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抓捕與北戴河會議密切相關?習近平加速背後的政治邏輯;美中「香港戰役」進入單行道 | 熱點互動 08/11/2020


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8月11日星期二,歡迎大家繼續關注我們的節目。


上周由於休假外出,所以沒怎麼緊跟時事新聞。沒想到這周末剛回來,就發生香港大抓捕事件,這是當前最受關注的、震動國際社會的大新聞。整個事件從昨天發生到現在,依然還在不斷發酵中,因為這個事件是一個標誌性事件,其對中美關係,對習近平的政治前途都將產生重要影響。今天我們就來重點討論一下這個事件的背後,究竟隱藏着一個什麼樣的政治邏輯,習近平的動機究竟是什麼,以及中美關係在未來會是什麼樣的走向等等。


港警大抓捕黎智英首當其衝 港人暴買《蘋果日報》股價逆勢飆漲

我們還是先簡單回顧一下這個事件的概況。這次大抓捕從昨天,也就是8月10號星期一的清晨開始。根據媒體的報導,香港警方大概於早上7點左右兵分兩路,一隊人馬前往黎智英住所,至早上9時40分,黎智英在律師倍同下,被警察由住所帶走。

另一隊港警則前往黎智英次子黎耀恩的住所進行調查,隨後,警方均以涉嫌違反港版國安法第29條「勾結外國勢力」罪名,拘捕黎智英和黎耀恩父子。


這次抓捕當然不僅僅限於黎智英,截止目前,遭到港警以涉嫌違反港版國安法相關罪名而抓捕的人數總共有10人,其中包括了黎智英父子三人,壹傳媒高層管理人員4人,以及三個香港社運組織的成員各一人,分別是:「香港故事」成員李宇軒;「學民思潮」前成員李宗澤;「香港眾志」前副秘書長周庭。

在抓捕的同時,港警還出動了超過200人的規模,對壹傳媒大樓進行了搜查。整個搜查過程都被直播鏡頭傳播到了全世界。很顯然這個舉動是刻意安排的,目的就是通過媒體的直播來放大恐嚇效應。也就是說,這次抓捕的主要目的,並不僅僅在於對幾個抗爭人士秋後算賬,更主要的目的在於,中共要通過這樣一個頗有儀式感的畫面,正式拉開對香港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進行全面管控的序幕。


其實這一點從香港市民的行動上就有非常明顯的反映。昨天抓捕事件發生後,大批香港市民半夜就起來到各個報攤購買蘋果日報。平時蘋果日報的每天的發行量大概是7萬份,但昨天一天賣出了55萬份。不僅報紙,蘋果日報的股票也是逆勢暴漲,一度超過340%,連大陸網友都在大陸媒體的報導下面留言,說平生第一次看到金錢彰顯了道義

這說明人心的向背是非常清楚的,香港人買的不是報紙,也不是股票,他們實際上是在用金錢投票表達自己的觀點,用金錢購買為武器,在捍衛香港人最後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


到我做這期節目的時候為止,抓捕事件的最新進展是:包括黎智英父子3人在內,昨天被捕的10人中有8人獲得保釋,已經離開警署。只有香港故事成員李宇軒和前學民思潮成員李宗澤尚未有獲得保釋的消息。

黎智英會否成為「送中」第一案?

我們先來討論一下黎智英本人的案件走向。對這一點很多人最關注的是黎智英是否會被送到大陸審判。


從理論上說,黎智英和周庭等人,都存在這樣的可能。因為根據據港版國安法第55條規定,有3種情況的案件可以被送中處理:

  1. 「案件涉及外國或者境外勢力介入的複雜情況,香港特別行政區管轄確有困難的」

  2. 「出現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無法有效執行本法的嚴重情況的」

  3. 「出現國家安全面臨重大現實威脅的情況的」.


符合其中任何一種情形,都可以在履行相關程序後,由駐港國安公署對相關案件行使管轄權。


56、57條還規定,若被認定為需要中央管轄的有關危害國安案件時,將由駐港國安公署負責立案偵查,由大陸最高檢指定有關檢察機關行使檢察權,最高法指定有關法院行使審判權。並一概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等相關法律的規定。


由於目前港府並沒有公佈黎智英所涉「勾結境外勢力」的具體情況,中共中央也沒有明確解釋什麼是所謂的「香港政府管轄確有困難的複雜情況」。所以,從最壞的預期觀察,黎智英案如果影響巨大,港府覺得難以自己下手,那麼的確有可能最後送交大陸檢查和審判機關來處理。



大抓捕事件3大關節點

從這次大抓捕的對象看,有3個值得注意的重點:第一個剛才我們已經提到了,抓捕黎智英的同時還對壹傳媒進行了高調的大規模的搜查,其目的就是要恐嚇所有與中共不同調的媒體,如果你們還不收斂還不趕快自我審查,下一個被查甚至被封禁的就是你,這可以說是中共打壓香港言論自由的開端。


第二個就是黎智英父子三人同時被抓。熟悉中共迫害手法的人都知道,這種行動往往意味着中共埋伏了後手,就是它們不是簡單抓人判刑坐牢就完事了,它們很可能需要製造一個「亂港禍首認罪伏法」的範例,目的是最大限度打擊民主抗爭人士的士氣,消解港人抗爭的正義性與合法性,同時也給國安法的後續實施製造一個合法性。


也就是說,如果中共需要黎智英重演一次「電視認罪」,那麼它們就需要握有對黎智英施加極限壓力的籌碼,而利用至親的親屬來進行要挾可以說是中共得心應手的套路。黎智英已經年逾古稀,他本人可能對生死榮辱看的很淡,不會屈服於中共,但當兒孫輩的生死前途都被中共捏在手中,這對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極其艱難的選擇。


中共行惡從來沒有任何底線,去年反送中運動的時候,中共甚至公佈美國駐港領事館人員及其家人的照片和姓名用以恐嚇被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痛斥「流氓政權」——對美國政府官員尚且如此,它們會如何對待黎智英這樣一個階下囚,是不難想像的。


第三個重點,是此次大抓捕的時間。


港版國安法剛出台的時候,我們就分析過,北京冒天下之大不韙使出這種手段,其目的之一,就是要確保9月的立法會選舉不能出問題。


在7月31號的時候,港府公開宣佈,由於瘟疫大流行,將把原定於9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推遲一年。然後就在今天,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全票通過了香港立法會繼續運作的議案。就是說,本屆立法會從今年9月30號之後將繼續延任,直到明年9月下一屆立法會任期開始為止。


這就說明一點,無論立法會延期還是本屆立法會議員繼續延任,其實都是北京拍板的。而抓捕黎智英等10人,我相信其指令同樣來自北京。因為當前正是中共北戴河會議期間,萬事「穩」字當頭,如果沒有北京發令,借給林鄭月娥一百個膽子她也不敢擅自在這個時候給中央添亂惹事。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這次大抓捕其實和北戴河會議緊密相關。香港問題是中美新冷戰的焦點之戰,很可能是本次北戴河會議的討論重點。而在會議期間出現大抓捕這樣的行動,只能說明這個決策就來自北戴河。


這顯示在北戴河會議期間,要麼中共高層就如何應對香港難題已經達成共識,要麼高層意見被習近平一派主導,以優勢地位強行達成了所謂的共識。無論哪種,都說明習近平目前仍然牢牢掌握着加速器。


大抓捕並非報復? 習近平另有政治邏輯

接下來我們延續剛才的話題要討論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說,既然北京已經強行延遲了立法會選舉,人大也幾乎同步出台了相關補救措施,中共在選舉方面的壓力可以說暫時是沒有了,那為什麼中共還急於發起這樣一次大抓捕呢?

一種普遍的看法是,這是對美國財政部制裁11名中港官員的報復性舉動。但問題是,中共在8月10號,也就是大抓捕的同一天,也公開宣佈要制裁11名美國人,這顯然是一個對等措施。儘管其中有3人都被中共在一個月內第二次宣佈制裁,凸顯中共有點無牌可打的尷尬,但起碼說明中共目前還是想儘量維持一個表面上的對等模式。


所以,從這個角度看,香港大抓捕應該蘊藏着另外的一種政治邏輯。


我們都知道,港版國安法是習近平拍板的工程。韓正今年5月就明確說國安法是去年10月四中全會的決定,所以這話等於告訴所有人,港版國安法就是習近平的決策。


這就帶來一個問題:凡是習近平拍板的事情,按照中共體制的特色,是只能成功不能失敗的。比如習近平定下了今年達成全民小康目標,不管實際上是否達標了,民政部也好統計局也好,都只能給出確鑿證據證明已經基本全民小康,因為這個目標達成與否,事關習近平政績,也事關他的政治安全。


政治安全,是被習近平定義的大國家安全觀裏面放在第一位的。所以,港版國安法和此前的送中條例最大的不同,就是送中條例表面上是林鄭港府推動的,而國安法是習近平推動的。


去年反送中運動迫使港府撤回了條例,這被國際輿論普遍視為習近平一大政治挫敗。但最起碼表面上,這是港府的失敗,習近平在黨內還可以找到替罪羊,比如被撤換的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和港澳辦主任張曉明。但如果國安法失敗了,這個巨大的政治責任只能習近平自己承擔。


所以,國安法從正式推出一開始,就註定了習近平要一條路走到底。因為國安法能否順利實施,關係到中共能否真正掌控香港,而能否掌控香港又關係到習近平能否渡過黨內危機保住權力。


換句話說,是習近平自己把自己的政治前途和香港問題進行了深度捆綁,拿下香港並內地化,這就證明習近平思想與紅色數字極權模式能夠征服並順利統治一個民主化地區,這將成為中共道路自信並輸出中國模式的成功範例,也將成為習近平的巨大政績。如果拿不下香港,國安法成為一紙空文,習近平的「開疆拓土」或「大有作為」的中國夢就基本做到頭了。


用一句大白話來概括,就是習近平在香港問題上已經輸不起。


從這個角度看,此次抓捕黎智英等人,可以說也是中共最高層的一次試探性近攻而非防守反擊。如果國際社會不能對此作出有效的強力應對,中共下一步勢必在香港大舉實施紅色恐怖。



習近平之困 禍起中共特色「意識形態主權」

在這裏有一點我想跟大家特別說明一下,習近平的國家安全概念,和我們一般人理解的不太一樣。中共官方多次公開表述過習近平的「大國安概念」,其內容可謂包羅萬象,說白了就是黨要管的一切都算國家安全範疇。當然,中共的國家安全,其真實內涵是指中共黨組織的權力安全,並非真正的國家安全。


那麼在習近平的國安概念中,他是把中共意識形態安全都視為重要一部分的,甚至把意識形態視為國家主權的一部分。


早在2017年5月,黨刊《求是》雜誌就刊登過一篇文章,標題就是《維護意識形態安全要有主權意識》。而文章開篇第一段就公開提出:「必須始終繃緊意識形態安全這根弦,樹立強烈的主權意識,切實捍衛好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思想領空、輿論領地、文化領土、網絡領海。」


所以我們就看到,中共極權體制對人的控制是超越人類歷史任何團體組織的。當中共把意識形態和文化輿論等等都視為一種主權的時候,它們就可以以捍衛主權的名義去堂而皇之犯下任何罪惡而不必擔心受懲罰。


這樣邪惡的觀念反映在香港問題上,就帶來一個最大的問題:香港是一國兩制的樣板,而一國兩制事實上等於把香港的領土主權和意識形態主權切割開了。領土主權屬於中共,意識形態主權事實上屬於整個西方自由陣營。


這在中共看來,是不能接受的,因為這就是一個巨大的意識形態領域的國家安全的漏洞,也顯示中共理解的所謂「主權」並不完整。習近平要開疆拓土實現「中興大業」,連他自己定義的國家主權都不完整,怎麼能稱得上雄才大略大有作為?


討論到這裏,我想大家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中共要把國安法在香港的實施,稱為「二次回歸」了吧。


所以,中共發動大抓捕的深層動機在於:美國對香港的制裁已經動到黨內很多權貴的奶酪,這給習近平造成壓力。而他一手推動的港版國安法如果再半途而廢,他勢必因決策錯誤而在黨內遭受更大壓力。在這個畸形體制中,習近平這個位置的人是不能有錯的,一旦犯錯就意味着毀滅,所以他要維護權力只能將錯就錯,或者說死不認錯,狂奔到底。這是體制的邪惡本性決定的。習近平只要脫離不了這個體制,他就註定只能加速到底,直到衝下懸崖,不會再有任何其他出路。


香港大抓捕對內而言,是習近平道路自信的關鍵。對外而言,實際上是一種人質外交,一種勒索外交。中共在通過對自己國民綁票的方式來給國際社會施壓,甚至可以說中共把整個香港扣為了人質。


過去國際社會往往投鼠忌器就不敢再對中共進行制裁甚至譴責,但這次可能會不同。


美國國安顧問奧布萊恩之前的講話說清了一個極其重要的關鍵,就是美國已經看清中共在意識形態方面的危害。這說明美國政府的決策層是真正看清了中共,所以他們事實上已經在按照對待恐怖組織的原則來處理對中共外交關係,我想美國不會輕易受制於這種人質綁票外交,反而可能會採取更強有力的行動來回應,這必然促成美中新冷戰中的「香港戰役」會進入一個快車道,同時也進入單行道。


好的,今天就暫時討論到這裏,謝謝大家,我們下次再見。

唐靖遠快評 🎞 系列視頻
📡歡迎訂閱《熱點互動》

71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