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急播出!老外看中國郝毅博友情相挺!半年78個黃標,美有網信辦?對聯影響市容?大陸現死亡病例,3000隔離房抵石市;天津爆疫封路,雪糕有病毒?世衛專家染疫,穆雷染病

  老外看中國的各位朋友、新聞看點的各位新老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我是新聞看點的李沐陽。因為新聞看點被YouTube禁止上傳視頻一週,所以我跟郝毅博商量,能不能在老外看中國的頻道臨時播出。我以前跟大家說過,郝毅博是我的好朋友,所以他很爽快的答應了。



  在此,我代表新聞看點的各位小夥伴,謝謝郝毅博,也謝謝老外看中國的各位觀眾。同時也向新聞看點的各位新老觀眾表達歉意,影響了大家收看新聞看點。


  可能有人會問,新聞看點為什麼會被封禁一週呢?我看到youtube警告說我們在上週六(9日)的視頻內容「違反了社群規定」。我當天談的內容,主要與疫情相關,有幾十萬人看過了那個視頻,所以我這裏也不再重複了。


  這件事,對我的觸動很大。因為這不只是影響了我們收入的問題,經濟上的問題還在其次,主要是對我心理上的沖擊。我感覺好像是又回到了中國大陸一樣,我的感受就這麼強烈。


  大家知道,我是從中國大陸出來的。之所以選擇出國,主要就是因為那個環境不自由,幹什麼都受限制。


  大家知道,中國大陸那個環境,各種法律多得像牛毛,把人限制得死死的。就算你十分小心,也會在不知不覺中觸犯了中共的法律。


  我曾經說過,中共的法律就像人們扎的腰帶一樣,要鬆能鬆,要緊能緊,它針對不同的對象,鬆緊程度可以自由控制。


  我太太以前在當地開了一家珠寶店,經營一些珠寶玉器。開業之前,我們不想給別人添麻煩,所以沒有通知朋友,只告訴了自家的親屬。


  因為我們當地有個風俗,誰家有大事小情,人們都要隨份子。在人們的攀比心裡作用下,隨份子少則五六百元人民幣,多則幾千,甚至上萬。如果是當官的家裏有什麼事,那個份子錢就更重了。


  所以隨份子,已經成了工薪族的額外負擔。考慮到這些,我們沒有通知朋友,只通知了家裏的直系親屬和幾位長輩,請他們在開業的當天到飯店去赴宴。


  開業的當天,我們在店門口擺放了兩個充氣的大象,遠遠的看去,相當引人注目。這正是我們所希望達到的效果,相當於是做廣告宣傳。同時也圖個吉利,吉祥如意。


  當天早晨7點左右支架好,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左右,城管大隊的人就來了。前後有兩輛車,下來了10來個身穿制服的年輕城管,也不說話,上前就要把兩個充氣大象給拿走。


  我看到這個情況,一邊走上前,一邊問他們幹什麼。其中一個看上去像是頭頭的人說,影響市容,不允許擺放。我從沒聽說過,在自家店門口擺放什麼東西,會影響到市容。美國紐約這種國際大都市,商家在店門口都可以隨便擺放一些東西,紐約的警察從來都不過問。


  我對那個頭頭說,先等等再說,我打個電話。我有一個朋友,是城管大隊的中層領導。我撥通電話後,簡單說明了一下情況,然後他讓我把電話給其中的一個人,這個人的名字我忘記了。


  那個人接過我的電話,就跟我那位朋友通上了話。我不知道他們說了些什麼,但是這個城管把電話給我後,對其他的城管說,「走吧,這是X隊的人」。然後那些城管坐上車,就離開了。他說的那個X隊,就是我的那位朋友。


  電話掛斷後,大約也就是十幾分鐘的樣子,我的那位朋友開車來到了店裏,他是來隨份子的。他告訴我,有什麼事就找我,那些都是他的小弟。這就是中國大陸的現狀,有人就沒問題,沒人就影響市容了。


  後來還有一件事,這件事更荒唐、更可笑。什麼事呢?


  中國人過年的時候,都要貼春聯、貼對子,這是老傳統了。我不喜歡那些印刷的對聯,雖然很精緻,但是總覺得少了過年的氣氛。我喜歡自己編對聯,然後買紅紙自己寫。


  有一年,我給玉器店編了一副對聯,其中提到人心歸正、價格公道之類的內容。寫好之後,臘月二十九貼在了大門上。


  正月初六一上班,城管大隊的人又來了,說我們的對聯影響市容,必須撤下來。各位,你們什麼時候聽說過貼對聯會影響市容呢?聞所未聞,見所未見,這件事讓我遇上了。


  我想來想去也想不明白,因為整個一條街,所有的商戶都貼著對聯或者「福」字,為什麼就我們的對聯「影響市容」呢?我問了其中的一個人,請他給我解釋,他說自己只是幹活的,上邊說了就得這麼幹。


  我當時並沒有給我那位朋友打電話,這種事太小了,不想總麻煩他。但是過後我還是問了一下原因,他告訴我,是因為「人心歸正」這樣的內容,領導不愛看。然後可能是為了讓我心裏平衡,城管大隊的人在第二天,把所有商戶大門上貼的對聯、「福」字都給撤了下來。


  這是我親身遇到的,現實生活中的兩件事。而因為對聯內容不對領導的胃口被撤下,這就是現實世界中的言論審查。


  再給大家講另外一個事,是發生在虛擬世界中的言論審查。我以前在大陸,經常給不同省市的年輕人主持婚禮。我把我的檔期行程發布在了微信的朋友圈,這樣便於各地的婚禮公司查看我是否還有檔期。


  但是我逐漸發現,一些婚禮公司的人問我,為什麼很少在朋友圈發布內容,除了婚禮檔期之外,幾乎很少看到我的朋友圈更新。其實我經常在朋友圈發布一些消息,會轉載一些海外媒體的內容,有時也會發表一些觀點看法等等。我意識到,我發的這些內容很可能被屏蔽了,除了我自己能看到之外,別人根本看不到。


  因為我經常發一些海外的消息,我的一位警察朋友曾專門提醒過我,讓我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被盯上。


  於是在後來,我經常在發表的內容中,加上一些各種符號,或者故意使用一些替代字符等等,以躲避當局的審查。但即使這樣,也經常會被屏蔽掉,有的甚至被刪除。


  我曾經有幾次被封號的經歷,說我發的內容違反了規定。經過反覆的各種申請、認證,才找回來,但是最終還是被永久封號了。


  再後來,我改用了郵箱。但是中國大陸的郵箱,全都是被中共監控的,很多的內容還是發不出去。比如有朋友向我要自由門這種破網軟件,他們也想看看海外的真實消息。


  最初的階段,不管我使用哪個郵箱,郵件都被退了回來,根本發不出去。即使我一個字也不寫,只要附件中有自由門軟件,郵件還是發不出去。我估計,可能是自由門軟件這個fg的名稱,已經被列為了敏感字符;或者是軟件本身被攔截。


  於是我就想了一個辦法。我先是把自由門軟件重新命名,用數字來代替fg,然後我又把軟件的後綴「exe」改成亂碼。這樣一來,從外觀看上去,軟件變成了一個不可讀的數據文件。再通過郵箱發送,就可以正常發送了,一次也沒有被攔截過,也算是跟中共鬥智鬥勇吧。


  講這些個人經歷呢,就是說中共的言論審查是非常嚴格的。大家知道,一個人如果被鎖上鏈子,那種感受是非常難受的。


  在經歷了幾年這樣的折磨後,我和家人離開了中國。為此,我們放棄了盈利豐厚的生意,關閉了辛苦經營的珠寶玉器店。但是因為那些貴重物品不好隨身攜帶,所以出國的時候,我們幾乎是什麼都沒帶出來。直到現在,大陸的親人還替我們保存著不少的物品。


  當初拋家捨業離開中國,就是想過上正常人的生活。有尊嚴、有自由,不會受到各種約束限制。


  大家知道,我開新聞看點自媒體頻道,也算是重操舊業。我以前是在大陸的某家電視台工作,這點曾跟大家講過。但是那時候在電視上讀稿子,都是經過至少4層審查的。


  首先自己進行自我審查,然後主編要審查,接下來是政治保衛部門審查,最後是台長或局長審查。只要有一點不符合「黨」的宣傳政策,那


稿子就會被刪改或者直接斃掉。



防疫用品



  我曾跟大家說過一件事。我們當地開人大常委會,我去做採訪。在開會之前,其中一個領導跟別人開玩笑,指著我說,「我讓小李說煤球是白的,他就得說是白的」。


  就是說,那個時候在電視上說的話,都是在替「黨」宣傳,說「黨」愛聽的話,根本不是我想說的內容。到了海外開這個自媒體頻道,就是要在自由的國度,說一些自己想說的,說一些真實的內容。


  我們這個頻道,到現在已經開設3年多了。前兩年,雖然也有一些打壓,但相對比較少一些。可是過去這一年,從去年1月17日到現在,我們受到了太多的打壓。


  大家知道,去年年初武漢爆發了中共病毒疫情。從1月17日開始,我們就連續幾個月在追逐疫情真相。但是我們付出的代價卻是非常大的。


  今天早晨我粗略看了一下我們對疫情的追蹤報導,大概有6個月的時間。從1月17日,一直到7月18日。這6個月當中,我們被黃標的視頻竟然高達78個。其中1月21日開始,連續30天的節目都被黃標。


  大家可以想想,新聞看點受到了什麼樣的打壓,也可以想想,我們的日子、我們走的路有多艱難。這也是我經常呼籲大家支持我們的原因之一。


  被黃標,只是沒有收入,但我還可以接著說話,嘴沒有被封上。但是現在已經不同了,不僅要黃標,而且還被刪視頻。現在又被停播一週,直接把嘴給封了起來,我的說話權力被剝奪了。


  這與中共封我的微信、過濾我的帖子、撕下我們商店大門上的對聯有什麼區別呢?美國是不是也設立「網信辦」了?這還是美國嗎?下一步會不會因為我繼續說話,也像中共一樣搞文字獄抓人呢?


  新聞看點所報導的內容,我不能說百分之百都是真實的。但是我們的確是力求信息的真實準確,及時向觀眾傳遞真相。


  我想知道,報導疫情真相有錯嗎?報導疫苗有錯嗎?報導中國的大洪水有錯嗎?告訴人們中共在掩蓋著什麼有錯嗎?揭露中共這個殺人惡魔有錯嗎?如果沒有錯,為什麼不允許我說話呢?


  今天上午,一位遠在加拿大的朋友聽說了新聞看點被封嘴一週這件事,他問我youtube怎麼聽得懂中文了?是,YouTube怎麼聽得懂中文了?而且我也想知道,YouTube的做法為什麼與中共越來越像了?


  不瞞大家,昨天我真的有點害怕。所以今天早早就醒了,翻來覆去想這件事。我在想還要不要繼續說下去?會不會遭到報復?我真的有這些思考。



  後來,一下想起了武漢醫院艾芬醫生的那句「老子就要說」。艾芬醫生當時也是遭到了打壓,而且是中共的直接打壓。但是她看到許多人在瘟疫中喪命,責任感使她說出了那句話,「早知道是這樣,老子就要說」。


  那現在,第二波疫情正在洶湧襲來。在這個生死攸關的重要時刻,每個人都想知道真實情況,都想了解自己的身邊發生了什麼。


  我如果不說,中共正高興呢。這也是中共想要的結果,把所有發聲的渠道都給堵住,然後它就可以向世界灌輸虛假信息,灌輸它的謊言。但是中共高興的事情,一定是邪惡的。


  在去年中國大年初一的節目中,我引用了古人的一句話,「史職不可廢」。我要繼續向人們講述事實真相,這是我的責任,不可推卸的責任。


  大家還記得,去年過年期間,有一位叫Tina的女士回中國大陸去看望朋友。當時武漢的疫情已經相當嚴重了,每天都有新的病例增加。但是在中國大陸的媒體和社交媒體上,根本看不到任何信息,一派歌舞昇平。


  Tina女士是在自己的手機上,無意間看到了沐陽的新聞看點。她從新聞看點中了解到,武漢很可能要封城了。在仔細分析對比、慎重權衡之後,她馬上購買了機票,回到了美國。


  後來她給我們打電話,一再表示感謝。說如果不是看到新聞看點,她還被蒙在鼓裡,很可能也被封在城裡了。


  大家看,這個真相有多麼重要?所以為了讓更多人了解真相,為了讓更多的人知道自己身邊發生了什麼,為了打破中共的宣傳謊言,我要繼續說。我也希望每一位朋友,更多的支持沐陽,支持新聞看點。


  就像一位網友在留言中說的,如果您沒有資金上的支持也沒關係,堅持把廣告看上30秒,就是對我們的支持。同時也盡您所能,幫我們把視頻傳遞出去。您的舉手之勞,也許就能救下很多人,這是功德無量的事。



  現在我就來說說疫情情況。咱們先說中國大陸的疫情,然後再說國際的情況。


  截止到今天早上,中國大陸共有2個高風險區分別是石家莊藁城區全域和黑龍江綏化是望奎賢惠七鎮。此外中國還有70個中風險地區,其中北京有7個,河北省有29個,遼寧省有25個,黑龍江有9個。


  昨天,當局通報稱,中國大陸新增138例病例,境外輸入14例,本土病例124例。本土病例主要集中在河北和黑龍江,河北是81例,黑龍江是43例。


  另外河北石家莊藁城區出現1例死亡病例,是一位女性。大陸媒體報導,這位病亡的女性感染病毒前已經患有基礎性疾病。這是中共官方近期通報的第一例死亡病例。


  對中共通報的數字,我再次提醒大家,不要當真,僅作為參考好了。因為不透明,所以真實情況根本不知道,但是我們又不能不說。比如


  當局通報的河北省有81例新增本土病例,其中石家莊佔75例,邢台市有6例。這個數字我們是嚴重懷疑的。為什麼呢?


  我們看到這樣的消息,唐山三家集成房屋生產企業正在緊急趕製集成隔離病房。據稱這三家集成房屋企業曾為武漢火神山醫院提供過集成房屋,目前企業工人正在連夜趕工。中共官媒報導,昨天已經有3000套隔離板房運到了石家莊正定縣。


  看這架勢,疫情情況不太像通報的這些數字,這有點像武漢當初的情形了。有當地網友表示,「我們這裡比你想像的嚴重」、「我被封閉在單位,絕對禁止出入,防控形勢很嚴峻」。


  昨天晚上,河南省援助醫療隊95人已經抵達了石家莊,其中80%的人曾到過武漢援助。


  中國大陸的第二大疫區昨天全省已經進入了應急狀態,特別是綏化市望奎縣惠七鎮,已經被列入了高風險區。


  從明天上午9點開始,包括出租車在內,所有的客運車輛全部停運。各小區(村屯)封閉管理,只留一個出入口。每戶家庭每3天可有1名成員外出採購生活物資。確診病例、疑似病例、無症狀感染者的小區實行全封閉管理,禁止出入;「紅事」停辦,「白事」從簡。


  另外天津當局今天早晨下發通知,所有車輛不准進入天津,天津交警已經開始攔截車輛了。


  有網友爆料,處在天津繁華地段的伊勢丹商場門口,有一名網約車司機疑似感染了中共病毒。隨即當局封鎖了周邊的幾條大路,包括南京路、營口道和津濱大道等,對相關人員進行排查。這起疫情,當局沒有進行通報。


  另據天津當地媒體報導,天津大橋雪糕廠的雪糕被檢測出了病毒。目前防疫人員已經被震個企業封閉了,正在對工人、貨品進行排查。


  中國大陸的疫情越來越嚴重,世界衛生組織一批專家已經抵達了武漢,開始調查疫情源頭。


  疫情爆發時隔一年,世衛組織才派出專家進入中國,很多人認為就是在作秀,配合中共演雙簧。不過有意思的是,有2名世衛專家在動身前往中國前,被檢測出對中共病毒呈現了陽性反應,被中共當局拒絕入境。現在這兩名專家是被困在新加坡。


  再來看國外的疫情情況。據世衛組織統計,自從英國發現變種病毒後,目前已經出現在50多個國家和地區;而南非的變種病毒已經擴散到了20個國家和地區。


  美國的疫情升溫很快,據美國疾控中心CDC發布的數據顯示,在美國12個州當中,至少已經發現了76例首次在英國發現的變種病毒。其中加州最多32例,其次是佛羅里達州22例。


  CNN報導,白宮疫情特別工作組已經警告,變種病毒「已經在美國社區中傳播」。呼籲人們使用「兩三層」的口罩,並注意保持社交距離。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數據顯示,從本月1日到昨天,13天當中,美國境內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數已經超過了300萬。


  這個增長速度是相當驚人的。大家知道,2020年1月22日,美國發現了第一例中共病毒患者。但是到7月8日,累計感染總數才達到300萬。


  第一個300萬,前後用了167天,而現在僅僅用了13天。換句話說,現在的感染速度是第一個300萬大約12.85倍。


  而死亡人數美國昨天也創下了歷史紀錄,至少有4470人被病毒奪走了生命。


  目前,美國共有38萬4204人病亡。但是美國疾控中心CDC昨天公佈的整體預告顯示,到2月6日,美國染疫死亡的人數將會達到44萬到47萬7千例。


  昨天聖塔克拉拉縣衛生官員表示,本縣死於中共病毒的人數已經突破了1000大關,達到了1011人。在7個太平間中,其中有3個已經停滿了屍體。


  醫療體系同樣強大的德國,昨天創下了單日死亡紀錄,達到了1244人,超過8日剛剛創下的最高點1188。就與病毒相關的死亡率而言,德國的死亡率遠遠超過美國。德國每百萬居民中有超過10人因病毒死亡,但是美國同樣的人口中,因病毒死亡人數還不到10人。


  另外德國巴符州前天宣佈,發現了一名感染南非變種病毒的女子。這名女子和家人長期在南非逗留,在12月13日返回德國,並進行隔離。但經過檢測,這名女子和家人都呈現陰性。


  不過在隔離一週後,第一批家庭成員開始出現輕度症狀,現在已經有3個家庭的6個人被確診。


  再看一看英國的疫情情況。前天英國新增了45533例新增病患,而且出現了疫情開始以來的第二個死亡高峰,單日死亡1243例。英國政府和高級衛生官員警告,許多醫院已經處於不堪重負的邊緣。



  今天還有一個令網球迷不開心的消息。三屆大滿貫網球冠軍安迪·穆雷(Andy Murray)也感染了中共病毒。目前正在家中隔離。


  最後,再跟大家說一個剛剛發生的消息。麻省理工學院56歲的教授陳剛,被指控涉嫌隱瞞與中共的關係,涉嫌幾百萬美元的資助欺詐。今天下午再波士頓聯邦法院已經出庭受審,稍早前他在家中被抓捕,他的住宅和辦公室都被執行了搜查。


  波士頓FBI表示,陳剛在申請數百萬美元的撥款時,沒有向美國能源部披露他與中工的合作。FBI官員表示,陳剛明知故犯,騙取了納稅人至少1900萬美元的撥款,以加強中共在納米技術方面的研究。


  陳剛來自中國,但已經入籍為美國公民。對他的被抓,麻省理工學院表示「深感痛心」。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的話,可以把它分享出去。因為真相對每一個人都至關重要。


  在今天的會員區,繼續跟大家分享《百年馬拉松》的文章內容。蘇聯知道中共不甘屈居第二,為了防止美中結盟,蘇聯人向美國輸送了假情報。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 熱門時事▶︎ 中共肺炎


👉 加入優樂客會員: http://bit.ly/InsightPlans

🔔 追蹤沐陽部落格: http://bit.ly/joinMYBlog

觀看沐陽會員視頻,

請點擊【自媒體會員區】或【沐陽會員區





1577 次瀏覽0 則留言
遠見快評,老外看中國,新聞最嘲點 等多個自媒體節目匯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