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疫病亡狂增,病毒學家「不妙」;中國處處戰場,6天7省戰時狀態;疫苗難說有效,年輕人是重災區;更大瘟疫將臨?病毒有眼睛滅共:歷史治疫有奇方,預言家的告誡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1月9日,星期六。



  有一個事情,其實從去年9月份就想說,但總是有所顧慮,所以一直拖著沒敢說。現在因為事情緊急,已經到了非說不可的時候了,就是這個大瘟疫。


  有的朋友可能會覺得,最近你不是天天都在講嗎?是的,最近半個多月,天天都有關注世界各地、特別是中國大陸的疫情情況。但我現在要說的是更重要、或者說更嚴重的情況:這對許多人來說,是一場大疫劫。


  我不是為了增加流量而危言聳聽,希望您能夠堅持看到最後,自然會知道我在講什麼。讓我先來梳理一下最近的疫情情況。


  德國病毒學家:看起來不妙

  昨天(8日),最先發現病毒變異的英國倫敦進入了「重大事故」狀態。也就是說,英國認為,這種變種病毒會對國家安全造成嚴重傷害,現在病毒的威脅已經到了「危機點」。


  倫敦市長薩迪克·漢(Sadiq Khan)說,倫敦的病毒傳播「已經失控」。每30個人中,就有1個人感染,有的最嚴重的行政區,比例甚至提高到了每20人就有一人染疫。


  從去年12月30日到1月5日的7天中,感染人數連續突破5萬。6日到今天,連續突破6萬。而且連續3天,染疫病故的人數都突破了1000。


  歐洲人口最多的國家德國昨天(8日)通報,雖然5日升級了強封鎖措施,但染疫和病亡的人數仍然每天都在突破。昨天新增確診病例3萬1849例,死亡1188人。


  德國病毒學家德羅斯滕(Christian Drosten)早在去年12月21日就推文表示,「變種的新數據看起來不妙」。


  再看世界上醫療體系最強大的美國,情況也相當危急。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統計,美國昨天新增了29萬例確診患者,創下了最新的紀錄。


  另外據路透社對公衛數據的分析,前天(7日),全美國死亡人數聯席第二天突破4000人,相當於每22秒就有一個人死亡。從疫情爆發以來,美國累計感染病毒的總數超過2180萬,其中超過36萬5000人染疫病故,相當於每895人當中就有一人不治身亡。


  日本雖然在7日宣佈首都圈1都3縣都進入緊急事態,但仍然無法阻止疫情的升溫。昨天(8日)新增病例7883例,連續第4天創下單日新高。染疫死亡新增78人,也是創下新高紀錄。


  日本放送協會NHK報道,截止到8日死亡累計超過了4000例。距離死亡3000例的12月22日還不到20天。


  這是世界上醫療體系最強大的幾個國家疫情情況。接下來我們再看看中國大陸。6天之內,有7個省份進入「戰時狀態」。有網友開玩笑,感覺像是被俄羅斯入侵了一樣,到處都是「戰時狀態」。



  中國處處戰場6天7省戰時狀態

  昨天(8日)下午,北京市當局通報,截至目前,全市共有8個中風險地區。當天開始,北京市大興機場及首都機場共11條城際班線已經停運。


  其實北京疫情一直都很嚴重,從去年6月新發地發生疫情後,朝陽、豐台、門頭溝、大興四個區曾先後宣布「戰時狀態」。去年12月25日,順義區宣布進入戰時狀態。


  也是昨天下午,內蒙古赤峰市宣布全市「戰時狀態」。滿洲里市在一個月前,也曾宣布進入戰時狀態,早就成了疫情重災區。赤峰市委書記孟憲東講話表示,「處處是戰場」、「嚴防死守」、「管好自己人」、「打一場人民戰爭」等。


  前天(7日),河北省石家莊市和邢台市轄下的縣級市南宮市都封城了。河北省當局於5日宣布,全省進入戰時狀態。這只是河北省的通報情況,大紀元得到一份河北省內部防疫文件顯示,真實情況遠超當局通報的情況。其它省市區的通報情況其實也一樣,中共通報的數字都有大量的水分。


  1月7日有知情人披露,遼寧省營口市傳出疫情,多個小區突然被封閉,有的小區還攔上鐵絲網。此前大連在12月20日進入了戰時狀態,瀋陽在12月30日進入戰時狀態。



  1月7日,河南省安陽市宣布,進入疫情防控「准戰時狀態」。


  1月5日,山東省宣布發現變異病毒感染病例。


  1月3日,寧夏靈武市宣布進入戰時狀態。


  1月2日晚,黑龍江省黑河市宣布進入戰時狀態,此前黑龍江的東寧市、綏芬河市、大興安嶺地區塔河縣都在2020年12月12日同一天宣布進入「戰時狀態」。


  廣州市也在1月2日發現變異病毒感染病例。而在3天前的12月30日,上海發現了中國境內的第一例中共病毒變種病例。


  2020年12月8日,四川省宣布進入戰時狀態,成都市疫情嚴峻,當時室內已有6個中風險區。


  2020年11月10日,安徽省宣布進入戰時狀態。


  2020年11月8日,天津市宣布進入戰時狀態。



  更多年輕人感染

  通過以上這些中外疫情情況,可以看出,這個病毒、尤其是變種的中共病毒,傳播力相當迅猛。儘管世界各多都提高了警惕,但變種病毒還是傳入了30多個國家,遍及了歐洲的英國、德國、法國、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傳統大國,覆蓋了所有的北歐國家。亞洲的中國、日本、印度等大國無一倖免,大洋洲的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同樣中招。而在北美的美國和加拿大、南美的巴西和智利,都有變種病毒在社區傳播。甚至連世界公認防控最好的台灣,也出現了變種病毒。


  此外,英國變種病毒雖然源自南非,但卻與南非的變種病毒不是同一個種類。南非的這種變種病毒的傳染性更強。


  不過我之前就說過,不管它怎麼變種,這種病毒都有一個統稱,就是中共病毒,它最早源自於湖北武漢。


  英國衛生大臣漢考克(Matt Hancock)疾呼,每一個人都必須像自己感染了中共病毒一樣的小心。


  漢考克的警告並非聳人聽聞,因為這個變種病毒的傳播速度太快,死亡率也在增加。而目前所監測到的數據,僅僅是已經發現的。而實際上,沒有發現的很可能還有很多。但即使目前的數字,已經足夠令人警醒了。


  另外還有一個現象非常值得重視。以前很多人以為,中共病毒的感染率雖然很高,但病亡的大多是老年人。但觀察感染變種的中共病毒的病例情況發現,它不只感染老年人和體弱多病的人,年輕人的感染率一樣很高,而且是重症率很高。


  2020年12月下旬,英國政府科學諮詢小組成員弗格森(Neil Ferguson)表示,有跡象表明,變異的中共病毒感染了更多15歲以下的人。


  南非衛生部長穆凱茲(Zweili Mukez)也表示,在變異毒株引發的第二波疫情中,有更多的年輕人被感染,而且更容易發展成為重症。


  隨之,世界各地陸續爆出不少年輕人感染中共病毒死亡的案例。比如聖誕節後的第二天,紐約上州的四歲幼童夏維爾(Xavier M.Harris)被病毒奪走了生命,他是當地染疫死亡者當中,年齡最小的一個。


  12月28日,日本國會議員羽田雄一郎染疫身亡,他只有53歲,他的離世速度很快,24日出現了感冒、發燒等症狀,還沒來得及檢測,27日就被送到了醫院,但是沒有搶救過來。


  1 29日,剛剛當選的國會眾議員萊特洛(Luke Letlow),還沒來得及宣示入職,就感染了中共病毒去世了,他只有41歲。



  WHO:現在不是最大的瘟疫

  大陸網絡上有一個帖子正在熱傳:「明天和意外,你永遠不知道哪一個先到。但2020年底,最讓人唏噓的新聞,卻是那麼多人匆匆告別了人世。」


  就目前疫情的嚴重程度來看,已經令人談疫色變了。但我要跟大家說,目前雖然很嚴重,但根據歷史經驗來判斷,很可能還會有更重的疫災。其實現在科學界已經發出了預警。


  WHO的緊急衛生計劃執行董事瑞安(Mike Ryan)警告,現在的瘟疫不是最大的。他說這番話,是在2020年12月底一個新聞發布會上講的。


  瑞安說:「這個病毒傳染性很強,很多人得病死去了。但是目前這種病的死亡率相對其它可怕的疾病來說還是很低,這對我們應該是一個警告。」隨後他說:「下波的大瘟疫或更加嚴重……威脅將繼續存在。」


  大家注意,他已經明確指出,會有「下波的大瘟疫」,而且「更加嚴重」。


  美國「過敏與傳染病研究院」主任福西(Anthony Fauci)也警告,未來冠狀病毒的肆虐會更加激烈。他估計未來幾週,美國的「情況會越來越糟糕」。


  此外,「美國前線醫生」組織的成員烏索(Richard Urso)醫生警告說,當前世界各地出現了多個中共病毒的變種,會帶來「引發致病性」,從而使人們在接種疫苗後死亡率更高。


  西班牙大流感的「第二波」

  專家們預警,除了來自專業的科學分析判斷,歷史事件也是參考的一個部分。


  1918年的春天,西班牙流感出現了。最初階段,人們沒有重視。因為人們感覺與一般流感沒有太大不同。但是到了秋季,情況完全變了。


  當年9月,西班牙流感病毒發生了變異,迅速奪走了許多生命。變異的病毒以劇毒毒株的形式出現,患者往往在幾小時或幾天內死亡。隨後的四個月之內,西班牙流感蔓延到世界各地,包括最偏遠的社區。


  斯賓尼也曾記錄了西班牙大流感的情況。他在著作《死亡騎士》裏面記載,奧地利現代派畫家席勒(Egon Schiele)當年10月因流感病逝,年僅28歲。而就在席勒去世的三天前,他懷有六個月身孕的妻子愛迪斯,剛剛在流感中過世。


  美國國家檔案館有一段記錄,四名婦女在一起打牌直到深夜,約定第二天接著玩。但是天亮後人們發現,其中的三個人都已經離世了,流感奪走了他們的生命。


  一般的流感爆發,通常死亡的是老年人和幼童,還有一些免疫力低下的人。但那場西班牙大流感卻不是,根據統計數據顯示,20到40歲的青壯年死亡率是最高的。大批掙錢養家的青壯年人口被大流感奪走了生命,留下無數的老人和孤兒無依無靠。


  記錄中的描述相當可怕:白天出殯聲不絕於耳,夜晚救護車呼嘯而過,一片末日景象。到第二年春天疫情平息時,估計已有5000萬至1億人死亡,佔世界人口的5%。


  我們再回顧持續了一年多的中共病毒疫情,很多地方與西班牙大流感的情況相似。比如瘟疫的流傳時間,病毒變異後致死率暴增,青壯年成為病毒重災年齡段等等,都與西班牙大流感很相似的。


  另外,除了科學界的警告和歷史的經驗教訓,歷史上也有很多的預言,同樣在指向這一點。




  古今中外多預言有更大瘟疫

  中國民間有很多預言,一直在流傳。比如《黃帝地母經》,在中國民間已經廣泛流傳了千百年。之所以流傳時間這麼久,就是因為人們見證了其中的一些部分。比如對時運的興衰、農作物生產以及家畜的情況等,裏面都有準確的預言。


  《黃帝地母經》裏面也講到了2020庚子年。在中國人的概念中,天干地支是非常深的。所以中國人說過「年」,通常都是指黃曆新年,也就是中國年、除夕。而這個庚子年的說法,就是從黃曆來的。按照黃曆來說,現在還處在庚子年的冬月,也就是十一月。


  《皇帝地母經》中說,「更看三冬裏,山頭起墓田」。這裏的三冬,是不是指的現在這個世界時節呢?如果是,可能意味著庚子年歲末,會有很多人死去。《皇帝地母經》也預言了2021辛丑年。而預言更令人心悸,說「人民留一半」。


  西方很多人都知道法國著名預言家諾查丹瑪斯(Nostradamus),他在《諸世紀》中曾準確預言了很多事情。比如法國大革命、拿破侖的興起、希特勒與納粹的出現、馬克思與共產主義對人類的肆虐,也預言到了九一一事件等等。日本學者五島勉統計發現,《諸世紀》的預言準確率高達99%。


  《諸世紀》中說,2021年的大瘟疫「留不下多少年輕人,一開始就死一半。」他這裏特別提到了年輕人,說年輕人會留不下多少。這與當前變種病毒的情況是吻合的。



  現在有很多人都在關注印度小孩阿南德(Abhigya Anand),他在2019年8月也曾準確預言了中共病毒。去年11月上旬,阿南德又發布了預言。他預言流行病、中共病毒二波瘟疫、疫苗出問題、經濟崩盤等等各種大災難都將來臨。而且他也給出了比較明確的時間,大多數災難會在2021年2月之前出現。


  關於預言,其實還有很多,比如韓國的《格庵遺錄》、《聖經啟示錄》,包括上個世紀美國的天才女預言家珍妮‧迪克逊(Jeane Dixon,1904–1997年)等等,都預言到了庚子年年末和辛丑年年初階段疫災。因為時間關係,就不再說了。


  說了很多,其實就是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注意。這場疫情真的需要每個人都注意起來,儘量做好個人的防護。


  但是我之前也說過,病毒這個東西看不到,也摸不著,誰也不知道在哪,怎麼防護呢?所以這就是我今天要重點跟大家談的問題。前面說了那麼多,都是為這個問題做鋪墊。


  病毒有眼睛,病毒滅中共

  大家知道,病毒是很細微的一種病菌,但它是活的,有生命的。這一點應該不會有人否認的。既然是活的、有生命,它就可能有眼睛。我們看不見它,但是它可能看得見我們。


  在上半年,我們連續做了十幾集「病毒有眼睛」系列。我們在認真研究了全球疫情數據後發現,這個病毒是在跟著中共轉的。哪個國家、哪個城市、哪個組織跟中共走得近,那麼那個地方的疫情一定是嚴重的。這個特點非常明顯,所以我們就推出了「病毒有眼睛」系列節目。


  比如歐洲第一個加入中共「一帶一路」計劃的意大利,是歐洲第一個受重創的國家。再比如德國、法國、西班牙等等,這些國家都比較親共,所以這些國家的疫情都很重。伊朗是中共滲透歐亞非的重要跳板,它的感染率和死亡率一直居高不下。


  美國的加州和紐約州,被中共滲透得最嚴重,這兩個州是美國的重災區。美國的一項疫情數據對比顯示,2020年5月1日至11月11日期間,中共病毒在藍州的致死率長期高出紅州1-2倍。


  去年2月,有一份中國大陸某單位內部的死亡名單被傳了出來。這個名單中顯示,死者當中,中共黨員的比例高達88%。


  到了3月,又有一份內部名單流了出來:在317名感染中共病毒的死者當中,中共黨員高達200多人。


  相反,反共的台灣疫情就比較輕。雖然與中國大陸很近,但感染率和死亡率都很低。這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



  疫苗有效嗎?

  有人可能認為,現在已經有疫苗了,應該沒有多大問題了。


  這個問題我是這麼看的。世界各國的疫苗研發,都是針對著掌握的病毒株在研製。也就是說,世界各國研發疫苗,都是針對著COVID-19的原始病毒株在研製疫苗。


  也許開發出的疫苗,對這種病毒是有作用的。但是大家都知道了,病毒在不斷變異,研制出的疫苗對變異的病毒還有作用嗎?我不是病毒學家,我只是提出這樣的疑問。


  我小時候學過一篇課文叫「刻舟求劍」。一個人乘船時,佩劍掉入了水中。這個人馬上就在船上做了一個記號,然後船靠岸後下去撈,但是怎麼也撈不到。


  我的認識,這種疫苗研發就有點「刻舟求劍」的感覺。如果病毒沒有變異,那麼這個疫苗可能是有用的。但是病毒變異了,疫苗很難說還會有效。


  目前沒有任何一位專業人士打保票,說疫苗對變種病毒同樣有效的。至少目前還沒有看到這樣的專家公開做過表態。就是因為人們都持懷疑態度,都不敢下斷言。


  而且現在的疫苗,注射後可能還會有副作用。我們都知道輝瑞疫苗,已經在大量生產,很多人也已經注射了。但是美國疾控中心CDC指出,輝瑞疫苗在每10萬個人中,就有1個人出現嚴重副作用反應,比流感疫苗高出10倍。


  上海疫苗專家陶黎納最近在網上貼出了中國國藥研製的疫苗說明書,其中有高達73種不良反應。


  就是說,疫苗也很可能有問題。就像印度男孩阿南德預言的情況一樣。


  連疫苗都不能指望,那人們還有希望嗎?當然



有,這就是我今天要跟大家說的重中之重。



  歷史上的奇蹟

  在十七世紀,黑死病橫掃歐洲,幾千萬人在大瘟疫中失去生命。瘟疫也入侵了德國一個叫歐伯阿梅高的村莊,幾乎每兩家至少會有一個人死亡。


  這種突然降臨的災難,使村民們驚恐萬狀。這時候他們向上帝祈禱,並且發出誓約,如果上帝能使他們免於滅頂之災,他們就每十年上演一次《耶穌受難劇》。以感恩上帝的庇護,直到世界末日。


  說來特別神奇,從他們發誓那一刻起,黑死病就再也沒奪走村裏的任何性命。而為履行誓言,第二年,歐伯阿梅高村民就第一次上演了《耶穌受難劇》。這個傳統一直保存到現在,已經將近400年了。




  再給大家講一個不少中國人熟悉的東漢人物——張天師。張天師,真名叫張道陵。有一年,也是瘟疫橫行,張道陵有一個很有效的治瘟疫方法,被很多人採用了,而且都有效。


  張道陵讓染疫的人,把自己一生所犯的錯誤一條條的都回憶清楚,記下來,親筆寫好扔到水中。同時向神明發誓,不再做那些錯事和不好的事,如果再犯錯就讓自己的生命終結。


  人們紛紛按照此法去做,果然瘟疫不見了。百姓們一傳十,十傳百,很快,病都好了,瘟疫不見了。據歷史記載,張道陵和他的後代及弟子,一共治好了幾十萬人的疫病。



  中國古人說,「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相知」,「舉頭三尺有神靈」。當人真心懺悔的時候,神靈是能夠看得見的。我曾在去年的一次節目中說過,上天有好生之德,如果一個人真心改過、虔心向善,會得到神佛的護佑的。


  無論德國歐伯阿梅高向神的祈禱,還是中國張道陵教人們寫下懺悔的誓言,在祛除瘟疫的同時,人們更加敬重神明,重德向善,讓災難化為淨化社會的機緣,這或許就是信仰的力量。


  著名預言家的建議

  中華傳統文化中,人們普遍認為瘟疫是瘟神帶來的,是對人間的清理和懲罰。《聖經》認為,瘟疫是神對「人背叛神」的懲罰。


  就是說,中西方的傳統文化都認為瘟疫是長眼睛的。印度神童阿南德則反覆提醒人們,躲過瘟疫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信神。


  諾查丹瑪斯在預言中告誡人們,共產黨是魔鬼在人間的代理人,大災難是神在人間淘汰惡人、不信神而與魔鬼為伍的人。諾查丹瑪斯提醒人們,避開劫難的關鍵在於遠離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


  既然瘟疫直奔中共與親共產主義者而來,那麼遠離中共,遠離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大政府、全球化思想就是避疫的關鍵。如果您真心唾棄共產主義,從心裡真正遠離共產黨,我相信病毒就會遠離您。


  也許您覺得我說的很玄。但我還是希望您能試一試,如果您喊出「打倒共產黨」,從心裡唾棄共產黨、從思想上遠離它的時候,也許就會有奇蹟。我是真心希望大家,都能躲過這一場大疫劫。


  希望所有有緣人都能儘快從心底裏摒棄中共、敬天信神,從而平安度過大疫劫難。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的話,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也可以把它分享出去。因為真相對每一個人都至關重要。這不僅是在幫助我,也是在幫助更多的人。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防疫用品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 熱門時事▶︎ 中共肺炎


👉 加入優樂客會員: http://bit.ly/InsightPlans

🔔 追蹤沐陽部落格: http://bit.ly/joinMYBlog

觀看沐陽會員視頻,

請點擊【自媒體會員區】或【沐陽會員區





322 次瀏覽0 則留言
遠見快評,老外看中國,新聞最嘲點 等多個自媒體節目匯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