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不挺川內幕,林伍德不自殺聲明;💥雙面巴爾又變了;作弊軟件水深,賀錦麗丈夫浮現;病毒變種倫敦封城!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12月21日,星期一。


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從大選日之後,川普總統給人很深的一個印象,是對法律戰的契而不捨。不過美國司法能否還川普公正,前景令人堪憂。而最新曝光的證據顯示,中共在美國政界的滲透幾近瘋狂,美國的危機已經到了。


川普:戒嚴令=假新聞

昨天(20日)凌晨,川普總統突然發推說「戒嚴令=假新聞。只不過是更多蓄意的不良報導!」



這個推文,很多人都注意到了。川普究竟要表達什麼意思呢?


前天(19日),CNN和《紐約時報》都報導了18日的白宮一次內部會議。報導稱會議討論了任命鮑威爾(Sidney Powell)律師為特別檢察官調查選舉舞弊的問題。並且說其間有人提出實施「戒嚴令」,以阻止拜登上台,為此會議中發生了「激烈的爭吵」。


這兩家媒體報導的消息究竟是真是假呢?


昨天(20日),出席18日白宮會議的鮑威爾律師在推特上寫道,「唐納德·川普或任何代表他的人,都沒有討論過要發動軍事政變(military coup)」。「說這些話的人,包括他身邊的人,都是騙子。」


美國電商巨頭Overstock創始人、大選欺詐調查者帕特里克·伯恩(Patrick Byrne)也出席了18日「漫長的」的白宮會議。他在推文中表示,左媒說會議上討論要宣布戒嚴令這些說法「100%是假的」。


從鮑威爾和伯恩兩人的推文來看,18日白宮的確有一場會議,但會議上並沒有討論「戒嚴令」的問題。顯然這兩家左媒在報導的時候,夾帶了「私貨」。這個會議的確是有,但是它們編造出會上討論了「戒嚴令」的假消息。


這種宣傳作法,與中共媒體的宣傳路數如出一轍,真假結合。從外表看,的確像是個包子,但是有沒有那個餡兒,是另外一回事。這更加使人難辨真偽,是很陰毒的一種造假宣傳。


由此我們可以判斷,川普說的「戒嚴令=假新聞」,是在針對這兩大左派先鋒媒體的虛假報導,指的是會上並沒有討論這個內容。但川普似乎並沒有否定「戒嚴令」的作法,而只是在說這兩個媒體的報導是「假新聞」。


實際上,這兩家媒體的報導還「漏掉」了另外一些情況。

白宮顧問欺騙川普?

伯恩在推文中說,「這是100%可以獲勝的,無需頒布戒嚴令。鮑威爾和弗林(將軍)提出了一條路線,我估計有50%~75%勝率。他(川普)的幕僚卻只是試圖說服他什麼都別做,接受大選結果。」


伯恩的意思是說,川普「想繼續戰鬥」。但是,那些反對川普計劃的幕僚們,很擔心媒體如何看待這些行動。


伯恩指出,川普的顧問「一面拖住川普,一面告訴幕僚們要『讓總統讓步』。」


就伯恩披露的這些消息,英文大紀元請求白宮做出置評。但截至發稿,白宮一直沒有回應。


大家是否還記得,17日,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在36頁的報告中,分析了6個搖擺州大規模選舉違規的同時,指出美國的部分立法機構、司法機構與左派媒體聯合,壓制並扭曲大選舞弊的真相。


是不是川普的顧問們感受到了某些壓力呢?這個問題我們稍後會談到。

所幸的是,我們看到川普並沒有被牽絆,而是在繼續戰鬥。


「憲法戰」開打,川普團隊提訴最高院

昨天(20日),川普律師團第一次獨立向聯邦最高法院提起了訴訟,要求推翻賓州最高院對幾個案子的裁決。


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律師在聲明中表示,賓州在總統大選前後,非法改變賓州的郵寄投票法,很可能違反美國的憲法和「布什訴戈爾案」(Bush v. Gore),因此向最高法院提交複審申訴。


聲明中還表示,申訴書尋求一切適當補救措施,包括撤銷投票給拜登的選舉人任命,並允許賓州議會選擇他們的替代選舉人。


川普團隊還提出「加快處理」的要求,希望在12月24日之前做出答覆。以便美國最高法院在1月6日國會聯席會議之前做出裁決。


顯然時間已經很緊張了,所以川普團隊要求在平安夜之前做出答覆。如果24日之前不能答覆,很可能要拖到聖誕節長週末以後。但聖誕節後的四天如果也不能做出答覆,又要拖到元旦長週末之後。等到4日上班,距離6日國會聯席會議只有2天時間,恐怕就來不及了。


前聯邦總律師肯‧斯塔爾(Ken Starr)16日在聯邦參議院聽證會上作證表示,賓州在大選前對選舉法進行最後更改是違反法律的。他援引最高法院在2000年對「布什訴戈爾案」的裁決,指出美國「事後不能改變選舉法」。


就在今天上午,福克斯報導,即將卸任的司法部長巴爾表示,他不會任命特別檢察官,調查總統大選的舞弊,也不會調查拜登。他認為大選沒有舞弊,也沒有理由調查拜登。


事實上賓州案並不複雜,司法門外漢都可以看出存在違法,9位大法官不可能看不到。問題是大法官們敢不敢受理,受理後敢不敢秉公裁決,這是關鍵中的關鍵。

鮑威爾不撤聲明,Smartmatic水很深

昨天(20日),林伍德律師代表鮑威爾,電郵回覆了Smartmatic公司的起訴威脅。郵件中表示,「詳細閱讀了Smartmatic 15日的信函,印象不佳。鮑威爾律師不會撤回任何聲明。您儘管起訴。」



隨後林伍德在推文中說,「鮑威爾律師了解我在處理誹謗罪方面的知識和經驗,所以讓我代表她回應Smartmatic公司的起訴威脅。鮑威爾律師的所有選舉欺詐指控都有記錄可循、真實可靠,所以我對Smartmatic公司的回應非常簡單、直入主題。」這個推文隨即被鮑威爾轉發了。


Smartmatic此前要求鮑威爾收回言論,並指控鮑威爾涉嫌誹謗,影響了公司生意,聲稱要提起訴訟。


之前我們說過Smartmatic公司的情況,2000年成立的這家公司,參與了五大洲3500場的選舉。


前兩天我們接到美國網友爆料,Smartmatic宣布成立了一個新企業SGO。SGO董事會成員包括Smartmatic的首席運營官羅傑·皮納特(Roger Piñate)和DLA吹笛者(DLA Piper)全球首席執行官奈傑爾·諾爾斯(Nigel Knowles)爵士。


而DLA吹笛者公司有一個合夥人,就是賀錦麗的丈夫道格拉斯·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換句話說,埃姆霍夫與Smartmatic公司也有著一定的關聯。眼下埃姆霍夫正在對他所持有的律師事務所進行業務轉型,以便在「拜登政府」承擔新職。


這個爆料我們無法獨立證實,但從Smartmatic反咬一口、狀告鮑威爾律師「誹謗」這個現象來看,這個背後顯然不簡單,也證明Smartmatic的水很深。這或許能管中窺豹,為什麼法律界不敢支持川普。也或許能讀懂,為什麼川普身邊的幕僚希望「總統讓步。」


司法界不敢支持川普的內幕

同樣在16日聽證會上作證的威斯康星州前法官詹姆斯·特魯皮斯(James Troupis)講出了一個可怕的問題,左派的恐嚇,阻止了律師和法官接受和審理選舉舞弊案件。


特魯皮斯說,「我們必須承認,法院系統已經遭左派深度恐嚇威脅(Deeply Intimidated),就像律師被恐嚇一樣。」「這是一個可悲的,可悲的事態。」


他說「我被叫進來的原因之一是,因為這個國家和這個城市的幾乎所有主要律師事務所,都拒絕代表總統。」「不是因為他的訴求缺乏法律依據,而是因為左派所製造的環境恐嚇住了律師,使他們不能在這裡(代表川普)。」


事實也的確如此,自從川普團隊開啟法律戰以來,多位川普團隊的律師受到了死亡威脅,只好被迫退出。律師琳達•克恩(Linda Kern)在收到「傷害性威脅」後,不得不接受官方保護,最終被迫退出了賓州的一個案件。


川普團隊法律顧問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也透露,她收到了大量的電話和信息恐嚇,有些甚至威脅她的人身安全。


川普聯軍中的林伍德(Lin Wood)和鮑威爾兩大律師,也受到了左派的騷擾,甚至是死亡威脅。林伍德在曝光了最高法院2名大法官的腐敗和反對川普連任的醜聞後,還發布了一個「絕不自殺」的聲明。



諸多事實,已經反映出這場美國大選背後,隱藏著驚人的黑幕。


川普:須政治家幫助

昨天(20日),川普對WABC表示,這次選舉是美國歷史上「最腐敗」的選舉。他表示「已經找到了(選舉舞弊的事實)答案」,越來越接近於成功挑戰大選結果,但「必須得到一些政客的支持」。


川普表示,他的團隊已經成功收集了大量證據,已經證明大選存在著舞弊。朱利安尼對川普說,「現在,你比選舉前得到的支持更多」。


川普呼籲「政客的支持」,顯然是已經瞄準了1月6日的國會聯席會議。他希望聯邦議員對各州選舉人團的投票結果提出反對意見,因為參眾議員當中,至少要各有一人提出反對意見,才可以對選舉人團投票結果形成挑戰。


目前眾議院當中,莫·布魯克斯(Mo Brooks)和保羅·戈薩拉(Paul Gosar)等眾議員已經明確表示,將帶頭在聯席會議上幫助川普總統翻盤。


而在參議院當中,只有阿拉巴馬州議員湯米·塔伯維爾(Tommy Tuberville)表示,有可能支持布魯克斯在聯席會議上發起挑戰。


金里奇:美國正面臨痛苦的危機

實際上,我們之前已經分析了,即使參眾兩院都有議員提出挑戰,也很難樂觀以待。因為眾議院是民主黨佔多數席位,因此共和黨在投票表決中並不佔優。


這也是許多人對正常程序並不看好的原因。因為美國的三權分立,實際上已經名存實亡了。我在週六的直播中已經講到這個問題了,民主制度的弊病已經很明顯了,這並不是最好的制度。


所以外界在擔憂,如果國會聯席會議上的挑戰沒有成功,那個時候川普再想用「非常手段」扭轉局面,可能會受到一些人的質疑,有點「師出無名」的感覺。


前天(19日),前國安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將軍對福克斯表示,「外國觀察了我們(美國)11月3日的選舉制度和選舉過程中發生的攻擊」,「有一些外國夥伴和盟友願意幫助我們。」


弗林將軍是主張川普採取雷霆行動的,他希望川普採取有限度戒嚴,然後重啓選舉。


前眾議長金里奇(Newt Gingrich)在Newsmax網站撰文,表達了自己對美國的擔憂。文章表示,左派的醜聞只是個開頭,推特和臉書的行為同樣讓人擔憂。


文章指出,選舉過程本身,已經令成百上千萬的美國人越來越失去信心。「建制派一直在公然強奪美國,如果他們不因此受到懲罰,就會更腐敗、更囂張」。


金里奇「發自內心地感到難過,美國正面臨痛苦的危機之中——未來4年誰當選總統,將直接影響美國的社會結構和美國人民是否繼續擁有自由」。


川普將二赴喬州助選

金里奇並非是杞人憂天,如果拜登成為美國總統,那就等同於把美國交給了中共。拜登家族與中共的勾連,我們已經說過多次,這裡不再贅述。


其實金里奇的擔憂,可能並不單指誰成為美國總統,也可能包含著對哪個黨派掌控國會的擔憂。


今天,川普的女兒伊萬卡去了喬治亞州,為兩位競選連任的參議員助選。前天(19日),川普的長子小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 Jr.)也去了喬州,同樣為1月5日的決選舉行集會。


小川普呼籲選民不僅要投票,更應該提前投票,並叫上朋友一道投票。他說「不要浪費這次機會,否則一定後悔」。


另外,川普前天也推文表示,他將在1月4日晚上再次親往喬州去助選。


這將是川普第二次親往喬州的助選。顯示出他對國會參議院席位的重視。因為現在美國國會,形勢已經非常嚴峻了,這不僅僅是兩黨之爭,一定意義上說,這是在狙擊中共。


方芳與范士丹同框

昨天(20日),福克斯主持人瑪麗亞‧巴蒂羅姆(Maria Bartoromo)在節目中表示,她看到一張照片,是聯邦參議員范士丹(Diane Feinstein)和中共女特務方芳(Christina Fang)在一起,還有另外一個在范士丹身邊潛伏二十年的中共間諜。


巴蒂羅姆提到的照片,最早出現在2018年的《田納西星報》上。報導表示,一個叫魯塞爾‧劉(Russell Lowe)的人為范士丹工作了20年,在2013年離開。離開前,劉一直和華裔美國人社區保持著密切聯繫。


報導指出,這個人和情報部門所說的范士丹身邊的中共特工人員描述完全吻合。


據《每日傳訊》(Daily Caller)報導,這張照片是在2013年一個中國新年慶祝活動上拍攝的,而這個活動是中共美女蛇方芳主辦的。方芳當時是加州州立大學東灣分校中國學生協會主席,最近被曝光與方芳關係曖昧的現任國會民主黨眾議員斯沃維爾(Eric Swalwell),當時與魯塞爾‧劉一起,都是為范士丹工作。


巴蒂羅姆表示,她注意到了方芳以及其他中共間諜頻繁活動的地方集中在加州,那裏有硅谷。而范士丹、眾議長佩洛西和國會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安達(Adam Schiff)都是加州的議員。


聯邦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對Newsmax表示,斯沃維爾與中共間諜有染這件事,牽扯的問題已經不止限於他一個人。


布萊克本說,一些民主黨人一直「與中共政府密切勾結,情況嚴重。卻不與共和黨人一道追究那些威脅國家安全的問題」。她表示這不禁令人質疑「民主黨與中共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史威哲:中共「定點政治斬首」美政界

我們來看下面的一段視頻,是巴蒂羅姆昨天對美國作家和政治顧問彼得·弗朗茨·史威哲(Peter Franz Schweizer)的深度採訪。


【原聲視頻】


瑪麗亞:

很明顯中共有實實在在的策略,他們針對高層有影響力的人下手,他們滲透範圍之廣真的是非同尋常,我想請問你,還有誰被中共收買了?我們知道的有亨特·拜登和埃里克‧斯沃韋爾,那麼南希·佩洛西呢?戴安·范士丹呢?在你的調查中,還有誰現在有可能已經被中共收買了?


史威哲:

華盛頓有很多大人物想讓亨特·拜登事件消失,因為這會直接將矛頭指向他們自己,你只要看看美國的最高立法機構,看看參議院領袖麥康奈爾和夫人趙小蘭,趙小蘭家族經營著航運生意。


與拜登家族不同,她家的生意確實是合法的,然而關鍵問題是航運生意中購買船的資金來自中國(中共)政府的貸款,這些船是中國政府造的,船員是中國(中共)政府招募的,絕大多數合同是在太平洋沿岸運送中國(中共)國有企業製造的產品。因此,如果麥康奈爾做了什麼中國(中共)不喜歡的事,中國(中共)就可以毀掉他家的生意。


再說說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她丈夫保羅·佩洛西跟中國大陸有一系列的生意,這些生意都與中國(中共)政府直接相關,這也證明了中國(中共)給美國高層政客輸送利益。還有戴安·范士丹,她丈夫理查布蘭在中國大陸做生意已經25年了,並通過與中共高層私人會議獲利。


中國(中共)政府對澳大利亞、新西蘭、新加坡的策略,如今也企圖用在美國,有效的對政治高層領導人「斬首」,通過與我們政治階層的家人做「甜心交易」,讓他們減少對中國(中共)政府對批評。


現在問題是,我們要對此採取行動還是聽之任之?


巴蒂羅姆:

我今天在此對觀眾承諾,我絕不會轉移對此類行為的關注,我們絕不會讓中共接管美國。



這段視頻正在網絡上熱傳。史威哲在這裡使用了一個特殊的說法:中共對美國政界進行了「定點政治斬首」。


這個新提法,一方面說明史威哲對中共滲透美國的認識清晰、理解深刻;另一方面也說明,中共對美國的滲透已經相當嚴重,中共很可能已經控制了不少兩黨重要人物。


眾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表示,這個現象相當令人擔心。硅谷如同美國的大腦,而那裏的議員身邊活動著這麼多的中共特務,有人竟然潛伏20年之久。


但是謝安達似乎在為中共開脱。麥卡錫指出,謝安達在美國關閉休斯頓領事館之前,把美國的行動說成是「激化矛盾」,他還認為「中共不應該對中共病毒疫情負責」。


病毒變異倫敦封城 歐洲多國禁飛

說到中共病毒疫情,現在國內外的疫情又出現了爬坡的狀況,相當嚴重。我們先來看一下歐洲的中共病毒疫情情況。


英國首相約翰遜於今天(12月21日)主持召開緊急應變會議,討論國際旅行的應對措施,特別是進出英國的貨運流量,歐盟官員已經召開了協調應對會議。


昨天(20日)英國又新增了35928例確診病例。這個數字是上週同期的兩倍,又一次創下了歷史新高。截至目前,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統計數據顯示,英國的確診患者目前累積達204萬6161人,累積死亡6萬7503人。


英國衛生大臣漢考克(Matt Hancock)表示,新變種病毒有可能已傳到國外,而且對新變種病毒「已經失去控制」。BBC引述英國官員表示,變種病毒株的傳播能力比原本的病毒株高出70%。


昨天(20日),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技術主管瑪麗亞·范·科霍夫表示,除了英國,還有3國發現中共病毒變種個案。丹麥通報出現9例與新變種病毒株有關的確診個案,荷蘭、澳洲各出現一例。他同時確認,英國在9月就已經發現了這種新的病毒株。


目前德國、法國、愛爾蘭、比利時、荷蘭、意大利、奧地利、盧森堡等多國政府都緊急宣布,限制英國旅客入境。歐洲以外的加拿大和以色列也發布緊急命令,禁止從英國、丹麥和南非起飛的航班降落,因為這些國家,都發現了變種病毒。伊朗也發布了類似禁令。


前天(19日)下午,約翰遜宣布取消聖誕節的慶祝活動。並對包括倫敦在內的英國東南部地區,大約1600萬人實施第4級封鎖。


英國當局要求,除了工作等必要外出理由外,所有人必須留在家裡,非必要的商店必須關閉。這次封鎖措施將維持兩個星期,到12月30日將重新評估。


這個禁令出台,許多英國人蜂擁趕到倫敦的各個火車站,希望逃離疫區。


網絡視頻中可以看到,許多人擁擠在一起,等著購買車票。19日當晚7點,包括帕丁頓車站、國王十字站和尤斯頓車站等車站,車票都被搶購一空。據稱有30萬人離開倫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