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被人工操作?外國專家有新說!疫情飆升,7常委隱身,自行隔離是計?一線醫生急了!武漢肺炎四大懸疑【新聞看點】(2020/02/04)



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溫州之後,浙江省會杭州今天(2月4日)也半封城了。警方推出了「十個一律」的通告,人員進出一律測溫、車輛一律嚴控、非生活必需的公共場所一律關閉、企業除批准外一律不得復工等等。警方稱疫情期間違反「十個一律」,將嚴厲打擊。


不過武漢仍然是疫情重災區,中共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李蘭娟昨天表示:武漢目前檢測試劑數量不夠,不是每個人能夠得到檢測。她對央視表示,她與其他幾位專家前天去武漢實地看到,「早發現、早診斷、早隔離、早治療,目前在武漢還做不到,希望全國支持武漢」。


接連消失了6天的習近平終於有了消息,昨天主持了政治局常委會,研究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2019-nCoV)的疫情防控。但奇怪的是,央視長達十幾分鐘的新聞,一直是播音員的口播,沒有任何中共七大巨頭的畫面。


疫情飆升 習「失蹤」 七巨頭隱身央視

從1月28日見過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之後,長期占據央視頭條的習近平,連續「失蹤」了6天。在疫情無比嚴峻的時刻,這個情況引起許多人注意,紛紛猜測他的行蹤。有消息說他去了武漢,但是媒體並沒有報導。


習連續消失6天令人不解。美國有線電視網CNN記者格里菲斯(James Griffiths)分析認為,多次被報導「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疫情防控工作的習近平,多天沒有出現在官方電視等傳媒上,這與以往的報導方式大相徑庭。特別是每當出現重大國內或國際事件時,中共最高領導人的形象往往是突出於新聞事件的核心報導中。


英國《衛報》表示,依據北京當局的個性,不是這麼「低調」的人。文章引述國際觀察人士分析,北京當局大力集權,把自己打造成權力核心。而現在疫情爆發,可能引發了政局動盪,使習所面臨的政治風險正在增大。


正因如此,習這次露面很受人們關注。不過奇怪的是,習主持昨天的政治局常委會,央視報導一個畫面都沒給,7常委始終是隱身狀態。


據中共官媒報導,習講話稱,「這次疫情發生以來,黨中央高度重視,始終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


這個說法招來了方方面面的質疑,因為與人們看到的、特別是深受瘟疫肆虐的災民們感受到的完全對不上號。法廣表示,如果北京當局真把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健康放在首位,為什麼從最初發現疫情的12月8日到1月20日,當局一直在打壓傳播真相的人?讓警察封住醫生的口,粉飾太平?


昨天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從1月3日起,向美國通報疫情有30次之多。而對中國百姓卻瞞著、蓋著,為什麼不早早告訴本國人民?直到1月20日中共依賴的專家鍾南山說出「人傳人」,才慌忙行動,對武漢封城。法廣認為,當局本應該對自己的遲緩造成的罪過做檢討,現在卻把這說成了自己的功勞。


武漢每天都在大量死人,不少的醫務人員賠上了性命,許多人掙扎在死亡邊緣。全中國陷入了極度恐慌,整個世界都不安寧,而北京當局想的是,下級怎麼樣尊崇自己的權力。


《紐約時報》認為,在疫情傳播的關鍵時刻,中共高層把保密和穩定放在危機之上,為的是避免政治尷尬。


四大懸疑,防疫遇難關

網民的憤怒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從發現疫情到現在,已經近2個月了,但是人們對這種致命性病毒知之甚少。


一般來說,疫情爆發後是分為三個時期。一是上升期,就是新確診病例每天都在上升。二是緩和期,就是新確診病例開始出現下降。三是平台期,就是新確診病例只有零零星星的一些人。以官方公布的數字(實際數字遠大於此)來看,每天新增病例大幅上升。就是說,現在的疫情正處於上升期,還在爬坡階段。


但是人們目前掌握的新型冠狀病毒的情況,還有很多不確定,甚至在一些問題上是茫然無知。


  • 懸疑之一:病死率究竟是多少?

首先說武漢肺炎的病死率,這個數字的爭議性一直很大。我們先看騰訊新聞「不慎」洩漏出的數字,1月26日,全國確診15,701例,死亡2577人,死亡率是14%。再看2月1日騰訊「不慎」洩漏的數字,全國確診15萬4023例,死亡24,589人,死亡率是13.7%。


我們看中共官方今天通報稱死亡是425例,死亡人數最多的武漢市死亡率是5.2%,湖北全省的死亡率是3.13%,湖北以外的病人死亡率只有0.18%。


到底哪個是真實的呢?大陸財經記者實地採訪了十多個病患家庭,收集了大量詳實的證據。其中有一個例子,就是劉梅的婆婆,在武漢第一醫院診斷顯示,肺部已經高度感染。


就是說,劉梅的婆婆確定無疑是染上了新冠肺炎。但是因為各家醫院都沒有床位,所以一直在家自我隔離,直到老人離世。而火葬場給的火化單上顯示,老人的死亡原因是「病毒性肺炎」。


有匿名醫生透露,即使住上醫院,也只算是「疑似」。如果確診之前去世,不會被計入確診死亡名單,只算「肺部感染死亡」。而這樣的情況,所占比例相當大,但都不在官方的統計當中。


另一位定點醫院的匿名醫生向財經記者介紹,他們醫院收治了600位重症病人,但是「無一確診」。而這些人,「每一分鐘都可能是生與死的煎熬」。


大量事實證明,大量病患是在官方的確診流程和統計數字之外。所以法廣表示,官方這樣的數字,「不能反映實情」。


  • 懸疑之二:感染傳播程度如何?

自從1月20日習近平表態,新增病例就大幅猛增,甚至成幾何倍數增長。基數不斷擴大,增長率遠遠超過死亡的,這也是官方統計死亡率下降的一個原因。


那麼新冠肺炎的感染傳播究竟如何呢?有多個科學小組都做過預測,測得傳播率大約在1.4到5.5之間。我們來看兩個例子。


第一個是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醫學影像科副主任張笑春發出的短文。她昨天在微信中呼籲:「別再迷信核酸檢測了」,「強烈推薦CT影像作為目前新冠肺炎的主要依據」。


張笑春是中南醫院,她在文中表示,「武漢市家庭聚集性發病越來越多,而且大多起病隱匿,一次甚至多次核酸陰性,無任何臨床症狀,如採取家居留觀的方式,必然造成疫情進一步蔓延。」


這位經驗豐富的醫生表示,「強烈建議政府徵用酒店、賓館或學生宿舍收納近10多萬之多的疑似及大部分醫學觀察者,強制隔離治療」。「只要CT陽性就近集中隔離」,「專業人員統一管理」。


李蘭娟昨天所說的情況,基本證實了張笑春的說法。李蘭娟說「武漢目前檢測試劑數量不夠,不是每個人能夠得到檢測」。


1月31日,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梁卓偉和研究團隊在國際知名期刊《柳葉刀》發文稱,他們通過電腦模型推算,截止到1月25日,武漢已經有75,825人感染新冠病毒。而且每名確診者平均可以傳染給2~3人,傳播力每6.4天增加一倍。


大家自己計算一下,按照梁卓偉團隊的說法,現在距離25日又過去了10天,大概會有多少人染病?


  • 懸疑之三:留而不觀,隔而不離

隔離,是目前各國採用的通用措施。世衛組織認為,感染和出現第一批症狀的時間是2天到10天。所以世衛組織決定,隔離期定為14天。如果超過14天,受觀察者沒有出現症狀,就被認為是沒有受到感染。


大陸專家認為,由於這只是初步的,而且不太細緻的觀察,所以14天隔離期是必要的。


美國、日本、法國等國家,都對從武漢撤回的人員進行隔離觀察。在專業人員指導下,對隔離觀察者嚴格區分管理,這能很有效地控制疫情傳播。

但是目前中國大陸的隔離做法,實在令人無法安心。張笑春在微信中表示,「實踐證明家中留觀是無效的,我們的老百姓因認知有限,無法做到真正的醫學觀察」。她說,「我的父母也被感染,我感同身受,一個醫生家庭防護措施比普通市民要嚴格,尚且都未達到標準,更何況普通民眾,萬望大家呼籲政府採取非常措施!」


張笑春寫道,「我既是醫生,又是患者家屬,我要站出來大聲疾呼:各級政府行動起來,阻斷家庭留而不觀、隔而不離造成的繼發性疫情蔓延!」「請政府立即作出行動,疫情控制事關人命,不能放任無症狀或核酸陰性、CT陽性的人家庭留觀了!」


張笑春說得很清楚了,臨床中發現了核酸檢測為陰性,但CT片子顯示有病變的人。這些人按著現有標準,都不能確診為新冠肺炎患者,但他們卻極有可能是真實的感染者,甚至有很大風險傳染給身邊的其他人。


我們前面提到的劉梅婆婆就是一例。劉梅的婆婆染病後住不上院,在家自行隔離,結果全家人都被傳染了。


有網絡視頻顯示,一名女子站在武漢江漢區民族街道辦門前,質問有沒有人出來解決問題。她說自己的母親已經下不了地了,社區不管只能找街道。老人在協和醫院從上午10點排隊,到半夜2點才看完病。她控訴說,「我們響應號召在家隔離,還不是相當於等死。看一看啊,政府要草菅人命了!武漢市像我家這樣70多歲的老人不曉得有多少!政府不願意掏錢確認哪!」


就在我整理今天節目素材當中,收到三河燕郊網友的爆料。燕郊是河北省地界,但緊挨著北京市區,相隔30公里左右。許多在北京市區上班的人,都在燕郊居住,所以很多人也稱呼「北京燕郊」。


網友從一名村幹部口中得知:在福成大酒店,有300~400人因為發燒被隔離了,其中包括燕郊第三中學的幾十名學生。三河南楊莊鎮派出所因為接受一個從武漢回來人員的請客,而那名武漢人已經發燒,所以整個派出所也被隔離在福成大酒店。


另外在燕郊中美醫院,也隔離近80人。網友特別指出「都是隔離,不給確診」。


也有幾位大陸網友爆料,當地政府給每戶居民只發兩張出入證,限制人們的出行。


  • 懸疑之四:病源來源新解

新冠病毒的傳染性之強,讓每一個人都小心翼翼。它能在極短時間內擴散整個中國,並且蔓延到世界許多地方,已經震驚了全球。


大陸媒體報導說,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在1月26日已經抵達武漢,親自坐鎮防疫。這位中共工程院院士表示,「要做最壞打算」。


生化專家來抗疫,這個信息量有點太大了,可以說疫情很嚴重,但生化專家抗疫,也是十分詭異。有網民恐慌地詢問:「我們遭到生化攻擊了嗎?」也有網民猜測:「難道真的是生化武器洩露了?」


網民的猜測,一直是人們最近的話題,就是這個病毒究竟從哪來的呢?


對病毒的起源、人與人之間傳播持續時間和受感染者的臨床管理等方面,從中共官方傳出的信息與全球科學家的認知存在著很大的差距。


大家知道,在新冠肺炎開始階段,有中共專家稱,新冠病毒與蝙蝠冠狀病毒相似度88%,與SARS病毒相似度79%。其中武漢病毒所的石正麗團隊1月23日撰文稱,《一種新型冠狀病毒的發現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提出了病毒或是來源於蝙蝠。


也有網友扒出,石正麗5年前曾與人合寫過一篇《一簇源於蝙蝠的類似SARS冠狀病毒,顯示出了傳給人類的潛能》的論文。其中「嵌合病毒」、「雜交病毒」、「合成病毒」與「不依賴於其自然主幹上其它必要的適應性突變」等詞彙,多次在論文中出現。


在論文中可以看到這樣的描述:「為了研究循環蝙蝠冠狀病毒的出現可能性(即感染人類的可能性),我們構建了一種嵌合病毒」,「這種雜交病毒使我們能夠評估這種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在此基礎上,我們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長SHC014重組病毒,並證明了該病毒在體內外的複製能力」。


看了石正麗的論文內容,想想中共首席生化專家坐鎮武漢,這兩個信息交疊,大家怎麼看呢?


對病毒的來源,國外的科學家也有自己的解讀。


瑞士生物技術公司SunRegen Healthcare AG首席科學官及共同創辦人董宇紅(Yuhong Dong,音譯)撰文指出,新冠病毒的起源似乎與自然重組無關。


她引用中共疾控中心國家生物安全重點實驗室陸柔劍(Roujian Lu)1月30日在《柳葉刀》發表的論文表示,「(自然)重組可能不是該病毒出現的原因」。直接推翻了石正麗的病毒蝙蝠起源之說。


董宇紅是北京醫科大學(Beijing Medical University)醫學博士、北京大學傳染病學博士,在病毒感染性疾病臨床治療和抗病毒藥物研究方面,她有17年工作經驗。


文章也引述了希臘的一項研究發現,1月27日,希臘專家撰文指出,新冠病毒的基因與同屬的其它病毒沒有密切的遺傳關係。而且新冠病毒有一種其它冠狀病毒所沒有的「中間區段」。


這些研究證明,新冠病毒不是自然演變來的。


文章也提到了陸柔劍在論文中的觀點,蝙蝠是新冠病毒的天然宿主。但是文章指出,去年12月武漢的蝙蝠都在冬眠,而且被中共認定病原始發地的華南海鮮城,並沒有出售蝙蝠,也沒有發現蝙蝠的蹤影。


上週,《科學》雜誌表示,雖然中共稱有20幾例病患與華南海鮮城有關,但多達45%的早期病例與這個市場並沒關係,包括一些最早的病例。論文指出,「這增加了新型冠狀病毒最初有可能是從其它渠道感染到人體的可能性」。


就是說,蝙蝠和華南海鮮城,並不是所有的故事。


1月27日,印度理工學院(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普拉丹(Pradhan)教授等人發表了一篇論文:《新冠病毒棘突蛋白中獨特插入片段與HIV-1的gp120(蛋白)和Gag(蛋白)的異常相似性》(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


簡單說,印度專家們發現,新冠病毒中有4個獨特的插入片段,這些片段與艾滋病毒具有同一性或相似性。專家們指出,「這在自然界中不太可能是偶然的存在」。


這裡插一個消息,對患者來說是大好消息:美國疾控中心(CDC)已經開始臨床試驗他們研製的疫苗了,因為他們剛剛使用洛匹那韋(lopinavir)等抗HIV藥物,治癒了一名感染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美國科研人員在《柳葉刀》上已經分享了他們的研究成果。


美國採用抗艾滋病藥物治癒新冠患者,證明新冠病毒中的確有艾滋病毒存在。


專家們的縝密論證,不能不讓人懷疑 ,新冠病毒會不會被人工操作了呢?所以人們的目光自然集中向武漢的生化實驗室——P4實驗室。


旅美經濟學家何清漣在推特發文,呼籲武漢生化實驗室的專家們出來澄清一下。何清漣說,「因為確實太邪惡了。作為曾經的中國人與海外華人,我想知道Who did it,why?」(誰幹的?為什麼?)


好,以上就是今天節目的完整內容,是否對您有一些幫助呢?如果您喜歡並希望繼續收看新聞看點,您可以點擊視頻右下角的歡迎訂閱,這樣我們有新節目上傳,您就可以第一時間得知消息,也希望您把新聞看點分享給您周圍的人。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 爆料 🗣 xwkd2017@gmail.com
⏰ 訂閱 + 按小鈴鐺 🔔
💪 支持「新聞看點」 🙏
🌏大紀元【新聞看點】
📢 熱門時事▶︎ 武漢肺炎

© All Rights Reserved.

76 次瀏覽0 則留言
遠見快評,老外看中國,新聞最嘲點 等多個自媒體節目匯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