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王滬寧敗主不倦❗️猛踩油門回文革❓拜登川普同打「中國牌」?女版奧巴馬賀錦麗是雙刃劍;美國批准血漿療法,生還率提升35%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8月24日,星期一。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今天抵達以色列,開啟了為期5天的中東之行。他對以色列表示,美國將確保以色列在中東的軍事優勢。


昨天川普表示,沒有哪個國家能像中國(中共)這樣禍害美國。在下一屆任期中,將繼續對中共採取強硬態度。


昨天美國領導的聯軍撤出了伊拉克塔吉軍事基地,並將裝備移交給了伊拉克安全部隊。


貴州茅台酒廠總經理、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劉自力因為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半,並罰款100萬人民幣。



知情人向路透社披露,富士康與和碩等台灣電子製造大廠正在考慮在墨西哥設立新的工廠,原因是中國的風險正在上升。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今天晚上正式拉開帷幕。連續4個晚上,每晚2個半小時。看4天大會演講人的完整名單,囊括了眾多有影響力的共和黨前任、現任政界人士。而且總統川普每晚都會在10點時段講話,應該說這是令人期待的4個夜晚。


昨天(23日),川普競選連任陣營發表了川普「為您而戰」的第二任期的施政綱領,其中涵蓋了十大領域,其中把對中國(中共)的政策單獨列為一章。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相比較,感覺拜登至少有兩大敗筆。

川普第二任期施政綱領發布

目前川普競選團隊公布的川普第二任期施政綱領,只是提綱挈領的羅列了10個不同方面,包括經濟、教育、外交政策和國防等。


之所以現在提綱挈領,是因為後面川普會親自闡述。在週四(27日)的共和黨大會上,「川普總統將在接受提名的演講中進一步闡明這些計畫」。並在接下來的幾週當中,在競選活動中分享有關計劃的更多細節。


雖然是提綱挈領,但內容也不少,我們再給簡單概括一下。



川普承諾在10個月內創造1000萬個新工作,創建100萬個新的小型企業等;在今年年底前研發出疫苗,明年恢復正常;降低醫療保險費,杜絕隱形收費;為每個美國孩子提供選擇學校的機會;通過國會任期限制,結束官僚主義政府對美國公民和小企業的欺凌行為,排乾沼澤;捍衛警察的權利,雇用更多的警察和執法人員;結束非法移民,保護滅國工人;贏得5G競賽,面向未來的創新;消滅威脅美國的恐怖份子,停止無休止的戰爭,將部隊帶回家。


除了上面9個方面,對華政策放在了施政綱領的第三位。也就是除了美國國內的經濟和應對中共病毒疫情,對華政策也是川普第二任期的重中之重。


這部分的名稱叫做「結束我們對中國的依賴」,包括從中國帶回100萬個製造業工作機會;從中國帶回工作的公司;將製藥和機器人技術等基本行業帶回美國;要中共對病毒傳播到世界各地負全責等等。


從這份施政綱領來看,雖然還沒有演講,但是川普已經是先聲奪人了。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看過拜登的演講後,發現拜登有兩個敗筆之處。

拜登敗筆之一:對華政策沒想好

其實很多人在觀看拜登的 提名演講,重點是看他的對華政策部分。但恰恰這個部分,讓拜登嚴重失分了。當下美中面臨脫鉤,而拜登卻在這個攸關選民的最關鍵性外交問題輕描淡寫。


眾所周知,克林頓、奧巴馬時期,中共一直破壞自由世界的規則,鑽世貿組織的各種空子。在美國大量傾銷,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等等。


川普上任後,先是大幅減稅,為流失在外的美國企業回歸掃清了障礙。隨後,川普政府幾次向北京提出要求,改變流氓貿易行為。在反覆勸說無果之下,為了追求公平對等貿易,果斷發起了關稅制裁。


在史詩級的關稅大戰之下,中共在今年1月15日,被迫與美國簽署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在川普政府的猛烈打擊下,中共現在只有舔傷的份兒,毫無還手之力。


然而正當外界開始關注北京如何兌現協議之際,中共病毒在北京當局的隱匿之下,悄悄侵入了美國及世界各地。截至今天早上8點,僅美國確診感染總數就高達587萬4100多人,直逼600萬。而死亡人數也在今天突破了18萬。


中共的種種惡行,已經激怒了美國,從國會議員到百姓,向中共追責索賠的聲音相當高漲。

但拜登對這些一筆帶過,似乎在刻意回避。整個演講中,只提到一次「中國」。他說將在美國製造醫護用品,「這樣,我們將不會再次為了保護我們的人民、而任由中國(中共)或其它外國擺布」。


但是拜登並沒有提及中共當局隱瞞疫情、導致病毒全球氾濫的問題,更沒有說去追責中共。他把大部分時間,用在了指責川普上,批評他應對疫情不當等等。


這不能不讓人懷疑,具體如何對待中共,拜登似乎並沒有想好。由此也不能不相信川普的預判:一旦拜登當選,中共將會控制美國,美國的經濟將會大蕭條。


時事評論員揚威指出,選民不是政客,也不是媒體,他們真正關心的,是未來的總統能給他們帶來什麼實際的東西。美麗的辭藻和充滿情感的虛擬性話語,聽起來是色彩斑斕,但卻不能真正打動選民。

拜登的敗筆之二:賀錦麗是雙刃劍

拜登的第二個敗筆,是他選擇了賀錦麗作為搭檔。

賀錦麗,有著牙買加非裔和印地安血統,英文名音譯是「卡瑪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中文名字是源於2003年她競選舊金山地檢長。


為了爭取華裔選票,當時身為律師的哈里斯向華裔律師好友徵詢策略,得到的建議是取一個華裔選民更容易記的中文名。於是在舊金山工務局任職結構工程師的蘇錫芬為她取了「賀錦麗」,意思是「祝賀」順利當選。


有個中文名,再加上她的非裔血統,或許可以拉近華裔、非裔選民的親近感。但一枚硬幣有兩面,她的弱項也是很明顯的。


BBC指出,哈里斯在擔任舊金山地方檢察長和加州總檢察長期間,被認為是偏幫警察、敵視嫌犯,哪怕暗中嫌疑人有可能是被冤枉的。她曾經公開表態反對死刑,但她在任檢察官時,卻支持求處極刑。


也許大選中「強悍滅罪者」的形象,有助於吸引選民。但如果這樣的支持需要以左翼的熱忱來換取,那麼拜哈組合的支持度,很可能得不到淨增長。就是說,哈里斯很可能會抵銷一部分選民。


作為聯邦參議員和州檢察長,哈里斯表現出的問題似乎不太明顯。但她早前競逐總統提名時,與左翼走得太近了。比如她公開支持免費大學教育、民主黨「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和全民醫保,但是她從沒有做到讓人相信她的立場。


在是不是要全面禁止私營醫療保險問題上,哈里斯的民意更低。對那些激進左派來說無所謂,但是對溫和派來說,這是件「燒心的事情」。


BBC有這麼一段話:誠心誠意,或者起碼做到表面上的誠心誠意,是選民都喜歡的美德,也是讓川普能選上總統的部分原因。哪怕他的支持者不一定萬事都認同其看法,起碼他們都認為川普夠坦白。


而哈里斯的立場卻有寫飄忽不定,從溫和派左傾,如今再回歸溫和,這可能會讓很多拜登的支持者,對哈里斯的核心價值觀產生疑惑,甚至可能覺得「她根本沒有核心價值觀」。

選這樣的一位搭檔,拜登可能是意在出奇兵,劍走偏鋒。但綜合這些哈里斯的不利因素,外界認為,拜登選她做搭檔,也是一個明顯敗筆。


拜登不會對中共強硬嗎?

從上面這些事實可以看出,美國選民是很在意新總統如何應對中共的。


有人可能會問,民主黨黨綱不是刪除「一個中國政策」的描述了嗎?這難道不是拜登對中共強硬的表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