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乃文名醫談古方 改過向善 竟可治癒瘟疫大疾


古代的瘟疫怎麼治療?其實是很難的。在張仲景的年代,他說大部分人都是因為傷寒這種瘟疫而死。那麼他就想辦法來治療傷寒,所以就寫了一本《傷寒雜病論》。這本書後來被分為兩部:《傷寒論》和《金櫃》。他總結瘟疫大概有哪幾類治療方法,從而建立了一個怎麼樣治瘟病或傳染病的一套方法,故稱《傷寒論》。


若《傷寒論》一開始就能治好病的話,就不會衍生到後面所有的病。可是,這也只是在物質上給人治病。假如說我們了解生病的原因的話,也許可以用更好的方法來治病。漢朝時有一位道人叫張道陵,他是後來道教的開山始祖。他用修道的方式給人治病,跟人講法。有人若在那時生病,人們會說疫病是一種邪亂之氣。所以在東漢末年,那時世道混亂,全國性的大瘟疫有好幾十次。東漢經學家何休說過:「民疾疫也,邪亂之氣所生。」就是說瘟疫這種病都是邪亂之氣造成的。所以古代一旦發生大瘟疫的時候,他認為那就是邪亂之氣。


那麼我們就要用治療邪亂之氣的辦法,不是只有用藥物來解決問題。例如,張仲景是用藥物等治療的方法。可是,過去的君王或是官員們就懂得,瘟病是邪亂之氣。既然如此,那可能就是因為人們不敬神明、有大逆不道的狀況,而且開始檢討自己是否親小人而遠賢臣、有暴戾殺戮、有橫徵暴斂或使得蒼生受苦。所以古人就說:「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舉頭三尺有神明。」所以,當時的道人張道陵就想到了這樣一套類似宗教或者說是修道人的方法來治療瘟疫。


這其中當然也有所謂的驅魔、驅鬼等等方法。但是,他還有一套特別有意義方法。他教人們拿一張紙並寫上自己一生所做過的所有錯事和壞事,然後把紙扔到水裡,並向神明發誓:不再做那些錯事以及不好的事。若再犯的話,就讓自己生命終結。當初人人都照這個方法去做,沒想到瘟疫都不見了。因此,百姓們一傳十,十傳百,瘟疫就逐漸消失了。所以,張道陵和他的後代弟子一共治好了幾十萬人這種所謂的瘟疫病。


在太清三年,也就是549年時,當時的邵陵王長子,名叫蕭堅,在其管轄的土地上,他什麼事都不管,每天都在喝酒,根本不理軍政,也不獎賞有功的人。所以,瘟疫來的就非常嚴重。那些因疫而死的人,他也沒有做任何撫卹。同年三月,有一些士兵把繩子從城牆上放出繩子,讓敵兵登樓。於是城池被攻陷,死亡的人非常非常的多,根本來不及埋到墳地。而且還有人「已死而未斂」,死了以後無法入棺入殮的人相當得多。那麼還有人甚至死而未絕,就通通聚在一起燒掉了。這和今天的武漢非常近似,人還未死就扔進焚化爐裡燒掉了。


金末年間,「元军围攻汴梁,汴京疫病大起」,五十天內有九十萬人病歿。當時汴京有十二個城門,每日各門送出死屍多達兩千具,也就是說每天的死亡人數是兩萬四千人。這個數字也透露出其嚴重性和此次武漢肺炎很相近,幾乎是染上就死。武漢肺炎剛爆發時,有人偷拍的影片裡面顯示,在幾分鐘內就有八具屍體推出醫院。這個情況和金末年間幾乎相同。


我曾經在報章雜誌上發表過有關於避瘟香囊的文章。有一次,我把做好的香囊送給一個朋友,他收到之後做了一些研究。他發現這種香囊可以產生免疫力的能力相當高,甚至高過人參和靈芝,由此可見這個避瘟香囊是非常好的。清朝的一本古書《松峰説疫》中記載了它的配方,其中只有六味藥:大黃、羌活、蒼朮、細辛、吳茱萸和柴胡。把這六味藥打成粉做成香囊,然後時常聞一聞。我建議大家可以放到口罩裡面,或者放在床邊,隨意都可以聞到它的香氣,都可以增強自己的免疫力。當免疫力變好時,自然就不會染病。中醫古時候關於免疫力有這樣一句話:「正氣存內,邪不可幹。」你的免疫正氣在體內被激發出來了,那麼邪氣就干擾不到身體了。


中醫過去講辨證論治。例如我們談到的張仲景,他就是用辨證論治法。他辯太陽病、陽明病、少陽病等等病各是什麼樣子。例如,一個人有太陽病的症狀,那就辯這個證,用這一種方法來治病。這就是中醫古時的治療方法。這種方法對於普通病或瘟疫是同樣的治療。其實用辨證論治的方法來治武漢肺炎或稱中共肺炎,會有一樣的效用。如中共肺炎產生的症狀常有咳嗽、氣喘、痰顏色異常等等。以氣喘來說,喘的像是呼吸都吸不到氣了,張仲景書中記載的麻杏甘石湯就會有幫助。若是喉嚨痛、咽喉痛或是鼻腔發炎等,中醫有各種藥方如參蘇飲或杏蘇散等等來治療。這就是辨證施治。最近在中國大陸,有雙黃連和蓮花清瘟這兩個處方。若針對某些症狀,它是可以使用的,所以只會對某些患者有效。中醫治病一向都講辨證論治,有什麼症才用什麼藥。假設通通都用一個藥方來治好所有的病人,那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們要跟大家強調,要真正的用辨證論治的方法來治所有的病情。


53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