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轉!驚人「歐巴馬門」名單曝光,川普連炮轟,美國史上最大政治醜聞!;中國人離真相的距離;回國難,出國更難。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5月15日星期五。


因疫情問題多次批評北京的美國總統川普昨天(14日)表示,對付中共「可以做很多事,可以做任何事」。他說美國可以切斷與中國的「一切關係」,外界開始聚焦美中脫鉤究竟能走多遠。


昨天吉林再新增4宗病例,都與舒蘭市公安局洗衣工有關聯,傳播鏈已增至29人。目前吉林、遼寧兩省合計已有8000多人隔離觀察。


中共官媒今天稱武漢「十天大會戰」已檢測300多萬人次,但外界表示質疑。如果10天內對1100萬人檢測完成,將超過目前檢測人數最多的美國。


今天港府在北京指令下有多個動作,教育局撤銷了公開考試歷史科考題;監警會報告淡化警暴,否定警黑勾結;首名反送中抗爭者被億暴動罪入獄,刑期四年;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指定親共醫院陳健波主持內會主席選舉,下週一投票。


昨天美太平洋艦隊第六度通過台灣海峽。有分析認為 ,在蔡英文第二任期到來之際,美軍頻現台海,是向北京顯示支持小英執政。


好,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如果您長期關注美國總統的推特,會發現有一個明顯的特徵,「奧巴馬門」這個說法出現了。



還有一個人,也密集出現在川普的推文中,那就是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隨著弗林的案子撤銷,牽出了一堆對他合謀誘捕的奧巴馬政府官員名單。都是奧巴馬政府要員,時任副總統拜登(Joe Biden)的名字赫然在列。



我們今天就來說說這個美國政壇上最大的醜聞背後。

川普:首先傳喚奧巴馬

昨天(14日),川普轉推了自己在11日發出的推文,只有4個字「奧巴馬門」。



晚上7點,他在另一則推文說,「如果我是參議員或國會議員,那麼我第一個要傳喚到國會作證的人就是前總統奧巴馬。這是迄今為止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政治犯罪和醜聞。他什麼都知道。」



這兩三天,川普連發了100多條推文,砲轟奧巴馬,密集度之頻密前所未有。川普高頻密發推,的確事出有因,這很可能是奧巴馬自己招來的。

參議員:奧巴馬政府的「陰謀」

前天(13日),美國代理國家情報總監格雷內爾(Richard Grenell)解密的備忘錄曝光了。這是一份要求「揭露」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的奧巴馬政府官員名單。福克斯新聞報導,格雷內爾把這份解密名單發給了共和黨參議員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和約翰遜(Ron Johnson),隨後這兩人公佈了文件。


這份名單中顯示,除了拜登,還有時任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James Comey)、中央情報局局長布倫南(John Brennan)、國家情報總監克拉珀(James Clapper)和白宮幕僚長麥克唐納(Denis McDonough)等等,都是奧巴馬政府要員。


參議員藍德·保羅(Rand Paul)認為,這份名單證明了奧巴馬政府在合謀誘捕弗林。「這是詭計!這是陰謀!」「從本質上講,揭露某人等同於非法竊聽他們。」



保羅說「弗林將軍從未說過任何構成犯罪的事」。「但是他們所有人都監聽了他的談話,然後決定,我們必須要逮住這個人,讓我們試著誘捕他。讓我們試著逮捕他,看看是否可以讓他撒謊,做出虛假陳述,或發現他違反《洛根法案》。」

拜登競選還能走多遠?

保羅的說法已經很明確了,奧巴馬政府對弗林實施了「合謀誘捕」。名單上的每個人都可能參與了,至少是知情者。但,誰是主使?誰是主謀策畫?這是很多人關心的問題。


保羅提出了這個相當敏感的問題:「主導這一切的人究竟是奧巴馬總統?還是副總統拜登?」

我們先說拜登。保羅說,作為民主黨總統提名的候選人,拜登應該就弗林事件受到嚴格的質疑。「如果拜登副總統曾經使用政府的權力,濫用這種權力來調查政治對手,那將是鐵證如山」。


保羅補充說:「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了一個事實,副總統拜登被捲入其中,他需要就此接受質詢。因為我們不能讓一個願意利用情報界來監視他的政治對手的人當選總統。」


時事評論員秦鵬分析認為,在距離大選還有不到半年的時間點,這樁醜聞的爆發,很可能引發美國民眾的反感。換句話說,原來支持拜登的選民,很可能會轉向支持川普。


調查奧巴馬?

5月7日曝光的文件顯示,奧巴馬對弗林與前俄羅斯大使謝爾蓋·基斯里亞克(Sergey Kislyak)之間的通話細節瞭如指掌,這曾令前任美國司法部副部長耶茨(Sally Yates)非常驚訝。


解密文件還提到,當時FBI並不認為這個通話有任何不當,更談不上犯罪。但奧巴馬本人曾明確表示「不喜歡弗林」。文件還證實,拜登曾親自要求FBI「披露」弗林的身份。但拜登在5月12日的ABC新聞中否認了此事。


還有一個事很有意思,在川普2017年1月20日宣誓就職當天,奧巴馬時期國安顧問賴斯(Susan Rice)給自己發了一封電子郵件備忘錄。其中明確提到,奧巴馬親自指導了相關執法部門要如何調查「通俄門」一事。


關於「通俄門」,我們稍後會談到。這些證據已經說明了問題,真相已經逐漸浮出水面。


5月11日,美國司法部撤銷了對弗林的起訴,隨即憤怒的川普就發出「他被抓住了,奧巴馬門」這則推文。隨後他在另一則推文說,「希望你調查我時很開心。現在輪到我了」。



川普在推文中強烈暗示,他已經開始調查奧巴馬了。因為他說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政治犯罪,比美國歷史上重大政治醜聞「水門事件」要嚴重得多。


權威評論家巴克·塞克斯頓(Buck Sexton)也認為:「迄今爲止,這是美國曆史上最大的政治犯罪!」他還說「深層政府(Deep state)的自由左派們,多年來的無恥沒有受到懲罰,這一過程卻成了對弗林的懲罰的很大一部份。除非FBI的同謀者入獄,否則這就不是正義。」


「水門事件」發生在1972年,當時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位於華盛頓特區的水門綜合大廈被人侵入,時任總統理查德·尼克松及內閣試圖掩蓋事件真相。但經過調查,有白宮幕僚為了脫身,交代了尼克松上任後,在整個白宮安裝了自動錄音系統。竊聽陰謀被曝光後,尼克松仍然阻撓國會調查,結果導致了憲政危機。2年後,尼克松不得不辭去了總統職務。


川普推文表示,跟「奧巴馬門」相比,「水門事件看起來像一張違規停車的罰單一樣」。意思是說,美國歷史上最著名的政治醜聞「水門事件」,跟奧巴馬所做的事簡直不算什麼,「小兒科」。


「奧巴馬門」之下,5月有弗林的眼淚

阿波羅報導中有這麼一句話:5月的美國,如果天空飄起了雨,那一定有弗林委屈的眼淚。



4月30日,在每日疫情通報會上,有記者問川普,是否會讓弗林回到自己的陣營。川普說「我認為他是個好人,我認為他們對他的所作所為太可怕了」。「我當然會考慮」,「他們(奧巴馬為首的民主黨人)盡了一切可能來摧毀他,而他仍在有力地呼吸著」。


在同一天,美國司法部公佈了科米領導下的FBI陷害弗林的文件。這是一份手寫的筆記,其中顯示FBI曾「故意試圖誘導時任國家安全顧問的邁克爾‧弗林撒謊,以便讓他因此受到起訴或被解僱。」


其中一頁記錄上寫著:「我們的目標是什麼?展示證據或是讓他(弗林)撒謊!這樣我們就可以起訴他,或者讓他被炒魷魚? 」


在另一頁記錄中,記錄者解釋說他對聯邦調查局的行為感到擔憂。這位聯邦調查局的記錄者寫道:「我昨天同意,如果弗林不承認,我們就不應該給他看」,「我昨晚思考了這個問題,我認為我們應該重新考慮這個問題……我們定期向受試者展示證據,目的是讓他們承認自己的錯誤。我看不出,讓一個人承認自己的不當行為怎麼會對他有利。」


筆記中提到讓弗林承認的,就是所謂的「通俄門」事件。


PJMedia網站在報導評論中說,「主流媒體極其不願意報導這些事情,因為這樣會證明川普是正確的。同聯邦調查局一樣,他們積極地努力毀掉(弗林)這個人,純粹只是因為他有膽量支持唐納德‧川普競選總統,噁心。」

「通俄門」鬧劇

共和黨眾議員吉姆·喬丹(Jim Jordan)5月9日發出了一則推文,指出奧巴馬時期的國稅局在2012年大選之前將目標對準了保守派。奧巴馬時期的FBI在2016年大選前將目標對準了川普和川普的同僚,「這是一個模式」。川普隨後推文回應說,「我們抓到了他們及他們的非法活動」。



喬丹說奧巴馬時期的FBI把目標對準了川普和川普的同僚,指的就是民主黨搞出的「通俄門」鬧劇。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後,奧巴馬下令情報部門提供2016年選舉中外國干預的報告。因為當時的情報部門指控,俄羅斯干預了大選。認為俄羅斯不喜歡民主黨參選人希拉里·克林頓,而偏愛川普。


川普一開始就否定了奧巴馬這個報告,指出這是民主黨對選舉失利的反應,是「政治迫害的獵狐行動」。但民主黨仍然推動「通俄門」調查,在先定罪後收集證據的逆操作22個月中,民主黨沒找到任何川普的把柄。


去年4月18日,穆勒公佈了448頁的調查報告,顯示川普競選團隊沒有「通俄」。


這就是被川普一直嘲笑的「通俄門」事件。不過川普雖然沒有問題,但是弗林出了問題。


FBI對弗林連番審訊,甚至威脅把他的兒子弄進監獄。在那份FBI的手寫備忘錄中記載,弗林之所以在2017年認罪,是因為越來越多的律師費,迫使她賣房子。而檢察官向弗林暗示,如果認罪,可以免除他根據外國代理人註冊法可能承擔的責任。強壓之下,弗林承認「通俄」了。


但他後來更換了律師和策略,辯解稱該案檢察官侵犯了他的權利,誘使他承認與俄國駐美大使的談話問題上撒謊。

重審弗林案

隨著「通俄門」鬧劇的結束,弗林擺在了人們面前。


今年2月14日,司法部官員透露,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已經委派聖路易斯的最高聯邦檢察官重新審理對弗林的政治指控案。


在此之前的一個月,弗林向法院表示,希望撤回自己在前特別檢察官穆勒對俄羅斯涉嫌干預2016年總統大選調查中的認罪答辯。


司法部官員說,美國密蘇里州東區檢察官傑弗里·詹森(Jeffrey Jensen)將與這個案件的首席檢察官布蘭登‧范‧格拉克(Brandon Van Grack)一起工作。


目前美國政壇上這起最大的政治醜聞已經吸引了許多人的眼球,更多真相也將漸漸浮出。相信此時有人心裏已經敲上了小鼓,睡覺也不會安穩了,他們很可能將為自己的行為承擔相應的責任。


中國古人有首詩:壞人放火去燒人,忽然風回燒自身。善惡到頭終有報,惡人幾個不遭窀?


我們還會繼續關注後面的發展,看看這個美國最大的政治醜聞如何收場。


前兩天的節目中,我們回應了一位網友的來信,就是關於普通百姓如何逃離中共統治的問題。我在回覆中說,要從心理上疏離中共,從心理上唾棄它。否則就算逃離了中國大陸,也不太樂觀。因為中共對世界的滲透,就算出了國,心也會鎖在中共的統治區。


之後,收到一位網友的來信,也談了他的觀點,我們來分享一下。


這位朋友說,中國人要想看外面的世界,要過兩道墻和一條溝。


他說第一道墻,是物理上的防火墻,這個比較容易突破。第二道牆才是很難的。他說第二道墻就是心理上的防火墻。


信中說,在中國長大的人,思想基本上已經形成和定型,大腦也信息飽和,看到符合自己習慣的東西就覺得是對的,不習慣的東西就排斥。


他說海外的中國移民,不少人心理上有這道「防火墻」。不論在海外生活多少年,10年也好,20年也好,加上語言障礙,只看中國國内傳出來的東西。中國人出來旅游的就更別説了,只想看看西洋景,根本不想瞭解海外的世界。


這位朋友說,兩道墻之外,還有「一條溝」,就是中共的大外宣。因為從2010年起,中共每年花大約500億美元經營境外媒體。海外絕大部分中文媒體,包括報紙、網站、電視都被中共收買或控制。只有極少數媒體收買不動,但這類媒體處在第二道墻外,中國移民很少有人看。


信中說,境外中文媒體,比如“鳳凰臺”之類的,説話尺度比國内稍大。但是主調是受國内領導的,和很多其它媒體一樣,「對中共是小罵大幫忙」。這些媒體對很多有爭議的内容有一套細緻的、有計劃的方法攪渾水,中共内部也故意分很多派別進行爭論,給人造成海外新聞自由的假象,實際都是在中共的總體計劃和控制之内。他說很多出了墻想看海外信息的人,都分不清真假,「掉在了這條溝裏」。


信中還提到,中共的大外宣還收買了很多境外英文媒體和媒體人,也收買了一些智庫、研究機構,讓他們為中共説話。然後中共再把這些話轉載到中文媒體,轉到中國大陸,讓大陸人以為外國媒體都再這樣說。


這位朋友還說,海外各城市的華人組織,如同鄉會、教會、學生會等等,只要是大的活動,都受中共使領館領導。


最後他總結道:中共控制人的思想能力很強,中國人想瞭解外面的世界,如果沒有鑑別,也是很難的。


應該說這位朋友的觀察是很仔細,他說出了很多事實。中共對外滲透非常厲害,無孔不入。就連美國老牌媒體美國之音,也被川普指出被中共滲透,幾乎成了中共的大外宣。


為什麼會這樣呢?其實所有被中共滲透收買的海外媒體,包括智庫、研究機構等等,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利益。而中共正是投其所後,主動給他們錢。在利益的驅動下,就出現了這種情況。


所以大家在看所謂的海外媒體的時候,也一定要仔細分辨,避免被那些「小罵大幫忙」的大外宣欺騙。如果具備了這個分辨能力,就算是在中國大陸,也不會被欺騙。最後向大家推薦一下,您可以放心瀏覽大紀元、新唐人網站,還有希望之聲也可以放心瀏覽。這些媒體都是被中共強力打壓的。也正因為中共打壓,才反證了這幾家媒體的可靠性。


以上是今天電視節目部分。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點擊視頻右下方的點我訂閱,並分享給您的朋友。


在會員區,我們要回應朋友的來信。就是中國的疫情究竟怎麼樣,中國是不是除了疫情之外,還有其它危險?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 訂閱 + 按小鈴鐺 🔔 🎯加入會員:http://bit.ly/2SZ1kWN 🎯年費會員:http://bit.ly/InsightPlans 📢 熱門時事▶︎ 中共肺炎

1915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