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宣布移交政權,誰是最大贏家?彈劾逼宮川普,左派勢力急什麼?唐浩心裡話:大選留下什麼啟示?(2021.1.8)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美國國會參眾兩院在1月7日凌晨,完成對這次大選結果的計票認證,拜登也正式成為總統當選人,將在1月20日宣誓上任,成為第46任美國總統。所以今天我們要跟大家來聊兩個相關話題:

  • 話題一:川普宣布移交政權 美國大選深層啟示

  • 話題二:彈劾逼宮川普 左派勢力在急什麼?

不過,請容我再次提醒大家,請留意一下您的頻道訂閱狀況是否正常?如果被系統自動取消了,還請您重新訂閱頻道,並且記得打開小鈴鐺。好,來看第一個話題:


話題一:川普宣布移交政權 美國大選深層啟示

1月6日是美國國會召開聯席會議的日子,川普也在當天召開大規模集會活動,呼籲國會調查選舉真相、拒絕有爭議的選舉人票。


稍後,部分民眾闖入國會,對大選舞弊表達不滿,不過抗爭群眾並沒有偏激的行為,川普也發布視頻信息,呼籲民眾趕緊回家,保持和平。不過卻突然傳出,有警察開槍,造成一名退役女空軍不治身亡。


事件發生後,包括三位美國前總統以及多個國家的領袖,紛紛將砲火指向川普,批評川普支持者闖入國會,甚至宣稱川普煽動暴力。

但是,有現場人士拍到,闖入國會裡頭的人員當中,有幾位安提法(Antifa)組織的極端分子,這些人雖然舉著「支持川普」的旗幟,但是看起來不像川普支持者,他們身上、手上還有形狀怪異的刺青圖案,甚至還有人手上刺著類似共產黨的「鐮刀斧頭」標記

當然,這些證據,可能還不足以判定是Antifa或者左派組織發起這次的闖入國會行動,畢竟現場也確實有許多川普支持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確實有Antifa的極端份子假扮川粉,闖入國會。他們為什麼要假扮川普支持者?是他們主動自發,還是背後有人指使呢?很值得追究。


不過,就在國會抗爭事件導致人員遇害後,國會兩院在晚上恢復計票工作,迅速地通過對拜登的認證,讓拜登成為總統當選人,而川普也在凌晨發出聲明,同意他會在1月20日當天「有序地移交政權」。川普也語帶遺憾地說,「這意味著美國總統歷史上最偉大的第一個任期結束了」。


好,我知道很多朋友看到這個消息,心情相當複雜,就我身邊的朋友啊,就有人難過得掉下眼淚,有的人焦慮得睡不著覺,也有人覺得憤憤不平,覺得真相跟正義就這樣被謀殺了嗎?甚至還有人說,他以後再也不相信正義了。


是,的確很遺憾,從11月3日發生大選舞弊一直到現在,川普同意移交政權,川普一路上都是非常被動地挨打,一直被各式各樣的手段逼宮,包括媒體、國會、恐嚇、極端組織等等。甚至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還馬上準備發起彈劾案,要逼迫川普立即下台,讓他連任期都做不完

臉書、推特不但暫時封鎖了川普的帳號,推特和YouTube還刪除了川普呼籲民眾趕緊回家、保持和平的視頻,而其他社交媒體像Twitch、Snapchat等等,也加入封鎖川普言論的行列。

簡單一句話,川普還沒卸任,就已經被這批社交媒體剝奪了言論自由。更糟糕的是,這場大選舞弊,主流媒體與國會不願面對,法院也不願接案審理,舞弊的真相恐怕永遠都無法釐清,無法給人民一個公開、透明的交代。


所以,在我看來,2020的美國大選並沒有成功,成功的恐怕是一場史無前例的大規模政變,是一場來自中共與極左派勢力的「超限戰政變」。而且,無論是拜登也好、川普也好,沒有人是這次大選的贏家,最大贏家是聯手介入選舉的西方極左派勢力以及東方的中共勢力。

也因此,許多朋友會覺得傷心、難過或者氣憤不平,都是可以理解的、都是很正常的,畢竟大家從來沒有想到過,在當今的21世紀裡,會發生這麼規模巨大、算計精密的選舉舞弊或超限戰政變。更何況,這些極端的手段,還都是發生在世界第一大國的家裡,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對不對?


面對這樣不公平、不透明的大選結果,一定會讓人們覺得失望、覺得沮喪。不過,我想跟大家交流我的想法:不管選舉結果怎樣,都請別忘了我們的初衷。


我們的初衷,不是支持哪個候選人,而是支持真相、良知、正義與普世價值。而川普他是正好與我們有著同樣的價值觀,同時他又身體力行去捍衛這些價值,所以自然受到我們的支持,對不對?


那麼,不管誰當下任總統,我們都還是一樣要堅守這些信念與價值觀,因為這些價值觀,代表的就是一個「好人」該有的素質與特點;我們堅守這些價值,就等於是堅守我們自己是個「好人」,堅守我們的道德底線與良知。



換句話說,不能因為川普沒當上總統,我們就不要當個好人了,對吧?我們支持這些價值觀,是因為我們認為這些都是「對」的,都是「善」的,而川普也是這麼認為,所以就跟我們走在一起了。


如果我們因為這次選舉結果不盡人意,就跟著隨波逐流,放棄自己的良知與道德,那社會上的好人就會越來越少,良知與正義的力量會越來越微弱,這是不是反而會放縱了更多負面的力量、邪惡的力量呢?這樣長遠來看,對我們社會的未來、對我們的下一代,是好還是壞呢?


所以我認為,不管外在的社會環境怎麼變化,我們都還是要盡力保持內心的善念、良知與道德,不要隨波逐流,才能為世界保留著更多的好人與正面力量,才能為世界保留著希望

另外,我也想順便提一下,就我的個人觀察,這次的大選結果,可能會對美國帶來三個主要的負面影響:


▶︎影響一:拜登政權合法性受質疑 美國內部易分裂

拜登雖然通過了國會的程序認證,但是最關鍵的選舉舞弊問題始終沒有獲得公開的調查與釐清,這一點不但會讓7000多萬的川普支持者耿耿於懷、憤憤不平,也會讓拜登的政權合法性在未來幾年都甩脫不掉被質疑的陰霾。


而當一個國家領導人被一半的國民不信任,這對國家來說是相當不利的,很容易出現內部矛盾、對立甚至陷入分裂局面。這樣的話,不但會撕裂美國社會,讓美國社會內部團結不起來,美國的國家力量就會跟著矛盾、內鬥而衰弱。這一點,正好是中共最希望看到的。


▶︎影響二:憲政民主失靈 人民信心動搖

在這次大選裡,最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雖然很多人都看到了大選投票出現舞弊、出現許多不正常的疑點,但是在政客的掩蓋、媒體的忽視與扭曲以及法院的不做為底下,一切舞弊卻似乎都無法追究調查,一切非法的舉措似乎都變成了合法,這是最讓人們感到無奈的地方。


而且,少數的權力集團,通過選舉舞弊的手段來安排特定的人物當選總統、取得政權,其實就等於是在掠奪美國公民擁有的選舉權與參政權,這些權利都是憲法保障的。所以,大選舞弊等於是告訴人們,美國240多年的憲政民主失靈了,人民對民主選舉的信心,也可能因此出現動搖。


的確,當自由、民主體制遇到流氓式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攻擊,似乎都會顯得有點單薄、有點脆弱。比方說在台灣,中共指使親共的政黨、黑幫或者親共媒體,打著「政黨自由」和「新聞自由」的名義,在台灣插五星旗、散佈極端言論、恐嚇台灣人民,破壞台灣的自由與民主。


這種「打著民主破壞民主」、「打著自由攻擊自由」的紅色顛覆手法,就是中共最擅長的鑽空子手段,讓台灣政府也一度無能為力。直到親共媒體的電視台執照過期了,才被停播

而現在,西方極左派勢力直接操控美國的民主投票,製造出不可信的投票結果,並且動員左派媒體全力宣傳,強迫人民接受承認,這同樣是另一種「打著民主破壞民主」、「打著新聞自由攻擊自由」的紅色顛覆,會動搖人們對憲政民主的信心。


▶︎影響三:顛覆是非黑白 動搖社會道德

很多朋友跟我說,如果美國總統是一個靠著選舉舞弊當選的人,這樣他們要怎麼教孩子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因為作弊都能當上總統了嘛,那你怎麼跟孩子說作弊不對呢?


而且,還有大量的媒體報導、政治人物都出來跟大家說,那些可疑的舉措、不合理的數據變化,都不是舞弊,是合理的、是正常的,這樣讓人們怎麼判斷是非黑白呢?

其實,這就是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慣用的洗腦顛覆手段,因為他們目的是要「打破現有秩序、重建新秩序」,所以他們會無所不用其極的使用各種手段,破壞現有秩序與體制,同時更要挑戰、破壞人們心中既有的道德觀念與是非標準,用利誘、恐懼或者無奈來強迫人們接受他們的變異價值觀。


比方說,今年八月,中共通過香港警察抓捕林卓廷和許智峯兩位民主派議員,理由竟然是他們在2019年「元朗白衣人攻擊事件」當中,涉嫌參與和煽動。但林卓廷是當時被白衣人打傷的受害者,警方現在卻說他們是嫌犯,讓香港輿論嘩然。


這種公然的「指鹿為馬」,其實就是要製造恐懼來挑戰、破壞香港人的道德底線,顛倒黑白是非。現在美國極左派也是一樣,他們公然耍流氓,要美國人吞下這個漏洞百出、舞弊叢生的選舉結果,也是要一步步顛覆人們的道德價值與是非判準,好讓人們更容易受到社會主義的控制。

好,我們再說一遍,這次大選結果可能會對美國社會帶來三個主要負面影響:

  • 影響一:拜登政權合法性受質疑,美國內部易分裂。選舉疑點無法獲得釐清,人們難以信服這次的大選結果。

  • 影響二:憲政民主失靈,人民信心動搖。外部勢力可以輕易地介入操控選舉流程,導致人民選票失去作用,剝奪人民參政權。

  • 影響三:顛覆是非黑白,動搖社會道德。靠作弊當選總統,靠媒體混淆視聽,讓人們不知如何教育下一代正確的是非與道德。

不過,除了這三個負面影響之外,這次大選的最大遺憾就是,選舉舞弊的真相沒有辦法查明,就這樣不了了之,讓美國傲視全球的民主體制蒙上了厚厚的紅色陰霾。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場大選或許留給我們一個重要的啟發,就是這次大選像一場世界性的考試,讓我們看清每個人在善與惡、對與錯、黑與白之間,如何選邊站位,看清哪些人能夠在險惡的亂世中,還能堅持良知與道德,而哪些人卻隨波逐流了,放棄了道德與良知。


傳統文化裡有句話叫做「善惡有報」,每個人在這次大選裡的善惡選擇,或許也會帶來對等的結果與回報。



話題二:彈劾逼宮川普 左派勢力在急什麼?

剛剛我們提到過,1月7日,國會才剛剛通過對拜登的計票認證,接著參議院少數檔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與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就要求川普立即離職,否則就要發動彈劾案,逼川普下台


佩洛西還要求副總統彭斯配合,她希望彭斯先引用憲法第25條的規定,向國會宣稱說,川普已經不能夠履行總統職務的權力和責任,所以彭斯將立即代理總統職務。換句話說,就是要彭斯立即架空川普,取代川普。


如果彭斯不這樣做,佩洛西就要在眾議院發起彈劾案,逼川普下台。這也是川普繼2019年12月首次被彈劾之後,第二次被佩洛西與眾議院彈劾。

截至我們發稿為止,還不知道佩洛西想用什麼罪名來彈劾川普,但是既然拜登已經通過國會認證,即將在20日就上任了,川普的任期只剩下不到兩個星期。那為什麼佩洛西還要這樣咄咄逼人,似乎一天都不想讓川普多待呢?


而且,雖然眾議院只需要過半數的同意票,就可以通過彈劾案,但是到了參議院,需要三分之二參議員同意才能通過彈劾,難度相當高。那為什麼這些極左派還是急著想把川普趕下台?我認為,可能有三種原因:


♢原因一:擔心川普還有其他反擊籌碼

第一個原因,極左派勢力可能擔心,川普手裡還有其他的反擊籌碼,比方說總統特別權力,也就是實施戒嚴軍管,或者其他我們不知道的方式。


畢竟過去四年來,這幫華府舊勢力也發現,川普是他們遭遇過的最強勁對手,只要川普一天還在總統任上,他就還有一定的權力可以對抗極左派;換句話說,只要川普在位一天,極左派們就一天不得心安,所以急著把川普趕下台。

♢原因二:剝奪川普參選公職權利

第二個原因,是極左派不只想要讓川普下台,還想讓川普將來不能再次參選公職。因為根據美國憲法第一條第三款第七節的規定,彈劾案一旦經過眾議院通過、送進參議院審理後,參議院如果認定有罪,除了可以判除總統免職外,還可以剝奪未來擔任公職的資格。


也就是說,如果參議院認定總統有罪,並且判定總統卸任後不得再擔任公職,那麼川普就會再也不能參選總統,也就不會再對華府沼澤與極左派們構成威脅。


♢原因三:中共擔憂干預大選證據曝光

第三個原因,可能是川普掌握到中共介入美國大選的關鍵證據,中共方面擔心這次暗中介入大選會「前功盡棄」,所以急著催促美國的極左派政客,趕緊把川普趕下台,免得川普公開曝光中共介入大選的關鍵證據,或者對中共施加更多、更重的制裁。


比方說,美國知名電商Overstock創始人、億萬富豪伯恩(Patrick Byrne)日前才公布了一批喬治亞州假選票的照片;過兩天,伯恩再披露這些假選票是從中國出貨的,而且用中文寫的出貨單已經被找到,目前證據在當地的國土安全部門手裡


這些證據如果是真的,而且能交到川普的手上,那是不是可能成為川普用來揭露中共介入美國大選、極左派與中共勾結的關鍵證據呢?至於川普手上是不是還有其他中共勾結極左派、介入美國大選的證據?我們不得而知。


不過,如果真有這些證據,那麼也就不難想見,中共會要求極左派盡快逼宮川普、讓川普早點下台了。





《 換幕 》 唐浩

驚濤大選戲,幕落悄又起;

紅邪喜欲狂,蕩濁收一疫。

【透視共產黨特集 一】🔍
【透視共產黨特輯 二】🔍
【透視共產黨特輯 三】🔍
【透視共產黨特輯 四】👀
《赤裸裸的共產黨》 冷戰時代的反共聖經 📖
什麼是「華府利益共生體」❓❓❓

© All Rights Reserved.

🔔歡迎訂閱 + 按小鈴鐺🔔

📧「世界十字路口」節目郵箱 🗣


5110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