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長江洪浪上海安全?國安法先抓誰

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春夏水淹流” 荊楚水泊不在 連天雨水何往】



中國歷史上有一本書,叫《黃帝地母經》,當中對2020黃曆庚子年,有這樣幾句話:太歲庚子年,人民多暴卒。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饑渴。


進入6月以來,中國大陸已經有至少26個省,1200多萬人口,遭到洪水災害的侵襲,20多萬人被轉移離開家園。似乎是應驗了當中「春夏水淹流」的這句話。


黃河和長江,在中國的傳統觀念裡,是兩條龍。我看到一張圖片,很形象地描繪出這兩條龍的形象,非常生動。


也許,大江大河也是生命,如果在大河之上,攔腰擺上一個水壩,橫切水脈,從這個意義上講,似乎不是好事。當然,這段話,也可以視為一種比喻。


被中共強推上馬的長江三峽工程,自從開建之後,造成了比以往更多的災情,這一點,我們在之前的節目中,都有談到。就包括現今長江流域的洪澇災情,除了連日的雨水,有關水壩等人為因素,也成為人們追究災異原因的對象。


治水是一個綜合性的工作,單靠水壩,往往起不到效果。原先沒有三峽水壩的時候,長江中下游,比如湖北省,有眾多的沿江湖泊,這些湖泊,在旱時可以成為補充水源的存水,洪水來時,可以分擔水量。這些天然的防洪系統,在過去幾十年,消失很多,有一些是因為政策問題,比如「圍湖造田」,有一些是因為疏於治理。


天然防洪系統缺失了,於是,就有人提出,由三峽大壩承擔長江防洪的任務。但官方對三峽工程的宣傳,從一開始的能防萬年一遇洪水,到最近,體制內專家又說,防洪不能指望三峽,再到現在,或許這個說辭要再衍化一下,可以說:三峽?只要不製造洪水,就燒高香吧。



【水淹宜昌有疑 三峽排水超3萬立方米 到4萬則武漢危】



6月28日,一份大陸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的「紅頭文件」被曝光,這份文件是一個調度令,內容是要求三峽大壩,從6月28日晚8點開始,三峽水庫出庫流量,要按照每秒3萬1千立方米下洩,6月29日晚8點開始,會按照每秒3萬5千立方米下洩。


在這份文件所示的28日以前,6月27日,宜昌市區就已經被大水淹沒。而6月25日,香港媒體報道,長江流域包括三峽大壩在內的四座水壩,全部開足馬力洩洪,這被認為是造成宜昌被水淹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們可以看到,有的車輛陷入水中,當地人站在幾乎沒過半身的水中,試圖解救在車中被水圍困的人。


宜昌市西陵区的民眾拍到,有眾多車輛,被水淹過引擎蓋,非常危險。


有的人騎著摩托單車,逆流前行根本寸步難動,最後車子都被大水沖走。


就算是計程車也不例外,無奈的在水流中漂移。


宜昌有市民表示,相比往年,其實宜昌市目前的雨量,不足以出現淹到一米多高的水量,很可能和水庫洩洪有關,這可能是40多年來,當地最嚴重的一次內澇。


而我們剛剛看到的6月28日的文件是說,三峽水庫會在29日晚開始,每秒下瀉水量3萬5千立方米。


學者財經冷眼分析說:如果每秒洩洪4萬立方米,武漢就危險了,而超過5萬,就會發生災難,他甚至預計,因為今年長江上游水量會非常大,所以,三峽水壩洩洪甚至可以達到每秒7、8萬立方米,甚至更多。那對下游非常危險。



【暴雨下 湖北千座水壩同時洩洪 武漢29日被淹】



繼27日宜昌之後,在宜昌更下游一點位置的江城「武漢」,已經在6月29日遭到水淹。


武漢的暴雨,從6月28日上午8點第二天下午1點,武漢市暴雨不停,造成市內大面積積水成澇。其中漢口、漢陽地區,降水達到150毫米左右,武昌區達到230多毫米,更為嚴重。29日當天,武漢市防汛抗旱指揮部啟動了IV級應急響應。


在大陸眾多有關武漢淹水的報導,幾乎都是在談暴雨,而不提洩洪影響。但是民眾坊間卻在議論相關問題。


一位名為「獨行俠」的網友說:武漢洪水如期到達,上游三峽大壩卻在爭分奪秒偷偷洩洪,共產黨一定要在暴雨掩護下洩洪,這樣暴雨就可以幫他們這種罪行背鍋。


一位武漢觀眾上週給我留言說,當時據他了解,已經有長江水從市區下水道,倒灌上去。


在湖北省,除了三峽大壩,6月29日,中共湖北省水利廳發消息說,全省共有1081座水庫超過防洪限制水位,這比前一天增加了76座,而這1000多座水庫,全部在洩洪。


其實,今年入夏以後,僅三峽大壩大規模排水騰庫的報導,就常見報端。



【7月主汛期考驗三峽 蓄洪量1500多個西湖】


今年6月8日,大陸媒體報導,截至當天下午5點,三峽大壩由於排水騰庫,已經將庫區水位降到了144.99米,這是三峽庫區的防洪限制水位,而向中下游排出的水量是多少呢?221.5億立方米,這也是三峽防洪庫容的總量,相當於1550多個杭州西湖。1500多個西湖,這麼多的水排下去,而且是自豪地說:提前兩天完成任務。可見,庫區是加大力度排水,這會令下游短時間內,水位被加的更高。


開閘洩洪,很大一個原因是,三峽上游的水多了,三峽水庫要為更多的洪水,騰出容量。這樣可以保證上游如重慶等地,不被嚴重淹水,也同時為這個三峽水壩減輕負擔。


我們之前的節目分析過,三峽蓄水多了,上游重慶會被淹,本身壩體也會受到威脅,但是一直放水,下游就會遭殃。


而今年的水量比去年同期,要多很多。



2019年7月22日,當日三峽的洪水入庫流量達到每秒每秒3萬5千立方米,那是2019年截至當日的最大洪水。而當日的排洪下瀉速度,到上午10點,也只有每秒3萬立方米。


而今年,比去年同期早了近一個月,就遠遠超過了每秒3萬立方米。特別是,專業人士說,長江主汛期是在7月份。現在剛剛要進入7月份。所以接下來,長江流域會怎樣,還很難說。


最近我們談到的,其實最多的是長江中上游地區,而位於長江下游的上海,其實也存在隱患。特別是進入7月以後。



【長江還有10天雨 上海亦面臨水災困擾】


6月以來,長江流域已經經歷5輪強降雨。大陸氣象台預報,6月30日開始,長江流域還要出現暴雨,時間預計是6月30日早8點到7月1日晚8點。而在未來十天,包括四川盆地,到黃淮、江淮、江漢和江南北部地區,仍會是主要的降雨地帶。也就是7月上旬,長江流域要雨水不斷。


我們回顧一下近日的新聞報導,先是重慶綦江大洪水,然後是宜昌淹水,又有武漢淹水。這些淹水的背景,除了持續暴雨外,就是長江中上游水庫,正在大規模洩洪。因此,按照長江的流向,接下來遭殃的會不會是南京、上海呢?


上海市28日接連發出雷電黃色預警、暴雨藍色預警和大風黃色預警等,有上海人分享當地視頻,描述當天天氣是「一秒天黑、一秒暴雨」。


實際上,近日上海的降雨量,達到了往年的兩到三倍,接下來雨水還不會少,而長江水壩繼續洩洪,這些因素都會讓這個長江出海口城市,同樣面臨水災困擾。


除了長江流域,黃河流域也出現水災情況。


長江支流「淮河」上的淮南市,也有當地市民發來拍攝到的短片,顯示淮南市區,也被大水浸泡,景象與27日的宜昌有幾分相似。



【北京無水災卻“強拆” 香港抗爭場面現京城】



正在全國上下遭遇洪水襲擊的時候,在中共中樞神經所在地北京,黨官們沒有為防水災、救黎民而研議奔走,卻因為繼續執行「強拆」,而造成北京當地一些民眾的激烈反抗。


6月29日早上5點,北京昌平瓦窯地區,民眾為了抵制政府強拆,與趕去的公安、武警和黑衣保安發生了「肉搏」戰。這些業主所住房屋,是在政府同意下修建的,但是現在卻被說成「違章」,而且據當地人描述,政府也沒有給這些業主滿意的補償,只是要強行拆除,這激起眾志成城地反抗。


在當地人傳出的視頻中,我們能看到很多人頭纏白布條,高喊「保衛家園」的口號,而公安則是舉起盾牌,排成人陣,向前推進,雙方發生推搡。


期間,有民眾朝公安投擲雜物,以滅火器阻擋前進。公安一邊則是舉起辣椒水,向人群噴灑,有的人被辣的睜不開眼睛,多人遭到毆打,至少十幾個人被抓。有女性聲音高喊:我們都是老百姓,你們這是何苦呢?


有參與抗爭的居民說,跟香港一樣,這些公安武警,拿辣椒水直接噴人的眼睛,還有一個女性被噴得看不了東西,趕來的武警,直接抓著她的頭髮,將她的頭往地上磕。


還有一名女性業主,根據她的親口控訴,她在衝突中倒在地後,遭到公安等強拆人員踩身體,從畫面中看,她的腿部受傷。


一些網友在看過這些影片後,評價說,此情此景,似乎看到了香港抗爭運動的影子。



【人大審國安法或6.30出爐 千里外港人抗議50人被圍捕】


與此同時,28日到30日期間,北京人大常委會,正在審議港版國安法。在會議第一天,28日,遠在香港的抗爭者們,依然走上街頭抗議。



這一天的下午3點到5點,他們舉辦「靜默遊行」,抗議中共繼續推動國安法,從佐敦出發,以旺角為終點。活動過程要求各自出發,不集合、不喊口號。不過仍有人高呼:七月一、維園見!


活動期間,警察多次舉起藍旗,截查路人,警告人們的靜默遊行違法,並一度使用胡椒噴霧,有市民和記者一併中招。在香港登士打道和彌敦道交匯處,大約50人遭到警察圍捕,被帶上警車。


我的印象裡,去年反送中期間,如果是這種相當平和的靜默遊行,警方並不會如此大動干戈。如今國安法出台前夕,特別是七一遊行在即,中共和香港當局似乎正在製造恐怖氣氛,以嚇阻人們出門參加遊行,反抗國安法。


不少消息將國安法通過的日期,指向6月30日。



【傳國安法加「追溯期」算舊帳 黎智英黃之鋒首批被抓?】



港區人大代表葉國謙28日透露,當天人大常委會內部,分成6個小組討論港版國安法,截至30日的會議議程中,也加入了表決環節。香港《有線新聞》引述葉國謙的話說,港版國安法的最高刑責,是「終身監禁」。但是對於28日當天,人大常委對港版國安法進行的兩處修改。葉國謙說:不便透露。


不過,《蘋果日報》報導,修改後的國安法可能加入「追溯期」。就是法令生效日以前多長時間的範圍裡,你觸犯了國安法的有關條目,都要依這個國安法論處。就好比說,國安法若7月1日生效,那麼去年7月1日有關違背國安法的行為,也要被追責,這一點十分恐怖。而這一條令的可能性有多大呢,相關報導提到大陸央視在新聞報導中,曾點評香港前政務司司長最近引退一事,大意是說,就算引退也無法逃避國安法的懲罰,被外界解讀是,對國安法將設置「追溯期」的暗示。


港區國安法,將對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勾結境外勢力這四大方面,進行追責,一旦實施,在遊行中揮舞外國旗幟,以及將香港打壓人權的官員,吿給美國進行制裁,這些都可能要被視為違反國安法的行為。


六四學運領袖之一的王丹,還在自己的臉書上透露了一個消息。


他說兩週前,有外媒駐北京的記者告訴他,根據他們從中共內部得到的消息,6月底人大常委會通過國安法,7月1日就要抓捕香港的《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還有民主活動人士黃之鋒。他說自己將信將疑,但還是把消息送給兩個當事人。他提醒更多香港人,如果中共敢在香港悍然施行惡法,他希望香港人可以全體奮起,做最後的抵抗。


上週五,美國已經動手,對中共和香港參與國安法的官員,實施限制簽證的措施。未來可能祭出更多制裁,包括撤銷香港特別的金融待遇。


但是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卻發文說:全球產業鏈已形成一個互相依賴及影響的布局。他認為:環球政經格局亦由美國獨大的單元格局轉向更多元的發展,全球經濟重心西向東移。基於這些理由,他的結論是:美國制裁對香港沒有大影響。並提到,香港當局已經對美國可能的制裁,提出「應變預案」。



《阿波羅新聞網》刊文指出,香港對大陸的經濟意義,主要在於三點:第一,貿易轉口;第二,資金通道;第三,港幣獨立地位。這三者,如果香港失去特殊地位,都將面臨嚴峻挑戰,中國大陸和香港,也不會一下子適應失去這三大經濟優勢的狀況。因此,陳茂波所言,到底是真的心裡底氣十足,還是為國安法的出台假意安撫社會,這終將會在現實面前得到驗證,但到時,一切也都晚了。


就在國安法積極推動之時,香港特首林鄭,傳出會按照議程安排,在日內瓦當地時間的6月30日,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表講話,屆時,林鄭會否提到國安法,並如何向世界公眾介紹這一極具爭議的「惡法」,是一大看點。



【靈魂賣給黨的申紀蘭或染疫死 在世”人民代表“可唏噓?】


推動國安法,是由人大常委會討論表決,但是誰都知道,人大其實就是中共的橡皮圖章,實際的決定權在上面,而人大常委只是在認認真真走過場。


在中國大陸,有一個人,走這個過場已經走了66年。這個人就是被中共樹為宣傳典型的,從1954年第一屆全國人大,一直到2020年第13屆全國人大,唯一連任13屆的人大代表且從不投反對票的申紀蘭。她曾提出各種腦洞大開的提案,實踐自己「當代表就要聽黨的話」的理念,比如,她提出取消電視遙控器,電視上只放一個頻道-中央電視台。這個人大代表,真是要將人民「置於死地」。


因此,申紀蘭得到了一個「舉手機器」的稱號。


6月28日,中共官方發出訃告,稱91歲的申紀蘭醫治無效死亡。從此前流傳出的一張她的病榻上的照片,我們可以看到,她當時奄奄一息。


申紀蘭的死,正好是人大常委會的黨的圖章們,審議港版國安法之時,不知這逝者,是否給活著的橡皮圖章們,提供一些警示。


而對於申紀蘭的死,有人說她是胃癌晚期,也有人說,她是感染了中共病毒而死。


中共當局對病毒疫情一直極力掩蓋,至今如此。



【北京1家醫院確診就超全市數據 趙樂際還無消息】



《大紀元時報》報導獨家消息說,北京20家疫情定點醫院,當中一家內部通報的實際感染病例,數目就超過了全市的官方數字。


6月19日,北京地壇醫院上報一份統計表,顯示就這一天,該院就驗出246名確診患者,而當天所有檢測人數是773人,可以發現,這個染病比例是相當大的。


而北京市衛健委19日公開的全市新增確診數據是205例,20日也只有227例,都比地壇醫院這一家的人數,還要少。而相關的例子不止這一個。


中共的疫情數據隱瞞,也體現在對中共政府內部染疫情況的遮掩上。例如,中國政治局七常委之一的趙樂際,進入六月以來,截至今天發稿還沒有他的官方消息,因此最近引起人們的猜測,在想他是否也感染了中共病毒。


現在大陸的各種災難非常多,但是都鮮有中共黨官到災難現場慰問的身影,甚至幾乎沒有中共軍人到前線救災的場面。但是,在其它方面,他們卻沒閒著。



【中央軍委收權備戰?預備役、武警全入手】


例如,黨媒新華社28日報導,中共發布新決定,2020年7月1日零時起,預備役部隊由現行軍地雙重領導調整為中共中央、中央軍委集中統一領導,全面納入軍隊領導指揮體系。


而在6月20日頒布的一項新的修改,中共的全國武警部隊也不再由國務院領導,而是「由黨中央、中央軍事委員會集中統一領導」,並且在戰爭時期,接受中央軍委或解放軍戰區指揮,很可能成為對外戰爭的一部分。


此外,6月18日,中共還進行了全軍的「戰略管理集訓」。


中共中央軍委近期動作頻頻,被解讀為是在進一步集中軍權,似乎在為可能的戰事做準備。


世界局勢波譎雲詭,接下來這大戲怎麼演,我們接著看。



新拍互動


今天的互動環節,我們分享一位,大陸東北觀眾的來信。


這位東北觀眾「binbin」說:


武汉肺炎瘟疫严重冲击中国经济,老百姓整体收入下降,大量职工失业,没有收入来源,但是房贷、车贷等各种债务依然压身,在这种艰难情况下,土匪共产党政府不但没给严重受创的社会经济任何纾困解难的措施,也没给困难群众和企业任何帮扶措施,反倒提高医保等各种社保项目的缴费标准,增加百姓负担,割百姓韭菜,薅百姓羊毛,养肥他们自己这群脑满肠肥、不干人事的狗官公务员!中国百姓缴纳的医保当中80%都是用在土共官员身上,他们整天胡吃海喝、坏事做绝,得了病不得不进行器官移植时,就把魔掌伸向百姓,随意摘取公民的健康器官!这群天杀的畜生王八蛋!


东北这些年经济被土共祸害的不成样子,东北老百姓的收入和生活水平普遍不高。辽宁丹东的社平工资却连年提高,并且一直不合理。我相信,不仅是我所在的城市如此,全国各地的土共政府也都是如此搜刮、压榨百姓的。其实丹东当地老百姓都清楚:本地普通老百姓普遍月收入在2500-3000元之间,加之今年疫情冲击,收入更少。土共政府那些狗官心里没点数吗?他们不可能不清楚!可是他们还这么干,肆无忌惮地加重百姓负担,说明政府财政被各种无节制的开支掏空了,土共维护自己政权的维稳、军费开支和官员贪污腐败等等恶行消耗了绝大多数财政经费,而花在百姓身上的钱寥寥无几,土匪共产党根本不顾百姓死活!


再说说我的家乡东北。东北以前是个很好的地方,满洲国享国14年间,通过当时3000多万东北人的共同努力,130多万平方公里的东北成为亚洲第一工业强国,GDP超过当时的日本,土共上台时,东北占当时中国经济总量的85%。2010年前后央视10套科教频道还播放过一部纪录片,讲述东北(包括满洲国)曾经的辉煌,但是现在网上难觅踪迹了。彼时的东北不仅工业基础雄厚,百姓生活富足,而且金融、贸易、电影、娱乐等等产业也非常发达,各项指标远远优于关内和南方数倍。直到强盗野兽苏联和土匪共产党入侵东北和全中国之后,东北人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东北的辉煌便不复存在了!随之而来的不仅是土共的各种政治运动,整人杀人,还同时把东北的矿产资源、石油、木材、工业设备和产品、技术人员等等,大量挖空、搬空、掏空,几乎统统运到了关内和南方;土共实行计划经济后,在东北实行双剪刀差政策——重工业产品和轻工业产品的剪刀差,以及工业产品和农业产品的剪刀差——极力压低东北的工农业产品价格,源源不断地运往关内和南方,肆无忌惮、无休无止地剥削压榨东北人民。连日本经济学家都看不过去了,批评中国政府在满洲(东北)实行的是殖民地经济,所谓的“共和国长子”称号就是这么来的,而这些年东北经济下滑,产业凋敝,很多东北人到关内和南方打工,而關內一些人完全忘了当初是谁支持了全中国的工业建设和经济发展。经过这70年的掠夺,富庶的东北逐渐沦落,东北能支撑到今天实属不易!


最后,我想说一句肺腑之言:天灭中共,大势所趋!期盼中华大地快快乾坤再造,迎来真正的民主自由和法治!



在這裏,感謝這位觀眾為我們,給東北地區的歷史和遭遇,做了知識普及。同時我也由此聯想到了香港,一旦香港一國一制之後,會不會也遭遇當初如東北被中共「收編」之後,所經歷的掠奪性的「殖民地經濟」呢。


好,如果您有爆料信息,可以給我們發郵件,我們的節目電郵是:xwpajq@gmail.com。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訂閱和分享我們的節目,訂閱的時候,可以點擊訂閱按鈕旁的小鈴鐺圖案,及時收到新節目通知。我們也正在推出會員專屬的特別節目,很高興您能加入會員,收看這些內容。這期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下期再會!


🔔歡迎訂閱:http://bit.ly/PAJQsub

⭕️加入會員:http://bit.ly/JoinDayu

📧爆料郵箱:xwpajq@gmail.com

💪🏻支持我們:http://bit.ly/DayuTime

Twitter:@xwpajq_dayu

Facebook:facebook.com/DayuShow

3578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