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變奪權?川普不忍了!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收看直播啊。這兩天大家一定都很緊張,在關注這次大選,而且是在一直關注。現在有點睏,也有點累,但是還不敢就這樣休息。


其實我還算休息時間比較多的,我們昨天去華盛頓競選總部的直播團隊,直播結束後,今天上午將近9點了,才回到紐約。加上往返時間,連續近30個小時沒有休息,他們更辛苦。


主要是選情太激烈,出乎了一些想不到的問題。這些對於媒體人來說,分分秒秒都很緊張,就是想睡也睡不踏實。


昨天第一直播板塊之後,我跟在線網友聊了一會。網友問我什麼時候能出結果,我說如果是正常情況,凌晨1-2點,就差不多有結果了。但是我也跟網友說,因為今年不確定因素太多,所以還不敢肯定,結果還很難說。


到我們直播前的幾分鐘,我還在查相關的資料,跟蹤最新的消息動態。現在川普和拜登兩人的最新得票情況是這樣的:福克斯新聞報導是,川普214張,拜登264票,距離270張選票,只差6張。


剛才川普的競選團隊在費城召開了一個新聞發佈會,大家可以等會去看視頻。


發佈會上,發言人說,不讓她們的投票觀察者接近監督投票過程,只允許有30英尺的距離,不讓接近投票點。30英尺相當於9米多,將近10米的距離。監督員說這麼遠的距離,根本看不到投票的情況。



這個發佈會的內容,我們就先說到這。


大家可能都看到了,在昨天夜間12點半左右,拜登在特拉華州發表了一個簡短的講話。他表示支持者們的耐心值得稱讚,並且表示有希望贏得大選。


不過川普隨後不久就發了一則推文,說已經「大幅度獲勝」,但是民主黨人正在試圖竊取選舉。他說「我們永遠不會讓他們這樣做。投票站關閉後將不能再投票!」


然後在2點20分,川普在白宮發表了講話。表示這次選舉他已經大贏,但「一群人想剝奪另外一群人的權利」,他說「我們是不會允許的」,「這是對美國公眾的欺詐」。


川普說「我們在佛羅里達大贏」,「前所未有的這麼多選民投票」。他還說,我們贏了德克薩斯、喬治亞、北卡羅來納、賓州、密歇根和威斯康辛州。但是「正在贏得一切的時候,突然間這一切就被叫停了」。他說「這是我們國家的恥辱」。


川普這個演講,矛頭指向了那些關鍵的搖擺州。因為在那些搖擺州,他已經取得了足夠的優勢,但是當地卻決定停止計票。川普說這是欺詐,破壞了投票的完整性。


川普很明確的說,「回去美國最高法院」。他說「我們希望所有的投票都停止。我們不希望他們在凌晨4點找到任何選票,並將它們添加到名單中。」


今天早上,拜登陣營發表了公告,說如果川普上最高法院,民主黨將奉陪到底。


如果是這樣,這就顯出大法官巴雷特在選前入職的重要性了。我們之前節目中說過,在巴雷特入職最高法院之前,也就是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之前,自由派和保守派各佔4席,首席大法官羅伯茨雖然是以保守派的身分被任命,但實際他是兩頭倒,經常站到自由派一邊。


金斯伯格去世之後,巴雷特接替她留下的空缺。這樣就使得保守派的人數變成了至少5個,與自由派形成5:3的局面。這個局面,不管首席大法官羅伯茨站到那一邊,保守派都佔據絕對優勢。


所以我們當時就說,也許川普陣營早就預見到了民主黨可能會有問題,所以提前佈局,最短時間內讓巴雷特入職。這就像下棋一樣,有的人可以計算出兩三步,有的人可以計算出四五步,但也有人可以預見到更多。


因為大選結果沒有出來,今天的美國股市發生了大幅搖擺。在川普演講中說自己已經大贏、並表示將上最高法庭阻止繼續計票之後,道瓊斯工業指數下跌了400多點,跌幅為1.5%。不過後來有所回升,但在盤前交易中仍然不穩定。


截至美東時間凌晨3:30,道指期貨下跌了0.1%。但是標準普爾500期貨上漲0.6%。 納斯達克綜合指數在一夜之間上漲了2.5%。


股市波動,其實並不是人們最擔心的,人們最擔心的是選情引起衝突。因為黑命貴運動一直在美國存在,已經有幾個月的時間了。這個運動在民主黨的支持下,早已經被安提法和激進組織綁架,變成了暴力恐怖運動。

果然,人們的擔心還是變成了現實。今天在西雅圖,警方發現有示威者在堵路,有的舉著「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橫幅,還有人把鐵釘撒在了公路上,也有人砸壞路邊停車收費機。


警方發現後,開始在市中心追逐這些人,至少逮捕了8人,指控他們涉嫌阻路、襲擊警察、魯莽駕駛等罪行。


不知道大家看到這個事有什麼想法,我是覺得很恐怖。在公路上撒鐵釘,最有可能扎壞輪胎,甚至可能會造成煞車失靈。


無論是輪胎被扎,還是造成煞車失靈,我都很懷疑這些人會對司機等人做什麼。鑑於之前發生在西雅圖等地的打砸搶燒殺,我真的很懷疑他們這麼做的目的。


另外在今天凌晨,華盛頓警方表示,在白宮附近,鐵桿支持川普的3名男子和1名女子被人刺傷,所幸沒有生命危險。


白宮照片(美東時間11月3日 約22:30拍攝)

事件發生在凌晨2點半左右,在距離白宮只有幾個街區的地方,這4人與另外3人在14街與紐約大道西北交叉路口發生了口角。目前行兇的3人已經逃走,警方正在查詢。中央社表示,社交媒體上流傳的影片顯示,行動者可能是聲稱「驕傲男孩」的成員。


那麼接下來,4個主要搖擺州就成了人們最主要的關注點了。也就是賓夕法尼亞州、喬治亞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


賓夕法尼亞州使這次大選爭奪最激烈的州之一。現在開票已經達到了75%,川普有55.7%領先拜登的43.1%,領先幅度位12.6個百分點。


但是昨晚賓州阿勒格尼郡暫停了點票,今天上午10點左右才恢復點票工作。


上午民主黨籍賓州州務卿召開了記者會,說賓州的選票仍在計算,很多郵寄票需要統計。有記者問她,郵寄票什麼時候開始統計的?她說幾天之前就開始了。


如果是這樣,其實昨天是完全可以統計處票數的。賓州只有1280萬人口,而佛州有2148萬人口。佛州當天都能統計處結果,為什麼賓州就不行?民主黨的州長在幹什麼?


有消息說,前不久,賓州修改了法律:如果簽名和人不符,投票也有效;如果郵寄日期不清楚,投票也算數。


今天早晨看到兩個曲線,都是川普和拜登的選情。從截圖看上去,代表拜登的藍色曲線,都有一個直線躍升,非常明顯。這裏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什麼藍色曲線會這樣?這些選票是從哪裡來的呢?




今天早上,賓州共和黨人開始計劃提起訴訟,請法官阻止費城郊區的一些郵寄選票的計數。


在昨天下午的直播當中,我提到了一個情況。我一位紐約的朋友,他在去投票的過程中,看到了一個人,先後三次排隊投票。我這位朋友感到非常驚訝,怎麼會這樣呢?


這種情況,我們當時邀請的特約嘉賓林曉旭博士也講到了他在投票時的情形。他親口講述,投票所根本不查驗ID,只要說出名字就可以投票。他說不查ID,那就意味著可以冒用他人的名字進行投票,舞弊的可能性非常高。


但是川普競選團隊今天仍然有信心拿下賓州。就在前不久,白宮發言人麥肯納尼在推特上宣布,川普已經贏得了賓州。但是她的推文又被推特給屏蔽了。


再來說有10張選舉人票的威斯康星州。現在威斯康星州所有的選票都已經點完了,已經進入了三審。


不過坊間有很多的消息在傳,說之前川普一路在贏,開票9成,川普領先了大約4個百分點。但是今天凌晨,拜登的選票數字突然出現了直線上漲,出現了24萬4210張選票,就是我剛才提到的那兩個曲線之一,曲線跳漲的非常明顯。這些選票哪來的呢?



威斯康星州總票數是310多萬,在開票94%,也就是290多萬時,川普領先10萬多票;但是在開票到95%時,拜登多了16萬票。增加了1%,開票也就是3萬多一點。我就不知道這個16萬票是怎麼來的。


有網友記錄了當地發生的事。說今天凌晨2:45,法院16萬9000票以及郵寄選票已經點選完成。凌晨3點左右,用警車載送到了選票中心。我就想問一下,收票送票非得要凌晨進行嗎?


有意思的是,在凌晨4點左右,威斯康星州宣告,拜登翻轉16萬4966票。我們是不是可以這麼理解:法院那邊的選票當中,有97.6%都是投給拜登的。怎麼不是100%呢?咱們開個玩笑啊。


再跟大家開個玩笑,不是我啊,說的是威斯康星州。威斯康星州有312萬9000名註冊選民,但是投票數字卻有323萬9920票。這多出的十幾萬張選票是從哪來的呢?只有註冊為選民,投票系統中才會有個人信息,沒有註冊不可能會被允許投票。


但是昨晚最後時刻,威斯康星在47分鐘內,一下增加了19萬張選票,15萬是投給拜登,3萬多是投給川普。但是統計選票卻說只增加了1%!要是這樣計算,那麼威斯康星州的總投票人口應該是1900萬選民才對。而是整個威斯康星州的所有人口,包括沒有投票權的人口在內,共計才500多萬。這1500多萬選民是從地底下鑽出來的嗎?


這太詭異了,民主黨的威州州長托尼·埃夫斯應該到法庭上把這個情況解釋清楚。解釋不清楚,是不是得有措施呢?


今天上午10:30,川普在推特上繼續質疑郵寄選票的正當性。「昨晚我正領先,在很多重要州有非常穩固的優勢……然後這些優勢都開始神奇的消失……非常奇怪!」


另外大家還記得嗎?眾議長佩洛西在大選前說過一句話:不管什麼情況,拜登都會在大選日宣誓成為總統。


作為美國第三號人物,她為什麼這麼肯定拜登會當選呢?難道是佩洛西說漏嘴了?


旅美政論家曹長青在推文中說,「這就是左派民主黨早就預謀,不管計票結果,他們要『製造』出拜登贏,那就是在計票上做文章:川普贏,就計票叫停,然後背後運作,做出拜登選票最後時刻的『大增』。左派要毀掉民主、毀掉美國。」


其實我覺得,左派不只是在毀掉民主、毀掉美國,他們在毀掉這個世界。而最終的目的,他們就是在毀整個人類。我後面還要詳細說,這裏先點到為止。


就在中午鄰近1點的時候,川普的競選經理比爾·斯蒂芬說,「在威斯康星州的一些縣已經有違規報導,這對結果的有效性提出了嚴重的懷疑。總統完全可以要求重新計票,我們將立即這樣做。」


川普幾乎在同一時間推文說,「他們正在努力使我們在賓夕法尼亞州的50萬票優勢消失——越快越好。同樣,密西根等地也是如此!」


稍早前川普在推文中說,「他們在賓夕法尼亞州、威斯康星州和密西根州到處發現拜登的選票。對我們國家來說太糟糕了!」


再說密西根州,這也是關鍵的搖擺州。密西根的投票結果要到今天晚些時候才能看到,是因為今年底特律的投票人數創下了新高,投票率為55%,相當於25萬多張選票。


截至美東時間今天早上7點30分,川普和拜登在密歇根的得票數基本持平,川普以0.2個百分點領先。在2016年的大選中,川普曾以小幅優勢擊敗希拉裏,拿下了密歇根州。


最後是喬治亞州,今天可能會出來更明確的結果。截至今天早上7點30分,川普在喬治亞的得票率為50.48%,拜登為48.3%。


不知道大家是否聽明白了?在簡單歸納重複一下,幫助大家理解。就是川普在民主黨的6個州越來越領先的時候,這幾個州就暫停了計票,然後拜登的票莫名其妙的多了很多。事情就是這麼回事。


川普74歲,一天連跑五場集會拉選票,這種強度,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而拜登卻躲在自己家的地下室,不跟選民接觸。及時造勢,也只是非常少、少得可憐的幾個人。這樣的巨大反差,民主黨卻可以來一個驚天逆轉。


我可不可以弱弱的說一聲,這是不是就叫做政變呢?大選已經結束了,還可以隨意接受選票,這跟廢紙有什麼區別呢?左派為了搞掉川普,就生出這種事情來。美國人民會接受嗎?如果現在接受了,以後再發生類似的、或者其他違法的事,會不會接受呢?


要知道人們做壞事,不是一下就突破道德底線的,他是一步一步、一點一點的進行的。今天做了一點壞事,人們容忍了,明天他又做一點壞事,又容忍了。時間一長,它的道德底線就會越來越低,最後就沒有了道德底線。而那個時候人們再想挽回損失,很可能已經來不及了。及時有可能挽回,也可能得付出巨大的代價。


中國有句話,小時偷針,長大了偷金,就是這個道理。那些壞人的毛病,在某種意義上說,是那些所謂的好人給培養出來的。我的意思就是說,對這種事情,一定要堅守原則,不能有一點放縱,讓那些破壞法律的人,必須承擔法律後果,以儆效尤。


在今天上午,斯洛文尼亞總理亞內茲·揚沙在推特上向川普表達了祝賀,祝賀他和彭斯成功連任。同時指責所謂的主流媒體,否認川普已經獲勝的事實。


但是推特馬上給打傷了審查標籤,上面寫著「這則推文發出時,官方還沒公布選舉結果」。


這次大選的前前後後,出了太多詭異的事。讓人們見識了什麼叫做黑箱操作。這還是被人們看作是自由燈塔的美國。美國還有一點點的言論自由,雖然社交媒體在搞言論審查,剝奪人們的言論自由,但畢竟還有那麼一點點的自由存在。我們可以想像一下,在獨裁極權暴政的中共國,會什麼樣呢?是吧?


在昨天我第二場直播的時候,有很多網友跟我們互動。我也讀了很多網友的留言,更多的是沒有來得及讀。在這裏我只給大家讀一位身在國外的網友留言,我是在直播之後才看到的。當時我看到之後,我的眼淚就出來了,我能感受到他的那種心情。


這位網友的網名叫「痛苦的新生」,他說「也許我是那個最最關注美國大選的人,寫這幾句話時,我在流淚。我的夫人在湖南益陽被關押了一年,期間經過誘供逼供,前天是她的生日,我都沒辦法和她一起過。主審檢察官都說我夫人無罪,證據不足,但湖南警方以及政法委竟然施壓,干預司法,強行對我夫人進行陷害。這就是我這麼關注美國大選的原因,希望美國能堅守普世價值,不要社會主義,不要獨裁,讓人類永遠享有自由與民主,讓孩子們都有光明的未來。」


我流淚的原因有兩方面,一個事他說他的夫人正在被關押,現在身在國外的他,不能陪著自己的夫人一起給她過生日。他的言外之意,希望能夠藉助美國的力量,推倒中共政權,這樣他們夫妻就能團聚了,他可能把希望都寄託在了美國身上。這是讓我流淚的一個原因。但是我還是重複一下之前說過的話,要想推倒中共政權,過上幸福自由的生活,最終還是要靠我們中國人自己。


這位網友讓我感動的另一個原因是,他說出了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希望美國能夠堅守普世價值,不要社會主義,不要獨裁。讓人類永遠享有自由和民主,讓孩子們都有光明的未來。


我們中國人最重視的就是自己的孩子,為了孩子,中國人什麼都捨得出去。但是現在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就是重點從孩子身上下手,它們把變異的東西、破壞傳統的東西灌輸給孩子。


而那些完整獨立思考能力的孩子們,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相信了那些左派、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東西。這些東西一旦在他們幼小的心靈中形成固執的觀念,那麼他們的行為在變異思想的主導下,就會越來越魔性。


所以說我們的孩子們真的很危險。如果大家還沒有意識到這些,還認為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東西是好的,我覺得早晚有一點,人們會後悔的。就怕到時候後悔都來不及了。我說的真不是危言聳聽,大家可以自己想一想。孩子不正常,還會有未來嗎?就是這個問題。


我們再來關注一下國會的選舉情況,國會選舉同樣至關重要。特別是參議院的選舉,將對美國未來社會也有巨大影響,重要性不必選總統差多少。


舉例來說,川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為什麼可以在較短時間内成功通過任命呢?原因就是參議院被共和黨掌控著。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很巧妙的配合川普,才使巴雷特迅速入職,就是說參議院共和黨議員是功不可沒的。


而民主黨阻止巴雷特入職最高法院大法官失敗後,已經揚言要進行報復。那麼民主黨如果勝出,很可能會像他們之前說的,要擴編最高院大法官的人數,將9人變成15人。如果是這樣,法院也就不再有客觀公正的法律立場了,這對美國社會的破壞是不可想象的。


現在共和黨和民主黨參議員的選舉情況是,共和黨拿下了48席,民主黨拿下46席。


昨天晚上,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已經成功在肯塔基州連任。麥康奈爾在連任後向他的支持者講話說,「肯塔基州,我很謙卑和感激,您已僱用我繼續為您的家人而戰,並為未來六年的聯邦服務。」


麥康奈爾是川普在國會的盟友。早前,川普被民主黨以通俄門調查,甚至遭到彈劾。當然後來證實,這些都是民主黨人為了掩蓋自己的罪行和醜聞,做出的惡人先告狀,目的是要轉移人們的注意力。後來民主黨發起的這些舉動,都被麥康奈爾率領共和黨參議員給否決了,沒能得逞。


另外麥康奈爾很支持川普,他跟川普一起合作推動稅改,安排了超過200位法官的任命審查,包括剛才提到的對巴瑞特的審查。


目前參議院只剩下6個位置還沒有選出。在這6個席位中,民主黨有希望翻轉一個,但也有一位民主黨議員在爭取連任。從選情看,那位議員很可能會輸。


就是說,在剩下的這6個席位中,共和黨和民主黨各有一個翻轉。這就意味雙方不增不漲,誰也沒有損失。


除去這兩個可能抵消的席位,現在還剩下4個席位。民主黨必須要贏3個,才可以掌控參議院。但是這4個位置,共和黨議員勝利的可能性很大。


如果像我們分析的這樣,參議院的格局將從現在的53:47,變成52:48。也就是說,參議院很可能仍然掌握在共和黨手中。


但是我還是那句話,不到最後一刻,我不能完全肯定這個分析,只是說這種可能性是比較高的。


我們再來看眾議院的改選情況。衆議院雖然沒有參議院這種人事任命權力,但是在通過立法上,眾議院的權力是很大的。


比如今年疫情初期,川普推出了一項經濟救助法案。在眾議院通過後,美國的每個家庭都得到了經濟救助。但是後來川普還希望向美國家庭提供經濟救助,卻一直與民主黨眾議長佩洛西談不攏,使第二輪救助計劃作廢了。


截止到我們直播的時間,已經決出了372個席位,其中共和黨185席,民主黨193席。還剩下63個席位沒有掘出。誰能拿下218個席位,誰就成為眾議院的多數黨,多數黨領袖也將成為眾議長,美國第三位高官。


就在剛才,川普已經行動了。川普競選團隊發出聲明,起訴密西根州。要求停止計票,直到這個州提供準確計票站信息,將派人到位督票,以確保選票的合法性。


我個人認為,只是監督點票遠遠不夠。我們有理由相信,這次也許能夠監督點票,那麼別的州呢?以後呢?四年後、八年後的競選總統,會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呢?問題的根源不在表面,而在於那些想毀掉美國、毀掉世界、毀掉整個人類的那些壞東西,必須要清除,否則,這種事情難以杜絕,最終還是會被那些壞東西搗亂。


我們不希望川普重蹈當年沙皇尼古拉二世的覆轍。當年尼古拉二世放過了列寧,沒有對做左派的暴亂下狠手。但是列寧可沒有放過沙皇一家,連13歲的小孩子也一起殺死了。我們希望川普引以為戒。


最後,我來分享一位網友的留言:他說「對于一個信神的人來講,我一點不擔心現在美國發生的一切,無論出現什么意外事情,我相信都是神最好的安排。或許,通過這次美國大選,讓傲慢無知的人類看到自己創造的所謂民主制度的脆弱,為未來神更好的安排做好鋪墊。我相信,幾個月之后,川普將會在美國總統的位置上,開始抓捕清除現在這些作惡的敗類」。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 熱門時事▶︎ 中共肺炎


👉 加入優樂客會員: http://bit.ly/InsightPlans

🔔 追蹤沐陽部落格: http://bit.ly/joinMYBlog

觀看沐陽會員視頻,

請點擊【自媒體會員區】或【沐陽會員區





3695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