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人自帶35000選票;谷歌轉移600萬選票;拜登醜聞再曝光;習近平祝賀拜登,川習徹底僵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11月25日,星期三。


朋友轉給我一個段子,據說在國內微博上流傳很廣。說是幾個人打麻將,老川連開三槓,只需單釣就大贏了。老白一看情形不好,提出休息一下回來再戰。等大家按時回來後,發現老白已坐在桌前。老白說我剛才已經胡牌了!不信你問旁邊計分員。計分員說,老白是胡牌了。眾人要驗牌,老白和計分員說,剛才我們已經把所有牌都混到一起了。你怎麼不能接受失敗?這個段子,可能是目前美國大選的最精鍊描述了。如果評選微小說,我覺得這個段子可以入圍。但是老白胡牌別人會接受嗎?當然不會。


川普昨晚(24日)在推文中發了一個關於川普是否認輸的民調,結果顯示在19萬2774人的投票中,只有2181人認為應該認輸,19萬0593人表示不能認輸。


這就是民意。而事實也的確如此,川普團隊已經在多條線上全面反擊,並且取得了初步勝利。更主要的是,參議院又補充了拜登家族與中共之間的金錢往來,又是對拜登的一個重擊。

習近平祝賀拜登「當選」

今天,中共官媒報導,習近平向拜登發了一份賀電,祝賀他「當選美國總統」。


習近平在電文中表示,推動美中關係發展,「符合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他希望雙方「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等等。


另外,中共官媒還報導,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也向賀錦麗表示祝賀,「祝賀她當選美國副總統」。


看來中共已經沉不住氣了,終於不矜持了。實際上中共早就想祝賀拜登,因為拜登上台,就是中共想要的。這一點,其實北京已經通過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之前表露出來了。


有大量的證據表明,中共深度影響了美國總統大選。昨天(24日),美國電商巨頭Overstock創始人和前CEO伯恩(Patrick Byrne)說,他已經得到了中共操縱美國大選的證據。中共通過感染了病毒的Dominion軟件「挪動了選票」,他說「中共絕對介入了」。這部分內容,我們後面會詳談。


之所以習近平前段時間沒有向拜登祝賀,可能就是故意做個姿態。一方面說中共與拜登之間早就有了默契。祝賀不祝賀,那是表面形式,實際上中共與拜登之間的關係是非常密切的。我們稍候就會談到。


另一方面,因為拜登在中共手裏有短處,他的小辮子被中共攥著。所以中共不管怎麼做,都是有把握的。


但是現在習近平親自電賀拜登,也證明了一點,習近平當局希望拜登當選,希望川普趕緊下台。這是不言而喻的,至少北京認為,與川普政府已經沒有挽回的餘地了。換句話說,川普和習近平的關係,可能已經很僵了。


在美國總統大選剛開啟法律大戰的階段,大選結果花落誰家還沒有最終確定。這個階段,習親自祝賀拜登,已經表明不想再與川普政府搞好關係了,這一點表露的相當明顯。


大家還記得我們在之前的節目中曾提到過一個北戴河的會議錄音,但是後來應爆料網友的要求,我們又撤下來了。那個錄音中的講話人,很可能就是習。當時的講話中說,「要打,就把美國打痛」。這個美國,當然指的就是川普領導下的美國。


我們說過,由於美中關係非常敏感,所以中共做什麼表態,方方面面都會關注。因為這可能影響著未來的美中關係如何走向。


雖然與其他國家相比,習近平的表態似乎遲了一點,但實際上,中共還是鬧早了。中共很可能跟著拜登一起,是一場空歡喜,而且會招來更猛烈的打擊。因為川普政府的法律大戰在多點開花,而且拜登家族的醜聞又一次被深度曝光了。


拜登家族再深度曝光

在參議院的最新補充文件中,主要包括三部分內容。第一部分是羅賓遜·沃克(John Robinson 「Rob」 Walker)替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收取與中共關係緊密的華信幾百萬美元。


這個沃克,明確說自己是亨特的代理人。2017年5月15日,他在給拜登家族的合夥人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的電郵中說,「基本上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我一直都是H(亨特)的代理人」。


沃克曾在前總統克林頓和小布什手下工作,而且是克林頓當時競選的重要助手。他的妻子貝茜·梅西·沃克(Betsy Massey Walker)是喬·拜登的妻子吉爾(Jill Biden)的白宮私人助理。


可見他在民主黨與共和黨內都有一定的關係,事實也的確如此。他在郵件中說,自己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了這上面,在「共和黨朋友和項目董事會成員那裏,到處找機會」。而且「打入新國家」,比如安哥拉等非洲國家,「似乎效果不錯」。


不僅如此,參議院委員會寫道,據機密記錄顯示,在2017年2月23日和3月1日,總部在上海的國能香港有限公司將兩筆各300萬美元的電匯,打入了沃克在特拉華州註冊的獨立公司。


參議院文件中特別指出了亨特與葉簡明的深度交往,亨特與波布林斯基之間的短信可以證明這一點。亨特表示,他與葉簡明每週通一次話,他是葉的美國私人法律顧問,有律師合同。他為葉「解決了諸多私人問題,包括工作人員簽證和一些更敏感的事情」。


參議院還提供了兩份「敏感與機密的」投資計劃書,其中一份是華鷹控股為華信做的投資計劃。其中華鷹公司成員包括亨特、波布林斯基、沃克和詹姆斯·拜登等。


另一份計畫書則列舉了第一階段的具體投資計劃,設計華信在阿曼、羅馬尼亞、哥倫比亞和盧森堡等國家的投資。


這個計劃書中,有一張拜登與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握手的照片。很明顯,亨特在利用他父親的影響力招攬生意。


《每日來電》曾報導,亨特和詹姆斯·拜登的參與,是華信的一個重要賣點。這份投資計劃書是波布林斯基文件中,唯一一份明確宣傳拜登與外國領導人接觸的文件。


這份補充文件,毫無疑問,又是對拜登不利的消息。如果美國司法部深度調查,拜登的候選人資格很可能會被取消。就算當選,估計也可能會因此被彈劾下台。更何況,拜登還沒有贏得大選,川普已經針對大選舞弊,發起了全面的法律大戰。


鮑威爾:民主黨人有35000張選票墊底

昨天(24日),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律師對盧·多布斯(Lou Dobbs)表示,有一位目擊證人說,「在亞利桑那州,在投票開始之前,每一位民主黨候選人都預先有了35000張選票」。


就是說,還沒有開始投票,民主黨人已經有35000張選票墊底了。如果是這樣,這個選舉根本就是不是選舉,雙方的起點並不在一條線上。包括川普在內的共和黨人,如果想贏,必須要先拿到35000張選票,才能跟民主黨人同步起跑。


這個消息是一個絕對的重磅炸彈,不知道這算不算鮑威爾之前所說的釋放的「海怪」。如果被證實,將對拜登和民主黨人的作弊、甚至是竊國行為是一個重重的打擊。


那麼隨之而來的是,亞利桑那州的選舉結果都將被徹底扭轉。不僅僅是總統大選的結果要被改變,而且還至少要改變眾議院的一個席位。這個影響是非常大的。

那麼這件事,亞利桑那州是孤立事件嗎?


鮑威爾還告訴Newsmax,她相信,這種事情「在其他地方也發生了」。


今天早晨,有朋友發給我一張推文截圖,是總統大選開票地圖,還有一段文字。地圖上顯示,美國50個州,只有極少數幾個州是藍色,絕大部分地區是紅色。


文字中說,「不要問我怎麼知道的。我無法獲取這個信息。但是當一切塵埃落定之後,我相信可以證明,拜登獲得了2400萬張選票,贏得了66個選舉團的選票。而川普獲得了超過8000萬張選票,贏得了472張選舉團的選票。」


這個消息我們也無法獨立證實,但是如果是鮑威爾所說的這樣,那麼美國的這次總統大選和參眾兩院改選,結果很可能是另一番情況,甚至可能出現顛覆性的變化。


在選前,許多民主黨人預測,將在國會取得大勝。但事實相反,甚至民主黨的大本營加州,也被共和黨奪回了4個席位。


再比如威斯康星州,托馬斯·莫爾律師協會提交了緊急申訴書,因為他們發現威州有15萬張可疑選票,這足以讓人質疑選舉結果是否有效。


這些現象都是不容忽視的。針對這些可能存在的舞弊,川普團隊正在四條線上同時出擊,要奪回勝利果實。


四線出擊,川普聯軍反攻開始

第一條線是,在賓州、密州和亞利桑那州的州議會,將對大選舞弊情況公開聽證。朱利安尼律師聲明中表示,賓州的聽證時間就在今天(25日),而亞利桑那在11月30日,密州在12月1日。


這是川普團隊的一個好消息,因為聽證會上,會逐一展示各種證據,包括證人、錄像、照片和其它證明等等。有沒有舞弊,見見光就知道了。而暗黑勢力是「見光死」,所以這對川普團隊是很有利的一件事。


第二條線是川普團隊最重要在最高法院全面上訴。朱利安尼對福克斯表示,至少要針對五六個州的選舉舞弊進行上訴,其中涉及總統憲法權利被剝奪的問題。


朱利安尼說,「我們手中握有證據,並且已經提交……這些證詞都來自公眾,來自那些被偷走選票的美國人。」就是說,朱利安尼相信,這些鐵證可以在最高法院起作用,成功逆轉。


第三條線是鮑威爾和林伍德律師這邊。伍德律師昨天(24日)推文表示,最近幾週跟鮑威爾在緊急合作,鮑威爾今天要在喬治亞州提起訴訟。


伍德律師將向「州立農業球館」發出傳票,索要選舉期間在這裏的視頻錄像。他說「攝像機的眼睛不會說謊」。


鮑威爾昨天轉推了前川普總統數據主管馬特‧布雷納德(Matt Braynard)的推文,布雷納德的團隊發現,喬州的郵政設施被偽裝成了公寓地址,並提供了部分樣本。他準備發布喬州和賓州的完整數據集。


第四條線是聯邦眾議員帕爾默(Gary Palmer)呼籲,各個州的檢察長應該在第十四條修正案的框架下發起集體訴訟。這樣可以直接打到最高法院,使進程加快。


四線同時出擊,很明顯,川普團隊的反攻正式開始了。有人說這是川普團隊的絕地反擊,但我更認為,川普團隊佔據著天時地利人和。所以在未來一個階段,大家或許可以領略一下真正的大逆轉。


川普準備赦免弗林?

其實,如果說起來,川普還有一條線在進攻。只不過這條線還不太明顯。就是川普有可能赦免前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


昨天(24日),政治網站Axios引述兩名直接參與討論的消息人士的話說,川普私下表示,他計劃這麼做。


消息人士說,弗林只是川普考慮赦免名單中的其中一位,還有其他人。赦免弗林,這將使弗林徹底從法院和司法部的困擾中解脫出來。而且這也是川普四年任期中的一個標誌性的舉措。


因為弗林案始於川普首屆任期初期,而終於川普首屆任期結束。實際上,這個所謂的調查,已經被證明是莫須有了。許多川普的支持者都認為,弗林是奧巴馬政府實施政治報復的受害者。


因為對川普的「通俄門」已經被證實是「獵巫」,是民主黨人對川普的政治迫害。民主黨人用這件事掩蓋希拉里的電郵門醜聞,同時保護拜登。因為「通俄門」不存在,那麼弗林所謂通俄的案子也就應該不存在了,這是相互關聯的。


如果弗林得到赦免,這也是對民主黨陣營的一記重擊。因為被赦免的弗林,有可能重新歸入川普陣營。川普在早前已經透露過這個意思,希望將他重新招致麾下。而且也可以讓美國人民看到,奧巴馬、拜登陣營是如何實施政治迫害的,這會使拜登更加失去民意支持。


弗林是陸軍中將退役,在奧巴馬的第二任期,曾經是美國國防情報局局長。在2016年的競選期間,曾一度有傳聞,川普可能選擇弗林作為競選搭檔。就是說,弗林的能力是相當強的。他如果回歸川普陣營,對川普來說,算得上是如虎添翼。


下一步我們需要關注,川普什麼時候會落實這件事,隨後會不會對拜登陣營發起更強有力的反擊。如果這個消息屬實,估計不會拖太久。

美電商老闆:中共絕對操縱美大選

我們前面提到了美國電商巨頭Overstock創始人和前CEO伯恩指控,中共絕對介入了美國的大選,他說已經得到了證據,可以100%的證明。


那麼伯恩的證明是什麼呢?


說這個之前,先簡單介紹一下伯恩。他本人是一位億萬富翁,但他同時也是一位調查記者。在美國大選之前,他組建了一個由網絡安全、私人偵探等專業人員組成的團隊。


伯恩在「皮特·桑蒂利秀」中介紹,他的團隊得到了Dominion投票系統的運作方式,而且在大選日當天,對選票計算的網路流向進行監控,發現了驚人的證據。


在這次大選中,美國的28個州使用了Dominion投票系統。這個系統的由來,我們已經在前面的節目中介紹過了,這裏不再贅述。


伯恩表示,「使用這個系統的選區的投票點管理員可以做所有的事情。比如,他們可以拖放選票來滿足他們的選擇。這是他們的手冊中的內容,包括如何進行操作。」


就是說,只要投票點管理員想做什麼,他們就可以達到自己的目的。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外國勢力,包括中共介入了美國大選的操縱」。


另外據電腦極客報告指出,美國7萬5千個Dominion投票系統的服務器,普遍感染了一種名叫「QSnatch」的流氓軟件病毒。只要管理員或者工作人員登入到機器上,流氓軟件就會馬上盜取這個人的憑證,然後就可以實施遠程操縱投票系統,挪動選票。


中共通過感染了病毒的Dominion軟件「挪動了選票」,他說「中共絕對介入了」。這部分內容,我們後面會詳談。


伯恩說,「這太可怕了。中共絕對介入了在這裡發生的事情。」另外他的團隊也監控到,選票數據流向德國法蘭克福的情況。


伯恩還介紹,對機器不能立刻辨識的選票,最後都可以被工作人員轉移給拜登。在機器不能辨識的時候,工作人員通常會告訴你重新填寫,然後重新排隊,或者按一下綠色的按鈕。「95%以上的人,會直接選擇按綠色的按鈕。」


但是這些選票,最後都被工作人員做了手腳,轉移給了拜登。「這也是造成很多人看到拜登的選票數量直線上升的原因。」


谷歌至少將600萬選票導向拜登

不過,很多證據證明,這次的大選舞弊非常龐雜,涉及了方方面面,其中美國大型科技公司也捲入了其中。


心理學家羅伯特·愛波斯坦(Robert Epstein)在福克斯名主持塔克·卡爾森的節目中表示,谷歌通過向用戶推廣政治議程,在11月3日的總統大選中,至少把600萬張選票導向了拜登。


愛波斯坦也組建了一個團隊,在大選前就對大型科技公司的活動進行了檢測。他們發現,谷歌的搜索結果強烈偏向自由派和民主黨人。


研究團隊在三個非常關鍵的戰場州亞利桑那州、佛州和北卡州,共招募了733名註冊選民。其中既有共和黨人,也有民主黨人和獨立人士。然後為他們安裝了特殊的軟件,跟蹤他們在互聯網上的活動。


跟蹤一段時間後,他們發現了一個鐵證。有一段時間,谷歌主頁上的投票提醒只發給自由派人士。在同一時間裡,保守派用戶沒有一個收到投票提醒。直到愛伯斯坦10月29日公開了自己的研究,谷歌這才停下來。


愛波斯坦說,他們已量化了這些操縱,「可以輕易地、單方向地轉移至少600萬張選票,並且600萬是最低限度」。


這種事,對谷歌來說,做起來應該不顯山不露水。如果不是愛波斯坦團隊專門針對谷歌等科技公司做研究,可能不會有人發現。


天助?選舉被竊曝光

還有一個同樣可怕的事。路易斯安納州《中央市新聞》的編輯伍迪·詹金斯(Woody Jenkins)日前發表一篇文章,「世紀醜聞:美國選舉如何被竊」。


文章說,雖然川普總統的支持者以未簽名選票、處理不當的紙質選票和「零售」投票欺詐等證據廣而告之大選舞弊行為,但大規模基於計算機的投票欺詐證據還是被忽視了。


這篇文章披露,Dominion投票系統和Smartmatic投票軟體以4800票的倍數,在喬治亞州給拜登加票,以6000票或12000票的倍數在賓夕法尼亞州給拜登加票。


說起來,這個事被曝光,還多少應該感謝《紐約時報》。為什麼呢?因為它們一直在記錄著這個欺詐行為。只不過他們沒有報導。


選舉日投票結束後,紐約時報開始每個小時報導一下選舉結果。這個數據的編碼仍然在線,但是防止它們撤掉,中央市新聞已經下載了這個數據。


這個數據顯示了川普和拜登的得票總數。川普開始一直領先,然後出現了川普和拜登的新選票,每個變化的結果都上傳了。然後,它又顯示了一些非常重要的東西:


大選日第二天4:35,《紐約時報》報導川普總統在喬治亞州以10萬3997票領先。但是,新的一組選票被拋出。這一批新的選票使川普的領先優勢降低了1萬8563票。


三個小時後,出現了另一批新的選票。這一次使川普的領先優勢降低了4656票。30分鐘後,又有一批新票出現,這次把川普的領先優勢降低了4685票。一個半小時後,又一批新票把川普的領先優勢降低了9323票。還是一個半小時後,再一批新票將川普的領先優勢降低了9509票。


大家注意,這裏有一個模式,就是所有出現的新選票都是4800的倍數。但沒有結束,1小時26分鐘後,另一批新票將川普的領先優勢降低了9501票…


就這樣不斷注入新票,到11月6日10:00,一波新票進來,拜登以245萬4662票對244萬9693票領先,超出4969票。


就是說,經過了16次的同樣情況,拜登每一次都得到了4800張選票。就是說,不僅僅是給拜登增加4800張票,同時也從川普那裏減去選票。


這種幾乎不可能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還有別的解釋嗎?除了操縱計算機程序的欺詐行為之外,誰還有更合理的解釋呢?


喬治亞州的欺詐是顯而易見的,那麼賓夕法尼亞州是不是也如此呢?事實上,賓州的計算機程式被設計成了一次增加6000張選票,而不是4,800張。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紐約時報的新聞究竟如何,咱們也不評說了,大家心裡都有數。但是它實時上傳了這些真實數據,倒是幫了川普團隊。


有句話叫人算不如天算。紐約時報這件事,是不是也說明這一點呢?


以上就是今天的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且分享給您的親人和朋友。真相,對每一個人都至關重要。


在今天的會員區,我們就來說說這部分內容。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 熱門時事▶︎ 中共肺炎


👉 加入優樂客會員: http://bit.ly/InsightPlans

🔔 追蹤沐陽部落格: http://bit.ly/joinMY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