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國難財」?假額溫器炒到400多❗️呼吸機漲了20多萬😨習近平何去何從?🤔台灣入世衛不重要?什麼重要?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5月8日星期五,截止到早上6點,大紀元統計的數據顯示,全球187個國家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冠狀肺炎COVID-2019)的總人數達到了391萬7619人。死亡27萬0719人,死亡率6.91%。而美國確診感染的人數已經高達129萬2623人,死亡高達76928人。


疫情衝擊之下,美中關係日漸緊張,反共聲浪日漸高漲。近期美國是四箭齊發,處處反制中共。現在,美國又拿出了一個大動作,有力的敲打北京。

促落實貿易協議

昨天(7日)晚上(中港臺時間今天上午),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 )與中共副總理劉鶴通了電話。中共官媒新華視點報道,劉鶴是應美方邀請才通的電話。雙方表示應加強宏觀經濟與公共衛生合作,為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落實創造了有利的氛圍和條件。雙方同意保持溝通。


話是這麼說,劉鶴是應約通電話。這背後的含義,可能是中方還沒有遵守協議的規定,沒有兌現在協議中的承諾。所以美方主動邀約劉鶴通電話,敦促執行協議。


這種事,劉鶴不可能主動送上門,說「我還沒有履行協議,咱們得通個電話,我得買你的商品了」。這是不可能的,如果可能的話,也就不會有強制執行機制了。中共是能拖一天是一天,如果永遠拖下去才好。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事後發表了聲明,據彭博社報道,儘管當前發生了全球衛生緊急狀況,但雙方還是希望能夠及時履行協議規定的義務。


昨天(7日)稍早於雙方通話的時間,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表示,不排除與中方展開更多的貿易談判。他指出,如果北京想與世界接軌,想保護知識產權,想進行公平互惠的貿易,那麼貿易談判就是一條出路。如果中共還是想延續過去25年的貿易模式,川普不會容許。


川普在前天(6日)表示,他正在「密切關注」北京是否履行了購買大量美國商品的貿易協議承諾。他說未來一兩週,就可以知道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是不是得到了履行,屆時將會出台一份報告。


雖然疫情很嚴重,但是川普仍然在4月30日警告北京,如果不履行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承諾,美國就會終止協議。川普甚至表示,關稅是對中共的「終極懲罰」。

中共會遵守協議嗎?

那麼現在美國正面提出了執行協議的問題,中共會遵守協議嗎?


根據協議規定,雙方每6個月要舉行一次會議。敦促協議的執行,解決相關的問題紛爭。這次通話明顯比原定時間要早,說明美方非常注重協議的執行情況。


昨天(7日)美國農業部發佈了一組數據,上週中方訂購了40200噸美國豬肉。此外出口商還向中方出售了棉花、大豆、高粱和少量牛肉。


大家知道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是在1月15日簽署的。根據協議內容,簽字後的30天內,或者雙方相互書面通知已經完成各自國內適用程序之日起生效。哪個早,就以那個為準。根據這一點,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已經在今年的2月14日生效了。


但是由於協議簽署之後的第8天,也就是1月23日,武漢封城了。隨後整個中國的疫情不斷加重,慢慢人們的注意力轉移到了抗擊疫情。以致過去了2個多月過去了,貿易協議還沒有實質進展。


中國經濟本身就痼疾纏身,在疫情的衝擊下,更是遭受了重創,基礎處在停滯狀態。按美元計算,前四個月,中國從美國進口的商品按年下降了5.9%。


協議中規定,未來2年,中方增購2000億美元美國商品和服務,其中包括32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而且中方承諾,改變一系列的貿易不公政策行為,包括美方高度關注的強制技術轉讓和知識產權保護等。


同時協議中也明確,建立一套解決雙方貿易爭端機制。雙方各自建立一個專責辦公室,負責溝通協調。如果協調無果,美國將單方面再度使用關稅,而中方不得報復。


照目前的情況判斷,想要完成美中協議的規定,難度非常大。而且隨著中國經濟的惡化,這種難度很可能會與日俱增。


美國的「終極懲罰」

在這次疫情衝擊下,美國朝野反共的聲浪越來越強,幾乎成了「政治正確」的問題。今年是美國總統大選之年,兩位競選總統的候選人,也似乎在比誰對中共更強硬。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此前曾指責川普對中共的反應過度,認為中共沒有那麼可怕。所以外界認為,拜登明顯親共。但是隨著反共成為美國朝野的共識,他近期也似乎改變了親共立場。頻頻打出中國牌,對川普進行攻擊。


而一向對中共強硬的川普,更是頻頻批評中共。特別是這次疫情對美國經濟的衝擊也很嚴重,而經濟發展又是川普在疫情之前最亮眼的政績之一,也是他爭取連任的一個重力砝碼。


如果北京無法兌現協議中的承諾,那麼可想而知,美國很可能隨時做出反應,加徵高額關稅,實施這個「終極懲罰」。


其實,在美國批評中共隱匿疫情之外,已經採取了一些具有攻擊性的措施,對中共進行懲罰。雖然不是「終極懲罰」,但對中共的打擊也是很重的。據英國媒體報道,美國已經實施的懲罰包括抑制供應鏈和抑制投資流動。


昨天(7日),美國食藥監管局(FDA)表示,中國生產的KN95口罩只能過濾掉24%的非油性顆粒物,其中有一批口罩只能阻擋1%的顆粒物。因為FDA撤銷了60多家中國廠商向美國輸送的N95口罩的許可。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4日向華爾街日報透露,美國醫療用品供應過於依賴中國,川普準備下令,聯邦機構要增加採購美國產品。他還表示,會有相應措施配合,包括解除管制 ,以利於藥廠在美國經營。


路透社也引述美國官員的說法,華府將會加速推動促進全球產業鏈撤出中國。


從美國的一系列動作來看,美國很可能清楚,北京不太可能兌現協議。所以提前警告,如果不兌現協議,終極懲罰就將登場。而這次雙方的通話,就是川普向北京的一次極限施壓,一個最大的敲打動作。


如果北京還不兌現,很可能「終極懲罰」就將成為現實。那對中國經濟無疑將雪上加霜,又是重重的打擊。從目前看,中國經濟已經是元氣大傷了,自身存在的問題正在逐一顯現。再加上關稅這個外力打擊,很難想像中國經濟會在短期內恢復。


經濟發展,一直被中共視為合法執政的理由。如果經濟垮了,中共還會存在嗎?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美國的「終極懲罰」也是推翻中共政權最有實際效果的動作。


也許川普政府沒有推翻中共政權的意識,但是所做的動作,卻起到了這樣的實際效果。此外,美國還有四記重槌,都有解體中共的實際意義。

中共頭上的的四記重錘

前天(6日)川普表示,中共病毒疫情對美國的傷害是有史以來最大的,超過了日本偷襲珍珠港和恐怖份子發動的911事件。他說這是對美國的「襲擊」。


從川普的用詞來看,他對中共隱瞞疫情、造成病毒肆虐全球、給美國造成如此之大的傷害非常憤怒,甚至看作是一場對美國的戰爭。所以美國一直在要求獨立調查病毒來源,並向中共索賠。


但這只是美國砸向中共的其中一支錘,還有台灣問題、香港問題、南海問題等等。美國在這些方面推出的針對措施,都是砸向中共的一記記重錘,可謂是四錘貫頂。

第一錘:疫情追責

昨天(7日),眾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卡錫(Rep. Kevin McCarthy)在記者會上宣布,共和黨人成立「中國工作組(China Task Force)」。他說「有許多懸而未決的疑問,和許多情報傾向於顯示病毒就是從實驗室洩漏出來的」,「我們必須追查到底」。


同一天,多位國會議員提出一項議案,要求將中共駐華盛頓大使館外的街道改名為「李文亮廣場」,以此紀念疫情吹哨人李文亮醫生。


聯合提案的議員中,包括重量級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科頓(Tom Cotton)、薩塞(Ben Sasse)和布萊克伯恩(Marsha Blackburn)等。共和黨眾議員切尼(Liz Cheney)向眾議院提交了配合議案。


前天(6日),川普對中共隱瞞疫情造成全球危機又一次進行了抨擊。國務卿蓬佩奧也又一次斥責中共,隱瞞疫情真相導致全球幾十萬人死亡。


同一天南卡州重量級參議員格雷厄姆表示,將推出一項新的制裁措施,「制裁中共到底」。

在他之前還有多名參眾議員,推出了多項法案,紛紛要求向中共罪責索賠。其中包括參議員霍利推出的剝奪中共主權豁免權的《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受害者追求正義法》等等。


第二錘:台灣問題

疫情爆發後,台灣雖然與中國大陸近在咫尺,卻成功擋住了病毒輸入。近期美國政界頻頻力挺台灣加入世衛組織,參加世界衛生大會。從川普、蓬佩奧到多位國會議員,從白宮、國務院到聯合國使團,都在不斷發聲。


台灣這支箭,也讓中共非常難受。這不在於台灣是否加入世衛,也不在於是否參加世衛大會。關鍵在於美國力挺台灣,向外界證明了美台關係進一步得到了加強。


這就意味著,如果中共敢攻打台灣,美國很可能會出手相助,幫助台灣抗擊侵略。這一點,深深的痛在北京的心裏,想達到「武統台灣」的目的,越來越難了。

第三錘:香港問題

國務卿蓬佩奧日前表示,香港《基本法》23條立法不符合美國利益。儘管他表示,可能會延遲向國會提交與《香港人權法》相關的報告,但是原因很明確。為了觀察中共在本月下旬召開的兩會,看看中共當局是不是要進一步加強對香港的管治。


就是說,蓬佩奧要觀察中共的動向,然後再決定是否收緊套在中共脖子上的繩套,也就是是不是要施行《香港人權法》。因為這個法律生效以來,美國並沒有真正的執行。雖然港警每天都在抓人,港府一直在打壓民主力量,但是美國一直沒有鎖死中共脖子上的繩套。


但是上月28日,美國多位重量級議員聯名致信蓬佩奧,敦促他全面執行《香港人權法》。



一旦執行這部法律,中共港共的官員們將首先被制裁。他們和家屬不能再到美國,綠卡會被取消,在美國的資產也會被凍結等等。就是說,對個人制裁的各種相應後果將接踵而至,影響非常大。



我們早說過,針對個人的制裁,是中共港共官員們最害怕的。很多中共官員都在海外存有資產,有的還把家屬弄到了美國。如果這個法律實施,那麼這些人都會受到影響。


而對於香港來說,也將失去它獨立的關稅地位,也將失去它金融中心的地位,香港將變成死港。中共不再可能繼續通過香港向西方輸出商品、盜竊西方高新技術。

第四錘:南海問題

近期美國軍機頻頻飛越南海,艦艇也多次航經南海。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表示,這是在南海的自由航行。


此外,埃斯珀還明確指出,這是向中共發出明確訊號,美國致力於確保所有國家的航行與商業自由。


美國在南海的動作,讓急欲擴張霸權主義的中共如鯁在喉。這在中共看來,美國人是在自己的家門口示威。


這四錘同時砸向中共,已經讓中共手忙腳亂,無暇招架。如果再加上高額關稅這個「終極懲罰」,中共的日子要到頭了。

北京何去何從?

那麼這個時候,其實對北京最高領導人來說,如何選擇就極為關鍵了。擺在習近平面前有兩條路,一條是繼續保黨,另一條順勢解體中共。


我們經常說現在是天滅中共的時候,無論是天意還是民心,都指向了這一點,這基本成了人們的共識。就是說,這個黨根本保不住,中共解體是歷史的必然。


早前網絡上流傳著一句話,現在拿出來說,可能也不算太晚:早一步戈爾巴喬夫,晚一步齊奧塞斯庫。


北京何去何從呢?

炒作醫用物資 怵目驚心

昨天看了一位網友轉來的文章,是一位「倒爺」的自述,講述自己是怎麼在這場大瘟疫中發國難財的。


「倒爺」這個詞,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比較流行,八九年的學生運動,起因之一就是學生們要求『反官倒』。但是後來被中共給扣上了政治動亂的帽子,在當年的6月4日進行了開槍鎮壓。這就是震驚中外的天安門大屠殺事件。


其實「倒爺」,大多是一些中共官員的親屬在做,普通百姓非常少。因為做這種事情,需要有物資來源,也得有銷售渠道,同時還得有大量資金。同時具備這三個條件的,普通百姓寥寥無幾。即使能做,也要背靠著中共政府,或者某個共產黨高官。


我們這裏說的這位倒爺,以前是做區塊鏈的。瘟疫來了之後,閒在家裡沒事做。他說想要填飽肚子,就得做點什麼。


他說疫情開始後,國內就有人開始倒賣口罩了。2月初,疫情正是爬坡階段,口罩廠大多沒有開工。而國內最大的口罩廠又都集中在湖北,尤其是武漢附近,沒法生產。所以,很快國內出現了口罩荒,於是有人去了國外採購。


倒爺說這些人是「民間炒家」,也就是說,這些是有經商頭腦的普通百姓。這些「民間炒家」從馬來西亞、泰國等國家採購口罩,然後往國內輸送。那個時候,一個3M的N95口罩可以炒到50塊錢。


當時倒爺正在泰國度假,他看到有人這麼幹,就覺得回國也可以參與一下。像口罩、額溫槍這些物資,其實就是吃關係。而這位倒爺在之前的工作中,恰好積累的一些政府關係。


2月的時候,國內的3M口罩已經由國家統一調配了。但是這位倒爺比較有門路,找到了一家叫「綠盾」的口罩品牌。


綠盾的營銷說,士兵執勤都是用綠盾口罩。見他這麼說,倒爺就相信了。於是買了一批綠盾口罩,通過渠道捐給了武漢。


但是那批口罩沒有進醫院,因為不符合醫用標準,只能防塵,根本不防病毒。


第一次沒成功,倒爺就想退出來。他把件這事講給了他的一個哥們兒,沒想到,他的這個哥們兒很有心計,按照他說的門路做了一把。幾天后那哥們兒回來跟他說:「你指的這條道厲害,我掙了些錢。」問他掙了多少,他說幾百萬。


倒爺被哥們刺激了,於是開始正式看防疫物資。他看的第一種物資是額溫槍,這也是他第一次接觸這些炒家。


在2月份的時候,額溫槍的出廠價是410-420元,零售的額溫槍被炒到了430-450元左右。倒爺覺得可以干,就找人聯繫額溫槍廠家。可是第二天,額溫槍的零售價就漲到了600元。一夜的功夫漲了50%,批發價也漲到470-480元。


其實額溫槍這個東西,一個企業、或者一個單位用兩三個就差不多了。但是倒爺介紹,那時候民間訂單都是100萬個、200萬個起步,有的要1000萬個,甚至還有要5000萬個……


倒爺說,就這麼炒來炒去,額溫槍被生生炒成了期貨。


從廠家採購,250-270元,這是期貨訂單,一個月後交貨。廠家固定每天出一部分貨,比方說一個炒家訂了1000萬個,然後廠家每天出5-10萬個。這些貨到手,馬上就以400多元的價格全部賣掉。


當時出廠200多的時候,炒家只付30%左右的定金,廠家就開始不停出貨。


倒爺說,這個時候有一個『穩賺不賠』的策略:用大訂單騙優惠價,拿到30%左右的貨,就直接違約,後面的不要了。當時這種情況超級多——炒家只要拿到相當於定金的貨就OK了,因為不會有人真需要那麼多。


騙的人多了,額溫槍廠家也就明白了。兩三天的時間,廠家要求買家必須付全款訂貨。不僅如此,廠家也開始違約。它們把生產出來的額溫槍囤積起來,然後高價賣給別人。前面買家低價訂的貨,全被拖延交貨時間。而且也不是每天交貨了,等到最後一天全部交付。


倒爺當時拿到的現貨額溫槍都是320-330元,一倒手就賣到370-380元。倒爺說他前面還有兩個人,他拿的價格已經是第三手了。在他後面還有五六手,然後才到買家手裡。到買家,價格已經高達400-410元。


就這樣,額溫槍進入了一個特別惡性的狀態:所有人都囤貨不出,只有所謂的「期貨」。


民間也有現貨,大多是在「黑社會」性質的組織手裏。倒爺接觸了三四撥這類組織,講好價格,直接去看貨。從最後的成單量看,倒爺從這些人手裡拿到的貨最多。因為廠家害怕這些「黑社會」,所以他們可以拿到真貨。


對於額溫槍,倒爺說大家還不敢做得太過分。因為是國內物資,頂多從七八十塊錢的價格炒到400多塊錢。


從七八十炒到400多,已經翻了五六倍。可是倒爺還說這不叫過分,那麼他認為過分的是什麼情況呢?後面的情況,他自稱是「變態」。


額溫槍有個重要部件,就是測溫感測器。這東西在疫情以前,其實是爛大街的貨,沒人要。但後來這個東西的價格漲得比額溫槍還快,人們都買不起了,於是一部分廠家開始作假額溫槍。



倒爺介紹作假很簡單:就是一個空殼子,裝一個自動隨機顯示數據的東西。而這個數據是提前設定好的,不管你把它對向哪裏,對天對地對空氣,它都是35度7、36度7。


網絡上的確有這樣相關的爆料視頻,有人把額溫槍的溫度顯示設定在一定的數值。


有了假貨之後,這些人就開始「混貨」,就是把真的額溫槍和假的額溫槍摻在一起。比如一批10000臺的貨當中,混2000個假的,真假混賣。


倒爺說假貨還能用來騙定金。這些人會刻意選一個犄角旮旯的鄉村,拖到晚上十一二點鐘驗貨,這樣容易把買家騙過去。拿到30%的定金後,就叫人來驗貨。要是買家被騙過去了,就能拿到100%的錢,全給假貨;如果買家發現有假,這些人就立刻消失。


後來還出現一種騙術:先讓買家付5萬塊錢的「誠意金」。意思就是你要有誠意買,先付一點錢,讓人看到誠意,然後再安排驗貨。


這些人指一個特別遠的地方,還不停地催促說貨要沒了。當你去驗貨的中途,他告訴說貨被別人拿走了。然後這5萬塊「誠意金」就一直掛在公司財務,用這樣的方式耗住炒家。


當然也可以報案,然後很快拿到退款。但是倒爺說那個時候,大多數的炒家可以從其它地方掙很多錢,所以人們沒有報案的心氣兒。


額溫槍是小試牛刀,更厲害的是呼吸機。3月,國外的疫情爆發了。因為倒爺之前是做區塊鏈的,所以有機會接觸了一些海外政府。這時候有人找到他,問他有沒有在國內買到呼吸機的渠道。


受委託後,他找了國內一家上市公司產品:812A呼吸機。這款呼吸機是當時國內最可靠的產品,但是由某醫藥央企代理。


剛和他們對接上時,倒爺代表北非的某個國家,一口氣訂了1500臺。央企說「這些東西要現貨有現貨,要期貨有期貨。先給500臺現貨,然後再安排1000臺期貨,期貨一週交付。」


倒爺第一次接觸央企,很相信他們。可是到交現貨的前一天,央企說期貨和現貨都沒有。所幸倒爺這邊是外幣匯款,可以撤回,沒有造成經濟損失,但卻損失了信譽。


倒爺又拿到了兩個西歐國家大使館的單子。這兩個國家下了訂單後,直接給了預付款。


他們一開始是要三種型號的呼吸機,也就是當前d國內市面上主要賣的三種呼吸機。除了812A,還有SH-300和VG-70。後來經過醫院驗證,對方只要VG-70現貨,因為他們國內一直在死人,很著急。


以前VG-70的出廠價是10萬塊錢出頭,但倒爺詢價的時候,已經漲到三十二三萬了,而且都要「誠意金」,否則就不給看貨。


這篇文章很長,我們今天先分享前半部分。其實從這些內容,已經讓我們感到了這人在大發國難財。在這些人的炒作下,很多人買不起口罩,用不上呼吸機。也有很多人因此丟失了性命。但是後半部分更加令人震驚,我們將在明天繼續分享。

好的,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 訂閱 + 按小鈴鐺 🔔

🎯加入會員:http://bit.ly/2SZ1kWN

🎯年費會員:http://bit.ly/InsightPlans

📢 熱門時事▶︎ 中共肺炎

93 次瀏覽
捐.gif
  • Facebook
  • Instagram
  • Wix Twitter page

©2020 by YouLucky.com | World Fortunes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