的子女夫人、二奶姨太、家庭財產被轉移到美國,這不是傳說,這是真實存在的事情。


一名大陸維權律師表示,美國這麼做,是切斷了中共很多官員的後路。


很多人會因此擔心,自己的前途安排問題,他們有至少兩種選擇,一是抱著中共大船,等待沉沒,要麼跟中共徹底決裂。而中共決裂已經不是什麼內不內心的問題了,現在沒有幾個人內心上是跟中共連著的,就是形式上的這種關係,其實更需要決裂,做法上就是退出中共的組織。這不僅是一種形式上的表態,還會打垮中共的心理防線,更會開啟一個人,在歷亂之後的心靈反省與救贖的過程。我們剛才不是談到「四面楚歌」的典故嘛,美國「禁共入境」的謀劃,還有堂堂正正聲明退出中共組織,在一些人看來,這對中共來說,就像是當今的「楚歌」。



美國要禁中共黨員入境的消息一出,谷歌上搜索「退黨」的頻率,一下子驟升。香港實業家袁弓夷對此表示:新人就不應該入黨,老老實實地說。


像我們昨天節目提到的,好多人選擇大紀元的退黨網站聲明退黨退團退隊,還可以申請獲得「退黨證明」。


我們剛才講到很多有關中共信心的問題,其實從其它方面也可以談,經濟、軍事等等。



【紅二代揭中共真實戰力 美國在南海再度雙航母演習】



有一個化名「肖凡」的中共紅二代,投書海外,曝光了中共軍隊的真實戰力,特別提到中共要打台灣的事,反問中共打得了台灣嗎?


肖凡說:當年粟裕指揮的金門戰役,剛上去就被滅了,金門都打不下來,怎麼打台灣本島呢。而如今台灣有至少20萬現役軍人,年輕人都有服兵役經歷,很快可以組織起百萬人的武裝。而中共想渡海作戰很困難。因為現在海戰必須有空軍配合,而中共的飛機都是前蘇聯式的、俄式的,本來就不怎麼樣,拉到俄國比賽,從來也沒拿過第一,還沒有俄國本土戰機先進。還有一次在土耳其空軍交流,中共派了王牌的飛行員,駕駛蘇27戰機,跟土耳其的一架越戰時期的F4鬼怪式戰鬥機打模擬空戰,共軍四次全敗。這樣的戰力,又怎麼跟有美國飛機裝備的台灣打呢?台灣背後還有美國和日本。而且中共空軍幾十年來沒跟美國交戰過,沒有任何經驗。而中共在電視上說要打台灣的專家,都是在胡說八道!


從肖凡的這段講話來看,我們可以知道,中共的實際戰力,跟美國等發達國家比,還是差的很遠。


而美國海軍7月17日表示,他們將在南海,進行兩週內第二次「雙航母」演習,搭配多艘軍艦,120多架飛機,一萬兩千多名美軍人員參與,以保持在相關有爭議水域的戰備狀態。



【中共對內維穩在行!僅「習近平」坐擁35,476個敏感詞】


不過,中共打仗可能不行,但是對內維穩,還是“有一套”的。



海外大紀元獨家報導,中共的網絡言論審查,僅針對習近平有關的敏感詞,就設了35,476個,蔚為大觀!你稍不留神可能就被「禁評」了。這些詞裡包括:習大大、習dd、xjp、習羊羊、習武帝、習大爺、習爺爺、近平習、習core、習xx、習太陽等等,這都是。整個一個列表,密密麻麻。


而「敏感詞」跟中共的「違禁詞」還不一樣,敏感詞往往是先能讓你說出來,然後再審查取捨,「違禁詞」是直接禁止無法發表。比如「六四」、「法輪功」,這些屬於違禁詞。


不知道現在類似「洪水」、「瘟疫」這方面的敏感詞,在中國大陸設置了多少。



【27省4千萬人受災 四省暴雨紅警 更強2號洪水湧向三峽】



截至目前,中國27省遭遇洪水,受災人口接近4千萬。


長江流域第一波洪水剛剛有些消停,雖然水位並沒有明顯下降,但7月17日,中共當局再次發出長江第2號洪水的警告,預估入庫的水流量要更大,上漲速度會超過此前的「1號洪水」。截至發稿,長江水文網顯示,三峽庫區入庫流量已經上漲到每秒6萬立方米,出庫流量每秒3萬3千立方米,水位達到159.86米,這些數值都很高。特別是三峽持續大量洩洪,中下游的災難會更深重。


安徽蕪湖市17日發布「防汛抗旱指揮部」的通知,將防汛響應級別上調到1級。當地水文站截至17日上午8點,已經超過警戒水位1.38米,距離歷史最高的水位,僅差0.29米。


2號洪水來臨前夕,上游的重慶一樣危險。重慶至少5條河流出現超過保證水位的洪水,當地已發出洪水黃色預警。前一天,重慶萬州已經遭遇突如其來的洪水襲擊。


與此同時,7月17日,湖北、江西、安徽和浙江,這些長江中下游省份又發出暴雨紅色預警。洪峰、洩洪加暴雨,接下來的災情,依然吃緊。


有人發貼,引用北京強推國安法的事例,調侃說:暴政一意孤行,全國都跟著Be water。而附帶的影片,是大陸一個廠房被洪水淹沒的情景。


路透社報導,一些製造醫療防護裝備的大陸企業,已經因為洪水而停產,而這種情況可能持續更長時間。


長江流域洪水肆虐的同時,山西也暴雨成災。有視頻顯示,山西陽泉的街道跟南方一樣,匯水成河,車輛被淹,人行困難,到處「看海」。


新拍互動


現在是新拍互動,今天的互動環節可能會比較長。



先說一下,觀眾通過各種渠道,給我們爆料的,在新疆烏魯木齊的疫情。


來自烏魯木齊的匿名觀眾爆料說:

我15號晚得到內部消息,新疆烏魯木齊已經確診20多人,但16號官方通報全國說,15號只有一例確診,還是來自上海的境外輸入。根據天山網微博下方評論可以看到,16號早晨,新疆官方還是繼續瞞報,說0確診。但在後來浙江通報了一例從烏魯木齊輸入的無症狀感染者,下午兩點半,新疆官方才改口,通報15號確診1人,但還是和真實的確診數量差距很大。


這位觀眾說他的消息源很準,之前有關北京疫情的通風報信,消息就很準確。


現在新消息是,烏魯木齊當地通報,從16日0點到17日中午12點,當地新增5例確診和8名無症。


還有一位新疆匿名觀眾來信說:

最近烏魯木齊新增1例女性感染者,並且烏魯木齊4、5個月沒有感染者的情況下,突然就變成了病毒輸出地,就是輸出給浙江1例。從7月16日晚上12點開始,烏魯木齊所有小區通知封小區,不允許進出7天,所有人都開始瘋搶超市物資。我也就不明白,烏魯木齊上下飛機都要進行檢測,進出小區都要測體溫,那麼病毒是從天而降的嗎?中間一定存在瞞報。


另一位我們節目的老觀眾,也是來自新疆,我們叫他「BJ」,他寫信說:

北京時間16日晚上8點左右,烏魯木齊民眾口耳相傳,說政府為應對疫情二次爆發,17日實行無預警封城。頓時,各居民住宅區亂成一團,雞飛狗跳,人仰馬翻。平日里沒有三五個顧客的充值小店,竟排了幾米長的人龍,大家瘋魔一般搶購電,氣,水等日常資源。場景像大逃荒,哪怕是長了芽的土豆,破了殼的雞蛋都被搶購一空。小菜店裡,大人叫、小孩鬧,加之是夜裡時分,看著人潮如流水一般在眼前閃過,心中恐懼之情又增添了幾分,若能拍攝一部電影,其程度絕不亞於韓國的《屍速列車》。如今,生活在西域的老百姓,無論少數民族還是漢民,都如墮煉獄一般,其情之慘重,其命之悲,非寥寥文字能表也。


而目前,烏魯木齊封城已經得到證實,大陸媒體報導,當地突發疫情,正在實行封閉管理。



也有澳洲觀眾,提到了當地病毒瘟疫的一個現象。


觀眾「Han Yu」說:

这应该是一个巧合,但也让人觉得挺邪门的。之前您节目中说到,中共病毒似乎对亲中共的国家和地区特别吸引。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最近第二波疫情大爆发,昨天一天确诊400多人。巧的是,这个周的州长,是全澳洲唯一一个公开逢迎一带一路的州长,之前极力吸引中共往维州投资。


前一天的節目,我們提到了一個美國的不明飛行物體,縱貫中國領空。


觀眾「dragon」對此發表個人看法,說:

這不明飛行器的飛行路徑,絕對不是干擾的假信號,本人看雷達20年了,若是假信號干擾絕不會如此之久,又如此直線來回,範圍如此之大,雷達監看範圍都有限制,假目標干擾這一雷達站,怎可能所有國家的眾多雷達站都干擾,真相只有一個,這是真的不明飛行器,為何各國都噤聲,不知。


好,如果您有爆料信息,可以給我們發郵件,我們的節目電郵是:xwpajq@gmail.com。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訂閱和分享我們的節目。每一期節目更新,如果您點擊了小鈴鐺,但是沒收到更新通知,歡迎您常來我們YouTube頻道首頁,查看更新狀態。也歡迎您加入我們的會員,觀看會員區專屬的特別節目。這期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下期再會!


🔔歡迎訂閱:http://bit.ly/PAJQsub

⭕️加入會員:http://bit.ly/JoinDayu

📧爆料郵箱:xwpajq@gmail.com

💪🏻支持我們:http://bit.ly/DayuTime

Twitter:@xwpajq_dayu

Facebook:facebook.com/DayuShow

5977 次瀏覽

相關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