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封城內幕,三方甩鍋,北京不利!川普為習說好話?20天嬰兒說話?沒戴口罩被打死!婦產科關門急壞產婦,蔡奇居家隔離?海軍艦長被隔離!俄禁中國公民入境【新聞看點】




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2019)疫情仍在繼續擴大,中共終於低調承認軍隊淪陷了,東部戰區的一位海軍艦長正在隔離觀察。北京西城區政府69人被隔離,而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事發前剛去了西城區視察。


如今不戴口罩,已經成了當局殺人的藉口。今天(2月19日)有推文說,武漢警察用警棍和拳頭打死了一名沒戴口罩的人,聲稱是武漢肺炎死亡拉去了殯儀館。中共的強力維穩已經升級了,除了中共1600名五毛輿論維穩之外,還讓出生20天的嬰兒說話了。



面對失控的疫情,中共衛健委也開始推責了,形成了「三方甩鍋」的局面,對北京更加不利。不過在一片指責聲中,有兩個人卻一直在為北京說好話。一個是美國總統川普,另一個使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不過譚德塞否認是在壓力下為中共說話,他暗讚北京「犧牲武漢、拯救世界」,就是說武漢人被當局放棄了。而川普讚賞習近平,則可能有別的原因。


海軍艦長被隔離

早前盛傳軍隊已經被病毒攻陷,但是始終得不到中共官方的證實,現在終於承認。解放軍報前天報導,東部戰區海軍某艦艦長余松秋在正月初五中止了休假,回到駐地後,正在支隊招待所進行隔離觀察。


查閱中共官媒此前的報導,余松秋是東部戰區常州軍艦艦長。


前面的節目中我們層說過,中共部隊當中,武警的染病情況是比較嚴重的。而據總部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報導,中共部隊當中的各個軍種都有染病情況。比如海南三亞的海軍潛艇部隊,一名軍人被確診後,300名海軍被隔離,不得不暫停了重點訓練項目。


據襄陽991醫院工作人員證實,一名武警在住院,另有1500名軍人和1000名武警正在被隔離。


大家知道,部隊裏面如果染病可非同小可,因為它的人口密集度非常大。一旦瘟疫在部隊中蔓延,對中共軍隊的戰鬥力肯定會有影響。正因為如此,中共一向把部隊裡面的消息當作「軍事機密」,所以中共軍隊與地方是分開的,自成一體。這次疫情也是一樣,它不會報呈給當地省市政府,這也是部隊雖然淪陷很嚴重,但外界得知消息很少的原因。


蔡奇剛視察的西城區69人隔離⋯⋯

昨天(18日),西城區區長孫碩出面證實,西城區政府某部門確診了一名武漢肺炎患者,目前已經隔離了69人。不過孫碩表示政府工作並沒有停擺,區委區政府「一切正常」。


當局承認了這個事實,坐實了外界的第一個傳聞,就是西城區網信辦的一名員工,過年期間回到河北任丘探親。初六自己開車返回了北京,第二天正常上班,並且投入到了一線防疫工作。


這名員工一直體溫正常,沒有什麼症狀。但是2月11日,老家疾控中心通知他,他的親屬被確診患上了武漢肺炎。這名職工隨後通知了單位和社區,自己在家中隔離,一直惴惴不安。結果第二天(12日)去醫院檢查,確診了,但屬於輕症,目前正在定點醫院救治。


這名員工被確診,西城區政府一下熱鬧了。69名與他密切接觸者和高風險人員,都被採取了集中管控。其中有的是在食堂排隊打飯的時候,傳染給了同事。


網友爆料說,這名員工確診的前兩天,北京市長剛好去了西城區網信辦考察工作。而市長在開會的時候,這個確診病例就在現場,這可給嚇得不輕。網友稱「北京市政府領導在家隔離呢」,都不敢去給習近平匯報工作。


不過另一位網友爆料,則是另一個版本。去西城區考察工作的不是北京市長,而是北京市委書記。說有一個湖北襄樊的人,回到北京自己沒有檢查,也沒有隔離,就直接去上班了。然後12日就被確診了,同時確診的還有40多人,惹得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暴怒」。


網友說「關鍵偉大滴蔡書記十號剛去西城區政府大樓視察過」,而且蔡奇在10日當天,還陪著「老大」(老大指習近平)在北京視察。


從公開的報導中可以看到,習近平2月10日在朝陽區安貞街道視察過程中,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一直在陪同。2月13日,蔡奇又去了西城區視察防疫工作,然後第二天,北京就出台了回京人員必須居家隔離14天的規定。


根據中共專家的說法,武漢肺炎的潛伏期是4-10天。如果蔡奇開會時,那名確診病例就在會場,後面可能會發生什麼呢?大家可以展開想像了⋯⋯


產婦臨產,婦產科關門

說到西城區,還有一個事,網友發過來2張微博截圖。一位懷孕39週的孕婦聽說北京友誼醫院婦產科關門了,於是立刻給醫院打電話,醫院回覆說讓等通知。



另一張圖則顯示有兩份緊急通知,日期顯示也都是昨天。上面的通知說,受疫情影響,已經關閉了西城所有的婦產科門診號源,何時恢復等通知,並且說每個窗口都可以退號。下面的通知表示,「在我院產檢的孕婦請等候電話通知」。



婦產科關門,問題就來了,產婦怎麼辦呢?總不能跟產婦說「最近疫情嚴重,你先等幾天再生」吧?這種事情能等嗎?


另外在湖北紅安縣七里坪鎮,3歲多的女童梁某,因為視網膜惡性腫瘤,去年11月在北京同仁醫院摘除了左眼。但需要術後化療,目前剩下最後一個療程。


可是眼下武漢封城,所有人員不得出入。梁某不能按時返回醫院治療,而且現在已經超了20多天時限。女童的父親非常著急,擔心細胞瘤轉移危及生命。


這些事都不能等,不知道當局做出決定時,是不是考慮到了這些因素?估計想到了也不會管,但是中共會講故事。


20天的嬰兒說話?

網友發來兩張華商報的網絡截圖,第一張是「孩子出生不到20天,他卻主動申請投入抗議一線⋯⋯」裏面這麼寫的:「大年初一凌晨3點,王慧將出生不到20天的雙胞胎兒子哄睡後,讓丈夫雍波開車將她從洋縣送回西京醫院」。


早上6點半,雍波把妻子送到了西京醫院的門口。並且說「我趕緊回,不然孩子看不到我們會哭」,隨後就調轉車頭往回趕。


經過「7個多小時的長途駕駛」,雍波到家了。剛起床不久的兩個孩子稚氣的問「媽媽幹嘛去了?」雍波哄著說「媽媽上班班了,回來給你們買糖糖」。


這篇文章,跟我們之前介紹的武漢醫護人員放聲大哭完全是兩回事,看上去滿滿的「正能量」。但是如果仔細一看,會發現其中有幾個問題。


首先男女不分。標題中用的「他」,讓人以為是男士,但是內文中卻是女士。這個問題並不重要,可能是小編粗心造成的。


其次雍波連續開車7個多小時。我查了一下,從洋縣到西京醫院的車程是229.7公里,全程跑高速公路需要3小時31分。而雍波一直沒有休息,始終在開車。


另外,送妻子上抗議一線,「話音未落」就調轉車頭往回趕,似乎從情理上也說不通。因為抗議一線的染病機率是非常大的,把妻子送到這種地方,竟然沒有一絲留戀。要麼是這對夫妻的感情不好,要麼有點太「共產黨員」了。


最奇怪的是,第一段寫的是出生不到20天的雙胞胎,下一段就變成了「剛起床不久的兩個孩子稚氣的問:『媽媽幹嘛去了?』」


20天的孩子,經過了7個小時自己能起床了,而且還說話了。對這個事,華商報道歉說「工作倉促出錯」,編輯把3個故事「一時疏忽」混編了。


沒戴口罩被打死

華商報是不是說謊,大家自己判定,因為畢竟沒有看到華商報的工作情況。但是另一件事,在人們完整看到事件過程之後,警察仍然在撒謊。


有網友今天推文,說剛剛有武漢朋友發出消息,一名沒有戴口罩的人被警察帶走了。帶走的過程中和警察發生爭執,結果被警察當場用拳頭和警棍活活打死了。


推文中表示,當120救護車到現場時,人已經死亡了。警察讓120把死者直接拉去殯儀館,但是120沒有答應,說「太忙」。於是警察就通知殯儀館過來拉屍體,電話中說發現肺炎病毒感染者已經死亡。警察不讓任何人靠近死者,20分鐘過後,殯儀館的運屍車把屍體拉走了。


網上有不少因為沒戴口罩被警察抓捕的視頻,也都有暴力執法。但這一起致死案,是目前所看到的最嚴重的一起。可是警察卻找了一個堂而皇之的藉口,說是得了武漢肺炎死亡。這足以讓人相信,當局已經把武漢肺炎當成了隨意殺人的新抓手。只要讓誰死,就給扣上一個名字——武漢肺炎患者。


年底前有104例患者,各方甩鍋

我不由得想起了剛剛被當局抓捕的維權人士許志永,他會不會被患上武漢肺炎呢?希望大家能夠多多關注。許志永前不久發表了一份「勸退書」,敦促北京最高領導人辭職。公開信中寫道:「政治家臨危不亂、危中見機。而您每逢重大危機,束手無策」。


方斌和陳秋實,通過明查暗訪,向外界揭示了很多不為人知的真相。早就說過,中共不解決問題,專門解決反映問題的人。


不過方斌他們所揭示的真相,也只是在疫情大面積爆發以後的部分,實際疫情發生的時間更早。


在中共疾控中心專家最新發表的論文中,把武漢肺炎分成了五個階段。去年12月31日前的104個病例是第一階段,其中15人死亡。第二階段是元旦到11日,12日到20日是第三階段。這三個階段,感染者超過了6000人。第四階段是21日到31日,這是徹底大爆發階段。


這篇論文的說法,與之前當局通報的情況完全不同。這就不能不做一個推斷。從這篇新論文來看,中共疾控中心很可能當時發現疫情控制不住了。6000多人染病,這不是一個小數字。所以正常推斷,他們可能上報了北京。這一點,從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的說法中可以得到證實。她在一次新聞發佈會上說漏了嘴,中方在1月3日就已經向美國通報疫情了。


這就與武漢市長周先旺的說法有一些吻合。周先旺在央視直播中表示,他發現疫情就進行了上報,但只有得到上級授權,才可以對外發布疫情。他說的或許是實情,但在疫情爆發之後說這種話,很明顯也是推卸責任。


那麼求是刊登習近平的講話全文中,說他在1月7日就對防疫工作「提出要求」。如果習有這樣做,那麼衛健委、湖北和武漢當局敢壓著不辦嗎?


當然也有另外的可能,就是武漢和湖北當局行動遲緩,掩蓋疫情,不希望在自己的地盤出現疫情。所以想把事情壓下去,讓疫情自己消失,然後讓事情不了了之。在中共官員的眼中,死幾個老百姓並不是多大的事,所以才會發生李文亮等8位最先吹哨的醫生被封口事件。


還有衛健委也存在著推責的可能。我們前面的節目中曾提到過,網絡上有一篇文章,說「這樣的院士太無恥而可惡」。說的是中共衛健委主任高福和8名院士在12月初到了武漢,並不是首先關心如何防疫控疫,而是首先搶去武漢疾控中心科研人員掌握的病毒資料數據,回北京寫論文。


從各方的動作來看,目前三方都在急於推責任。我們說過了,那麼多人死亡,有的一家一家的被滅門,這個責任太大,誰都擔不起。但究竟誰在說謊呢?您自己應該有一個結論。


不過可以這麼說,這三方其實是一條繩上的螞蚱——都有責任,誰也跑不了。不管怎麼推責卸責,誰都難辭其咎。但最終,頂罪的羊很可能從地方當局和衛健委裏面出。其實武漢、湖北已經有人在頂罪了,蔣超良和馬國強被撤職,已經是最先被拋出的羊了。但估計後面還會有。


衛健委再次撒謊

這場瘟疫,已經完全失控,雖然各國都在加快研製疫苗,但最快在人體試驗,還要等上幾個月。然而就在這樣一個眼睜睜的事實面前,中共衛健委的官員還在公然撒謊,說「可防可治」。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郭燕紅昨天表示,「這個病雖然是新發穿讓性疾病,但是它可防可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