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洪水退,習專業擺拍;蔡霞認了嗆習言論;習李不同調,李克強又「拆夢」;長江又洪峰,樂山大佛腳平台被淹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8月18日,星期一。


川普今天宣布,赦免美國已故民權運動領袖蘇珊·B·安東尼。


消息人士向金融時報透露,位於加州的甲骨文公司正在與微軟競標,準備收購TikTok,雙方已經進行了初步洽談。


美國進一步限制華為,此前未收錄的華為38家附屬公司被列入黑名單。同時有不少國家表示加入美國的「乾淨網絡」倡議。


中共鐵道進駐集團公司今天發出通知,董事長、黨委書記陳奮健在16日「不幸去世」。但此前傳出,陳奮健是在巡視組巡視後墜樓身亡。


今天凌晨3點,上海37名進京告狀的訪民被北京警察包抄,連夜交給傷害警察,並徹夜遣返。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這是時代,你不知道自己會因為什麼火爆網絡。有的時候是自己主動追求火,比如像我們這種自媒體,希望更多的人來觀看,這是屬於主動火。也有被動火,原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她就屬於被動火。她是因言獲罪,被中共開除黨籍、取消退休待遇,從而引爆了輿論場。


以前還是在私下場合裏罵中共,現在被開除了,蔡霞轉到了公開場合罵,而且她還透露了外界所不知道的內幕。

被黨除名、取消退休待遇之後

昨天(17日),中共中央黨校通告,將蔡霞開除黨籍,取消退休待遇。通告稱,蔡霞的言論有「嚴重政治問題」,「違反黨的政治紀律、組織紀律」。


據蔡霞介紹,中央黨校方面在昨天(17日)上午給她打了電話,宣讀了兩個決定:一個是開除出黨,一個是退休待遇取消。



蔡霞聽完對方的宣讀,立即表示「這個事情要申訴」。她說「我工作了一輩子,工作40多年了,養老待遇是我的權利,你們這是侵犯人權。開除出黨我跟他沒有任何話說。對我來講,我其實早有心理準備,遲早有一天是這樣」,「不後悔」。


被開除黨籍,這種事情的確有很多了。所以比較而言,取消蔡霞的退休待遇,這件事引起的反響更大,幾乎各個微信群都在議論這個事情。


消息傳開後,蔡霞的電話就沒停過,不停的友人留言、發郵件、打電話向她表示支持。蔡霞覺得「公道自在人心」。


兩外媒專訪,蔡霞的聲音更大

中共的確夠愚蠢,本來蔡霞的私下談話錄音已經過去了大約2個月,現在已經很少有人再提及。但是中共似乎是怕人忘了她說過什麼,非要對她進行報復。結果讓那些本來不知道蔡霞、更不知道她說過什麼的人,一下對蔡霞的言論來了興趣。



中共宣布這兩個處理決定後,蔡霞在微信上寫道:「與這個黑幫一樣的政黨徹底脫鉤了!」

隨後,她先後接受了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兩家媒體的專訪,使一位68歲的退休教授走進了無數人的視野。蔡霞證實,今年6月在網絡上流傳的錄音,就是說中共是「政治殭屍」、習近平是「黑幫老大」那段話確實是她說的。


這下可好,蔡霞被中共給推上了世界的舞台。以前她還只是在微信群裡發發牢騷,現在走上了國際舞台,對中共的斥罵聲傳遍了世界各地。


這恐怕是黨始料未及。中共如果死死的待著不動,人們對它的罵聲也許會少很多。只要它一做什麼事,一定是蠢事、壞事,人們對它的罵聲就會排山倒海的過來。

「政治安全」成核心工作,黨成驚弓之鳥

其實在2016年,蔡霞已經隱約感覺到,她撰文為「留黨察看」的任志強進行辯護,可能會受到某些行政處理。那時單位找過她談話,她意識到可能要被降低生活待遇。


目前蔡霞已經退休,退休金是從社保局領取,中央黨校沒有管轄權,更沒權限制她的言論。但這次是由中紀委和中央黨校聯合打壓,說明蔡霞的言論可能讓習當局很難堪。


生活質量降低,對經歷過中共製造的大饑荒和十年文革苦難的蔡霞來說,這都算不得什麼。不能承受的,是精神上的壓抑和扭曲。所以蔡霞有股佞脾氣,「認準的東西,不會往後退」。


她告訴媒體,共產黨現在千方百計去壓制不同聲音,下狠手去清洗和打壓黨內人士,就是因為它陷入一種內外交困的狀態。她說「黨內高層它有一條,越是外面壓力大,它越怕自己內部出問題」。「他先要把黨內搞得鴉雀無聲,後院要穩起來,穩了,他才會覺得自己裏面安全了」。


作為曾經黨的教育研究工作者,蔡霞指出,從去年開始,「整個黨的核心工作就圍繞四個字——政治安全。也就是政權安全,說白了,就是習近平個人權力地位的安全」。


她說「他(習近平)其實不安全感是最強的,因此他要用全部的資源來保證他自己的位子坐穩了,然後他要用全部的力量來打壓任何一點點聲音。其實現在我覺得他們已經成了一個驚弓之鳥了」。


大家應該記得中共的一個特點:缺啥喊啥。所以從蔡霞的這段話中可以看出,中共的政權已經非常不穩了。所以中共才把「政治安全」當作工作核心,才動用全部力量打壓任何不同的聲音。因為現在弓弦的響聲,都可能促成中共的倒台。


但是不同的聲音可以完全壓得住嗎?這裏插一個消息。

李克強再發與習不同音

昨天(17日),李克強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強調要確保對小微企業的政策資助。這個說法,明顯與16日中共黨刊發表的習近平在5年前的講話相悖。


李克強在會上要求,落實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政策措施,確保新增融資重點流向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


但是就在李克強說這番話的前一天(16日),中共黨刊《求是》雜誌發表了習近平在2015年的一個講話。習在講話中表示,要調整國民收入分配格局,「繼續在社會主義基本制度與市場經濟的結合上下功夫」。


對比這兩人的觀點,李克強意在支持小微企業這些實體經濟。這基本甩開了國企路線,讓小微企業有生存空間。但是習卻強調的是走社會主義制度和市場經濟結合。


事實已經證明,社會主義經濟就是走入死胡同的計畫經濟,沒有出路後,中共才搞了半調子市場經濟。而市場經濟必然催生私營經濟,主要是小微企業,但這卻是中共眼裏的資本主義。這二者是不可能兼容的。


這個問題,中共內部一直存在著爭論,也就是「姓資姓社」的問題。所以中共不可能完全壓下不同的聲音。

習治下倒退許多年,換習已成黨內共識?

蔡霞介紹,2001到2006年左右,那個階段的黨內民主是往前推進的。但是習上來後,空間越來越小。


2013年,也就是習執政的第二年,沒有了「黨內民主」的題目。到了2014年,「黨內民主」體制仍然沒有,只要問起來,都會說一句話:「那是上面定的」。


蔡霞說,「2018年的休閒決定不僅是錯誤,在一定上講它是一種犯罪。(習)的這樣一個作法,他把整個國家倒退了許多年」。


專訪中她特別重申了對中共未來的兩個觀點:共產黨這個外殼必須被拋棄和習近平必須下台

她說「中共是一個政治殭屍」,「它不可能完成中國的轉型這個歷史人物,所以它必須要下去」。「不是我們讓它下,而是整個歷史就會把它拋掉」。


蔡霞的這些話,不知道大家聽了什麼感受?蔡霞曾經被中共聘為「全國黨籍案研究會特別研究員」,也就是說,她是專門研究這個黨的。研究了幾十年之後,她得出的結論是,習近平必須下台和「共產黨外殼必須拋棄」。


蔡霞告訴自由亞洲,換掉習「是大家普遍的想法」,但這個想法並不是現在才有,從美中貿易戰第一階段後半段,人們就已經開始議論了。


美中貿易戰是從 2018年3月雙方互相加徵關稅開始的,也就是說,中共黨內有換人的想法,從2018年就已經出現了。


習現在各種大權都抓在手裡,換掉他的可能性有多大呢?就算有可能換掉習,換一個別人就能使中共變好嗎?


共產黨外殼必須拋棄

在我小的時候,離我家不遠有幾個魚塘,水是綠色的,經常不明原因的發生死魚現象。剛死的魚身上,經常發現很多小蟲子,有的體內也鑽入了小蟲子。沒有死的魚,有的長成了畸形。


有人研究後說,水太「肥」了。意思就是水中衍生物太多,池塘需要徹底清理。後來抽乾了池塘的水,又用推土機把池底的黑色淤泥推了出去,然後又在池底撒了大量白石灰消毒。之後再往裡放水,水色就正常了,也很少發生死魚現象了。


現在的中國就像是這個太「肥」的池塘,必須徹底清理消毒,才可能變好。否則,還是那汪水,水中還是有太多的衍生物,養什麼魚都會被蟲子侵害。


就是說,只要不把中共解體,換誰上來都一樣。撒什麼魚苗都不會改變水質,而「肥」水會一點點的吃掉魚。


蔡霞說的第二點「共產黨外殼必須拋棄」,其實也是說的這個意思。她說「中共9000萬黨員中有相當多的社會精英」,可以凝聚起來「另外組黨」,「重新組合政治力量來促成中國政治轉型,推動國家進步」。


「另外組黨」,說的已經很明確了,就是不要中共了,不要這塘臭污水了。這樣的人有多少呢?身為紅二代的蔡霞表示,中共黨內其實有很多人和她持相同觀點,「大家嘴裡不說,心裏是有想法的」,大約有「百分之六十到七十」。


當然蔡霞也指出,並不是說這60-70%的人都希望共產黨馬上下台。畢竟在幾十年的統治中,這個黨對人民欠了很多債、積了很多民怨。這種歷史的賬沒有劃上句號,沒有清算過。所以其中有些人擔心,中國發生政治轉型,自己的安危會有問題。


其實這部分,就是被中共的絞肉機給絞進去了,手上可能沾了血污,所以擔心被清算。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一直跟大家說,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因為你只要在這個組織當中,就會被侵蝕。在「肥」水中生長的魚,即使沒有當時死掉,也可能會發生畸形變異。這裡面也包括習近平在內。


不過蔡霞也強調,至少這60-70%的人「價值觀念、價值取向和基本的思想認識」是趨於一致的,「他們是知道歷史在往哪裡走的」。


就是說,這部分人可能還有最基本的認知,甚至還保留著一部分善念良知,並沒有像中共的惡首那樣壞到無可救藥。那麼對這部分人來說,其實更應該抓緊時機,與中共做一個了斷。如果早一天脫離中共組織,或許還有希望。


如果還猶猶豫豫,甚至可能對中共還存有幻想,那麼這樣的人真的很危險。現在許許多多人都看到了天滅中共的進程,就像蔡霞說的,這個「歷史就會把它拋掉」。如果還抱著中共不放,等到那一天真的來了,可能就得隨著它去了。


習近平安徽察看水情

前面說了不少蔡霞對習近平的評論,這裏也來說說習近平。今天習近平在劉鶴等人陪同下,到安徽去調研了。


網上有一張擺拍的照片,看來攝影師下了功夫。習和一眾官員站在路邊,面前擺著幾筐收穫的農產品。旁邊的水塘邊,有一艘簡陋的船。從船上的情況來判斷,似乎是運送農產品的。



攝影師採取了一個順光位,讓習站在中間,並且讓離攝影師近的官員給習讓出了角度。畫面的構圖、習的形象和裝飾物都設計得堪稱完美。


照片顯示,習近平穿著雪白的半袖襯衣,面帶著一絲微笑,似乎是在聽當地官員的介紹。而旁邊的劉鶴等官員,大多表情沈重,並沒有陪笑。但是習身後的幾位樸實的農民,黝黑的臉上都帶著笑容。


中共央視報導,習近平專程去了阜陽王家壩閘等地方,查看淮河水情。並且走進了田間地頭,了解當地防汛救災和災後恢復生產等情況,看望慰問受災群眾。


今年淮河流域的確發生了大洪水,水情非常嚴重。當局在沒有預警的情況下,13年來第一次打開了王家壩閘,向蒙窪蓄洪區開閘洩洪。我們在節目中曾經有過報導。


但是現在,安徽的洪水已經退的差不多了,大洪水早就過去了,習這是察看的哪門子水情呢?如果真的要察看水情,現在四川的洪水正兇,習應該去四川綿陽這些地方看看啊?難道是北戴河會議上,被別人批評了,現在需要做個姿態?


其實,習當局在災後視察的動作,大家是不是覺得很熟悉?


今年一二月份,湖北武漢爆發了史無前例的中共病毒疫情,湖北人、特別是無害人死傷無數。外界當時就質疑,這麼嚴重的災情,中共七常委怎麼就沒有人親臨現場看一看呢?


隨著當局嚴厲的封城防控,武漢疫情逐漸回落。到了3月10日,習終於現身了,到安排好的幾個地方走了一圈。然後通過視頻連線,「到一線」看望了醫護人員和患者。


現在這一幕,除了災難不一樣之外,習當局的這次視察,就是在複製到武漢的視察。什麼意思呢?說白了,做個秀唄。


中國百姓的死活,對中共來說無所謂。如果這是體恤災情,應該拿出點錢來賑災,幫助農民渡過危機。當局有嗎?沒有。雖然沒有,但是還得讓百姓說好,為了更好的欺騙,所以得裝裝樣子,並且找幾個憨厚的農民做做陪襯。


四川歷史首次啟動一級防汛響應

剛才說到四川的洪水很嚴重,的確是這樣,今天早晨5點,當地防汛抗旱指揮部已經調升到了最高的一級防汛應急響應。中共官媒稱,這是四川有史以來的第一次。而且洪水水位還在不斷上升,著名的樂山大佛腳趾已經浸到了水裡。


連續幾天,四川遭遇了持續的暴雨天氣,強降雨主要集中在四川盆地西部和川西高原及攀西地區。截至到今天上午8點,四川省1198站降雨量位100-249.9毫米,637站降雨量位250-399.9毫米,166站降雨量位400-600毫米。最大的雨量出現在德陽黃許鎮,高達865毫米。


據防汛部門稱,整個青衣江流域全面超過了保證水位,大渡河下游、岷江下游也將出現全面超警超保洪水,形勢十分嚴峻。


當地知名景點樂山大佛佛腳平台已經進入,洪水漫過了佛腳腳趾。中共官媒稱,這是1949年以來,樂山大佛第一次被洪水淹到腳趾。


有當地民眾在網上說,「我們正在經歷歷史上最大的洪峰。山體滑坡、泥石流、堰塞湖、河堤垮塌、道路中斷、停水停電停氣,從沒有像今天這樣的絕望和恐懼。好像隨時就會被吞沒在洪水中一樣」。


四川的水災非常嚴重,當局為什麼不到這裡來視察呢?所以說北京就是裝裝樣子,拍兩條新聞,然後拿回去繼續哄騙老百姓。


看看葡萄牙總統,71歲了,看到有人落水,奮不顧身的跳入海中救人。中共領導人會做這種事嗎?


71歲葡萄牙總統跳海救人

上週六(15日),葡萄牙總統馬塞洛‧雷貝洛‧德‧索薩(Marcelo Rebelo de Sousa)在海灘上接受採訪。正在採訪中,他看到了兩位從皮划艇上落水的女子,於是奮不顧身地跳入海中去救人。


BBC報導,當時索薩正在海灘上接受採訪,以促進當地的旅遊業。正在跟媒體講話的過程中,忽然發現有人在海中掙扎。他絲毫沒有猶豫,馬上跳進海裡,向呼救的人游去。


錄像捕捉到了索薩游入大海救人的那一刻,當時還有一個人已經在那兒。那個人正在試圖把皮划艇翻過來,附近還有一個人駕駛著小型噴氣快艇也前來幫助,後來他用自己的噴氣快艇把皮划艇拖回了岸上。


索薩告訴記者,這兩位女子來自附近另一個海灘,被海水沖到了這邊。「由於西部波浪很大,她們被拖了過來,喝下了很多水。她們甚至不能把皮划艇轉頭,也沒辦法爬上皮划艇或者游泳。


我們試想一下,假如中共領導人看到這種情況,他們會不會下海救人呢?

美國制裁威力初現

美國制裁林鄭月娥等十一人,已經有幾天了。制裁剛一出爐,在港的官員紛紛嘴硬,說無所謂,毫無意義等等。那麼真實情況如何呢?


嘴最硬的林鄭承認了,制裁給個人帶來了不便,比如使用由美國公司提供的財務服務或信用卡時,受到了限制。另外被香港民眾稱為黑警頭子的鄧炳強,也對媒體承認,部分銀行對他暫停了服務。


前不久,林鄭接受中共官媒的採訪。她承認,有關制裁為個人帶來少許不便,比如在使用信用卡有限制。但是林鄭隨即就向黨大表忠心,聲稱「她和其他官員對能在歷史時刻獲中央信任,實施港區國安法,維護國家主權深感榮幸」,還揚言稱不會被制裁嚇倒。


而據香港01報導,在 美國宣布實施制裁之前,鄧炳強已經把住房由匯豐銀行轉抵給了中資的中銀香港。說明鄧炳強是知道自己罪惡難逃的,提前在腳底抹油了。


相比較,林鄭更像是蒸鍋裡的鴨子——肉爛嘴部爛。嘴上說不會被嚇到,但她有沒有被打疼,只有她自己最清楚。更相信她現在是不敢喊疼,因為北京如果不高興,林鄭就是最悲催的一個。所以無論如何也得硬撐,抱著中共的大腿。


不過,林鄭現在感受到的「不方便」還只是個開始,後面還有更多的麻煩在等著她。


香港前銀行法規部調查主任盧俊宇對自由亞洲表示,美國的制裁令威力還在慢慢的顯現當中。萬一被列入美國財政部SDN特別制裁名單,基本上要停止所有往來關係。包括貸款、按揭、信用卡和存款,現有客戶所有的資金都要被凍結等等。


我們之前說過,恐怖份子頭目本·拉登曾經上了美國財政部的SDN制裁名單。而現在林鄭、鄧炳強等人也是上了這個名單,這是否意味著,美國把他們這些人的邪惡,等同於本·拉登一樣對待呢?


關於林鄭和香港的問題,在會員區我們還會說的更相信。我們相信,香港能夠走過這段苦難的時光。歡迎大家加入會員,了解更多內容。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分享給您的親人和朋友。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 熱門時事▶︎ 中共肺炎


👉 加入優樂客會員: http://bit.ly/InsightPlans

🔔 追蹤沐陽部落格: http://bit.ly/joinMYBlog

YouLucky【自媒體會員】【沐陽會員

Youtube會員影片 】



1969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