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留港不留人?美制裁中共第一槍!

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由「大楚國外事部」 談到李銳之逝】



昨天節目一開始,我說祝大家「端午節快樂」,隨後有一些觀眾留言提醒我,說端午節應該講「端午節安康」。因為端午節所處的黃曆日期,是五月初五,被稱為「惡月惡日」,過這個節,除了紀念歷史人物的意義外,就是「驅邪祛疫」。因此,說快樂是不恰當的,應該祝「端午節安康」。說實話我以前沒有想過端午節的祝福語,也應該因為節日的內涵,有所區別,幸有觀眾提醒,我覺得很有道理,因此分享一下。


其實端午節這天,在海外的推特上還流傳一個段子,我後來才看到,感覺很有趣。給大家念一下,是給屈原寫的。


「嚴正聲明:我楚國前副國相屈原死亡一事,境外報導多不實之詞,用“報國無門、投河自盡”,盡顯亡我之心不死。然屈副國相長期憂悶,近不慎跌入汨羅江,警民打澇未果。我大楚在懷王領導下,國泰民安,三個自信,正奔楚國夢。」

原文的落款是:大楚國外事部,五月五日。


類似模仿中共外交辭令的段子,還有其它的,很多。但是現實中,中共對體制內不同意見人士離世問題的處理,辭令、手段不止於此。


比如,我們再把這個段子發揮一下。因為人們要去江上找屈原,結果發現,岸邊被無緣無故封鎖了,問執行封鎖的侍衛為什麼封鎖,他會說無可奉告。屈原的親友發現根本連家門都出不了,因為出於維穩考慮,當局已經派人把他家門封上。坊間一切有關屈原離世的消息,都會被封殺。然後靜悄悄地開一場官方追悼會了事。隨著時間的推移,後世的歷史,可能連屈原是誰都不知道。


現如今,這樣的例子太多。



就比如,曾反對三峽大壩修建、同情六四學生、呼籲民主憲政的前中共官員、毛澤東秘書「李銳」,2019年2月16日去世,年齡101歲。他的遺願本來是「不開追悼會,不進八寶山,不蓋黨旗」,李銳曾在2011年7月9日的日記裡說:黨旗鐮刀、斧頭,就是不重視知識和知識分子。


結果呢,2月20日,當局就硬生生把他的遺體,抬進八寶山,蓋上鐮刀錘子旗。生不能自由,死也要按黨的意志。她的女兒李南央抗議當局違背父親遺願,因此拒絕出席八寶山的追悼儀式,而是按自己方式悼念。她還表示:我相信父親在天有靈,一定會對那面蓋著染滿人的鮮血的腥紅的黨旗下的李銳慟哭長嘯。



同時,李銳是中共正部級官員,通常,這個級別,如何悼念都要跟家屬商量,而且對如何評價、領導如何送花圈、花圈送多大,這些都該有安排。可是偏偏李銳離世的時候,當局緘口不語,對大陸網站和社交媒體上,一切有關李銳離世的消息,進行封殺。想去悼念他的在京異議人士,也發現門前多了「站崗」的,被控制行蹤,根本去不得。


而就像我們剛剛提到的,李銳之所以遭到當局如此待遇,就是因為他在體制內,是屬於「不聽話」的那一方。其中就包括,他對三峽大壩修建的激烈反對。



【李銳黃萬里之子女談三峽 江澤民是總後台】


近日,因為人們熱議三峽。《自由亞洲電台》採訪了李銳的女兒「李南央」,回顧她父親,在生前如何扮演三峽大壩的「反對角色」。


李南央說:1992年,中共七屆人大五次會議,2633名代表在表決器上,為三峽大壩是否開工進行歷史性地表態。結果,這個橡皮圖章機構,在時任總書記江澤民以「黨的紀律」想脅迫的情況下,仍有三分之一的代表,按下了反對、棄權或者乾脆不按表決器。這創造了這個「橡皮圖章」的一項歷史記錄。


李南央提到,李銳當時得知表決情況後,直感嘆說:怎麼得了,怎麼得了。後來李銳還對外甥女說:你記著啊,我看不到三峽大壩那一天了,到時候出了事你要記著,你的外公是至死反對三峽工程的。


《自由亞洲電台》同時採訪了中國著名水利工程專家黃萬里的兒子「黃觀鴻」,黃萬里也是堅決反對三峽修建大壩。


黃觀鴻說:自己的父親和當年的李銳一樣,當局把他們排斥在有關三峽工程的論證之外,他引用李南央的話說,「真理不怕見陽光,謬論才怕見陽光,他們根本禁不起辯論」。


而當年的三峽工程強推上馬,時任總理李鵬可能還只是個配角,當時的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在推動三峽工程能夠開工的每一個關鍵環節上,都起到了相當的決定性作用。


因為眾所週知,江澤民是六四事件的最大受益者,他支持鎮壓,踏血上台,而公開鎮壓的大鍋,當時主要由李鵬給背走了。出於政治交易,江澤民得到總書記位,李鵬得到三峽工程,兩人成了政治盟友。因此江澤民極力幫李鵬推動三峽工程,力保有關議案在中共人大通過,最終致使三峽工程在一片爭論聲中登場。


強制表決,江澤民似乎深諳此道。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鎮壓法輪功的政治運動,也是在體制內一片爭論聲中,強推上馬。到了後來,越來越多的人手上沾血,再想跳船都難,怕清算啊。


有關三峽大壩,2013年2月,《人民日報》刊登一篇李鵬的會議記錄整理文章,當中提到,江澤民當上總書記後,首次離開北京,就是去湖北給三峽大壩選址,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大壩的重大決策,都是江澤民主持制定。李鵬後來似乎也意識到三峽工程不是千秋功名,而可能是千秋罵名,也急於甩鍋。但是以上兩點,按史實來看,並不是虛言。江澤民是三峽工程的「總後台」。



【三峽建後遍地災 蓄洪淹重慶 洩洪淹武漢】



三峽工程開工後,問題逐漸浮現。說是有助航運,結果阻礙了長江航運,設計通航能力是1億噸,2030年才能達到,可2011年,需求量就超過1億噸,造成大量船隻排隊,而且還要支付一些昂貴的服務費;說是能發電,結果成績一般,還不如在長江上游幾處水流湍急的所在,修幾個相對廉價的水電站靠譜;說是能防洪,但在已經發生的種種事實面前,這個賣點也不攻自破了。而它帶來的隱患卻比比皆是,甚至是災難性的。此外,有統計顯示,三峽工程出來後,還給中國帶去至少300多次大小地震。


熟悉三峽工程的旅德專家王維洛說,三峽工程運行三十年,泥沙淤積會超過40億噸,堵塞中下游河道,屆時,再想拆大壩,都來不及了。而現在,如果想拆掉、炸掉,其實還有機會。


但是就像我們剛才提到的,一開始走的就是錯誤的軌道,導致後來者更多人手上「沾血」之後,因為怕清算,共產黨體制內,就越來越不敢正視和糾正這個問題,而且還有黨內大佬的臉面。現在,三峽大壩就在錯誤的軌道上,越走越遠,即使現在不出問題,以後也是一大隱患。



早在2006年,大陸「搜狐網」就做了一篇報導。提到當年10月18日,三峽工程三期蓄水達到153.77米,意味著,在三峽以上的長江流域,海拔差不多在這個高度的地方,都要被淹沒。當時的重慶雲陽縣,海拔在156米左右,一半的縣城被水淹沒。


學者「財經冷眼」做了這樣一個分析。


三峽工程正常蓄水位是175米,但是安全水位線其實只是在145米,一旦超過,就有危險。


因為大壩洩洪也需要時間,如果水位超過145米,接近175米,全面洩洪也需要一段時間,水位不是一下子就能下去。


那麼這時,上游的一些地方,比如重慶一些地區,其實已經要被水淹沒。但是就算洩洪,保了重慶,那麼三峽大壩下方向的武漢市,就要面臨更多的江水,將威脅武漢市區。


所以,最好把三峽庫區水位控制在145米,不要超過。



【長江上游「定時炸彈」 可令三峽超容】


現在為什麼說危險呢?因為暴雨連天,據說要下到7月份,而按歷史來看,長江流域的汛期,也是7月份最重,可現在還是6月,長江流域的水勢,就已經很大。本週,長江上游的重慶,更遭遇了至少80年不遇的大洪水。


但像我們剛剛提到的,我們要關注三峽庫區的蓄水位,長江上游正有定時炸彈,挑戰著三峽庫區的蓄水能力。



6月25日,大陸「網易」刊登一篇文章,題目是《三峽艱難選擇到了》。提到長江上游有20多座水電站,包括溪洛渡、白鶴灘等,現在上游水勢很大,任何一個水電站的垮塌,都可能直接衝擊三峽工程的水庫,導致庫區水位迅速上漲,從而造成險情。


到時候,大量排水,中下游有些地方就淹了,不排水,上游有些地方會被淹沒,而且大壩本身也可能垮塌。而且大陸媒體6月25日的這篇報導,直接點到了重慶地區江河潰堤,乃至三峽潰壩的危險。這是比較罕見的。


而且有專家論證,三峽大壩除了壩體整體承壓,當中還有三大脆弱的點:一是升船機,二是船閘,三是排沙洩洪的孔洞。



目前,雷雨天氣影響影響長江流域。上游的四川省,6月26日發出通知,關閉西嶺雪山、丹景台、等多個景區。


圍繞三峽大壩,民間討論非常洶湧,唯獨中共官方鮮有提及。因此,圍繞中國大陸的這些天災,和潛在的災害,包括三峽大壩問題,現在又衍生出了一種說法,認為這些災害,其實是當局有意放大,以盡可能轉移政治壓力。


比如,香港問題。



【大批中共軍車進港 攜帶干擾器像機失靈】



現在臨近7月1日,香港人還準備進行例行的七一大遊行,當地25日凌晨,有不少民眾拍到,有大量中共軍車出現在香港,他們拍下照片,發到了網上。


比如,在油麻地,多輛軍車排成車龍,看上去是開往當地槍會山中共軍營。


爆料人士稱,當中有的車輛還配備了疑似電子干擾的裝備。有未經核實的消息顯示,香港有媒體記者,在拍攝有關軍車畫面時,發現器材突然失靈。


有人在網上跟貼留言說,看來以後在香港,要拍畫面都得用膠捲了。


這一次進港的車輛很多,車牌都是ZG字頭,說明是駐港中共軍隊的車輛。香港立法會議員塗謹申說,大批軍車此時出現,可能為製造震攝效果,防範港人的7.1大遊行。


除了用暴力手段施壓,中共還在使用經濟手段,壓縮原本香港人的生存空間。



【中共內定留港不留人!美動真格:開始限制入境】


有知情人向海外《大紀元》送信,說中共正在按部就班,展開內定的「留港不留人」計畫。


比如,在國安法等壓港措施的出台,再加上疫情等因素,外資企業如Victoria’s Secret等停業搬走。


與此同時,在美國的中概股加速在美國退市,回流到香港。中資企業也正大舉進入香港。


例如,彭博社報導,抖音的母公司「字節跳動」,還有阿里巴巴,已經在香港簽訂了新的寫字樓租約,在香港擴張勢力。


而等到香港的房市進一步滑落的時候,中資會繼續大舉進入這一行業。


並且,大陸人的工作簽證,有消息說,今後也會進一步翻倍。


到時候,企業是大陸的企業,人是大陸的移民,原本的香港,也就會慢慢變了樣。


目前,為遏止中共。美國已經出台相關措施,像我們昨天已經報導的《香港自治法案》,目前正得到美國眾議院加速審議,一旦通過,再由川普簽字,這項法案將對迫害香港的中共官員,產生極大震懾作用。


因為這項法案,連同美國國會第569號決議,會將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的,在香港和大陸的中共官員、警察等,實施拒發簽證、禁止入境、還有禁止交易美國國債等經濟制裁。與這些中共官員有瓜葛的金融機構,則可能被排除在美元結算體系之外。媒體報導中,點名了被中共國企入股的「匯豐銀行」,宣稱這家銀行也在可能的制裁之列,除非其與中共決裂。


根據26日的最新消息,美國國務院正式宣布出手,根據已有的法律,宣布對目前,需要為破壞香港高度自治的現任及前任的中共和香港官吏,還有他們的家人,進行限制簽證的措施。


之前總有人說美國政府雷聲大雨點小,這一次是真的動真格了。也許大戲才剛剛開始。



【中共以“貿易協議”威脅美國 傳本週末通過國安法】


美國的這一舉動,可能說明中共真的在醞釀對香港不利的實質舉動,而且很快會付諸實施。包括有消息說,這個週末,中共就要通過港版國安法。


此刻中共這邊還有什麼牌呢?我們看到,在美方近日不斷就香港和台灣問題施壓中共之際,《華爾街日報》刊登消息說,北京向美國發出警告,說如果在香港和台灣問題上越過所謂「紅線」,那麼美中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可能就危險了。


這跟前兩天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戰狼(趙立堅),暗示加拿大,用孟晚舟,換中共手上的兩條加拿大人人命一樣,是赤裸裸的威脅。但同時也是黔驢技窮的表現。


美國總統川普已經不止一次表態,《貿易協議》已經不像當初那麼重要。就算貿易協議對11月選舉有幫助,川普政府如果真的敢於完全不被貿易協議所桎梏,那麼此消彼長,他們與中共的堅決對抗,同樣會帶來支持這樣做的很多美國民眾的選票。


說點在一些人看來「虛」的話,可很多時候卻是真理,那就是孫中山那句名言: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則昌,逆之則亡。



【北京六月下雪 郝海東夫人發推喊「邪共滅亡」】



內憂外患之際,6月25日端午節,除了「冠狀冰雹」,還有北京觀眾給我們發來視頻,說北京門頭溝地區,下雪了。


發視頻的人還留言說:六月飞雪,寓意不好,我是北京人,希望我们北京平安无事,希望百姓早日脱离苦难。


現在北京一些人的日子,確實很不好過。咱們不說所有人,就說一些人。因為我們說所有人,有的人還要反對。只要事不到他家,他都覺得不是個事。


現在包括北京在內的一些中國大陸人啊。他在那樣的社會體制下,對生命必需的訴求很低,只要有飯吃、有衣穿、能出門、能娛樂,遇政治問題躲開,遇不公的事閉眼,小家庭日子過得滋潤,這就叫「幸福」。什麼自由民主、做人的尊嚴、氣節啊,這都是虛的,幾千年來,中國人所歌頌的,為之可以犧牲的,全都變得一文不值。氣節變成什麼了?變成只去砸中國人工作的肯德基吉野家,中國人自己開的本田豐田汽車。這不完全怪他們,因為這就是中共對民眾思想的「設定」,他們就想要這個setting。


有人跟我分享過商鞅的「馭民五術」:弱民、貧民、疲民、辱民、愚民。拿來跟現今中國對比。


但有人也反對拿商鞅做比對,認為這侮辱了商鞅,因為大陸現當局有過之而無不及。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跟中共分道揚鑣,就包括體制內的。


六月四日,中國前體育名將郝海東、葉釗穎夫婦,公開喊消滅中共。引起震動,最近,葉釗穎正式開通了自己的推特,繼續發表相關言論,她在推文中說:完全支持丈夫郝海东的灭共宣言!看到邪共灭亡,中国人能真正过上自由法制人权的幸福生活,也非常坚信这天很快就能来到。



【燕郊居民自嘲「螻蟻」 京擴招“人口管理員”是警察5倍】



好,話題說遠了,咱們拉回來。就說剛才那位來信的北京觀眾說,希望北京平安,百姓脫離苦難,這對一些北京地區的人來說,是真實的,最近的日子真不好過。


首先就是瘟疫,瘟疫除了造成北京城內一些人出行的不便、生活上的困難。在北京上班,但是住在北京城外的所謂「燕郊」居民,也遇到些麻煩。


國內剛剛刪了一篇網文,是微信公眾號「六蟲蟲說童書」近期發表的文章《燕郊,30萬人像螻蟻爬向北京》。事情是這樣,緊鄰北京的河北地區,就屬於燕郊,這裏的人,不少人每天去北京城裡上班,按這個公眾號的說法,是至少有30萬。現在疫情期間,他們進城,要挨個查身分證,這麼多人,就變成早上進京上班,一個個查,晚上下班出去,也得一個個查,變成離家回家,要各4個小時,變成了一件很艱難的事。


有人會說,這不是為了控制瘟疫蔓延嘛,您可以這樣去想。但是既然如此,那可是政績,為什麼要刪文呢?連這點信心都沒有,談何「制度自信」呢?


此外,《自由亞洲》25日報導,北京開始繼續擴招人口管理員,進行人口管控。


其中,北京昌平區公安局發布招聘通知,要招聘1000個人當人口管理員,可能主要針對當地失業的農村人員。北京其它一些行政區也存在類似情況,招聘人口管理的臨時隊伍。應聘者通過政治審查後,據說可以得到每年5萬多元的俸祿,外帶補助。根據已經曝光的文件,北京希望,當地區縣中的每100戶,就必須有一個人口管理員,或者至少是每1000戶就有3個人。而人口管理員的總數,要求是警察力量的5倍!


北京市民透露,在2017年底2018年初,當局清理北京「底層人員」的時候,就採取了這樣的「人口管理員」制度,實際已經持續2年多。



【中國第七次人口普查 逐門逐戶核對信息】



而在目前,中國大陸已經展開了全國性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有吉林省觀眾給我寫信,附帶了一封吉林省公安廳戶政總隊的短信,上面寫道:6月1日到9月30日,全省公安將展開人口普查和戶口整頓,會以上門和電話等方式,逐門、逐戶核對信息。


大家盡可能地放開思考去想吧,這次人口普查的目的,也許你能想到的可能性,都有。


例如,對有關瘟疫死亡人數的摸底,還有對出國人員的情況摸底,對家庭成員的了解,對下一波割韭菜的準備等等,也許都有可能。



新拍互動


現在進入我們「新拍互動」。


觀眾「Siu Long」說:三峽水壩今年不會坍塌,但這次水壓給水壩結構造成破壞很大。如果往後幾年,未能做好鞏固,那就堪虞。下游的人民有三年時間讓你們準備,是上天有好生德,不想滅絕你們,清醒吧。


昨天節目我們談了端午節和屈原,觀眾「Ryan」補充了一點文化知識,說屈原的出生地,大概是湖北秭歸,應該是在宜昌一帶,要過三個端午,也叫端陽節,他說分別是:五月初五头端阳,五月十五大端阳,五月二十五末端阳。


現在不知道這個習俗是否在當地延續。



昨天節目,我們還分享了一位台灣觀眾的來信,他說,接觸到大陸一些人後,很驚訝他們連六四都不知道,感嘆信息不對等。


觀眾「Roxy」對此留言說:我想告诉那位台湾的朋友,完全不用惊讶这样的信息不对等,因为在大陆实在太正常!我以前是在大陆的一家报社做编辑,每临近六四的时候办公室氛围都会变得紧张,我一直很好奇六四为什么不能提?到底发生了什么?报社里比我年长的同事没有一个人愿意告诉我,大家都好像很有默契绝口不提,直到4年前我来到澳洲才查阅了资料,了解了事情始末。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支持香港,支持台湾的原因。


這位觀眾,看來,在國內不怎麼翻牆啊,開玩笑啊。


觀眾「Joyce Hung」說:大宇,我是住在愛爾兰的香港人,在这里的大陸人,全都不知道有89年的64天安门的殺死上万多的学生,我跟他们说,他们都不相信,我叫他们上youtube 搜索64便很多片段,可是他们说,就算有也是假的,不可信,唉,他们的腦巳被洗得干干淨淨。


另外,就香港七一遊行,也有香港觀眾留言反饋。


觀眾「無明」說:今年7.1不會多人出來,警方已出了反對通知書,送頭論已經深入香港和理非內心,出來都是送頭行為,而且「鬥長命論」也越來越大聲。這次不出來還有下次呢,罷工罷課也好,遊行也好,越來越多香港和理非認為,等時機再行動,再慢慢反抗。我想問:國安法落實後,真的還可以抗爭下去嗎?黃色經濟圈不會被清算嗎?那麼時機是何時?


有關香港人要不要上街的問題,一些意見領袖是希望大家走出來,包括民陣,包括袁弓夷,認為不要被中共的心理戰矇騙。但是不出來的人呢,肯定一大考慮是為了安全。我相信,到時候人們都會做出自己的選擇。


好,如果您有爆料信息可以給我們發郵件,我們的節目電郵是:xwpajq@gmail.com。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訂閱和分享我們的節目,訂閱的時候,可以點擊訂閱按鈕旁的小鈴鐺圖案,及時收到新節目通知。我們也正在推出會員專屬的特別節目,很高興您能加入會員,收看這些內容。這期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下期再會!


🔔歡迎訂閱:http://bit.ly/PAJQsub

⭕️加入會員:http://bit.ly/JoinDayu

📧爆料郵箱:xwpajq@gmail.com

💪🏻支持我們:http://bit.ly/DayuTime

Twitter:@xwpajq_dayu

Facebook:facebook.com/DayuShow

0 次瀏覽

推薦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