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全家人染病去世,哈爾濱女孩受到嚴重刺激,精神恍惚的流浪在街頭

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2019)仍然在瘋狂肆虐著全球,截止到美東時間今天(3月28日)早上7點(中港台時間今晚7點),180個國家的感染人口已經超過了61萬5千人。

今天湖北十堰下了大雪。又是出現在湖北境內的一場罕見的天氣。網友表示「要有多少冤魂,才會在春暖花開的季節來一場大雪,冰凍河山?」


從今天零點開始,中國大陸已經實行封關了。除了外交、公務、禮遇和乘務類的人員之外,其它所有人在近期都無法入境中國大陸了。有網友形容,新時期的「閉關鎖國」開始了。


近期美中關係備受考驗,川習友誼的小船隨風顛簸,隨時有翻船的可能。昨天,川普應習近平的要求,兩人通了電話。不過在通話前,川普讓習近平空等了90分鐘。外界注意到,電話外交阻止不了美中關係的下滑,北京的一個個麻煩正在接踵而至。

疫情快報

我們先來通報一下全球的疫情擴散情況。截止到截止到今早7點,病毒已經擴散蔓延到了180個國家。


昨天(27日),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批准了即時監測(point-of-care)中共病毒的測試方法,可以在不到15分鐘的時間裏,得知檢測的結果。正因如此,美國昨天的確診人數出現了激增。目前,美國累計確診人數超過了10萬多人。


紐約仍然是全美國重災區。紐約州長庫莫已經向川普發出請求,希望再批建4家臨時醫院,增加另外4000個床位。


美國總統川普說,應對中共病毒大流行的首要任務是「生命與安全,其次才是經濟」。他表示,聯邦政府已經與通用汽車達成了共識,決定使用《國防生產法》(DPA)的權利,命令通用汽車生產呼吸機等所需的醫療設備


歐洲仍然是病毒爆發的海外中心,意大利和西班牙是兩個重災區。特別是意大利,昨天單日死亡人數超過了1000人。這是截止到目前為止,全球最大的單日死亡人數。當然,這是除去中國大陸和伊朗之外的統計。因為這兩個國家極不透明,公布的數字無法讓人相信。

禁外國人入境

從今天零點開始,中共禁止了所有持有效中國簽證和居留許可證的外國人入境,只有3月26日之後獲得簽證的外國公民才可以入境。不過中共把外交、公務等人員排除在外,而且辯稱是疫情之下的暫時舉措。


不過中共的這個舉措還是引起了廣泛關注。德國電視一台的文章表示,北京當局以「境外輸入中共病毒」為理由,在給這個封鎖政策辯護。


文章指出,這是中共領導層的「一項政治任務」,希望把國內的新增確診人數「降得越低越好」,這是「很清楚的」。


文章認為,北京當局這麼做,有三個目的。首先就是向人們暗示,中國大陸「安全」了,疫情已經正在消退。其次是向外國顯示,中共「抗病毒成功了」。第三,延期的中共人大會議不久將會舉行。


德國媒體表示,每年一次的中共兩會,因為疫情爆發而推遲了。如果當局很快就召集這樣一個巨型會議,「將是向外界發出的強烈政治訊號」。

國內差別對待湖北人

習近平曾經說過,「武漢勝則湖北勝,湖北勝則全國勝」。


當局已經通告,武漢將於4月8日解除封城。也就是說,當局已經在對外宣告,武漢疫情的到了控制,湖北疫情的到了控制,全國疫情的到了控制。


那麼即將解除封城的武漢,現在市民的生活究竟如何呢?湖北省的民眾是什麼情況呢?


昨天(27日)我們在會員區談到了,江西九江和湖北黃梅的民眾在長江大橋上發生了衝突,參與人數有上萬人。原因是黃梅民眾按照湖北防疫指揮部的指令,拆除了交通卡口,準備恢復正常的交通。


但是九江卻不相信湖北的「綠碼」,不但沒有拆除交通卡口,反而又加強了戒備,阻止湖北人進入江西。結果兩方的警察首先發生了衝突,然後陸續有很多兩方民眾加入。即使黃梅縣地方領導出面解勸,也無法熄滅民眾的怒火。暴怒的湖北人高喊著「湖北加油」,砸毀了警車,並且掀翻在地。


九江的反應並不是個案,有消息說,昨天安徽也不讓湖北人進入,做出同樣反應的還有河南。

今天(28日),網友轉來的爆料視頻中顯示,在河南信陽收費站,攔截了不少湖北牌照的車子。


有網友說現在全國是「防火防盜防湖北人」。從江西、安徽、河南幾個省份的反應來看,人們對湖北人的防範意識的確很強烈。就是說,人們並不相信湖北的疫情真的得到了控制,仍然對湖北人「虎視眈眈」。


大陸媒體報導,有湖北人開車行駛到浙江高速公路服務區,健康碼不被認可,不許上廁所。袁先生是湖北石首人,和同事一起開車趕到貴陽去上班,但當地居委會工作人員不讓他們下車。

等了八九個小時後,車上人想去洗手間,卻被告知只能在車內用膠袋解決。袁先生表示,「我們湖北人不是病毒,不是洪水猛獸」。


相比較袁先生的委屈,湖北恩施的孕婦覃某的遭遇更嚴重。她從湖北老家返回到廣東惠州,發現自己出血,疑似流產,於是到當地醫院去求診。最初在仲愷高新區婦幼中心,工作人員以隔離期未滿,拒絕為她就診。隨後她去了中信惠州醫院,經過發熱門診篩查、核酸檢測後,產科醫生告知她,要等到檢測結果出來後才能進行治療。


覃女士表示,她和家人在醫院等了三四個小時,醫院都不願意給她做超聲波檢查。於是又轉到第三家醫院惠州第一婦幼保健院就診,最終做了檢查,開了安胎藥才回家。


還有一件事,更引起了人們的關注。重慶的程小姐從四川成都坐飛機,前往新疆烏魯木齊。剛一下飛機,被告知鄰座的乘客是「湖北籍」,前三排和後三排的所有乘客都必須集中觀察隔離14天。


自由攝影師冉施帶著各種證明,從湖北荊州老家返回了上海。他向中國新聞週刊敘述了自己的遭遇,他多次被上海小區的工作人員勸返、阻攔、舉報,與其他湖北人完全一樣。


他說「一聽我是湖北籍,態度就變了,對我惡語相向」。出於職業習慣,他想拍下對方的態度。但是對方立刻動手強搶,圍觀的人也對他指指點點,反覆強調一句話,「他是湖北回來的」。


冉施被強制隔離在一處閒置的出租房,沒有被子和熱水壺。開著30度的空調,穿著4件衣服,還是凍得睡不著。想到被差別對待,他說「想想蠻絕望的」。


在外面被差別對待,在湖北境內又是什麼情況呢?世界報有一篇長文,真是的反映著武漢市民的所謂「正常生活」。


文章表示武漢居民「又可以上街了」,但「自由需要付出代價」。「所有一切都受到嚴格追蹤,即便在不上工的日子裏,也要向老闆回報健康狀況」。


文中寫道,「武漢市的健康居民自3月25日起又可以上街購買食品了,但不是沒有限制:按規定,每個家庭每天只能有一人得到2個小時外出時間,為此發放了通行證,紙質和電子兩種」。


「湖北省居民必須在手機上下載一個應用程序,它用紅、黃、綠三色顯示主人的健康狀況。紅色健康碼的意思是:確診感染或者潛在感染者;黃色代表者與病例有過接觸;綠色則表示沒有同病例接觸」。


文章表示,3月10日以來中低風險地區的綠色健康碼持有者,已經開議開工或上工。來自高風險地區的綠色健康碼持有者,必須遵守特殊的旅行規定。黃碼持有者不允許旅行,紅碼則必須接受自我隔離和接受治療。


「乘出租車或者公交車,需要先註冊。用手機掃描車輛上的條形碼後才能上車。這樣使用過的交通工具全都用了電子記錄」。


會不會出現第二波高峰?

面對這樣的現實狀況,中共官媒昨天(27日)晚上紛紛發聲,呼籲不要歧視湖北人。央視表示,「湖北人不是病毒,歧視和成見才是」。人民日報表示,強調「湖北加油」不能只是在嘴上說說,「要做出來」。


但官媒的發聲也打消不了人們的疑慮。有網友在推文中嘲諷的寫道:「我不懂邏輯,誰幫忙分析一下哪句話是假的:1、不讓在鄂(湖北)出差人員返京。2、禁止湖北人進京。3、鼓勵湖北人出去復工。4、湖北疫情數據零增長」。


這的確很讓人疑惑,湖北的疫情是不是真的得到了控制?武漢的疫情是不是真的有了緩解?如果答案是肯定的,為什麼不讓在湖北出差的人員返回到北京?為什麼不允許湖北人進入北京?這些問題都是人們非常關心的,當局能不能給個明確說法?


前天(26日),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學院(LSHTM)的專家Kiesha Prem在柳葉刀上發文表示,如果武漢現在就解除控制措施,那麼第二次感染高峰可能會在8月底出現。如果封城措施維持到4月分,第二次感染高峰可能推遲到10月。就是說,可以有更多時間來恢復和擴容,有可能挽救生命。


不過中共倚賴的流行病學專家鐘南山表示,大陸不會出現第二波疫情高峰。央視引述他的說法表示,在群防群治的基礎上,「新增病例可能侷限在很小的人群中」。他說「我不相信在這麼強有力的措施下,會出現大的爆發」。


不過上海復旦大學華山醫院臨床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表示,無症狀感染者感染後可能14天不發病,病毒在體內存留超過3週。如果沒有及時發現或隔離,就存在著社區傳播的隱患。


昨天他指出,「無症狀的病人越來越多」,「到目前為止,這個病毒時人類歷史上最難對付的病毒之一」,「未來會怎麼樣,很難預估」。


前不久他對人民日報還表示,這次疫情在今年夏天結束的概率很低,有可能夏天終止不了。等到冬天,「可能又會帶來第二次爆發」。


而有中共背景的香港南華早報披露,中共機密數據顯示,截止到2月底,大陸有超過43000人在檢測中呈現陽性,但都沒有立即出現症狀。


前兩天我們在節目中曾經提到,一位武大中南醫院的腎內科主任醫生曾給家人「制定」了一些紀律。說武漢馬上會解除封城,讓家人趁現在可以團購 ,多囤積一些食物和日用品。不許家人出門,也要「六親不認」的拒絕任何人來訪。因為「一旦解禁,外面會遊蕩著成千上萬的『毒源』,比現在危險」。這位醫生叮囑家人,「聽我說可以了才能出門」。


大家是相信中共的宣傳呢?還是相信這位醫生對自己家人的叮囑呢?


接下來,跟大家分享兩位網友的來信,都反映自己和家人之間出現了矛盾。因為這場疫情,得到的信息來源不同,對中共的認識不同,所以感到苦惱。


第一位是仍在美國的留學生。他從1月20日(中共宣佈傳人傳的時候)開始關注新聞看點。他說正是在這期間,才逐漸「認清真相」。他說現在學校已經停課了,在家上網課,每天睡醒就是關注新聞看點等節目,到了「不看睡不踏實的地步」。


在自己明白真相後,他無數次試圖喚醒家人、朋友。但是大陸的網絡封鎖,他又不敢拿出證據,所以經常招來嘲諷挖苦,父母也不理解,甚至為這事跟父母還發生了爭吵。


現在他遇到了難題,不想回國,因為回去就可能被大醬缸「淹沒」。但5月就要畢業了,所以很著急。


他同時寄來一份手機截屏,是在微信上關注的丁香醫生的疫情播報。前後差一個小時的時間,通報的數字卻有著很大的差別。


我們感謝這位同學能夠關注新聞看點,感謝您對我們的信任。您能清醒的看到中共欺騙世界、推卸責任和草菅人命,這是非常珍貴的轉變。


對於是否回國,這個的問題一定要三思。因為一個有正常思維的人,如果被壓制,甚至被中共打壓報復,那種痛苦是很大的。我在網絡上看到不少類似的消息,都是在外留學多年後回國了。但是沒過多久,又都出來了。因為他們受不了中共的那種統治,受不了沒有自由的生活。所以沐陽建議您,一定慎重考慮。


這位朋友發來的截圖,是3月22日的手機截屏。在同一個截屏中,上面是上午09:04分的消息,「最新動態」一欄的紅字顯示「全國:新增確診433例,死亡6例,治癒506例;累計確診81849例,死亡3267例,治癒72382例」。


下面是10:04分的情況,但是「最新動態」的「新增確診」數字已經變了,只有82例,累計確診也變成了81498例。


僅僅過了一個小時,新增確診的病例就憑空消失了351例。從中可以看到,大陸疫情是怎麼得到控制的,「清零」又是怎麼一種情況。


另一位朋友已經從法國回到了國內,因為必須要回國料理一些事情。但是這一回去就是到現在,家庭矛盾也出現了。回國前他在巴黎做廚師,已經在國外十幾年了。


他說「家裡都是中共黨員,也是基層幹部。」每次給父母看我們的節目時,都會受到「不愛國不愛黨」一類的批評,甚至謾罵。說他是「黨培養出來的」,國外的新聞都是騙人的,挑撥人民與黨之間的矛盾等等。


郵件中說,中共的宣傳造成的不只是世界疫情的嚴峻,而且給家庭也造成了大大小小的矛盾。他說「這個中共病毒我很清楚是無法治療的,但是最近中共的做法讓我急劇恐懼,我甚至感覺我可能已經抑鬱了。病沒好就要全部放出來了,而且治好的也是有貓膩。」


而在中共的宣傳下,現在很多人都不戴口罩了。他帶口罩出門,還會被鄰居嘲笑,甚至被罵我漢奸,給人們帶來恐懼。


他舉了一個例子,他的一位餐飲業的朋友,每天就在接待各級領導來吃飯。當局為了宣傳,就到飯店來拍攝。先是帶著口罩來,在拍攝前脫下口罩。整個一個飯店就四個人吃飯,電視臺拍完就走了,然後在電視就播出了。


這位朋友的遭遇也很尷尬,很值得同情。在國外十幾年,在瞭解了真實情況後,知道中共在欺騙,在殘害百姓。但是國內的親人被洗腦太嚴重,就相信中共的宣傳。


這種情況,很多人都遇到過。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多引導他們,看看真實的消息,但是儘量不要引起他們的反感。可以多變換幾種方式,機智靈活一些。


其實從這位朋友的郵件中看,他的家人對黨和國是沒有區分開的。比如說這位朋友出國,父母說是「黨培養出來的」。這怎麼可能呢?


您當初出國,黨給您一分錢了嗎?那些錢不是您父母支付的嗎?而您的父母如果不工作、不勞動,黨會給他們一分錢嗎?而您當初上學,不也是父母拿出的錢嗎?包括學費、書費和各種其它的費用,黨有過給您免除一分錢嗎?如果沒有,「黨培養出來的」這種說法是怎麼來的呢?

像這樣的問題,可以跟父母一起探討。通過一些簡單思考,慢慢就會有所改變的。


我看到這樣一個故事,說有一對年輕人要移民美國,他們的父親是老革命黨員,苦勸未果就暴跳如雷。說「你們要移民美國,就斷絕父子關係」,但還是沒有攔住這對年輕人。


到美國一切安頓停當後,生了一個孩子,然後邀請父親來看望孫子。在反覆勸說後,老人到了美國。但是半年之後仍然不打算回國,給國內的老朋友打電話說,「他奶奶的 ,俺被騙了一輩子啊!」


我這裏有一個網友發過來的視頻。在哈爾濱有一個女孩,全家人都因為染病去世了。女孩受了嚴重的刺激,一個人流浪在街頭。從她的裝扮來看,流浪的時間已經不短了。


無論人們問她什麼,這個女孩除了輕微點頭,就是搖頭。這個女孩已經是家破人亡,黨對她有一分的照顧嗎?既然黨那麼好,這個時候怎麼不出現呢?黨跑哪去了?


這都是非常真實的視頻,不是擺拍的。我們來看看中共擺拍出來的新聞是什麼樣


網友轉給我一段早前的視頻,據查證,這段視頻是今年1月份的。當時大陸中東部地區出現了雨雪天氣,交通受阻。然後中共官媒就有了報導,說當地的交管部門對「路段內滯留的司乘人員送去熱水和方便麵等物品」。


從視頻中看上去,一輛紅色的卡車旁,身穿黃綠色服裝的交警在給司機倒熱水。然後記者就在旁邊「抓拍」這個「感人」的場面。而視頻中傳出的聲音顯示,似乎有一個導演在催促,「快快快,雪別停」。而有兩個人從地上抓起雪,向交警的方向扔去,製造風雪的效果。


這就是當局「送溫暖」的新聞炮製過程。正像網友留言中寫道,「他們從沒有真正的送過溫暖,他們只是希望你相信他們送過」。


再來看網上的一則視頻,是疫情發生後,墨西哥政府派人挨家挨戶送糧食的。


這些身穿防護服的人員,把糧食送到每家每戶的門口,然後轉身就走。民眾沒有開門道謝,也沒有記者跟拍。為什麼?因為救災是一個政府的最基本的職能,如果連災都不救,那麼納稅人養政府幹什麼呢?所以外國沒有孩子被餓死的事情,沒有買不到糧食絕望跳樓的事情。


可是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口罩、防護服都被政府徵用了,然後很多還被偷偷賣了出去。就說墨西哥政府發的這包糧食,這要是在中國,首先記者得反覆的拍,然後還得安排百姓出面對黨表示感恩。


網上正在流傳這麼幾句話,說是網友編的段子。但是您聽過之後,自己想想,這究竟是段子,還是事實。


香港給人民發錢了,

澳門給人民發錢了,

美國給人民發錢了,

韓國給人民發錢了,

日本給人民發錢了,

加拿大給人民發錢了⋯⋯

全世界政府都在給人民發錢,

我們的偉大祖國呢?

別急,它們正在印錢、撒錢⋯⋯


最後跟大家分享一位網友的分析,網友認為,這次疫情可能是中共的「終極陰謀論」。


【終極陰謀論?

中共的邪惡可能超乎我們正常人的想像。我想到這樣的一種終極陰謀論的情節,而如果它是真的,這將是中共老大哥统治全球的最邪惡、最精巧的策略,誰是它的設計師?我猜就是三朝國師的 王奸相 - 滬寧的傑作,因為整體策略成功的最終要素將依赖于能夠嚴密控制全國言論,讓輿論成為一言堂的宣傳部,而王奸正是主宰全國宣傳部。


這個終極陰謀論的內容包括三階段:


1)初始階段- 又名「揮刀自宫階段」。為了不引起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懷疑,這次细菌战病毒必须先在國內發生,讓中國先死幾十萬人,何况全國65歲老年人口大量死亡,也可以減低老人退休金的國家開銷。


在這初發階段:2019 年11月已經開始上演,12月引起 艾芬、李文亮等医生發出類似SARS 致命的傳染病的消息,但真相必须立即封殺的,並處罰洩露疫情消息的八位醫者。一方面,官方知情卻又處罰㪚佈真相者,不讓人民知道疫情真相。


武漢封城前數百萬人口逃亡全國及全球各地,造成世界性災難- 堪稱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爆發。因為中國人口多,即使死了數百萬人也算是小數奌,經濟損失 諒已精準計算過並可控制,讓它維持在中共國可以容忍的範圍內。當然中共也準備好了各種應變措施,包括:可能已经秘密造出的武漢冠状病毒疫苗,暫時秘而不宣或僅僅供未來部隊的使用。


這裏先插一個消息,就在整理稿件過程中,一位大陸網友發來消息,說中共央視7套節目中報導,中共已經研製出了疫苗。但是我在網上查證,並沒有看到相關內容。但是我們之前也說過,中共可能真的是已經研製出了疫苗,不過時間比這個要早。


2)中程階段- a) 等疫情擴散後,香港反送中街頭運動就被迫 "自然"消失,又趁西方无暇專注時一擧奪下香港,成立新的院轄市,一國兩制提早束。b) 利用病毒渗透台湾,如果不成,又同样趁美日等國被疫情困住,一擧在2020年底前奪下台灣(按,中共高層已多次透露2020奪台,這也是近日中共在疫情流行時仍要在台海蠢蠢欲動的原因。


但是美國似乎比台灣更注意到這場可能係台海最危險、最暗黑的危機,立即派遣航空母艦戰鬥群在南海大演習,迄3月20日为止,仍在台海周遭「保護」台湾。)


3)最終階段- 讓西方國家因疫情而國力衰弱,中共國興起成為全球的老大哥。


這個終極陰謀論最邪惡的部份當屬第一初始階段,很多人不相信中共會用這種大幅消滅低端、中端老人人口的「苦肉計」。我的結論:中共已經對西方發動一場不見煙硝的終極细菌战,圖謀統治全球。


以上是今天的節目,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您點擊視頻右下方的「點我訂閱」。當我們上傳新節目的時候,您可以得到一個通知,也希望您把新聞看點推薦給您周圍的朋友。

感謝您能完整的收看。再會。

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