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解封,廈門免費旅遊!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4月8日)凌晨,在封鎖了76天後,武漢終於解除了封城。但是官媒說「打開城門不等於打開家門」,呼籲人們盡量少出門。

武漢解封,武漢人魚貫而出

昨天下午,也就是中港台時間今天凌晨,一位朋友轉給我2個視頻,看過之後,心裏很不是滋味。



網友在文字中寫道:「快被關瘋了的武漢人,在零點到來之際都鳴著笛通過出城高速公路收費站,每一個人都彷彿訴說著自己內心的委屈與苦楚。這種感覺只有關在城裏面的人才能真切地感受到」。


我沒有被囚禁在家裏,但我一樣能真切的感受到武漢人的心情。相信大家也可以體會到,因為自由對一個人而言,太重要了。


從武漢人魚貫而出這一點來看,他們等待解封已經等很久了。來自鐵路部門公布的數據,今天一天有5.5萬人乘坐火車離開了武漢,其中有4成(2萬多人)是前往珠三角地區。


武漢人蜂擁而出,一方面是源自對自由的渴望。另一方面,也是出於恐懼。當局早前對無症狀感染者不聞不問,而這些病毒攜帶者的傳染性又與確診患者一樣強。


這就像一個個被點燃引線而四處游動的炸彈,時時威脅著身邊的每一個人。人們不知道誰是無症狀感染者,不知道什麼時候無意間中招。


其實,與其說人們擔心身邊的無症狀感染者,不如說這是人們對當局決策的憤怒。用快速離開的方式,表達心中的憤怒。

封城血淚

有誰可以知道,這2個多月的時間,武漢人哭了多少次?流了多少淚?失去了多少生命?

自從發現疫情,蔓延的速度就很快。但是當局一再對外撒謊,欺騙說「人不傳人」、「可防可控」。信以為真的人們照常從事著各項生活、工作,上街買菜,準備過年。


沒想到,1月20日當局不得不承認了「人傳人」的事實,並在1月23日凌晨2點宣布封城。所有人都懵了,變化這麼快,變化這麼大。


30萬人在近代史上最嚴厲的封城實施前,果斷決定選擇逃離武漢。公交站擠爆了,火車站擠爆了,機場擠爆了,高速公路擠滿了私家車。


這些人中,很多去了其他省市。本以為可以過一點安穩的日子。但他們身份、他們的籍貫,使他們到哪裏都像是異類。受到排斥,遭到白眼,甚至被強制關押隔離。


而沒來得及逃離的人,被無情的封鎖在了城中。這些人更像是被關進籠子的小鳥,驚慌失措中,一天一天的挨著,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


我們看到過這樣的場景:有人突然間倒在了地上,再也沒有起來;醫院外綿延的人龍,患者排隊十幾個小時卻看不上病;醫院內有患者倒在地上,身邊灑落了一地的鈔票;有的患者雙膝跪下,哀求醫護人員為他們看病;而在巨大壓力下,情緒崩潰的醫護嚎啕大哭,痛苦的說「我們頂不住了」⋯⋯


從網友給我們的爆料視頻中,我們看到當局的強制手段越來越嚴厲,木門被釘死,鐵門被電焊焊死;小區門口的「紅袖章」耀武揚威,喝令業主說出暗號;絕望的人跳樓了,親人圍著屍體放聲痛哭,哀痛瀰漫整個小區;那個被餓死的2歲孩子,被人們發現的時候,屍體已經散發出了臭味⋯⋯

還記得這些人嗎?

我們看到的太多太多了。昨天(7日),網友轉給我一則視頻。大家看一看,您還記得其中的哪些人?


還有五分鐘拍到8具屍體、喊出「推翻暴政」、已經被抓的公民記者方斌。

還有辭去央視主持人工作、暗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李澤華。

還有喊出「共產黨下課」曾經的「小粉紅」張文斌。

等等等等,太多太多的人需要我們記住。每一個人,都是一部血淚史。而給人們製造傷痛的,是中共官員、中共體制,是這個黨。

回憶這些,只是一個階段,並不意味著已經過去了。因為武漢說是解封,但實際是變調解封,當局說「打開城門不等於打開家門」。

變調解封,人們仍要囚在家中

就在武漢解封的同時,中共官媒人民日報app評論稱,「解封不等於解防」。「打開城門不等於打開家門」,民眾仍要自我管理,「不扎堆、不聚集」。


文中表示,武漢官方仍然會強化小區封閉管理,居民不是必要的出行「盡量不出門」。強調「零新增不等於零風險」,城門打開不意味著警報完全解除等等。


就是說,武漢解封,更像是形式上的解封,只有外圍可以恢復交通。但是城區內,還會繼續實施封閉管理。絕大多數人,仍然會被囚禁在家中。頭頂上的天空不是想看就能看的,外面的空氣不是想呼吸就可以呼吸的。

武漢一日百例「無症狀感染者」

其實,從「解封不等於解防」這句話中,大家應該能讀懂一些什麼。中共有個特點,它認為不好的事,它會把10說成1。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根據它的這個特點可以知道,武漢的疫情可能還很嚴重。


昨天(7日)自由亞洲收到武漢居民的爆料,武昌區康樂里社區發現1例無症狀感染者,東西湖區戀湖家園小區也發現1例無症狀感染者,華農西社區發現2例無症狀感染者。目前這幾例患者和密切接觸人員在內,都被送到了酒店隔離。


在爆料居民提供的武漢市疫情防控統計表中,在一頁紙上就有80多個小區,在4月5日的同一天都出現了疫情。計算下來,一天當中就有上百例「無症狀感染者」。


武昌居民王樹理告訴自由亞洲,無症狀感染者人數的快速增加,情況令人擔憂。「現在全武漢市的人都大為震動,很多地方越來越緊」。


武漢居民披露,原先沒有疫情的小區,現在也出現了疫情。目前當局又啟動了「封閉式管理模式」。


網友爆料說,武漢為了「清零」,各個小區都瞞著,不讓上報。對於在家裏死去的人,都是半夜偷偷的處理屍體。

疫情爆發?當局再散毒?

當局把所有的新增病例,都說成是「無症狀感染者」。大家想一想,當局沒有對人們挨個檢測。如果真的沒有症狀,是怎麼發現的呢?這不奇怪嗎?


這種說法是有明顯漏洞的。很可能是這些人出現了中共病毒肺炎的症狀,才被醫院檢測確診。只有這樣,才算是合理的解釋,才可以說得通。


也就是說,當局對武漢在外圍解封了,對外解除了交通限制,而實際內部管理仍然很嚴。這種管理措施,彷彿又回到了武漢封城以前的那段時間。


如果是這樣,當局的做法很值得懷疑。


在武漢封城前,疫情已經大面積擴散,當局已經很清楚疫情的嚴重程度。但是在1月19日,百步亭社區仍然堅持舉辦4萬人參加的「萬家宴」。結果事後,這個社區的57個門棟被列為「發熱門棟」,許多人在萬家宴的活動中被感染。


在當局1月23日宣布封城後,留出了8個小時的空檔。正是這個時間段,30萬人湧出了武漢,有的去了其他省市,有的出了國。根據以前媒體的消息,這些逃離的人中,有一部分已經出現了發燒等症狀。


另據武漢市長周先旺在央視直播中說,過年前離開武漢的人有500萬。


所有這些離開武漢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是病毒攜帶者,從無症狀變成了疑似患者,最終被確診為病毒感染者。而這些人,也成了移動病毒源,引發了全國、全世界的疫情大爆發。


如今當局在武漢可能又一次爆發疫情的同時,打開了通往其它地區的大門。會不會再一次引發全國疫情呢?


一位廈門的網友發來郵件,表達了同樣的擔心。他在郵件中寫道:「昨天廈門新公佈,從4月7日到6月30日,國有景點免費,節假日公共交通全免費,對外來遊客每天還有補助」。


網友說此舉就是為了聚人氣,恢復經濟。「但此刻正是危險時候,全國無症狀感染者很多,很快全國遊客蜂擁而至到廈門。廈門很可能變成第二個武漢」。


當局的做法,不值得懷疑嗎?


以上是今天的電視節目部分。在會員區,我們會根據當局公布的信息算一筆賬,看看武漢的染病人數有多少。哈爾濱也出現了武漢當初排隊幾個小時看病的場面。然後說一下俄羅斯正在驅趕150萬華人,但中共置之不理。最後會說到一份網絡民調,如果美國與中共開戰,至少有81.8%的人支持美軍。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 訂閱 + 按小鈴鐺 🔔

🎯加入會員:http://bit.ly/2SZ1kWN

🎯年費會員:http://bit.ly/InsightPlans

📢 熱門時事▶︎ 中共肺炎

126 次瀏覽

相關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