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歲的楊先生敘述自己如何從「無毛」變成「五毛」。「中國通」博明與中共交手,回懟崔天凱、制裁華為。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5月5日星期二,截止到早上6點,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冠狀病毒COVID-2019)已經擴散全球187個國家,總感染人數高達364萬6211,總死亡人數25萬2406人。


從昨天開始,有一段視頻在網絡上被瘋傳,是一位外國人用流利的中文在發表演說。他藉著五四101週年的機會,以古鑑今,借題展望美中關係,留給人們一份思考:中國的民主還要等到下個世紀嗎?


這名男子曾經有7年的中國生活經歷,是川普政府中唯一的一位中國通。雖然年齡不是很大,但是他參與並推動了川普政府多項對華鷹派政策。他是美國的副國家安全顧問,他的名字叫博明(Matthew Pottinger),英文直譯是马修·波廷格。

民主願望會等到下個世紀嗎?

昨天(4日)在弗吉尼亞大學,就動盪時期的美中關係問題,舉辦了一場討論會。這個活動的舉辦,恰好是中國五四運動101週年紀念日。博明的演說也是從五四開始,從這個運動的起源,談到了現代中國人的公民意識。


在預先錄製的中文演講中,他談了公民意識問題。他認為,公民意識就是表現在人們所做出的大大小小的勇敢行為上。他舉例說李文亮醫生就是這樣 的人,一個普通的人,先做了小小的勇敢行動,然後才是更大的英勇舉措。


他也提到了幾位疫情期間的公民記者:陳秋實、方斌、李澤華,還有被中共驅逐出境的外國記者等等。他說「當政府壓制有點勇氣的普通行為時,往往招致更大的英勇行為」。


在他看來,過去幾個月中,許多人都表現出了道德和行動上的勇氣。包括許章潤、任志強、許志永、伊力哈木、方方、20位拒絕服從中共的天主教神父,以及去年數百萬為法治-法律的統治-而和平示威的香港市民。


博明指出,「中國人不適合民主」的說法是一派胡言,是最不愛國的論調。他說「今天的台灣就是華人社會民主實踐的鮮活證據」。


他鼓舞有志在中國尋求真理、說真話的人,當掌握特權的人脫離群眾、變得狹隘和自私,平民主義(populism)能使他們退縮或出局。


演講中他拋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民主願望還會等到下一世紀嗎?」他說「世界將等待中國人民最終提供的答案」。

川普政府的首席中國幕僚

博明的演講,讓很多人對他產生了興趣,想更多了解一些博明的情況。


今年46歲的博明,大學在麻省大學學習中文與中國研究,一口流利的中國話。1998年到2005年,他擔任路透社和華爾街日報的駐華記者。後來投筆從戎,主動辭職成了美國海軍陸戰隊的情報人員。



2010年退役後,他又涉足商界,在紐約一家對衝基金工作,也創辦過一家調查中國企業的商業調查公司。2017年加入了國家安全委員會,主管亞洲政策。


最近一個階段,美國政府推出了多項針對中國的政策。包括疫情初期的中國限飛令、將這次瘟疫病毒稱為武漢病毒、停止資助世界衛生組織‘裁減中共官媒駐美國機構的員工等等。


匿名知情人士透露,博明深信北京當局對疫情的處理是「災難性的」,以及全世界都因為中共內部治理問題而受到牽連傷害。所以早在1月川普政府制定抗疫策略中,博明就扮演了重要角色。


憑著自己多年在華期間的工作經歷和累積的經驗,憑自己對中共的深刻認知,博明一次次為川普的正確決策出謀劃策,一步步成了川普政府的首席中國幕僚。


國安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說,博明是政府中數一數二最出色且年輕的外交政策和國安專家,總統對他有很高的信賴。

投筆從戎

在很多人看來,能夠在路透社和華爾街日報做記者,是一份很不錯的差事。為什麼博明當初要辭掉令人豔羨的工作去參軍呢?


2005年做這個決定的時候,博明已經32歲了。年齡偏高,體重又超重,想要入伍,必須要通過嚴格的體能考試。為了如願,他主要邀約駐北京大使館的一位美國海軍陸戰隊員,一起在長城上跑步。紐約時報報導,博明還有一次虛脫進了急診室。


後來他在給老東家華爾街日報投稿中,談起了投筆從戎的原因:「感覺是時候停止報導、更直接地參與新聞事件了」。


事情說起來容易,但是醞釀過程卻並不簡單。這與他在任職記者期間多次與中共當局「激烈交手」有一定的關係。

被中共打手毆打

我們在早前節目中,曾講述過紐約時報駐華記者的經歷。經常被中共安全人員圍追堵截和各種騷然,甚至是遭到毆打。博明也是一樣,他在華期間也遭遇了種種的不快。


他在文中寫道,經常遭到國安人員的騷擾。包括採訪信源是被中共情報人員錄像,被警察追趕。有一次,博明調查一家中共公司向其他國家出售核燃料的問題。中共為了阻止他的行動,派打手將他堵在了北京的一家星巴克,並且「迎面打了一拳」。


還有一次,他採訪貪腐問題,在一家北京旅館被警察圍住。警察當著他的面,把他的採訪筆記一頁一頁的撕碎,然後扔進馬桶,沖得乾乾淨淨。


博明在2005年就認為,美國對華政策的轉變,是因為中共近來加強威權主義統治的結果,並不是美國主動挑釁美中關係。


軍旅累積鷹派經驗,當場回懟崔天凱

進入部隊,博明成了海軍陸戰隊的情報人員,先後被派往日本、阿富汗和伊拉克。在軍隊生活中,他結識了不少行事鷹派的軍官,進一步塑造了他對國際局勢的認知。並在此期間與川普政府的首位國安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成了朋友,還深得前中情局局長戴維·彼得雷烏斯(David H. Petraeus)的賞識。


川普勝選後,博明隨弗林加入了過渡團隊,並在2017年正式加入國安會。在他參與起草的國安戰略文件中,將中共明確為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並稱其為「修正主義國家」。美國媒體曾報導了他與朋友的私下交談,博明說習近平正將中國帶往更加危險的極權主義社會。


有一件事,可以完全體現博明的鷹派風格。去年中共大使館舉辦十一酒會,駐美大使崔天凱講話著重強調美中合作的重要性。但隨後博明當場反駁,說「川普政府更新了美國的對中政策,競爭的意識已被放到最前端,這也是總統最重要的國家安全戰略」。


另有知情人士介紹,博明也支持貿易戰。曾與川普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一起,促成川普啟用鷹派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主掌美中貿易談判。


此外他也推動了對華為採取行動的決定,使準備在美國開戰5G業務的華為被列入了商務部實體名單。今年1月在印度舉行的一場論壇上,他指出華為得到了中共政府的補貼,違背了市場公平競爭。


他還指出,華為真正的威脅在於,讓華為的5G進入美國通信市場,就如同在冷戰期間,里根總統和撒切爾夫人同意讓蘇聯的克格勃在美國和英國建立電信網絡。


儘管作用越來越明顯,但博明十分尊重上級,行事低調,小心謹慎不搶走上司的光彩。在他辦公室裏,白板上用軍事用語標記著「戰線」、「戰略目標」等,詳細記錄著中共在海外影響力的部署。


在華經歷和家庭的助益,促川普正確決策

曾與博明共事的官員表示,博明非常謹慎。「除非總統明顯同意,不會大力推動什麼事」,「看起來不像在引導總統,但當總統要做決定,他已做足準備」。


這次疫情之初,博明就十分警惕,憑著當年報導SARS累積的經驗和人脈,他曾與香港流行病學家通電話。SARS期間,他也是第一個與中國醫生蔣彥永通話的外媒記者。


這些經驗讓他意識到,北京對疫情處理不當,隱瞞了真實的感染規模。當然這也得益於他那位經驗豐富的病毒學專家的妻子,還有他那位病毒學專家的哥哥,都為他提供了寶貴建議。


1月11日開始,白宮的幕僚小圈子就每天都在開會。1月31日,川普終於採納了博明的建議,下達中國入境禁令。


此外,博明還支持川普中止向世衛組織提供資金。事實上,博明正是負責白宮內部對世衛組織資金援助的評估人,他向川普提供了可選的方案。

以古論今,喚醒中國人民

中國作家慕容雪村對自由亞洲表示,在西方各國似乎失去了對中國民主事業的熱情之際,博明先生的演講能明確表明「他關心中國的民主事業,相信一定會讓許多人深受鼓舞」。


台灣陸委會前副主委、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副教授黃介正認為,博明用中文演說,選擇這樣的日子「是一個認真、巧妙的安排」。


黃介正表示,「博明曉得以他現在的白宮職務,中國人民、中共政府和知識界不喜歡美國官方的說教。他用比較試探性的疑問句,一步步導引。有一點像孫中山講的『喚起民眾』的味道」。

網友要主動「割讓」

說到這,來看一位網友的推文。為了安全,將他的名字做了一點模糊處理。


網友說「決定了,如果外國向中國索償,我們廣東願意犧牲自己,真的,徹底的犧牲。我們願意首先把自己割給美國」。


隨後他又連發兩條推文,他說「我們為了國家,甘願犧牲自己,做殖民地,做亡國奴,請其它省份的人,不要爭。儒家的文化傳承就靠你們了。我們將會改弦更張,穿胡服,吃胡餐,用胡制。唉,遺民淚盡胡塵裏,北望王師幾百年。」


接著他又寫道:「大家不要爭了,內陸的大部分地區,多數割給俄羅斯,『俄羅斯領土雖大,但沒有一寸土地是多餘的。』我們學習俄爹多年,你們不會有亡國的感受,只覺得自己是回家了」。


第一則推文,很多人看了會付之一笑,他說願意把他所生活的廣東省「犧牲」割給美國。而且還強調「真的,徹底的犧牲」。


從這則推文中可以看出,這位網友非常希望脫離中國。確切的說是非常希望脫離中共統治的中國,擺脫中共的控制,過上自由自在的生活。


中共隱瞞疫情導致病毒大爆發,給世界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創痛。現在美歐英澳等等多個國家都要求獨立調查中共病毒來源,並向中共追責起訴,要求中共賠償損失,已經初步形成了新的8國聯軍。網友的推文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出現的。


第二則推文就沒什麼好笑的了,他用了一種比較比較隱諱的說法,表達自己已經無法忍受了。願意做「亡國奴」,願意更改自己的生活方式。


其實是不是「亡國奴」,看看香港人的昨天和今天就明白了。英管時期,香港人有自由,不用擔心被抓被打被殺。當初的一個小漁村,在英國的統治下,迅速成長為全球金融中心,成了國際化大都市。


但主權移交中共後,香港人的生活空間日漸逼仄,自由越來越少,現在與大陸人沒什麼太大區別。


隨後網友說「儒家的文化傳承就靠你們了」,這其實是暗諷,大概意思像是說中國人對中共的殘暴總是無限度的忍氣吞聲。


後面兩句詩,前一句是陸游的詩,「遺民淚盡胡塵裏」。意思是說中國人在胡人的壓迫下,眼淚已經流乾了。這裏的胡人,指的也是中共。「北望王師幾百年」,這句可能是網友自己寫的,大概意思是盼望推翻中共、解救人民於水火已經很久了。


如果說前兩則推文用的是幽默和暗諷,那麼第三則推文就是直接嘲諷了。我想大家應該都能讀懂他的意思。


綜觀網友的這三則推文,總體來說是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意味。直白的說,他其實是在表達推翻中共的願望,希望中國人自己站起來推翻中共。


網友的言詞有一些激烈,但是心情人們應該是理解,相信也會喚醒一部分人。因為民智的開啟,需要每一個人的努力。解體中共,還得是中國人來做。

再來說一個最新傳出的消息,傅政華可能已經被帶走軟禁了。前天,反共的網紅蔣罔正表示,他有可靠的消息。傅政華在4月28日就被中央警衛局帶走了,帶走他的是警衛處處長衣慶然,目前也是衣慶然在陪著傅政華。


衣慶然,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是誰,這是習近平的信任的一位武林高手。讓武林高手陪著傅政華,很可能就是怕傅政華出現意外。


其實前幾天中共撤換傅政華的職務,已經感覺不對勁了。我們當時就說過,傅政華是在看到薄周大勢已去,關鍵時刻見風使舵。向習作了密報,才沒有立刻被拿下。


不過當時沒事,不代表永遠沒事。即使他從北京市公安局長升任司法部長,也不代表他完全得到習的信任,也不代表他就沒有事。因為很多中共高官被拿下之前,都是職位有所變動,而且很多還都是看似升遷了。但很可能那是為了讓他挪挪位,便於查清當事人的問題。現在看來,傅政華的落馬,很可能也是延續了這個路子。


另外蔣罔正還爆料,孟建柱也已經被抓了,就在前天下午1點,據說他在上海的多處房地產都被抄家了。帶走孟建柱的是中央警衛團的政委鄒石龍。


孟建柱的落馬,早就在人們的預料之中,只是一個時間早晚的問題。因為從始至終,他都是反習勢力。只不過出於幫派協商,習讓他擔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的職務。


外界早有傳聞,孟建柱是江澤民和曾慶紅專門安插到政法系統的。他在2012年接替了周永康,出任中共政法委書記。雖然現在孟建柱已經退休,但他捲入江派的黑幕太深。早有分析說,如果中共高層有政治需要,孟建柱一樣中槍。而且他手下有很多現在公安部的人,也都是習近平要清洗的對象。


大家知道,中共的幫派政治,就是你死我活。習要不處理這些人,很可能給將來留下隱患。說不定哪天這些人鹹魚翻身,被他們秋後算賬。所以傅政華也好,孟建柱也好,他們身在中共的政體當中,其實命運早就注定了。因為在這個體制當中,不管是跟著哪一個山頭,哪一個幫派,都只能跟著做壞事。


流亡海外的大陸富商郭文貴曾經說過,孟建柱幫助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多次換腎,其母親也幾次換腎,腎源都是從獄中尋找囚犯配對,然後殺人活取器官。


按著中國人的老話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他做了這麼多的壞事,做了這麼邪惡的事,沒有報應,那才是沒有天理呢。


所以說來說去,就是報應。用最流行的那句話說,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我是怎麼從「無毛」變為「五毛」


昨天,我在悉尼的同事轉來一封讀者來信,是一位70多歲的老先生寫的。這位老先生姓楊,為了安全,我們隱去他的名字。


楊先生專程去了大紀元在悉尼的報社,向我的同事反饋說,他天天在YouTube上看新聞看點,也是大紀元的忠實讀者。他說想給新聞看點投稿,但是不會用email,只好用手親筆寫了3頁的內容,讓我的同事轉寄給新聞看點。然後我的同事不辭辛苦,將老先生信的內容都打字整理了出來。


謝謝楊先生對我們的信任和支持,也謝謝我們的同事。在做完自己大量工作之餘,幫我們節省了大量的時間。


現在,我們就來分享一下楊老先生這封信。題目是《我是怎麼從「無毛」變為「五毛」,又怎麼從「天天說假話、鬼話」,變為今天說人(任)話(任志強的任)》。


楊先生在信中說:「今天我70多歲的人啦,要講毛,我屬於「老毛」了。要講我的變化,一定要從我的人生經歷說起。我沒那麼多理論,說也說不出。」


他說自己出國時已經過了中年,當時一位台灣朋友問他「為什麼到外國來」?他回答說「國外民主、自由」。然後那位台灣朋友又問「怎麼叫民主?」楊先生就卡住了。楊先生說真的說不出來,就知道「民主、自由,自自由由地想幹啥就幹啥唄!」


就在這種稀裡糊塗的狀態下,那些年,楊先生跟中共使館特別地對勁兒。中共是大小事都找他,他有事也找中領館。比如幫他租房,還經常給他好處,在北京三環內買房,也是中領館幫的忙……


楊先生說那時還不興叫甚麽「粉紅」、「五毛」的,後來他才算知道,自己那時候的言行,就是個道道地地的「五毛」。


楊先生覺得,人們罵「粉紅」、「五毛」邪惡、王八蛋,這是不應該的。楊先生不否認那些人當中,有少數暴力敗壞的人、死心塌地的。但是多數是好人、明白人,比如他自己:那時父母在中國都還健在,就得看領事館他們的臉。還有現在國外的「黃河邊」、「寒梅」,都是有名的「五毛」,但是他們需要經常回國,因為父母、姐妹都在國內。實際上他們甚麽都懂,關起門罵中共比任志強、畢福劍都厲害!!


楊先生有這些變化,也就是最近幾年的事。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和耳聞目睹,逐漸明白了東西方制度、民主與獨裁的根本不同。


他說「年紀輕時,無病無患,根本不去想那麼多事情」。但是最近連續兩年三次「中風」,從救護車算起,搶救、診治、手術、住院,甚至吃飯沒花一分錢。


他的一位在中國的親戚講:「真不可思議!在中國,光給領導、醫護送紅包也不下幾十萬,還不包括看病。」可是楊先生說,他以前把這一切看成是自然、應該、習慣!就像是「幾十年的榆樹疙瘩」一樣。


楊先生說「現在,連流氓普京都知道給他的人民生老病死鋪墊的好好的」;拜登幾個月前就講「習近平這人心中根本沒有『民主』」。拜登也看透了共黨的本質,說出了世界人們的心聲。


楊先生接著說了四點內容。第一點就是中共除了隱瞞疫情之外,它讓老百姓捐款,搜刮民眾的小錢。


第二點是疫情在西歐、美、澳蔓延後,這些民主國家首先想的是國民,想的是給民眾怎麼補貼、補助錢款。川普講:「這件事與百姓不相干,我們政府要管!」一句話,各個民主國家蜂擁而至,少者千億,多者幾千億。這時,你看中共當局,麻木不仁,像個沒事人似的;


第三點,到三月底四月初,武漢解封,百姓經濟無奈,上街「要減租減息」遊行示威;北京猛然想起:「咳,怎麼還有這檔子事?!」傻不傻?!


接著,向西方「抄作業」給武漢消費券,連10塊錢一張的消費券還要搶。給農民稻米穀漲1分錢,把人笑死了!這分明是糊弄百姓、虛晃一槍嘛!


這時澳洲已到拐點,準備進入2、3度解封。而他們(中共)仍舊忘不了「捐款」,「如不捐,給他工資裡扣除!!」楊先生說「真讓人咬牙切齒!!」


第四點,也是楊先生要談的重點,他說「現在什麼都沒有錢重要」。


他用自身作為例子,以點見面。就是說,他先從澳洲的情況說起,了解了澳洲的情況,也就瞭解了美國、西歐等民主國家的情況,因為都差不太多。


今年初疫情蔓延全世界,從3月底,澳洲開始進入一級戒備。總理莫里森、財長弗萊登伯格宣佈,給澳洲居民$1300億澳元的工資補貼,另外還有$840億的企業及個人政府補助。商家最多六個月免租。利息三次降息,降到了二十五年沒有的低息0~0.25%。還有什麼可講的?!大疫之下,人們沒有了後顧之憂。


楊先生說「這政府真是我們的媽政府,英明的黨、正確的黨、光榮的黨——別搞錯了:是澳洲的自由黨、工黨!」


補助金具體到個人是:原本已經在領取社會福利的人士,一次性發放$750,再加每兩週$550;這還不包括那些原本就有的失業金、殘疾金、退伍軍人金、難民、寡婦、產婦等等40多種福利補助,幾乎涵蓋了所有人!!而原先沒有領取福利的在職工作人士,可以每兩週獲得$1500澳元的留職補貼。


楊先生表示,手拿著補助金,感到非常沉重。「為人民服務」在中南海門口,這個招牌讓楊先生浮想聯翩……四人幫姚文元曾用「十字路口的紅綠燈」來形容偉大黨的「為人民服務」:這裡的警察代表我黨,人有分工不同,都是為大家服務,有自由也有民主。叫你停——紅燈亮,就是為你下一步走好、亮綠燈!


楊先生說,中共的這種宣傳「讓中國人被蒙蔽了幾十年。大外宣真是說的比唱的都好聽!!」

澳洲也有全球聞名的養老服務體系,這才是真真正正的「為人民服務」。澳洲分「居家養老」和「政府養老」兩種,這裡「居家養老」不是中國式的「養兒防老」、幾世同堂的養老,那是讓家庭「個人養老」,是中共在甩鍋。


澳洲是提倡「獨立養老」,全由政府來養老。澳洲的養老政策補貼,高達5~6萬澳元一年。一位家裡有8個兒女的老人,也是全靠「護理中心」來護理,由專業的護理員幫洗澡、剪指甲……家裡的兒女你看我、我看你,只有在旁邊看的份。


楊先生說,「這種福利,堪稱『從搖籃到墳墓』」。楊先生說要將「搖籃」改為「子宮」,因為從媽媽的肚子裡、子宮裡,政府就開始負責了,開始補貼錢了。


在信中,楊先生寫道:「錢是最能說明問題的:休產假的婦女,福利部補貼18周,總共$13,300澳元。其丈夫因為要照顧妻子,補貼2週$1,480澳元。另加孩子一出生就有$560澳元的新生兒補助,真是無微不至。」


楊先生問「小粉紅」和「五毛」朋友:「如果你的父母到了我這把年紀,讓你政府照顧好父母,怕是無望了。為了你們的子女後代,你們可要看清土共的嘴臉,這樣才有希望」。


楊先生也想到了眼下在廣州的農民工,中共也拿出了一千多元的補助。但楊先生認為,「這是真的不同,根本的不同」。


他說廣州的農民工苦寒無助,千百萬難民「人滿為患」。中共政府是為了「維穩」,誰都看得出是「維危」,維習的權利危機!現在全國十幾億缺醫少吃的農民,中共為何不給他們送去點補貼呢?


楊先生信中說,在美國,別說遊行示威,當面罵川普也都是稀鬆平常的事!在中國,說點真話,立馬抓起來。


楊先生問到:許志永、方斌、高智晟現在都在哪個監獄裡?!知道嗎?再問一問:美國不好,為什麼中共的黨官們都到美國去?都回來呀!


他說自己認識的那位曾在中領館工作的朋友,早就退休了。現在他們經常聊天到深夜,談論的話題和大家一樣,都是任志強說的那些話。


以上就是今天節目的完整內容,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 訂閱 + 按小鈴鐺 🔔

🎯加入會員:http://bit.ly/2SZ1kWN

🎯年費會員:http://bit.ly/InsightPlans

📢 熱門時事▶︎ 中共肺炎

268 次瀏覽0 則留言
遠見快評,老外看中國,新聞最嘲點 等多個自媒體節目匯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