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中共公檢法整風,李嘉誠建香港城;警察威脅大紀元人員:送中活摘;瘟疫再侵香港,北京大興封村;三峽變相潰壩 鄂贛堤岸潰口!四川爆竹廠爆炸

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節目一開始,我們講一個笑話。


一位俄國人、一位古巴人、一位美國商人,還有一位美國律師在火車上相遇。俄國人拿出一瓶伏特加酒,給大家各倒一杯,然後把剩下的半瓶酒扔出窗外。“你幹嘛扔掉?”美國商人追問。俄國人回答說:“我們國家有的是伏特加,怎麼喝也喝不完。”這時,古巴人開始請大家抽雪茄,可他自己,吸了兩口就把煙扔出窗外。美國商人不解地說:“古巴的經濟不是很困難嗎,可你卻把好端端的煙丟掉。”古巴人悠遊地說:“煙嘛,在古巴多得很。”面對狂妄的俄國人和古巴人,美國人也不能示弱,可是美國什麼多呢?他默默坐了片刻,然後突然站起身抓住身邊的美國律師,把他扔出窗外。



【中國要比美國衝“百萬律師” 但能控告官員嗎?】


這個笑話可能很多朋友都看過。這是形容美國律師多,確實,美國是世界上律師最多的國家,沒有之一。僅僅是2017年的一項統計就顯示,美國的律師人數是133.8萬人,是當時全球律師總數的35%。有的中國朋友可能不服氣,可能覺得在美國入行律師相對容易。有可能,但是進門或許容易,可是幹長久卻不容易,幹出名堂更不容易。


而在美國的政要裡面,議員、總統,很多是律師出身,其中歷史上的總統、副總統、內閣成員,差不多至少70%,是律師。平日裡打官司要遇到的,除了律師,還有法官、檢察官,也大多是律師起步。這群人,打造了美國法治社會的脊梁。


那麼中國呢?截至2018年底,執業律師人數達到42.3萬人。有人統計,也許再過10年,中國的律師人數也能達到100萬。我們暫且不說,中國的100萬律師,放到龐大的人口基數裡,夠不夠用。就說,美國的律師,可以幫控訴總統的人打官司,在中國行嗎?



【中國律師曾是右派 1980後才恢復】


倒推回1957年,中國的律師是右派。



1966到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中國沒有律師,可是原本有的橡皮圖章式的法律系統,也在文革中被砸爛。


到1978年,中國的律師人數還是0,中國有律師還是1978年以後的事,準確說是1980年中國全國人大常委頒布《律師暫行條例》以後,大陸的律師制度才恢復。恢復了嘛,本來是好事,結果當年,中國律師代理的最著名的一個案子,竟然是張思之、馬克昌等十幾個律師,為被告江青等人,所謂反革命集團做無罪辯護。


直到1988年,中國的律師才開啟了私有化的進程。


第二年就發生了1989的天安門風波,大家可曾聽說,當時有任何律師,獲准為六四學生辯護呢?就算是暴徒,在民主國家也可以請律師,江青一類都可以有被告律師,可是那些學生,連無罪辯護的機會,都沒有。




【中國特色「維權律師」 警察首務是“國安”】


慢慢的的,中國的「律師」行業逐漸發展起來後,卻尷尬地催生出一個新的細分類,叫「維權律師」。


律師本來就是維權的,這麼叫不是畫蛇添足嗎?但是在中國,就這麼叫開了。因為他們與別的律師確實有區別,這個區別就是,他們冒著生命危險,維護被當局仇視的中國人的「人權」。


我又想起一開始講的笑話,我覺得這個笑話還不夠,還應該多一類人,就是中國書記,還有一個中國公安。看到狂妄的俄羅斯人、古巴人、美國人,中國書記停頓片刻,站起身來,抓起身邊的公安扔到窗外。結果俄羅斯人、古巴人、美國人異口同聲:牛!你們中國公安最多!然後中國書記點了根劣質香菸,翹著二郎腿,慢悠悠地說:公安是多,但是我剛才扔下去那個,是為了去追之前被扔出去的美國律師,怕他下去亂說。


中國的公安,也可以叫“警察”,中共對他們的要求,明明白白寫在紙上。《中國警察法》第二條明確寫道:警察的任務是維護國家安全,這是排在第一個,到後面第三個,才寫到「保護人民安全」。


這樣的政府,這樣的警察義務,也就注定中國要出現「維權律師」這樣一個群體,這個群體也自然成了政治機器要打擊的對象。



【出國讀律師看透「共黨」 看陳秋實解讀“法制”】



今天還在跟一位觀眾朋友聊天,他說自己出國讀律師,原本還要回國效忠,結果現在說自己明白了,當時是被洗腦過度,因為他學習法律,出國後見識過很多事情。最近中共當局以嫖娼為名抓許章潤教授的事,他說,讓他憤憤不平。他說他自己,他的家人,都在學法律,法律本來是要控制政府,維護民權,但在國內,法律只是黨在籠子裡設置的遊戲規則,中國的法律,終究敵不過權力。


大家都知道「陳秋實」,他本身是律師,帶有律師本來的正義感。之前他去過香港抗爭現場,去過武漢,而後今年2月上旬,在武漢探訪方倉醫院時失蹤,至今沒有下落。網友們分析,就是因為陳秋實在呈現武漢當地、當局不願讓外界看到的疫情真相,因此是被當局抓捕。


我們來看一下,他在2014年發表的一場演說,當時他如何解釋「法制」這一概念。


的確,法律不應叫人民恐懼,但是在中國大陸,「法律」不僅要讓人民恐懼,也要讓律師恐懼。



【709大抓捕5週年 醫師透露律師遭酷刑折磨】



今天是美東時間的7月9日,這個日子,是5年前,中國發生了709律師大抓捕。


根據設在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的資訊,從2015年7月9日開始,一直到9月18日,中國大陸已知的,就有289名維權律師被抓捕,到了後來,據統計有330多人受到波及。


王宇、剛出獄不久的王全璋,還有李和平、謝燕益、周世鋒等等,都是這個時期被抓捕的,因為是7月9日開始的大抓捕,他們就都被簡稱為「709律師」。他們中,很多人替法輪功學員申冤、上訴,很多人替普通百姓說公道話,維護基本權益。因此成為中共當局打壓的對象。至今,仍然有受害律師沒有獲得人身自由。


709律師中,不少律師經歷了酷刑迫害。為多位受過酷刑的709律師調養的中醫師「趙中元」透露,在為律師們治療調養的過程中,他感受到了中共對他們的摧殘。例如王宇律師,在被關押期間,警察不讓她睡覺,並且罰她坐在一個只夠盤腿坐上去的一塊磚頭上面,只要腿一露出去,就要被打。


趙中元還發現,李春富律師,在被關押500多天後,極度恐懼,出現精神失常,三個月後才漸漸穩定。這些律師即便出獄,很多人也已經被吊銷執照,生活艱難。但雖然遇到這些魔難,有的律師還是堅持發聲。



【709律師深揭司法黑暗 建三江徐純合案為抓捕埋伏筆】


709律師謝陽呼籲大陸人,說:當你的權利受到侵犯時,要克服恐懼,大膽地表達你的訴求。


謝陽表示,709律師群體從三個方面揭露出中共司法系統的黑暗:


第一,中共1949奪權後,司法一直被政法委操控,而709這群律師,形成一個整體,系統揭露中共司法體制的黑暗;


第二,以前的侵權案,都是人已經被關押後,才出來訴說不幸,而709律師是在辦案過程中,在司法程序還在進行中,就對每一個環節的不公揭露出來,這在以前沒有過;


第三,這個群體都是律師,相比很多非法律群體,這群人對迫害的揭露,要更加有公信力。


而在709案發生之前,早有先聲,當局以恐怖手段打壓維權律師的事陸續發生。



例如,709案以前的「建三江案」。就是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张俊杰這四名維權律師,前往黑龍江建三江監獄,營救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結果被公安抓捕,受盡酷刑,四個人總計被打斷至少24根肋骨,實際上,唐吉田一人可能就斷了20幾根肋骨。最終,由於全國各地的聲援,他們才被釋放。


後來,還發生了徐純合案,訪民徐純合被警察射殺,20多名律師聲援徐純合案,全被警察拘留,隨後,大陸有史無前例的660名維權律師簽名聯署,譴責這一行為。這一事例,也被認為是709大抓捕的一條引線。



【美國指709鎮壓還在繼續 港民主人士憂「港版709」】



今年7月8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為此發出聲明,他說:五年前的7月9日,中共發動了一場針對數百名律師和維權人士的全國性鎮壓,對他們進行了拘留、訊問以及出於政治動機的刑事指控。


蓬佩奧指出,這場鎮壓還在繼續,今年6月17日因為代理709受害者案而遭受秘密判刑的余文生,就是其中一例。另外,他還提到了持續遭軟禁的人權律師,如江天勇,一些被釋放但卻被吊銷執照的人如王宇,還有保護中國人權利並防止官員濫權的和平活動家,如許志永等人。蓬佩奧認為,這是中共恐嚇一整個世代的律師和維權人士,令他們不敢協助被中共視為威脅的人。



我們剛才提到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其主席是香港民主派人士何俊仁,他在709五週年之際表示:目前在香港的國安法,雖然針對的是香港,但是直到正式生效前夕,香港人才知道國安法的內容,這是北京想用高壓和欺凌來震懾香港人,現在,很多香港的律師,都感到自己的處境,與中國的維權律師越來越近,難保「港版709」不會在不久的將來出現。



【大紀元發報員談七一被抓後細節 警威脅:送中活摘】


7月1日,是港版國安法實施後的第一天,香港人舉辦了大遊行。最終警察抓捕了約370人,當中包括3名大紀元的報紙派發員,還有1名法輪功學員,也在幫忙派發刊物。


以往,香港警察如果盤查了他們,往往完事就直接放行了,但是那一天,他們4個人和眾多抗爭者一樣,被押到大巴士上,帶到警署關押。


到了北角警署,他們和幾百名被捕的香港民眾關在一起,警察一進門,就要他們穿上囚服,但他們四個人拒絕穿囚服,也拒絕在口供上簽字,其中一位叫阿娟的人告訴警察說:我沒有錯,他們把我抓進警局,是他們的錯,我不囚犯不穿你們的衣服。


後來,一名香港女警再次把一個帶有號碼的囚服,三次試圖套到阿娟的頭上,但阿娟都推開了,這時,旁邊一個香港男警說:你名字也不簽,衣服也不穿,那就送你去大陸,活摘你的器官。


阿娟轉身對這個男警大聲說:你送了多少人去(大陸)活摘器官?你參與了多少次?你有沒有做過?你有做過你就認,你不要戴口罩,我會認住你,我要告訴全世界,你們曾經做過這樣的事情。你們是不是全部都認同他活摘器官,這麼邪惡的事情?


這時,現場超過百名的警察,沒有人再講話,那個男警也轉身離開。阿娟傷心地說:大陸法輪功學員被共產黨活摘器官,慘無人道,沒想到香港警察竟說出這樣的話。


幸好,這4個人,全部在7月2日獲釋,他們對《大紀元》媒體講述了以上的經歷。



【澳洲挽留萬名港人可獲永居 李嘉誠英國建「香港城」】


在香港危難之際,一些國家已經伸出援手,



例如7月9日,澳大利亞也宣布,將為目前正在澳大利亞停留的香港人提供移民優惠。無論是持有澳洲簽證的香港學生,還是持有臨時工卡的香港人,他們的簽證期限都自動延長5年,5年後還可以申請永居。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對此還在重複那幾句連黃口小兒都會背的說辭回應,他說,對澳政府相關宣布的錯誤言論,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這是粗暴干涉中國內政。也不知道,人家在自己的地盤上,給自己的客人延長居留期限,粗暴在哪裡。


此外,香港富商李嘉誠,在英國倫敦的一處地產投資,被傳媒喻為「超級香港城」,就在國安法頒布前夕的上個月,獲得英國首相約翰遜開綠燈批准,而此前,這個投資項目在英國申請十年都沒有獲得允准。


這是李嘉誠以旗下「和記黃埔地產」的名義進行的投資,位置在倫敦泰晤士附近,這個建築規劃非常宏偉,被形容將成為英國版的香港太古城,與之毗鄰的香港新世界集團和新鴻基地產的兩個大型地產項目。合起來就像一個香港城。


因為英國放寬了港人的BNO簽證和居留條件,使至少300萬港人可以更容易移居到英國。因此有的香港朋友打趣說,在香港要住「誠哥」的房,給「誠哥」打工,到了英國,還得住誠哥的房,給誠哥打工。


唉,誰讓人家有錢呢。



【瘟疫再侵香港 美航拒飛 保定卻勸人“莫歸”】


而伴隨著國安法進港的,除了政治恐懼,還有瘟疫,這使香港開始經歷2月和4月之後的第三波爆發。如今總計感染數超過1300例。



本輪感染,自從6月22日出現抬頭之後,到了7月1日國安法實施第一天開始,病例越來越多。僅舉最近三天的數據,即可見當前感染來勢不簡單。7月7日,香港新增14宗個案,其中9例是本地感染。7月8日新增24宗,其中19例是本地感染。到了7月9日,單日就錄得63宗確診。


香港政府由此再度宣布,從7月11日開始,再次收緊限制措施,香港餐飲業的上座率,被要求不能多於六成,每張桌不能超過8人,至少實行14天。


而且7月8日開始,香港對抵達的船隻和飛機,都實行了更為嚴格的檢疫措施,其中所有飛機機組人員抵達香港後,必須強制收集「深喉唾液樣本」,美聯航和美國航空公司由此決定,暫停往來香港的航班。這勢必影響一部分港人的出入境便利。


但是在內地,海外華人能否回去並不是由你或航空公司來決定,有的地方政府,直接就勸你,不要回家。中國護照雖不是萬能的,但是在關鍵時刻,它就更加不是萬能的。



一份被曝光的、早前的河北保定防疫通知顯示,當地防疫領導小組以「加強境外公民保護」的旗號,要求下屬各地、各機關,全力「勸導」保定市在海外的公民,留在海外,不要回去。甚至要求當地的僑聯僑辦,發動境外華人社團、商會、同鄉會等,全力勸導有關人士不要回國,教育局則被要求,要掌握公派留學生或老師的思想動態。


回顧3、4月份,這樣的事其實發生了不少,在海外的大陸民眾,想回家而回不了的例子比比皆是,而以上的文件,顯示了當局在幕後操作的一些細節情況。



【北京瞞報大興封村 外交部跟美國“套近乎”】


而目前,有關北京的瘟疫情況,當局還在掩蓋,被公開的消息很少。例如在北京大興區黃村的一個叫「劉一村」的地方,接連出現兩例確診,全村封閉,只留一個口送物資。但是在北京的排查裡,卻沒有「劉一村」的名字,相關確診病例,在官方報告中也沒有。


對於瘟疫的嚴重影響,我想中共當局心裡應該是很清楚的。不然,他們也不會在前幾天的六項危機準備中,把「病毒在人類社會長期存在」作為長期危機準備中的一項。


7月9日,中共外長王毅參加了「中美智庫媒體論壇」,他在致詞中提到了三項要跟美國關係走出困境的建議,除了要跟美國「激活和開放所有對話渠道」、「梳理和商定關於合作等事項的清單」外,還有一點就是要「聚焦和展開抗疫合作」。


不過,在他的發言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中共又開始處處示弱。例如,王毅說:中美關係面臨建交以來最嚴重的挑戰。為此,王毅辯解道:中國從來無意挑戰美國,無意與美國全面對抗,中國仍本着善意及誠意發展中美關係,堅持走對話合作之路。並且揚言,說美國啊,你應該跟我們,共同探索不同制度和文明的「共存之道」。


我想,現在的美國政府,應該不會輕易被中共的軟話所蒙蔽。以前我們就講過,一手軟,一手硬,中共歷來在玩這個心理遊戲。這邊剛出個強硬的國安法,那邊又跑去跟美國撒嬌。


我認識的一位媒體前輩說得好,就算正常去看王毅的這些話,他們也是只想開放,不想改革。話裡話外還是要掙美國的錢,一點也不談自己錯在哪裡,如何去撫平人家的不滿。絲毫都沒有。


與此同時,中共雖然對美國有目的的在放軟姿態,但是對內統治的壓力,是繼續抬升。



【中共發動政法系“整風” 又一場血腥政治運動】



7月8日,中共政法委宣布,要在全國部分地區,開始為期3個月的「政法系統教育整頓」,作為明年要開始的「全国政法系統整頓」的先期試點。這聽起來很恐怖啊,這是又一場中共整人運動的先聲。而且這一次針對的不是平民,不是律師,而是共產黨自己的「刀把子」。


有人形容,這大概是中共最近幾十年來,最大的一場整風運動,公安、監察院、法院、司法部、國安部,這些部門都是整頓對象,可見,中共這是要在黨內打擊所謂立場不堅定分子的節奏。它連自己的人,也是不完全信任的。在中共的詞典裡,沒有以德服人,而是對內對外,都是以暴力奪權,以恐懼進行統治。


而且對這次「整風」,政法委還用了一句話叫:刀刃向內、刮骨療毒。實際上,這是中共當權者,在內部清除異己份子運動的延續。與對之前政法委周永康等該系統高官的打擊行動,一脈相承。他們的目標是,2021年開始自上而下整治,到2022年第一季度前,完成全國的政法隊伍教育整頓任務。


接下來,我們再來簡單關注一下大陸的一些災害。



【三峽變相潰壩 鄂贛堤岸潰口!四川爆竹廠爆炸】



近來,內地一些大型水利設施,例如三峽、新安江等數量眾多的大小水庫,因為暴雨等問題開始大規模洩洪。這些水庫的洩洪,造成下游地區嚴重淹水。比如新安江水庫所在的建德市地區,就遭遇洪水侵襲,汽車都被大水沖走。


而已經有水利專家指出,大壩洩洪的破壞威力也不可小覷。例如,針對三峽大壩,近日洩洪水量曾一度達到每秒5.5萬立方米,導致長江暴漲,水利專家王維洛指出,這三峽大壩洩洪的破壞力是天然洪水的25倍,這簡直跟一般的「潰壩」威力相當,洩洪似乎成了變相的「潰壩」。如此大的水量,下游承壓巨大!



在武漢,8天內水位上漲三米,江灘公園被淹沒。有人做了一幅對比圖。在江邊的一組雕塑,是一家三口人,7月3日只沒到了小孩的胸口,到了7月6日,雕塑中的大人形象,只露出腦袋,再到7月7日,三個人已經完全被淹沒。


此外,不少輿論在談,在這樣的洪水壓力和雨水沖刷下,如果這些水庫出現潰壩怎麼辦。現在已經有一些小型堤壩傳出出現潰口。


7月8日下午大約5點,湖北省黃岡武穴市的荊竹河堤出現潰口,長度達40米左右,造成6千多人受洪水威脅,一萬多畝田地暴露在險境之中。同一天晚8點,江西省上饒市鄱陽鎮,一個位於問桂道的河堤,也出現了潰口,長度達50米,受影響的居民有約9千人,不少當地人已經轉移。


同時,江西上饒的一座古橋也被沖毀,但只是橋面受損,橋墩還有所保存。這座橋名為「彩虹橋」,是宋代所建,具有800多年的歷史,全場140多米,上面還有廊亭11處,內置桌凳,是大陸迄今保存最好的「古廊橋」。前些日子,安徽省也有古橋因為洪水被毀。


大陸洪水四起,「水」沒閒著,「火」又登場了。


大陸的四川廣漢一間炮竹廠7月8日晚發生大爆炸,火光沖天,響聲傳到幾里之外,嚇得不知狀況的居民一邊錄像,一邊在想辦法逃命。


根據事後官媒央視的畫面,這間工廠整個被夷為平地,但是官方只說有6個人受傷,這麼嚴重的事故,只有6人受傷,引發較多質疑,在網上不少人提出,這個數字不可信,要麼是韭菜的命不算命,要麼就是,官方的統計方式就像統計確診一樣,無症不算確診,那麼被炸成灰的,可能也就不算死亡了。



新拍互動


現在是新拍互動。


一位叫「K」的觀眾發來爆料,他說:

上海市應急管理部,會在7月份開始,要求體制內所有人,上報電子設備,而當局會在裡面安裝有监控作用的软件。有關人士懷疑,不知道這是不是新軟件的內部測試,如果好用,以後會不會推廣到大陸民間,這還不好說。


現在,大家都知道,大陸對言論的監視已經很嚴格。


一位來自四川的觀眾留言說:

大宇你好!我是来自四川的网友,一直在关注您的节目。我想跟你说一下内地现在对舆论的控制,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前几天我在一个群里面,跟我同学谈及香港的一些事情,因为我知道真相并不是当局所宣传的那样,但是群里有很多人都是被洗脑,骂香港青年是废青,我和我几个知道真相的同学就在群里反驳。第二天,群就被解散了,我的QQ也被永久封号了。qq永久封号对于用了10年qq的我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10年的青春、照片、联系人、朋友圈,玩了10年的游戏,全都没了,而且最坑的是,腾讯没有人工客服,打客服全是语音,维权无门。还有我的朋友听说了我的事,也提醒我说,他们凉山那边有两个兄弟,在QQ上聊天,说了当局领导人的坏话,结果第二天就被“请”进警察局。还有乡村公路拖了十几年不修,在微博写信投诉,結果信到了村上干部手裡,他們沒事,反而拿來威脅我。



也有內蒙觀眾繼續來信爆料,蒙古族人АP說:

你在节目里提到的内蒙古双语教学事件,我可以证实事情的真实性,且类似事件不止发生一次。文革结束后,逐步消灭少数民族文化、语言、资产的秘密政策一直存在,人们一开始以为这些政策只是一部分弱智官员一时兴起的糟粕玩意儿,但时间证明,这种披着民族大融合外衣下的民族灭绝政策,一直是ccp高层的共识。他们在表面上用“照顾”少数民族为幌子,比如各种考试加分、可生多胎等,但背地里非法侵占牧场开采矿业,迫害维权牧民,利用媒体、娱乐业洗脑少数民族,壓制少數民族語言的應用。虽然无奈,我们不会畏惧强权,香港人就是我们的榜样!我们会跟香港人一样同恶法死磕到底!


還有很多觀眾的留言、來信,因為篇幅太長,我們接下去繼續分享。


好,如果您有爆料信息,可以給我們發郵件,我們的節目電郵是:xwpajq@gmail.com。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訂閱和分享我們的節目。每一期節目更新,如果您點擊了小鈴鐺,但是沒收到更新通知,歡迎您常來我們YouTube頻道首頁,查看更新狀態。也歡迎您加入我們的會員,觀看會員區專屬的特別節目。這期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下期再會!


🔔歡迎訂閱:http://bit.ly/PAJQsub

⭕️加入會員:http://bit.ly/JoinDayu

📧爆料郵箱:xwpajq@gmail.com

💪🏻支持我們:http://bit.ly/DayuTime

Twitter:@xwpajq_dayu

Facebook:facebook.com/DayuShow


6755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