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揭秘俄超強防疫部 有特效藥?中國12月可疑流感爆增120萬例

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現在瘟疫還在蔓延,海外都覺得情況比較緊張,但是在大陸當局一聲令下,全國不僅很多地區復工,連不少大型超市、旅遊景點,都恢復營業。


21日,在四川廣元的利州廣場,人們享受著陽光,很多人卻沒有戴口罩,聚在一起,有說有笑地喝茶。在江西瑞金的一個城鎮上,人們上街趕集,好不熱鬧,口罩也不見太多人戴。


22日,有北京網友上傳香山的照片,顯示去香山的路上車龍浩蕩。


同一天,河南鄭州的胡辣湯飯館,人氣旺盛,門外排起長隊,也許是許久沒吃到胡辣湯的河南朋友,想飽享一下近日難得的美味。


還有上海的美國超市Costco,大陸譯為「開市客」,裡面也是人頭攢動,大家排隊買貨買吃喝,門外停車場找個位置都很難,只是從畫面看,好多人都還戴著口罩。


另外,著名的杭州西湖,也有約五千人在22日這一天遊覽,車位基本停滿,這一天杭州天氣也不錯,氣溫近20攝氏度,一部分市民嫌熱,乾脆摘下口罩,玩個痛快。


除了各地民眾出來恢復工作、恢復遊樂、恢復購物,大陸權力核心也主動「復會」,在2月23日,召開了有約17萬人參加的電視會議,比較辣眼睛的是,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中共七常委,都沒有戴口罩,而在主會場下面坐著的黨政軍各級領導,卻戴著口罩,還有外地的官員視訊與會。但是在這場大會上,中共最高領導人卻說了跟當前復工形勢格格不入的實話:這是中共執政以來,發生的傳播速度最快、感染範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一次重大公共衛生事件。這句話我們昨天的節目也介紹了。


不過,除了內地省份高調復工復業,在大陸另一個地方的氣氛,卻與習近平在會上講的這句話,氣氛對接。雖然那裡自從新病毒瘟疫爆發以來,只有1例確診的輸入病例,而且已經治癒。那就是西藏。


西藏是全中國受瘟疫影響最輕的地區,而且眾所週知,西藏是個信佛的地方,每年大年初一,藏人都會按習俗去寺廟。2月24日,是藏曆2147鐵鼠年的大年初一,但這一天,西藏人去寺廟的活動被禁止了。政府是以「防疫」的理由禁止聚集,這是40年來的第一次。同時,當局還在今年1月發起「百萬警進千萬家」的活動,聲稱要「零距離為人民服務」。


按理講,既然要防疫,這種走街串巷的活動,也會是病毒傳播的機會。因此,藏人對此很不滿意。在台灣的藏人行政中央官員達瓦才仁對《自由亞洲》透露:這是當局用防疫的名義,加強監控,今年以防疫為名把整個西藏弄成類似軍事管制的地方,2、3個人在鄉下聚在一起都不行。藏曆初一這天,達瓦才仁跟西藏的親友通話,都說本想試試,但剛出門就被擋回來,他們只能是遙遙的對著寺院叩頭。


而對於「百萬警進千萬家」,大陸公安部長趙克志倒是曾親口解釋說,這是為了深入開展所謂「矛盾糾紛大排查大調處」,「從源頭上預防群體事件」。達瓦才仁說呢,這些事其實就是各種名目消耗藏人的意志。現任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之前在西藏擔任黨委書記的時候,還鼓勵漢藏通婚,通婚比例都算入政績。


以上,我們用西藏的例子對比了中國內地北京上海四川的情況,我們能明顯看到政策的不同。西藏本身感染不多,但管得很嚴,內地省份瘟疫流行,但是人們已經走走逛逛,吃吃喝喝。


那麼,瘟疫是不是真的好轉了呢?時事評論員邢仁濤的觀點有些不同。他認為,復工,恰恰是因為防治失敗,新病毒已經擴散開,繼續這種遍地封鎖已經沒有意義,而且還影響生產,與其繼續封下去造成更大問題,不如恢復運轉,至少能避免馬上崩潰。


在全國陸續復工復業的同時,作為本次瘟疫中央的湖北省,是個例外,封閉措施仍很嚴格。


當地時間2月24日,當局一度宣布,在武漢的外地人,還包括為保障瘟疫防控城市運行和生產生活,以及特殊疾病的人,可以「錯峰出城」,相當於給武漢半解封。但很快,到了當天下午,政策一下180度迴轉。根據武漢市官方微博發布的消息,外地人可以出城的消息,是武漢市交通防控組發布的,但是沒有經過指揮部研究和主要領導的同意,所以通告無效。


解封,對武漢人來說,應該不是壞事。但是解封的消息剛一出來的時候,外界的解讀往往是擔心比較多。因為擔心城內萬一有被感染的人出來,又會傳播病毒。不過當局這種「出爾反爾」的政令,也會讓人發覺管理上的漏洞。


在瘟疫的封閉管理中,很多公安人員也扮演重要角色。我們昨天報導了有其它省份的大批公安去湖北支援,這可能不僅僅是因為封閉措施需要更多人手。


海外《大紀元》24日報導,他們獲取了一份湖北省《新冠病毒防控簡報》顯示。截至2月20日,包括確診、疑似的人在內,湖北省公安內部已經有1000多個病例,還有4個公安因感染新病毒身亡。但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這是一個公開數據,實際感染人數,可能更多。


在武漢姓一位姓張的先生接受新唐人電視的採訪,他透露了公安在武漢還會做一些讓外界意想不到的工作,比如開殯葬車和搬運屍體。因為都穿著防護隔離服,所以看不出裡面是誰。


這位張先生還提供了一段視頻,講了一個驚人的消息。這段視頻是一位剛出院的老婆婆,在車裡跟人講在醫院的見聞。她說自己在醫院住著的時候,身邊很多人還是活著的,就直接被裝進屍袋,有的怕患者傳染,給人套了四層屍袋,繩子一綑。然後拖到火葬場。


這位老婆婆說,有的人搶救還是一樣會死,所以乾脆有的人就被裹上屍袋,直接拉走。老婆婆還說在她的隔壁病房也是這樣的,她說都是自己親眼看到,自己相當心寒。


最近,一位湖北黃石的女士向我們節目寫信,說湖北黃石的一家三甲級醫院,其領導和護士長,無視一線醫護人員的生命安全。


這位女士的友人,是這家醫院的醫護人員,黃石是排名比較靠前的瘟疫重災區。她的友人並不在呼吸傳染科,但是病房內也有發熱病人,都是按“疑似”對待,而且因為種種原因不能上報,別的科室也不收。但這些病人因為有除了發熱之外的其它病症同樣需要住院,所以暫時還在醫院內,由這裡的醫護輪番照料。這些醫護的上班規則是,連上7天,再連休7天。挺起來還不錯,有7天休假。但問題是,黃石已經沒有賓館可住。這裡也有大量醫護是從省外趕去支援的人,即便是當地的,不想傳染給妻兒,也會選擇住外面賓館。可是在被訂走的旅館房間中,不乏被醫院科室和其他領導全部訂走佔著位置的,有的領導把房間訂去後給了當地認識的有門道的醫護,但是沒有門道的,特別是外地去的,就面臨找不到地方住的尷尬。這是一方面。


還有一方面,剛才提到的這間黃石三甲醫院的科室,已經有若干護士和醫生確診感染,向我們訴說遭遇的黃石女士說,他們本來是可以避免被感染的。不過,瘟疫爆發之初,他們的護士長,居然把醫用一次性口罩鎖了起來,不讓護士拿,但是只給每人一天兩個使用,說瘟疫沒有那麼嚴重。直到該科室有人被感染,其他人向這名護士長提意見,要重視大家的防護,但是護士長還是說:不行,沒有那麼容易感染!口罩還是憑她本人的權力去決定分配給誰。直到科室內另一個人感染,院方才有限介入,但根本問題沒有解決。


例如,剛才不是說這間科室的患者是疑似感染者嗎,院方給他們做了檢查後,醫院領導對外就說這些人不是新病毒患者。前幾天收走了這間科室醫護人員的防護服,問題是,醫院其他區域已經有確診了。寫信的人說,也可能是醫院條件有限、資源有限,但是犧牲的卻是這些醫護的安全。他們只有在上班時候自己多加小心,多消毒防、多洗手,還有祈禱上蒼,來換取心裡的一點踏實的感覺。


當這些醫護去問有關領導,能不能把這些患者的房間進行重新安排,以降低這個科室醫護被感染的風險,但是那名領導的回應是:你們就知足吧,醫院向我要名單,讓多調一些人去防疫一線的一線,沒把你們幾個報上去,對你們已經很好了。


這位寫信來的黃石女士還說,她認識的在那家醫院科室工作的友人,覺得自己很累,不僅要和病毒對抗,最主要的是,還要面對這些人為的磨難。她提出,這其中最主要的問題是,年紀大的醫院領導,包括護士長,不聽一線年輕人的意見,他們掌握著所有資源。還有一個問題是,有的院領導,專業水平一般,靠家庭背景在醫院混上了一官半職,尸位素餐。可是因為這種人的失職,卻要賠上手下年輕醫護的生命安全。直到這位女士寫信給我們,她說有關造成醫護感染的領導,也毫無愧疚。


女士質疑,官媒報紙歌功頌德,宣稱醫護有車有旅館,但是真正覆蓋率是多少?外界捐款捐物送給醫護,但是一線醫護能拿到手的又是多少?之所以寫信給我們,她說,是因為醫護不敢跟當地媒體發聲,那樣做,不是被醫院懲罰,造成工作不保,可能因為官官相護,身邊的其他人也會受連累。


這是湖北黃石這麼一家醫院的一個科室,一線醫護日常工作的寫實。聽起來,他們遇到的煩心事,可能比直接處理瘟疫,更累心。


當然,一線醫護之所以付出這麼大,還有一個眾所週知的原因,就是瘟疫防治起步,相對有一些晚了。


有一項新的發現,中國大陸其實早在去年12月,已經有數據可以引起警惕。


根據大陸疾病預防控制局的資料顯示,2017年12月,還有2018年12月,中國大陸的法定傳染病病例都是總計約70萬例,但是到了2019年12月,這個數字卻一下高得驚人,達到170萬例!比前兩年同期足足多了100萬。而在2019年12月數據中的流感病例,數目是近120萬例,相比前兩年同期的流感病例,只有十幾萬,這種爆發式的增長,足以引起當局警惕。因此有中文媒體就質疑,是不是12月份武漢的這種新型冠狀病毒早已爆發,但是當局遲遲沒有通知公眾。


相比中國大陸和其它一些國家,俄羅斯對這種新病毒的防堵,算是早的。


在武漢封城之前的1月21日,相當於大陸新華社的俄羅斯新聞署就發布文件,題目是「衛生部稱來自中國的新冠病毒疫情對俄羅斯人來說是生物威脅」,這是直接引用了俄羅斯衛生部副部長(Сергей краевой)的聲明。俄羅斯議員對俄羅斯衛生部副部長提問,具體針對俄羅斯公民的是什麼樣的生物威脅?副部長回答說,我們按俄羅斯原文逐詞翻譯,所以接下來的語序可能跟和與習慣的不同,他說:我們的聯邦法案第七條恰好解釋了主要的生物威脅、危險,我可以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列舉它的(第七條)核心含義:致病生物因子性質結構的改變,甚至包括其宿主的性質和棲息地的改變。比較明顯的例子,恰恰是現在正在中國由冠狀病毒引的傳染病。


這就是說,早在1月21日,俄羅斯衛生部就已經把中國的新冠病毒上升到生物危機、國家和人民安全的高度上了,並且已經直接引入了法律定義了。


而且,俄羅斯成立了一個「關於防禦新冠病毒傳播的快速反應指揮部」。一般來講,在俄羅斯,「快速反應指揮部」這個叫法是帶有軍事概念的準確定義。它指揮部的主席就是俄羅斯副總理,而其它成員還包括了在醫療和防護領域的國家一級領導人,都是部長級別的。除了衛生部長,成員中也包括了其他一些和醫療無關的人員,比如俄羅斯內務部第一副部長,俄羅斯內務部相當於中國公安部,還有外交部長。同時,也有俄羅斯聯邦國民武裝及緊急災情部部長,他有權啟動和調用俄羅斯境內後方所有的武裝力量。


在這裡可以簡單科普一下,俄羅斯是全民皆兵,所有男人必須服兵役,服完2年兵役後,如果不想繼續服兵役是可以復員,但是要進入後備役編制,由國民武裝部來統一管理,也就是說,如果國家有需要就可以隨時調用。


這個「快速反應指揮部」還有一個特別的部門,是俄羅斯聯邦對外間諜情報局副局長,這個俄羅斯對外情報局,是1991年蘇聯解體後,由克格勃一處和前蘇聯情報總局合併而成的部門。原先的克格勃一處,是安全口的,重要並權威,另一個是前蘇聯情報總局,原本職能更多覆蓋了外交部門和科技部門,還有在民間的政府中的情報組織。這個俄羅斯對外情報局由這兩個部門合併,它最有價值的地方之一就是,能在國外派遣很多專業和非專業的間諜。


因此,這個「俄羅斯防禦新冠病毒快速反應指揮部」,涵蓋了俄羅斯很多高級別重磅部門,它所能掌握的信息是多元多方面的。因此,我們可以理解這個部門最近的一個動作,就是在2月19日,俄羅斯政府公佈出來一個非常嚴格的「關於禁止擁有中國國籍的人進入俄羅斯境內」的法令,2月18日由俄羅斯總理簽署。這個文件在俄羅斯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俄羅斯知名報刊《生意人報》2月19日頭版刊登了這個消息,文章標題用了「史無前例」四個字。文章中還包含對俄羅斯移民局前副局長的採訪,這名前副局長說:在他的記憶中,對任何一個國家的公民,俄羅斯都從來沒有採取過如此全面的封鎖禁令。這篇文章同時指出,這個決定讓中國外交官很無奈也很難理解,因為他們看到這個禁令被通過的時間,正是中國疫情被控制了且已有所好轉的情況下,俄羅斯做出了這個前所未有的決定。但是反過來,俄羅斯一些權威人士也對中方對此的回應不理解,因為中方的回應是「我們理解俄羅斯政府採取的這個決定」。俄方有的人認為,這不符合外交規則,比如外交對等法則。


所以,綜合剛才的描述,從俄羅斯政府1月21日提出新病毒是生物威脅,成立擁有眾多重量級部門的「快速反應指揮部」,再到2月19日,在中共官方大力宣傳疫情好轉的同時,俄方卻史無前例地正式下令全面禁止有中國國籍的人入境。我們有理由認為,俄羅斯很可能掌握這種可怕病毒傳播的真相,他們不敢掉以輕心。而反過來看大陸官方公布的瘟疫減緩的情況,是很值得懷疑的。


還有一個例子,此前俄羅斯派去武漢撤僑的飛機,是空軍飛機,機上有俄羅斯軍醫及俄羅斯國防部的病毒專家,足見他們對這起新病毒瘟疫的重視。


根據公開數據,目前俄羅斯是2例確診,2例治癒。這2例都是去俄羅斯的中國遊客,在1月31日確診,2月中旬相繼出院。而且俄方說,他們2人多次檢測,也已經沒有感染他人的危機。在目前的報導中,我們沒有查到他們是具體怎麼被治癒的,但俄羅斯是有自己的相關藥物,只是藥效,公開的信息太少。


根據有限的信息,我們能夠知道。在蘇聯解體前,該國有一項藥物研發,因為解體而暫停,但是六年前又重新啟動,是專門治埃博拉病毒。當時該藥的其中一個發明者說:這種藥在治療埃博拉病毒上並沒有得到良好的測試,並且該藥也沒有在臨床上得到廣泛的測試。這是比較有爭議的地方。但是俄羅斯軍方在其它方面試用了該藥,效果很好。具體哪方面還不確知,但是根據一篇報導,這種藥叫「三氮唑核苷」(Triazavirin),是專門用於抗病毒的,直接針對RNA病毒,2014年其實就進入市場,最初是用於治療H5N1禽流感。它可能對治療新冠狀病毒有幫助。2月6日,俄羅斯將90公斤的「三氮唑核苷」運到了哈爾濱。


以上所有有關俄羅斯的內容,都是精通俄語的,俄羅斯華裔楊成先生幫助翻譯整理的,還細心地給做出作為憑據的圖片。這裡非常感謝楊成先生。本來還是要電話採訪他,但是節目時間太趕,所以我就直接根據他的材料跟大家分享了。


之前,楊成先生幫我們翻譯了俄羅斯衛生部的一個文件,是說「新型冠狀病毒是重組結合體」,我們節目並沒有說它是人工改造,只是楊成先生在錄音中說:「它不是天然來源」。


其實,我們看大陸《第一財經》的報導,也是想澄清,俄羅斯沒說,病毒是人工改造。但他們採訪了有生物學背景的蘭州大學教授韋進深,韋進深也是說,俄方對新病毒的描述重點是:這不是天然來源或者全新的一種病毒,是一種原本存在於動物體內的病毒進化後的產物,而基因重組是有多種可能的,其中包括人工改造。


實際上韋進深就是想論證,俄羅斯沒有明確指向說病毒重組是基於「人工改造」這種可能。大家注意啊,韋進深原話提到:俄方對新病毒的描述重點是,這不是「天然來源」,或者「全新的一種病毒」。


其實我們之前節目中,楊先生表述的原話是「它不是天然來源,不是人類至今所知道的,天然來源的這種產物,它是一個綜合體」。這與韋進深所說的不是「天然來源」,是一個意思。不是「天然來源」並非只有人工改造的可能。楊先生沒有說「人工改造」,我們節目也沒有說俄羅斯政府文件確切說是「人工改造」。我們說的是:重組結合。


另外,我在當時節目的描述中,是提到「人工改造說」,這種仍被熱議的一種論調,但是我在節目的敘述中,只是根據這個熱議的說法,引入了楊成先生對這個俄羅斯文件的翻譯和解讀。所以,我們節目只說了「重組」,沒有說俄羅斯文件確切指「人工改造」。


因此,我看到有極個別媒體,好像只有一家。在報導中提到了我們節目的名字,說我們說,俄羅斯文件提到病毒是「人工改造」,我們節目沒有這樣說,我們標題明確寫是「重組結合體」,描述是準確的。我希望相關媒體同仁可以糾正對我們節目的報導。


而且我們節目就是我們節目,不代表其它媒體,只代表我們自媒體《新聞拍案驚奇》。「驚奇」突出的是YouTube上自媒體要吸引人的特點,但報導本身,是在有限的時間裡盡所能嚴謹表述,一定不會為了製造轟動而在敘述中添油加醋,有幾分事實,我們說幾分話。


好,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節目,在訂閱的時候,不要忘了點擊訂閱按鈕旁的小鈴鐺圖案,在第一時間收到我們新節目上傳的通知。而且我們收到反饋,有一些觀眾點了小鈴鐺,有時也收不到通知。那通常我們節目會在美東時間的週日到週五的,美東時間晚間首播,您可以在方便時候來我們新聞拍案驚奇的頻道查看。


我還有推特:@xwpajq,歡迎朋友們加我!那這期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下期再會!

🔔歡迎訂閱:http://bit.ly/2t5WIn8

⭕️加入會員:http://bit.ly/JoinDayu

📧爆料郵箱:xwpajq@gmail.com

💪🏻支持捐款:http://bit.ly/DayuTime

Twitter:@xwpajq

Facebookfacebook.com/DayuShow



66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