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擴至深圳 香港政治纏鬥持續 - 新聞拍案驚奇 大宇(視頻)



我們今天介紹兩件事,一個是 #武漢肺炎 的發展狀況,另一個是介紹一下香港週末的「#天下制裁集氣大會」。


武漢肺炎的擴散情況越來越令人擔憂。上週,有專家推斷,武漢當地至少有多大1700宗染上肺炎的案例,病例還傳播到了境外的泰國、日本,其它一些地方也發現疑似病例。而在武漢當地,截至1月19日,官方通報的感染病例累計已達198例,其中3人死亡。根據最新消息,武漢肺炎在大陸已經傳播到了北京和毗鄰香港的深圳。截至發稿,北京市大興區發現了兩名曾去武漢旅行的人,感染肺炎;在深圳,則出現一名確診病例。現在香港雖一共通報了至少70多例疑似病例,但沒有一例確診,如今深圳出現確診病例,意味著香港的出入境檢疫工作,更需加強。


有關武漢肺炎的情況,我們接下去繼續關注。下面我們來快速了解一下,過去週末,在香港發生了什麼。


1月19日,香港市民在港島中環舉辦「天下制裁集氣大會」,主辦方是香港「民間集會團隊」。原本要發起遊行,但被警方拒絕,所以就變成了單純的集會。


警方批准的集會範圍是位於中環的整條遮打道及遮打花園,預先允許的時間是從下午2點一直到晚上10點共8個小時。根據警方給的批示,主辦方設定集會開始時間是下午3點,而且以“流水”的方式進行。因為遮打花園只能容納3-5萬人,主辦方只有依靠「流水式」集會疏導大量的聚集人群。人們在遮打花園聚集後,主辦方會呼籲人們沿金鐘道行人路,往金鐘站方向離開。


這次集會,是主辦方想讓港人知道,「#反送中」運動7個多月以來,得到的其他國家及聯合國的支持,另一方面,也讓世界知道,「反送中運動」到現在,也都沒有停止。集會主辦方呼籲港府回應「真普選」訴求,進行民主政改,不然會繼續向國際求助,制裁侵犯香港人人權的官員和警察。


對此,香港政府後來對這次集會給出回應說:「外國政府、議會或組織在香港政制發展事宜上毫無角色,不應透過任何評論或措施,試圖影響或介入香港就相關事宜的討論」。另外,港府還強調,社會必須清楚理解,經普選產生的「行政長官」,不只要向香港特區負責,也要向中央政府負責,還呼籲社會大眾在「平等、互信」的氛圍下,通過「對話」解決問題。其實,如果在民眾集會的時候,政府可以派出一名代表與會,實地做個溝通,也都是一種不錯的「對話」。但是1月19日的「天下制裁集氣大會」,政府沒有派代表對話,而依然是嚴密佈防的警察。


在集會前的下午1點多,防暴警察就開始在遮打花園附近巡邏。包括中環地鐵站、匯豐總行、高等法院、國金融中心等等。防暴警察對路人、甚至記者,進行截查、搜身。甚至再有《立場新聞》的記者被警察查看身分證後,將其身分證拿到直播鏡頭前展示。根據《立場新聞》報導,警察還弄壞了記者的手機。


當天集會主辦方「民間集會團隊」的發言人劉穎匡,對警察在合法集會場地附近,針對市民和記者的截查行動表達了強烈譴責。


到了下午3點多集會開始,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市民趕到現場。至4點多,參與集會的人群已經溢出遮打道,一部分抗爭者在德輔道中設置路障和傘陣。現場的氣氛並不妙。這時,有便衣警察突然進入眾多抗爭者聚集的遮打花園,向主辦方提出終止集會,在場的主辦方發言人劉穎匡要求便衣警出示委任證,但被拒絕,直到周圍人情緒激動,便衣警才拿出委任證。但按劉穎匡的話說,那會兒「情況已經難以控制」,便衣警被周圍抗爭者圍毆,後來一直被追打到遮打花園外的長江中心,最後警方發射催淚彈將示威者驅趕。警方事後說,有4名警員被打傷。


不久後,警方在臉書發文說:大批「暴徒」在遮打花園一帶縱火、堵路,還襲擊警務人員,因應情況,警方使用催淚彈驅散。


警察在這之後,除了驅趕集會者,還進行了更大範圍的截查和拘捕。在遮打花園,警方為了防止要抓捕的抗爭者逃入廁所躲藏,甚至一度封鎖了遮打花園的男廁所,並不准許在場市民入內方便。在中環畢打街,多人被截查以至拘捕。在銅鑼灣,有黑衣女子被警察要求面壁站立接受截查。入夜以後,在旺角又出現黑衣示威者快閃堵路,警察出動抓人,我們在網上,可以看到公開張貼出的多張被捕人士照片,供希望尋找親友下落的人士查看,他們不少是年輕人,有男有女。


這場集會最終發展成多區警民衝突。集會主辦方劉穎匡於當晚7點在灣仔召開記者會,宣布至少15萬人參與集會,並強調,如果不是因為四處截查,以及腰斬集會,人數一定更多。劉穎匡說,當天的衝突源頭在於警方,如果警方批准遊行,市民可以有秩序流動,主辦方也方便更好管理。


劉穎匡在記者會剛結束,就被趕來的大批警察帶走拘捕,理由是煽動群眾情緒及違反不反對通知書的條件要求,就是參與集會的人數「不能逼爆遮打花園」。


對於「煽動群眾情緒」,警方的解釋是,劉穎匡認識進場要求終止集會的人,是「警民關係組」成員,卻反問是不是便衣警,屬於「故意刁難,挑動在場人士情緒」。警方又說,腰斬集會,是因為當天下午4點多,有所謂「暴徒」拆鐵柵欄、毀交通燈。


目前,劉穎匡正被重案組調查,如果「煽動群眾情緒」和「違反《不反對通知書》」的證據足夠,便會被檢控。


劉穎匡在反送中運動期間,是民陣岑子傑、眾志黃之鋒、周庭等人外,另一個活躍的年輕抗爭者,之前還組織過去年6月26日的G20各國領館請願行動,眾多網友響應,去了19個駐香港的領事館或辦事處請願。還有7月7日九龍遊行、8月24日觀塘遊行。在824觀塘遊行中,他也被捕,但是46小時後就獲准保釋。他自己分析,當時順利獲保釋,是因為警方以「非法集結」拘捕他,證據不夠,理由並不充分。


從1月1日腰斬遊行,到1月19日腰斬集會,而且在集會前後多區截查,提前抓人。看上去香港人似乎也有言論自由,警察因為出現衝突才制止活動,表面看上去有道理啊。可是市民的不滿來自於政府不受約束的權力,權力不受約束就會隨心所欲,批准與不批准,全在當權者的翻手覆手之間。其實香港抗爭者最核心的訴求,就是希望政府權力受到約束、受到制衡。無論是真普選還是獨立調查委員會,都是制衡權力,使政府的行為真正能符合民意。


就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來說,是相對較容易實現的。


前監警會成員劉文文對香港《明報》說:監警會的成員都普遍希望香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因為監警會沒有全面調查權,比如調查嚴重案件時,就無法傳召涉事警員問話,而他們目前的權力,只能是給警方提供意見,接不接受全在於警隊。原定2月公布的監警會報告中,還有另外的港媒報導說,提到建議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是這份首階段報告在公佈前受阻,現在何時才能公布,前景並不樂觀,有可能是遙遙無期。

📧 爆料郵箱 🗣 xwpajq@gmail.com

爆料中,請盡量多提供一些說明文字,便於工作人員查看。我們每天都收到大量的各類郵件,容易濾過,或者沒有採用您的資料,還請大家不要介意。

© All Rights Reserved.

0 次瀏覽

推薦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