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議長遭恐嚇「猝亡」;中共2會日期選定,山西疫爆如同武漢;美推動兩殺手鐧,重大訴訟將接踵而至;中共模糊焦點改歷史,徐曉東怒斥張大使。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節目開始,先跟大家說明一下,因為電視節目受到時間的限制,所以我們更多時候是只談正式的話題。不過我們會儘量在YouTube上跟大家多分享一些最新的消息,以及網友們的爆料。


這也是應網友要求,說我們的節目時間太短,還沒聽過癮就結束了。鑑於這種情況,我們就盡量跟大家多分享一些內容。當然這不會影響會員區的節目,那邊還是有不同內容的。


所以我們希望大家能夠不斷向我們提供爆料,可以是視頻,也可以是圖片。同時您給一些文字說明,包括時間、地點、人物和事件梗概,這樣便於我們向觀眾說的更清楚。


另外還有,就是有朋友仍然反饋收不到提醒等等。您可以這麼做,就是在YouTube上直接搜索新聞看點或者李沐陽,這樣也可以看到我們的節目。


通常我們的首播時間是美東時間晚上8:30,中港臺時間是早上8:30。如果有特殊情況,我們會提前預告。


昨天在會員區,我們說到中共在大面積的封鎖微信賬號。中共通過封鎖和解封,在悄悄統計疫情中死去的人數;如果用戶還有人在使用,它會以此獲取用戶的面部信息,充實它人臉識別的大數據庫。如果微信用戶沒有申請解封,它會竊取帳戶中的錢財。


今天又得到一位網友爆料,明天早上3點到晚上7點,就是中港台時間明天下午3點到第二天早上7點 ,中共要清理整頓line。


網友讓我們提醒使用 line的朋友,這個時間段,不要在群組中發圖片或鏈接。一旦發了,可能會被中共清理,中共會由此掌握群組中每個人的手機號碼。也就是說,群組中的每一個人都會被監控。所以大家一定要注意。


再看這樣一個的消息。大家知道,受中共病毒肺炎疫情的影響,許多國際航班都取消了,國內國外都一樣。


這個時候,漂泊在外的人,不論是求學還是工作,都想回家。回到自己的國內,和親人們團聚,這是人之常情。


有25名荷蘭的高中生,他們在疫情發生前,一直在加勒比海遊學。疫情來了,求學中斷了。但是沒有航班,無辦法回國。


於是這些只有14-17歲的高中生們,在3名教師和12位資深水手陪同下,駕駛著一條百年老帆船「威爾德天鵝」號,用這樣的方式回國。他們用了5個星期的時間,在海上航行了7000公里,終於在26日回到了荷蘭。


看視頻,這些孩子們非常激動的擁抱在一起,可以感受到他們非常高興。


這在西方國家、在重視人權和生命的國家,是令人鼓舞的事情。人們都會對他們表示歡迎。自己的孩子平安回來了,這是值得高興的事。


但是中共看不過去了。


中共駐荷蘭大使徐宏說,滯留在地中海,就要在海上隔離,準備隔離到疫情結束。還說「個別荷蘭人道義上要受到譴責,令人不齒,沒有道德底線」。


本來是荷蘭的家事,荷蘭人沒說什麼,徐宏卻說話了。這位徐大使為什麼要說這種酸不溜丟的話、甚至譴責這些學生呢?因為這恰好映射出了中共對生命的漠視以及對人權的不尊重。


大家知道,俄羅斯的疫情日漸嚴重,僅通報的數字來看,俄羅斯已經超過了中共通報的數字。


出於對疫情的恐懼,很多在俄羅斯的華人希望回國避疫。但是中共關閉了中俄邊境,所以一些華人就強行闖關回國。我們之前曾說過,中共抓了不少闖關回國的人,說他們「偷渡」。


從來就沒聽說過,回自己的國家,竟然成了「偷渡」。這種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事,也只有中共統治下才會出現。


也正因如此,中共駐俄大使張漢暉說,「中國人通過某種途徑闖關回國、造成病毒輸入」,在道義上要受到譴責。他還說這些中國同胞「吃著中俄合作的飯,砸了中俄關係的鍋,是沒有道德底線的」。


過一會要重點談中共的戰狼外交所引發的負效應。不過那是在國際間的問題,這裏先說說這些中共大使們,侮辱回國的中國人沒有道德底線,實在讓人無法理解。


知名拳擊手徐曉東是我見到的罵的最厲害、也是最痛快的一個,他直接點出了張漢暉的名字。

【原聲視頻】


好,下面進入今天正式的話題。


歷史一直在輪迴,週而復始。2個甲子之後,八國聯軍在今天(4月29日)又出現了。澳洲加入向中共索賠的隊伍後,目前已知至少有8個國家向中方提起訴訟,索償金額可能上百萬億美元,相當於708萬億人民幣。


事實證明,中共想利用瘟疫橫行之際試圖擴大影響力,向外界推銷「中共模式」。但中共對疫情的隱瞞以及戰狼外交弄的適得其反,搞壞了一切。如今是四面楚歌,中共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難了。

兩會5月下旬舉行,故作姿態?

中共官媒報導,原本應在3月舉行的中共兩會,延遲到5月下旬召開。報導說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經濟社會逐步恢復,「已經具備」召開兩會的條件。


在今天通報的病例當中,中國只有2例新增確診病例,死亡數字已經維持了幾天沒有變動。


不過香港陽光衛視董事長陳平認為,這僅僅是一個「政治姿態」。他對美國之音表示,「表示抗疫成功了嘛,就是一種形式,一種姿態」。


網友爆料,哈爾濱某高檔小區,又發現了新的病例。視頻中顯示,很多身穿白色隔離服的人圍在大樓樓口,疑似是在為這棟大樓進行消毒。


另一段視頻則是山西醫科大學第一醫院的門診處,許多戴口罩的民眾圍堵在這裏,長長的隊伍看不到隊尾。知情人介紹,山西最近幾天發現很多有症狀感染的病例,還有很多與他們密切接觸的人員。


但是對這些情況,當局都沒有做統計,媒體也沒有報導。

如不隱瞞,疫情可減少95%

截止到今天早上6點,除去中共通報的數字,全球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2019)的總人數是307萬3100人,死亡21萬4026人。


這場始發於中國武漢的疫情,在短短幾個月,已經入侵了185個國家。假如歷史倒流,回到當初。假如北京沒有隱瞞疫情,而是向世界及時通報,那將會是什麼樣呢?中央社引述英國研究結果表示,如果北京當初提早採取措施,疫情會大幅減少,最高能減少95%。


英國南安普敦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經過審慎研究得出結論,如果中國境內能比正式宣佈人傳人這個時間提早一週、兩週、三週採取防疫措施,那麼確診病例就會相應分別減少66%、86%和95%。


如果按照今天全球感染和死亡的人數來計算,減少66%,也就是只有目前的34%的人染病,計算下來就是104萬4800多人染病;如果減少86%,就是只有目前14%的人染病,算下來就只有43萬零200多人;如果減少95%,那就是只有目前總人數的5%,算下來就只有15萬3600多人染病。


按照之前武漢兩家醫院透露的情況,他們曾在12月27日和29日向中共疾控中心通報了疫情,並指出了病毒具有傳染性。但當局採取了隱瞞和訓誡封口,直到1月20日才不得不公布人傳人的情況。


研究論文將於本週發表在著名科學期刊《自然》上。首席研究員塔特姆(Andy Tatem)教授表示,如果中共再將武漢封城措施往後推延一個月,那麼「疫情恐怕會比現在的狀況還要嚴重70倍」。


本來可以把疫情限制在一定範圍,把損失降到最低。但是卻因為中共官員的隱瞞,把一場天災變成了更為慘烈的人禍。

抗疫外交破產,「負責任大國」翻車

在中共看來,這場大流行可能是拓展地緣政治影響力的大好時機。在世界各國緊張抗疫之際,中共忙著向外輸出防疫物資,展開了抗疫外交。


中共官媒稱,對外醫療援助是「彰顯負責任的大國形象」,展現中共體制優勢,向世界各國提供「中國(中共)經驗」。


怎奈中國生產的防疫物資質量太次。無論是捐贈的還是銷售的,口罩也好,核酸試劑也好,多個國家都發現了質量不達標,紛紛要求退貨。


前天(27日),印度醫學會(ICMR)發表聲明,本月向兩家中國公司採購的50多萬隻核酸試劑,經過測試發現「品質欠佳」,與中方承諾的優良表現不符。


印度當地媒體報導,涉事的兩家中國公司分別是廣州萬孚生物技術公司和珠海麗珠試劑股份公司。印度政府前天表示,已經取消了向兩家中國公司購買病毒測試套件的訂單。


印度發現中國生產的醫療物資有問題,並不是第一個國家。在它之前,已經有多個國家發現了問題。捷克在上月底發現,它們從中國公司採購的中共病毒快速檢測試劑盒錯誤率高達80%;


另有媒體報導,菲律賓衛生部官員也對中國生產的試劑準確度有所質疑;西班牙發現,從中國採購的一批試劑盒精確度只有30%等等。


救命物資作假,使中共的抗疫外交接連遭遇滑鐵盧,「負責任大國」已經翻車了。而中共的戰狼式外交,更增加了世界對中共的反感。

中共恐嚇,捷克議長猝死

同樣是前天(27日),捷克政壇爆出了一個不啻於核彈的消息。已故參議院議長柯佳洛(Jaroslav Kubera)的遺孀薇拉(Vera Kubera)在媒體公開指證,中共大使館對柯佳洛的恐嚇威脅,是導致他突發心臟病過世的原因。


薇拉在捷克電視台專訪中表示,在柯佳洛過世後,整理遺物中發現了兩封新開啟、但是還沒有登錄進辦公室資料庫的官方信,其中一封是來自中共大使館。


薇拉說她與女兒看了信後,都非常的恐懼,「兩封信的內容都讓人非常害怕」。信中恐嚇施壓柯佳洛取消訪問台灣,並涉嫌牽扯到柯佳洛家人的安危。薇拉強調:這兩封信的內容「就是害死柯佳洛的證據」。


這樁政治醜聞不僅震驚了捷克政壇,也引爆了捷克輿論。柯佳洛是當年天鵝絨革命的政壇大佬,他原計畫是2月份訪問台灣,但卻在1月20日心梗離世。急救醫生事後向家屬表示,柯佳洛的心臟病不是突然的事,很可能在1月17日前後就有了症狀。


薇拉回憶,1月17日,他和柯佳洛接受中共大使館的邀請去參加晚宴。可是到現場後,中共大使張建敏和翻譯帶著柯佳洛去了一個房間,3人交談了二三十分鐘。柯佳洛出來後,顯得很緊張,也很憤怒,要求薇拉絕對不要使用中共使館提供的餐點飲料。


柯佳洛沒有說在房間中究竟發生了什麼,只是簡單表示張建敏逼他不要去台灣。柯佳洛計劃訪問台灣,是去年在中華民國駐捷克代表處舉辦雙十酒會時的公開承諾,表示在今年總統大選後訪台。


這個消息傳出後,張建敏不斷向捷克總統齊曼施壓。威脅如果柯佳洛成行,捷克將遭到最大程度的報復。


接任柯佳洛的參議長維特齊(Milos Vystrcil)和捷克總理巴比斯(Andrej Babis)也都證實,張建敏曾發信威脅捷克政府,並直接點名斯柯達(Skoda)汽車等捷克企業,必定會付出慘痛代價。


中共大使發恐嚇信,導致捷克二號人物猝死,這件事轟動了捷克朝野。在民主國家發生這種事是難以想像的,也讓世界見識了真正的中共戰狼外交。


不過,中共很可能要為此付出代價,民主國家不可能對這種事草草收場。而中共在「八國聯軍」、甚至「百國聯軍」的索賠之下,這起事件也將被追究相關責任。

非洲盟友翻臉,「八國聯軍」索賠

截止到目前,已知至少有8個國家對中共提出了訴訟,明確要求中共進行賠償。這8個國家分別是美國、英國、德國、埃及、印度、尼日利亞和澳大利亞。


美國總統川普前天(27日)表示,對中共很不滿,美國正在非常認真的調查中共的問題。有很多種方式讓中共政府為疫情給美國和全世界造成的巨大損失承擔責任。


昨天分析中已經提到了,川普說有「很多種方式」讓中共承擔責任,可能包括政治方面,也可能包括經濟和其他方式。就是說,美國可能在捏著中共的命門,用什麼方式都能達到目的。


其中有意思的是尼日利亞,這是中共在非洲推行一帶一路的盟友。現在連盟友都反目,多少讓中共有些意外。


台灣政治學者李酉潭認為,美國最早的起訴已經起到了示範效應。這場疫情把中共原來的盟友都推向了對立面,估計還有更多的國家向中共索賠。


李酉潭表示,不是只有全球自由民主國家對抗中共,而是全球的疫情受害國家都會要求中共負責和賠償。120年前是八國聯軍,今年可能是80國、180國。中共的極權專制牆倒眾人推,如果中共政府敗訴,可能會產生更多的連鎖反應。


據外媒報導,尼國律師聯盟要求中共賠償2000億美元,補償疫情給尼國造成的生命和經濟損失、精神創傷和苦難,以及對正常生活的破壞。聯盟首席檢查官阿辛格(Epiphany Azinge)聲明表示,除了在本國起訴外,還將說服政府在海牙國際法庭提訴。


澳洲聯邦參議員史托克(Amanda Stoker)也認為,世界各國可以向國際法庭提出訴訟,以類似紐倫堡大審判的方式,讓中共當局接受審判。


英國智庫亨利·傑克遜學會(Henry Jackson Society)亞洲研究中心主任韓德森(Matthew Henderson)指出,中共打壓早就知情的醫生和科學家,讓全世界都蒙在鼓裏。這將是世界各國向中共罪責索償的一個理據。


與此同時,美國正在推動使用兩大「殺手鐧」。

美國「殺手鐧」之一:取消中共主權豁免權

香港執業律師何俊仁提醒,中共可能會用「主權豁免權 」來抗辯。如果是這樣的話,即使控方勝訴也不能執行。


針對這一點,美國國會正在推動取消中共的主權豁免權。這是美國的第一個殺手鐧。


共和黨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14日已經提出一項法案,「為中共病毒受害者追求正義法」,要求取消中共的主權豁免權,讓中共為國際大流行負責。


17日,共和黨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和萊特(Ron Wright)也提出了類似的法案。


史密斯表示,這個法案剝奪中共以及任何其他有意誤導世衛組織國家的主權豁免,並允許美國人因中共對病毒的性質和嚴重性向全世界做虛假陳述而遭受損失,在法庭上起訴中共政府。


國際公法和跨國訴訟知名學者、范德比爾特大學國際法教授英格麗德·伍爾特(Ingrid Wuerth)認為,美國國會如果通過針對中共的立法,取消中共的外交豁免權,將會引發很多的訴訟。針對中共的「中大訴訟案會接踵而至」。


前副總統切尼的幕僚長、和國安事務助理、美國律師利比(Lewis Libby)認為,對北京問責索賠是一個正義的要求。

美國「殺手鐧」之二:執行《香港人權法》

美國還有一個殺手鐧,就是《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項法案在去年11月成為法律之後,目前還沒有全面執行。


昨天(28日),盧比奧(Sen.Marco Rubio,R-FL)、卡丁(Sen.Ben Cardin,D-MD)、梅嫩德斯(Sen.Bob Menendez,D-NJ)等聯邦參議員,以及麥考爾(Michael McCaul)、麥戈文(James McGovern)、恩格爾(Eliot Engel)和史密斯等聯邦眾議員共同簽署了一封聯名信,敦促過去情蓬佩奧全面執行《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議員們要求國務院在基建提交給國會的報告中,要反映出香港最近的事態發展。並且列舉出美國為了應對這種不斷惡化的局勢,需要採取的具體行動。


信中表示,儘管疫情阻礙了全世界關注的民主抗議,但香港的局勢在近幾個月持續惡化。美國必須在應對北京對香港自治的威脅方面發揮領導作用,向北京表明,它違反國際承諾和對香港人民的承諾,將會產生後果。


歐盟負責人:中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如果這兩個「殺手鐧」都使用,北京的如何接招呢?


中國問題專家、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教授裴敏欣表示,中共病毒疫情已經對北京當局構成了幾十年一遇的重大挑戰,「中國正處在自1976年毛澤東去世以來最糟糕的外部環境。」中共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難了。


德國綠黨籍歐盟議員、歐盟議會中國代表組負責人比提科夫(Reinhard Bütikofer)對德國之聲表示,北京曾經有機會表明可以扮演一個負責任的國際參與者角色,但是做出來的卻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他直言不諱,過去3個月,中共所做的宣傳「浪費了那麼多的善意和尊重」,「他們把過去30年來所取得的成就揮霍一空」。現在每個人都比幾個月前更清楚,和中共打交道是怎麼回事。

比提科夫指出,中共「激進的推進危機機會主義,已經把一切都搞壞了」。


以上是公共區的節目。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訂閱和點贊,同時推薦給您的朋友。在會員區,我們將談談中共的100天疫情推特戰,來看看中共大外宣的佈局。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 訂閱 + 按小鈴鐺 🔔

🎯加入會員:http://bit.ly/2SZ1kWN

🎯年費會員:http://bit.ly/InsightPlans

📢 熱門時事▶︎ 中共肺炎

143 次瀏覽0 則留言
遠見快評,老外看中國,新聞最嘲點 等多個自媒體節目匯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