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肉計起訴副總統,彭斯要去旅行?喬州決選非黨爭,民主黨候選人醜聞曝光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12月29日,星期二。



隨著時間的推移,1月5日、6日這兩個極為關鍵的日子就要到了。1月5日是喬治亞州參議員決選,現在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階段。就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民主黨參議員候選人喬恩·奧索夫(Jon Ossoff)的醜聞被曝光了。


另外1月6日是國會聯席會議,參眾兩院的議員要選出總統。川普總統已經反覆呼籲美國民眾,這一天到華盛頓DC參加抗議集會。這個「危險的日子」,會發生什麼事情呢?有不少人已經把希冀的目光轉向了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希望他翻轉選舉結果,彭斯會不負眾望嗎?我們今天節目中會重點聊聊這些內容。


拜登再向中共發炮?

儘管有川普團隊的挑戰,但是拜登似乎已經認定自己是美國下一任總統了。昨天(28日)在聽完國安與外交專家簡報後,拜登表示,在美中競爭並追究中共貿易、科技、人權侵犯作為之際,聯合理念相近夥伴捍衛共同利益與價值,將是美國處於更強而有力的位置。


這是拜登又一次向中共發炮。雖然炮聲不是很響,但對於拜登來說,已經是很難得了。因為拜登之子亨特(Hunter Biden)與中共勾連的醜聞甚囂塵上,雖然美國左派媒體隱匿不報,但是美國民眾還是或多或少對此有了一些了解。美國人甚至知道,從中共那邊拿好處的「大人物」就是拜登。


我們後面會談到另外一個相關問題,就是揭開亨特硬盤門的特拉華州電腦維修店老闆起訴推特了。因為推特把他稱為黑客,污衊他入侵了亨特的電腦硬盤,這個問題先掠過。就是說拜登談論對中共究責,是比較難得的。


拜登說「面對當今最艱鉅的威脅,需要美國的參與及領導。如果只有美國單打獨鬥,將無法解決相關威脅」。


拜登說美國面對著「最艱鉅的威脅」,這一點是沒錯的。如果把美國比做人體,那麼中共這個病毒不僅附著在肌膚,而且已經侵入到了腠理,甚至正在侵入骨髓。這在大選被中共操控的問題上,就可以管中窺豹。




所幸川普政府的造血功能沒有消失,對中共的免疫力在不斷增強。通過4年的努力,正在使美國擺脫中共魔掌的控制。如果川普能夠連任,相信第二任期可能會徹底肅清體內的病毒,使美國獲得新生。


但前提是川普得能夠連任,這個問題我們稍後來談。這裏先說拜登。他說美國面對著「最艱鉅的威脅」,這是沒錯的。但他說需要美國的「參與及領導」,這個就值得懷疑了:別的國家會聽拜登的號令嗎?


聖誕節前,歐中投資協定受阻。《紐約時報》認為是拜登「對這項協議不滿意」,香港親共媒體還吹捧說是「拜登抗共的第一槍」。


但是昨天(28日),歐盟輪值主席國德國在卸任前,突然推動歐中談判,可能使雙方即將達成協議了。法國迴聲報報導,中共一方做了新的重大妥協,使歐盟得到了更多實惠。


前兩天的節目中我還在說,中共在國內外都採用的是同一種做法:拉攏一部分,打擊一部分。


中共一直在努力分化瓦解美歐聯盟,而現在歐盟的表現不禁使人擔心,拜登有這樣的「號令天下、莫敢不從」的領導力嗎?顯然,德國總理默克爾就沒有把拜登放在眼裏。所以,許多人把希望都寄託在了1月6日的國會聯席會議,希望彭斯能夠「一夫當關」,推翻大選結果。



起訴彭斯,德州議員要法庭授權

昨天(28日),德州聯邦共和黨眾議員、律師路易·戈默特(Louie Gohmert)在德州東區法院向法院提起訴訟,將副總統彭斯告上了法庭。他希望藉這個訴訟,促使聯邦法官推翻1887年《選舉計數法》,授權彭斯推翻選舉結果,使結果有利於川普。


目前亞利桑那州共和黨也加入了這個訴訟的行列。其實前幾天,阿米斯塔德計劃(the Amistad Project)已經做了類似的提告。


戈默特在訴狀中表示,彭斯在1月6日採取的任何確認選舉人團的結果、確保拜登獲勝的行為都是「欺詐」。他要求法官傑里米‧凱諾德(Jeremy Kernodle)裁定,彭斯有權在國會聯席會議期間挑選為川普投票的共和黨選舉人。


也就是說,戈默特希望法官給彭斯權力,讓彭斯決定那幾個搖擺州哪邊的選舉人票數被計入。因為之前7個州的共和黨人投出了「替代票」,總計有84張之多。


目前拜登是拿到了306張,川普有232張。如果拜登去掉84張票給川普,那麼川普將達到316張票。如果不給川普,那麼拜登和川普都不夠270票這個門檻,接下來就會由眾議院選出總統。

憲法律師伊萬·萊克林(Ivan Raiklin)也認為彭斯的確有這樣的能力,並且呼籲他「一定要這樣做」。



川普總統轉發了萊克林的推文。


彭斯會一擘擎天嗎?

戈默特的想法是不錯,這裡面存在了2個問題。一個是聯邦法官會做出戈默特滿意的裁決嗎?另一個是彭斯會一擘擎天嗎?


自從川普律師團隊提起第一份訴狀,人們就在希冀著地方法院、聯邦法院和最高法院能夠做出公正的裁決。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包括最高大法官在內,做出的裁決一次次的令人們失望。即使是明擺著違憲的事實,最高法院也以不是理由的理由,駁回起訴。比如德州吿4個搖擺州違憲案,事實很清楚,但最高法院卻以「動議不符合憲法規定」為理由,駁回了德州的起訴。但德州共和黨主席艾倫‧韋斯特(Allen West)指出,最高法院的裁決意味著各州「可以違反憲法,而不承擔責任」。


大法官也不能維護憲法,讓人不免擔心美國的司法已死。凱諾德法官如果秉持公義、公正斷案,會不會有壓力呢?


我們希望他成為司法界的一股清流,希望凱諾德作出正確的選擇,這畢竟很重要。但接下來的問題是,彭斯副總統即便有了相應的權力,他就一定會推翻選舉結果嗎?希望是這樣,但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彭斯身上。


我這麼說,絕不是說彭斯不忠於川普。很可能他和川普的合作還不錯,否則川普也不會繼續與他搭檔競選。


但這次大選太與眾不同了,正邪兩方面打得非常激烈。而在這場打鬥中,我們已經看到極左派使用了不少「下三路」手段。包括對聯邦政府工作人員、川普團隊律師以及他們家人的各種騷擾、恐嚇,甚至是死亡威脅。壓力面前,很多人選擇了退縮。就包括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對大選的評估報告,也出現了難產。那麼彭斯會不會也遇到類似的壓力呢?


「政治趨勢」引述以色列時報的消息稱,彭斯將在1月6日之後,前往以色列旅行兩週。彭博社也報導了這個消息。


彭斯在這個期間出去旅行,不免令人心疑。因為現階段是非常時期,川普非常需要人們的支持。特別是政府高層的鼎力支持,那對川普將是莫大的鼓舞。


假如彭斯有這樣計畫,那麼1月6日後旅行2週,回來就是憲法規定的1月20日總統就職典禮日了。


我說過,每一個人在這次大選面前都要做選擇,就在這種是非、善惡、正邪之間選邊站。而神就在人們自己的選擇中,挑選祂要的人。


所以川普呼籲支持他的每一位選民,不要錯過1月6日的華盛頓DC抗議集會。



「我們需要川普」

川普總統是希望支持他的美國民眾,能夠在國會聯席會議期間,在華盛頓DC舉行大規模的示威,以此向國會施加壓力,不要宣布拜登當選。


綜合多家媒體報導,包括「制止竊選」、「美國優先女性」和「驕傲男孩」等團體,都將在這一天聚集在首都,聲援川普對選舉欺詐的指控。


其中「停止竊選」在網絡上表示,人民必須佔領國會大廈的草坪和台階,並告訴國會「不要確認」,強調國會不應該認證這個欺詐性的選舉人團。


毫無疑問,如果去抗議的人多,會對國會形成一定的壓力。這也可能是川普團隊走正常法律途徑的最後一次機會了,所以這個集會抗議非常重要。


但這一天的重要性不是只有川普陣營知道,那些竊選的人也知道。如果頂住壓力,扛過這一天,他們很可能會達到目的,把拜登推上台。


那麼極左陣營有沒有可能做出一些應對措施呢?我們之前已經都看到了,挺川人士曾舉行過多次示威遊行。但是每次遊行集會,都有極左派比如安提法出來搗亂,甚至與支持川普的人發生衝突。


民主人士唐柏橋先生還有一種擔心。他擔心在1月6日前,美國可能會「出現」更嚴重的疫情。就是說他擔心民主黨人故意宣傳疫情嚴重,從而要阻止挺川人士集會。


這種情況也不是沒有可能,在此之前,人們就在質疑美國今年的死亡總人數。因為美國疾控中心CDC官網的數據顯示,今年的死亡人數並沒有比過去幾年增高。


CDC數據顯示,從今年年初至目前,全年死亡總數為281萬8527人,與前年死亡283萬9205人和去年死亡285萬5000人相比還略低一些。就算加上12月份的死亡人數,總體死亡人數與過去幾年相比,也沒有明顯增長。但是左派為了攻擊川普,硬是謊稱疫情死亡率非常高。


所以不能排除極左派再次以疫情當成藉口,阻止人們前往華盛頓。如果這次抗議被阻止,將會使川普的處境更加艱難。


我注意到有網友在響應川普呼籲的同時,提出了一個新的觀點。網友認為1月6日可能是最後一次機會了,希望人們盡可能前往華盛頓參加抗議。因為川普如果不當總統,還可以過他無憂無慮的大亨生活,而且更省心、更自在。但是美國人民的生活可能會受到一些影響,稅收可能增高,自由可能能會越來越少。所以這位網友說「現在不是川普需要我們,而是我們需要川普」。


喬州決選,抵禦社會主義的最後防線

如果川普能夠連任,當然對美國人民是好事,對世界來說也是好事。但美國總統的權力受到國會的制衡,如果國會不配合,總統也難有作為。即使是拜登上台,也是一樣的情況。所以人們在關注著總統大選的同時,也在關注著國會兩黨席位的變化。


昨天(28日),競選連任的喬州參議員大衛·珀杜(David Perdue)對福克斯表示,喬州參議員決選的重要性超越了政黨之爭,而是美國抵禦社會主義的最後防線。


珀杜表示,他和另一位參議員洛夫勒(Kelly Loeffler)正在想喬治亞州選民宣傳,確保他們了解這其中的利害關係,以及走出去投票。他說「我們是抵禦民主黨衝擊和激進社會主義議程的最後一道防線」。


前天(27日),川普在推特上宣佈,將在決選前1月4日,主持喬治亞州舉行的競選集會。川普說「對我們的國家來說,他們的勝利如此重要!」


在擁有100個席位的參議院,民主黨和與民主黨有黨團關係的獨立參議員共拿下48席。而共和黨已經拿到了50席,只要再贏得一個席位,就可以稱為參議院多數黨。那麼在表決的時候,共和黨就佔據著主動。如果民主黨贏得喬州這2個席位,也將是50席,與共和黨勢均力敵。那麼這個時候,參議院議長、也就是副總統的一票就成了決定的砝碼。所以喬州決選,一定意義上說,重要性不比總統選舉差多少。



但現在看來,如果不出現作弊,選舉結果可能有利於共和黨一方。


珀杜表示,在11月的選舉中,他和洛夫勒都擊敗了對手。只是因為喬州州法規定,如果沒有跨越50%的選票門檻,必須進行第二輪決選。


福克斯報導,共和黨人為了保持對參議院的控制權,已經籌集了2億多美元的資金,為這場選戰進行最後的努力。


此外,珀杜的競爭對手、民主黨候選人奧索夫的醜聞突然被曝光了。


防疫用品


民主黨候選人為中共官媒拉粉

昨天(28日),《華盛頓燈塔報》報導,民主黨參議員候選人奧索夫曾經為中共官方喉舌媒體新華社做過宣傳,呼籲他的粉絲追看新華社的報導。


報導中表示,奧索夫曾在2012年期間擔任聯邦眾議員漢克·約翰遜(Hank Johnson)的「國家安全助理」5個月,並且獲得了最高機密許可,但當年8月就離任了。


同年11月,奧索夫在推特上發文,要他的粉絲閱讀新華社的報導。他在推文中說「尤其在中共十八大期間,關注新華社」。而且他還特別備註指出,「新華社是中國(中共)國家媒體」。



大家知道,新華社這是中共最大的喉舌,主要的對外宣傳機構。中共很多的政策、決議,都是通過新華社發出。一些重大事件發生後,也是新華社發出通稿,然後由其它媒體轉載。


今年2月,美國國務院已經把新華社、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中國日報》和《人民日報》都列為了外國使團。不過新華社至今沒有按照國會眾議員的要求,註冊為外國代理人。


而奧索夫明知道新華社是中共的喉舌,卻向自己的粉絲宣傳,讓人們關注新華社。國務卿蓬佩奧在今年2月18日明確指出,新華社等媒體是受中共控制的實體,它們是「為中國共產黨工作」的。


這不能不引起人們的猜疑:奧索夫是不是拿了中共的好處?否則為什麼要人們關注中共喉舌的宣傳呢?如果拿了中共的好處,他還會為美國人民著想嗎?


中國有句話:吃人嘴軟,拿人手短。拿了中共的好處,就在中共的手裏有短處,就會被中共或明或暗的要挾,為中共做事。所以在參議員決選前夕爆出這種醜事,對奧索夫絕對不是好事。

說起來,《華盛頓燈塔報》爆出不利於民主黨的消息,顯得有些難能可貴,因為現在左派媒體在完全自我屏蔽有關大選的醜聞。特別是社交媒體,更是在一面倒的涉入了大選。

65:0,審查川普與拜登

美國媒體研究中心助理編輯科琳·韋弗(Corinne Weaver)發表了一篇報告,《大科技公司武器化平台竊取2020年大選》,曝光了美國科技巨頭如何以社交媒體平台為武器,影響美國大選的情況。


資深共和黨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轉推了這篇報告,並且附上一段文字:在大選前,推特和臉書審查了65次川普,但對拜登是0。他還特別加上一個評語:65:0。只審查川普,不審查拜登。


韋弗的報告認為,川普和他的競選團隊在大科技公司的審查制度混戰中,遭受了重大的損失。在推特和臉書上,保守派、川普支持者以及對拜登競選不利的消息經常被壓制,尤其是在大選前幾個月。選前對他們進行了65次審查,而對拜登一次都沒有。所有的審查中,98%是推特所為。


比如紐約郵報在大選前曝光亨特的醜聞,牽扯到了中共和烏克蘭的腐敗交易,並且還有亨特強姦中國幼女的罪惡。但是這些報導遭到了臉書和推特的審查,被完全屏蔽了消息。而且推特還污衊說提供這些內容的人是黑客,入侵了亨特的電腦。但推特現在已經被告上法庭了,原告要求推特賠償5億美元。這個話題稍後來說。


麥克拉奇對7個搖擺州1750名拜登支持者調查發現,36%的拜登選民因為新聞審查,從沒聽說過亨特的事。其中13%的人表示,如果知道,不可能投票給拜登。60%的拜登選民不知道臉書和推特阻止用戶諷刺拜登和他的團隊。


韋弗指出,大科技公司對川普在2016年獲勝感到不滿,因此在竭力阻止他連任。報告分析指出,大科技公司濫用他們的權力,幫助竊取總統選舉。即便在選舉後,他們繼續通過審查制度打擊川普。川普和他的團隊在推特上被至少審查了486次,其中超過400次發生在11月3日之後。


根據網站「開放秘密」(OpenSecrets.org)網站數據,推特和臉書員工捐款的90%用於民主黨競選活動;Alphabet、微軟、亞馬遜、臉書和蘋果的成員,在競選期間為拜登競選活動捐款1024萬3589美元。而川普從這些大科技公司僅僅拿到42萬7047美元。


韋弗指出,如果大科技公司擁有這麼大的權力和影響力操縱選舉,那麼就不會有真正的公平選舉。


不過也正因為作惡太多,現在推特將要被告上了法庭,原告要求推特賠償5億美元的誹謗賠償。


推特被告誹謗,原告索償5億美元

準備狀告推特的不是別人,正是提供亨特電腦硬盤的特拉華州電腦維修店老闆約翰‧保羅‧馬克‧艾薩克(John Paul Mac Isaac)。


今年10月,《紐約郵報》獨家披露了亨特筆記本電腦上的爆炸性文件。其中涉及拜登家族很多不正當的海外交易細節,也有亨特在中國犯下罪惡的視頻和圖片。


艾薩克表示,這台電腦在2019年4月被送到店裏維修,但沒有支付維修費用,後來也沒有被取走。多次嘗試聯繫客戶,一直沒有音訊。在過了安全期後,艾薩克查看電腦,發現裏面有大量「令人不安」的資料。


艾薩克複製了幾個電腦備份,並在去年12月,將這些資料提供給了FBI。並在幾個月後,提供給了前紐約市長、川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朱利安尼在鑑定後認定,其中的數據是可靠的,隨即在10月10日,將部分材料交給了《紐約郵報》公開。


但是這些內容馬上遭到了臉書、推特等社交媒體的封殺。推特更聲稱,《紐約郵報》的報導依靠的是「黑客材料」。

艾薩克在訴訟中表示,推特正在「向全世界宣布他(艾薩克)是一名黑客」。為了挑戰亨特電腦被黑客攻擊的說法,艾薩克幾週前曾發佈視頻進行反擊。但是他隨即遭到了死亡威脅,之後被迫關閉了電腦維修店。


艾薩克訴訟認為,推特的行為具有「惡意」。要求推特公開撤回他是黑客的說法,並且賠償5億美元。


推特創始人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y)可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買單了。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記得把它分享出去。真相,對每一個人都至關重要。


聖誕節前夕,美國做出一項重大部署,羅斯福號航母打擊群再一次出征。這個大動作背後,意味著什麼呢?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 熱門時事▶︎ 中共肺炎


👉 加入優樂客會員: http://bit.ly/InsightPlans

🔔 追蹤沐陽部落格: http://bit.ly/joinMYBlog

觀看沐陽會員視頻,

請點擊【自媒體會員區】或【沐陽會員區





903 次瀏覽0 則留言
遠見快評,老外看中國,新聞最嘲點 等多個自媒體節目匯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