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中共公司,澳洲聲討戰狼;亞利桑那舞弊四大驚人;喬州丟服務器,CEO洗白;Dominion算法 130%給拜登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12月01日,星期二。


昨天(11月30日)亞利桑那州的選舉聽證會,英文新唐人前後共直播了10個小時左右。在線觀看的人數一直維持在10多萬人,最高峰的時候有17萬6000多人同時在線,比拜登感恩節的講話超出175倍。


說這個問題,其實是想說,想了解真相的人非常多。因為作為一個正常的人,其實不分黨派和左右,面對這場超大規模的竊國舞弊,沒有人可以視若無睹。但是包括福克斯新聞在內的主流媒體們,就像當初對亨特電腦硬盤一樣,仍然抱持著沉默。


其實,昨天的聽證會上,接二連三的證人們爆出了很多猛料。


亞利桑那州確認選舉結果

昨天(11月30日)上午,亞利桑那州民主黨州務卿凱蒂‧霍布斯(Katie Hobbs)正式確認了選舉結果,認為拜登在這裏以微弱優勢「勝出」。


共和黨州長道格·杜西(Doug Ducey)、州檢查長馬克·布魯諾維奇(Mark Brnovich)和州首席法官羅伯特·布魯蒂內爾(Robert M. Brutinel)出席了儀式並簽字。


亞利桑那州在這麼做的同時,州參議院正在召開選舉誠信聽證會。參加聽證會的川普團隊法律顧問埃利斯(Jenna Ellis)針對這個行為快速推文說,在聽證會期間急於通過假的選舉結果認證,「這剝奪了合法的亞利桑那州選民的權利!立法機關必須採取行動制止這種公然的腐敗!」



總統川普隨後把電話打進了聽證會現場。他表示,「我們不會忘記杜西岡剛做了什麼」,「這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大的騙局」。


就在聽證會進行當中,亞利桑那州的官員急著確認選舉結果,的確令人非常懷疑,他們著急認證的原因是什麼?其實這些人完全可以等到聽證會結束再認證,但是他們卻完全不理睬聽證會上揭露的舞弊現象,一條道跑到黑。


其實這些人簽下自己名字的同時,也把自己給綁死了,或者說是變相承認自己參與了竊國舞弊。但是他們的陰謀卻不一定會得逞,因為州議員和川普團隊成員一致要求,希望本週議員支持一項決議,推遲發出亞利桑那州選舉人投票。


亞利桑那州議員擬阻選舉人投票

在公聽會上,州眾議員馬克‧芬赫姆(Mark Finchem)對記者表示,希望「在未來24至48小時內」有一項決議。「要求收回選舉人票,我們不會投出。」


芬赫姆「呼籲眾議院和參議院同事採取行動,行使美國《憲法》賦予的全體權力」。他說「那裡有一個法律摘要,說到這個問題,我們不受制於州法規。」


芬赫姆認為,這個舉動很容易實現,並且具有法律約束力。芬赫姆說:「簡單的多數可以召回眾議院和參議院,一天之內就可以通過一項決議,阻止選舉人票發出。而且具有約束力。」

朱利安尼也敦促州參眾兩院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力,另外推舉選舉人進行認證投票。他說「亞利桑那州的立法機構有全權管理總統選舉中選舉人的選擇。」


這個權力,其實在賓州已經被議員們實踐了。賓州共和黨州議員已經證實提出了決議,要求撤回本州對總統選舉結果的認證。所以,亞利桑那州議員們也很可能行使《憲法》權利,推翻杜西等官員的違法認證,因為聽證會上揭出的作弊事實,簡直令人觸目驚心。

總的來說,在亞歷桑州的竊國舞弊,有四個最大的驚人之處。



一、每個民主黨人3.5萬票墊底

在聽證會上,網絡安全專家、退役陸軍上校菲爾‧沃爾德倫(Phil Waldron)出示了亞利桑那州一位技術人員的匿名電子郵件。這封匿名郵件也發給了所有州立立法議員和美國司法部。


郵件中表示,亞利桑那州皮馬縣每一位民主黨人被植入了3.5萬選票,馬里科帕縣更多。從大選日晚8點開始,欺詐性選票開始就增加了。但「這3萬5千張選票是隱藏性的,目的是防止被發現。」


郵件中表示,他參加了皮馬縣民主黨人在9月10日的一個會議,會議不允許錄音、錄像。會上曾談到植入選票的事情,就是將這些選票嵌入整個登記選民分布中,但不超過註冊選民數。

這位吹哨人當時心懷疑惑的問起是否有效,被告知經過了測試,從2014年以來就使用了這種植入選票的模式。


郵件指出,這幾乎是「不可檢測和進行後期審計」的。因為沒有人願意花費大量資金進行審計,和選民聯繫、核實選票。


這個郵件內容,印證了著名律師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的說法。她在21日對Newsmax表示,亞利桑那州的民主黨人被投票系統加入了3.5萬張選票。


州務卿霍布斯和皮馬縣官員都沒有回應英文大紀元的置評要求。


不過一位菲律賓前國會議員及律師鍾格倫(Glenn Chong)對Newsmax表示,投票系統事宜「預先裝入」選票的。就是在投票之前,可以向投票機傳輸成千上萬張選票。


二、61萬無資格選民,6000百歲老人

沃爾德倫還提到了選民數量的問題。他引用美國移民委員會的數據表示,亞利桑那州大約有30萬名無資格選民;當地一家報紙報導說,另外還有31萬2000個無資格選民。他說「我相信是沒有被監禁的重罪犯人和其他非法選民」。


這部分的數量,已經超過了61萬,但還不僅於此。


在美國生活一段時間的人都知道,美國駕照就是人的身份證,用駕照可以做很多事情,也可以用駕照註冊選民。


但是沃爾德倫發現,州數據庫中,還有6000個選民的登記信息不正確。這些登記選民「沒有登記性別,生日是默認的,他們輸入的是0101、1900這類數字」。


也就是說,亞利桑那州有6000個120歲的人。在2011的人口普查中發現,全美國有5.5萬百歲老人,但是亞利桑那就包攬了近11%。看來人們都應該搬到那裏去,因為那個地方的人可以長壽。


三、190萬張非法選票

沃爾德倫作證表示,馬里科帕縣沒有進行簽名核對,所以存在欺詐的可能性很高,可能有「190萬郵寄選票」是非法的。


馬里科帕縣共有440多萬人,但是「申請了190萬份郵寄選票」。他引述一位縣官員在錄像中的話,「他們今年沒有對郵寄選票的簽名進行驗證」。


沃爾德倫表示,這190萬份郵寄選票和信封都是分開的,這「沒有辦法確定選票(和簽名)相吻合」。


大家想一下,如果僅僅是打開信封、拿出選票,190萬份郵寄選票就得重複190萬次同樣的動作。而這個前提是選票在信封裡,如果不在信封裡,混亂堆放在一起,如果是把信封和選票的簽名對上,這個工作量是非常巨大的。


朱利安尼指出,郵寄選票的作弊空間很大,「如果你有250萬郵寄選票,你可以將之擴大到300萬或者320萬。或者你可以在機器中計算4、5次,這裡作弊的空間很大。」


他說「在底特律,有三位證人看到在凌晨4點半的時候,數以十萬計的選票被運進來」。「一旦信封和(郵寄)選票分開,並且信封永遠消失了,你將永遠不知道如何建立欺詐聯繫」。


此外,投票站監票員安娜·奧思(Anna Orth)作證指出,「有些投票者確實是剛剛搬來亞利桑那州」,「居住不滿一個月」。


根據皮馬縣選舉網站的規定,選民至少在投票日前在皮馬縣居住29天,才有資格投票。但是奧思說的這個情況,肯定不足29天。那就難免讓人懷疑,有人為了投票而臨時搬家到這裡。


前民主黨人楊安澤(Andrew Yang)在上月中旬曾公開喊話,建議支持拜登的選民從外州半島喬治亞州,然後給民主黨人1月5日參議員決選投票。

四、找到Dominion作弊算法

在這場聽證會上,麻省理工學院的知名數學博士Shiva通過視頻連線,在會上向人們展示了他的一個驚人發現,他找到了Dominion作弊的算法


他對亞利桑那州的共和黨、民主黨、自由黨和綠黨的所有選民做了多個模型分析。發現共和黨的投票率與註冊選民是正向相關,而民主黨是負向相關。


Shiva博士指出,民主黨投給拜登的票是130%,投給川普的是-30%。



不知道大家是否聽明白了,打一個比方。現在有100個民主黨人和100個共和黨人投票,那麼民主黨的100個人都投給了拜登,此外還有30個人也投給了拜登。這30個人從哪來的呢?就是從100個共和黨人那邊來的。


換句話說,100個共和黨人中,30個人都被機器投給了拜登,只有70個人被機器投給了川普。這樣裏外一折,在200個人中,川普就被機器給弄的落後拜登60張選票。


說白了,就是亞利桑那州的投票機根本不點票。他就是按照人頭數,不管你是哪個黨派的,也不管你投給誰。只要你去投票,就按這個算法給拜登和川普分配選票。


另一位證人馬里科帕縣共和黨主席琳達‧布里克曼(Linda Brickman)也作證,不止一次親眼看到川普的選票在輸入Dominion投票機後,被改記到拜登的名下。


朱利安尼表示,用戶在使用Dominion投票機時,就像在使用開放式電腦,隨時會受到外界控制。


他指出,Dominion是一家加拿大公司。亞利桑那州的民眾根本不知道是外國公司在計票,太瘋狂了。


金里奇:左派民主黨竊政

前聯邦眾議長金里奇(Newt Gingrich)前天(11月29日)對WABC 770 AM電台表示,「騙子政客」在喬治亞州、密歇根州、賓夕法尼亞州、伊利諾伊州和內華達州等州「進行欺詐選舉」,十分厚顏無恥。


他指出,左翼民主黨政客「蔑視法律」和「普通美國人」,他們在作弊以獲取政權,這是近兩個世紀以來最嚴重的竊選。

防疫用品



喬州Dominion服務器被人拿走

喬治亞州的法官,前天(11月29日)出現兩度反轉,最終決定不許「更改、破壞或清除」Dominion投票機上的軟件或數據。


法官的命令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如果沒有特別許可,任何人都必須要遵從法官令的。但是喬治亞州仍然有人無視法官禁令,拿走了Dominion的服務器,現在這個服務器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鮑威爾律師昨天(11月30日)對福克斯商業頻道表示,有不明人士從喬治亞洲富爾頓縣(Fulton County)的重新計票中心,取走了一台Dominion投票系統服務器。


她在接受採訪中說,「有人到了富爾頓中心,那裡存放了Dominion投票機,並聲稱機器的軟件故障,他們必須更換軟件,然而看來他們移走了服務器。」


這件事,就發生在鮑威爾的法律團隊請求法院公布臨時限制令的時候。也就是說,有人把法官的臨時禁制令視若無物,沒有當回事。


富爾頓縣發言人稱,11月29日,第二次重新計票期間,Dominion的一台服務器出現了故障。已告知喬州州務卿拉芬斯珀格(Brad Raffensperger),試圖解決這個問題。


這名發言人電子郵件回應《大紀元時報》,說「一台新購買的Dominion移動服務器崩潰了」,「Dominion公司已派技術人員去解決這個問題。」


可以看出,Dominion公司著急了,怕深度影響大選結果的證據被抓住。操控大選舞弊的人也著急了,怕被順藤摸瓜,最終送進監獄。所以這些人都已經顧不得什麼法官令不法官令了,只要能破壞犯罪證據、毀屍滅跡、不被送進監獄,什麼事情都可以鋌而走險。


因為鮑威爾律師團隊在喬治亞州和密西根州的兩起選舉舞弊訴訟案中,Dominion軟件和硬件都是關鍵的證據。而且這兩起案件,目前都取得了重大進展。


但是就在這種關鍵時刻,投票機服務器被人拿走了。不過不幸中的萬幸是,這些人僅僅是拿走了投票機服務器,沒有發生火災。而在委內瑞拉,今年3月份的選舉後,曾經發生了一場莫名其妙的大火,燒掉了幾萬台投票機。


所以需要提醒的是,左派發動政變的那些人可能已經急眼了。川普聯軍不僅要保護好證據,避免發生怪異的事情,同時也要注意自身安全。


Dominion CEO洗白卻適得其反

其實Dominion投票機的問題,已經成了所有選舉舞弊中最嚴重的問題之一。只要不是存心視而不見,證人所揭露的問題已經可以證明,Dominion就是左派民主黨竊國政變的主要工具之一。

但是昨天(11月30日),Dominion首席執行官約翰·普羅斯(John Poulos)出面洗白了。他在華爾街日報發文,想要平息外界質疑,但卻越描越黑。


文中表示Dominion是美國公司,總部在丹佛。但實際它的總部在加拿大多倫多,連續5年被加拿大列為發展最快的50家技術公司之一。不過加拿大政府的聯邦核心投票系統卻從來不用。



普羅斯自稱,Dominion從沒有使用受到攻擊的Smartmatic軟件。但事實就擺在眼前,這次美國大選的投票機上,都在使用這個軟件,而且Dominion和Smartmatic的合作是反過來的順序。


2009年,Dominion為Smartmatic提供了使用ITS軟件的全球許可證,雙方簽署了包含美國在美國不競爭的商業條款。但在2010年,Smartmatic將Dominion告上了法庭,指控菲律賓大選中Dominion軟件導致了大選慘敗,損害了它的信譽等等。


朱利安尼指出,Dominion「惡名昭著,系統非常容易被滲透,不能防止黑客,使用手冊上甚至告訴人們怎樣操控系統。而它使用的Smartmatic軟件就是要改變選舉結果。」他強調,決定使用Dominion的這個人「要麼太天真,要麼就是很糟糕。」


川普政府制裁中國電子進出口總公司 敲山震虎?

昨天(11月30日),第一夫人梅拉妮亞在白宮網站公佈了一段錄像,是今年白宮聖誕節的裝飾。今年的主題是「美麗的美國」。從畫面看上去,白宮裏面流光溢彩,一派喜慶的氣氛。


可以看出,雖然關於大選舞弊的法律戰正在展開,但是並沒有影響白宮聖誕季的好心情。似乎川普總統和第一夫人並沒有因為法律戰感到緊張,而這樣體現在對中共的打擊上。


昨天,川普政府對中國(中共)電子進出口總公司實施了制裁,因為這家公司支持委內瑞拉馬杜羅(Nicolas Maduro)非法政權破壞民主。美國政府將凍結這家公司在美國的任何資產,並禁止美國人與之交易。


財政部聲明表示,中國(中共)公司支持馬杜羅政府限制互聯網服務,針對政治對手進行數字監視和網絡運營。這些中國(中共)科技公司,通過開發和出口監視、審查和監視公民互聯網活動的工具,繼續挑戰自由和透明的民主價值觀。


國務院也表示,中國(中共)電子進出口公司從2017年開始,一直支持馬杜羅政府。這家電子公司提供給馬杜羅政府的軟件和硬件套件,就是中共「長城防火牆」商業版本。


其實中共明裏暗裏支持獨裁政府的問題,並不是什麼秘密,一直都存在。美國制裁中共的企業,也不是第一次。但是這兩者放在一起,並且給出的理由是「參與、協助破壞民主、破壞選舉」,這個就顯得不一般了。


前兩天中共政治局開會,習近平要求「聚焦備戰打仗」。綜合以前的情況,中共要求備戰打仗,很可能是針對美國。只有美國的實力,才會讓中共這麼緊張。


我們前面提到過,有一段北戴河會議錄音中,講話人說「要打,就把美國打痛」。辨識這段聲音,有點像習近平的講話。


就是說,美中之間可能已經到了非你即我的地步。


中共深度干預美國大選,證據已經很多了。中共的目的就是要把川普推下台,換上拜登。


剛剛獲得自由、可能已經參與了川普團隊工作的弗林將軍前不久表示,中共在過去幾十年間,一直蓄謀使美國發生蛻變。但是現在美國大選的形勢已經發生了變化,川普「奪得勝利已經沒有懸念」。


弗林的話,結合美國這兩天對中共的打擊動作,是不是意味著川普對扳回大選局勢已經勝券在握了呢?如果川普手忙腳亂,是騰不出手來打擊中共的。


如果是這樣,估計在不遠的將來,美國對中共和其它獨裁政權的打擊會出手更重,動作會更加頻繁。


戰狼齜獠牙 澳洲聲討

這兩天,中澳之間口水戰升級了。澳洲「每日電訊報」今天頭版刊登了天安門事件的「坦克人」照片,並且說「中國(中共)軍人殺害中國平民和學生令人震驚。我們強烈譴責這種行徑,並要求對他們究責」。還特別指出:「這張照片是真的」。



這張照片是真的,哪張照片是假的呢?這要從昨天趙戰狼挑起的事端說起。


昨天(11月30日)趙立堅在發文配圖,對澳大利亞進行抹黑。圖片描繪的是一名澳洲士兵手拿滴血的刀,橫架在一名懷抱羊羔的阿富汗兒童脖子上,兒童的頭被澳大利亞國旗包裹。



趙戰狼在文字中說,「澳大利亞軍人殺害阿富汗平民和囚犯令人震驚。我們強烈譴責這種行徑,並要求他們承擔責任。」


其實這個圖片是大陸一位自稱「戰狼畫手」的「烏合麒麟」宣傳品,是他在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繪製的圖片,諷刺的是中共對反修例人士的暴政。


但是趙戰狼把這幅圖給用在了這裏,無端對澳洲軍人進行攻擊。


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隨即召開記者會,痛批中共的作法令人反感、作嘔,要求中共正式道歉。


《澳洲金融評論報》政治編輯庫雷(Phillip Coorey)在趙戰狼推文下留言說,「中共對維吾爾族等受害群體所犯下的反人類罪,是政權認可的,並在國家層面上進行掩蓋,而且更廣泛」。


按說趙戰狼的推文引起澳洲政府的強烈反感,推特應該把趙戰狼的推文下架了。但是推特並沒有這麼做,它可以關閉那些揭露美國大選舞弊證人的號,可以屏蔽川普的推文,但是對趙戰狼這種肆意歪曲事實的推文,僅僅是加註內容敏感。可能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吧?



而且在今天,中共駐堪培拉大使館發言人還聲明,指責澳洲政府試圖激化澳洲的民族主義。聲稱「一些澳大利亞政客和媒體的憤怒和吼叫,不過是對趙先生推文的誤解和反應過度。」



可以看出,中共已經不再掩飾它的霸凌心態。只要不合中共的心意,它就可以對你張牙舞爪,齜出獠牙。這已經不僅僅是對一些弱小國家了,對西方民主國家、甚至對美國,中共都在逐漸暴露出它的霸權野心。所以這必須引起西方國家的注意,中共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政權,它是魔鬼。如果讓中共肆意妄為,它就要統治整個世界,並且要毀滅這個世界。


以上就是今天的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且分享給您的親人和朋友。真相,對每一個人都至關重要。


今年是清教徒乘坐五月花號抵達新大陸的第400個念頭,在今天的會員區,我們來跟大家說說那些清教徒抵達美洲的故事。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 熱門時事▶︎ 中共肺炎


👉 加入優樂客會員: http://bit.ly/InsightPlans

🔔 追蹤沐陽部落格: http://bit.ly/joinMYBlog

觀看沐陽會員視頻,

請點擊【自媒體會員區】或【沐陽會員區





1136 次瀏覽0 則留言
遠見快評,老外看中國,新聞最嘲點 等多個自媒體節目匯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