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秘審」任志強;紅二代反思:中共不合法!習姊齊橋橋遇難蒙恩,習近平不念舊情?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9月12日,星期六。


對抗不公,懇請大家多多支持

節目的開始,佔用一點時間跟大家再囉嗦兩句。今天有一位網友在留言中寫道,「我就想了為什麼今天大紀元沒有新聞,原來油管把我的訂閱取消了。我就重新訂閱起來!你取消啊!你取消一次我訂閱一次!」


首先我們要謝謝這位朋友的支持!也謝謝所有像她一樣支持我們的朋友,正所謂是非無需評論,公道自在人心。


不過這位網友的留言,讓我看到了我們最近點閱量急劇下降的一個因素,而且很可能是一個主要因素。最近一個階段,我們節目點閱量每況愈下。我們真的在反省自己的問題,究竟是什麼原因出現這樣的情況呢。我們一樣的努力,為什麼會下降呢?這位朋友的留言,說明了什麼問題呢?


早前有一位網友給我發郵件,大概是內部人士。說油管的中文團隊中已經被中共嚴重滲透了,包括新聞看點在內的幾個講真話的自媒體,都被劃了一個圈,是他們重點打壓的對象。


因為沒有真憑實據,我們也不好說什麼。但是我們的確被打壓的非常厲害,最近更是接二連三的黃標。這既影響我們的收入,也影響大家的收看。對我們來說,真的太難了。


被小粉紅謾罵,說實話我們已經習慣了。但是這種對我們的無理打壓,幾乎是要從根本上扼殺我們,不允許我們講真話,不允許我們關注熱點時事,不允許扒開中共隱藏掩蓋的真相。


但是我們不會停步,再難,我們也會會走下去。作為大家的朋友,新聞看點有責任告訴大家事實真相。


在此,沐陽和團隊的所有工作人員,懇請大家多多幫我們轉發。在遭受不公正的對待下,儘量讓更多需要知道真相的人看到我們的節目。

下面進入今天的正式話題。我們今天的話題,


昨天(11日)一位上海朋友爆料,在上海高架路上,看到了長串的黃色救援車輛,上面裝載的都是高射機槍。網友沒有說明這是要幹什麼,只是在郵件中寫了一句「希望永遠沒有戰爭的那一天」。



是這樣,作為普通百姓來說,能夠安安穩穩的生活、平平靜靜的過日子,這是最基本的願望。誰也不希望過那種居無定所、顛沛流離的生活。但是大家回頭看看中共統治中國這幾十年,中國人有幾天好日子?


在大陸的時候,不止一次聽過老人說這樣的話:這個社會長不了!什麼意思呢?在中共的統治下,很多人腦子裏只想兩個問題:一個是錢,一個是性。


中國走到今天,很多人開始反思了,為什麼會這樣?不光是普通百姓反思,連那些中共的紅二代們也在集體反思。因為他們也看到了中共統治下的中國,路已經走歪了。

「公開」「秘審」任志強

昨天(11日),北京二中院對中共知名的紅二代、被網友稱為「大砲」的華遠集團原董事長任志強進行了庭審,但沒有做出當庭宣判。


昨天一早,不少外媒和支持任志強的人就聚集在二中院大門外。但據現場的人介紹,門口守衛的警察明確告知,只有「特別邀請的人」才可以進入法庭旁聽。而且對在法院外拍照攝像的人,警察進行了盤查和驅趕。


鑑於「任大炮」的名氣,他的案件關注度很高。但奇怪的是,截至到昨天(11日)下午6點,除了二中院之前的公告外,中共官媒和其它門戶網站、包括微博等對「大砲」受審的事,都沒有做相關報導。


既然已經發處了公告,說是「公開審理」,為什麼不允許人們進入旁聽?究竟是「公開審理」還是「秘密審理」?媒體也不做相關報導,當局到底怕什麼?任志強究竟有罪沒罪?


一名自稱是中共國資委系統的退休財會人員告訴中央社,「任志強在華遠集團當董事長時,就是個大砲型人物,不是今天才這樣,為何到了現在才來定他的罪?而現在的罪,卻又是他的陳年往事?」


這位在現場默默表達聲援的先生表示,他曾經查過當年華遠集團和任志強的帳,「帳是清楚的。況且,任志強當年是年收入人民幣好幾百萬元的高收入人群。這種情況下,任志強還需要貪污嗎?」


殺雞儆猴,任志強可能被重判?

任志強的案子,當局在8日已經發出了公告,指稱任志強案涉四宗罪,其中三項罪名是經濟類犯罪,另一項罪名是職務類犯罪。


一位大陸維權律師匿名分析,任志強案一審救災中院開庭,顯示「刑期起點比較高」。他還指出,任志強從被抓到開庭,前後只有6個月。與那些落馬的貪官一查就是一二年相比,大砲的案子「進度太快了」,可能「就等著治他的罪了」。


另一位曾被中共羅織罪名入獄、現已出獄的維權律師認為,任志強和清華大學前法律教授許璋潤、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一樣,都屬於體制內的反對派。雖然他們每次都是單獨發言,但他們的「接力發言」引起背後相應的支持者非常大的共鳴。「所以,習近平可能要快刀斬亂麻」。


這位律師還表示,北京當局「很可能要儘快通過對任志強的處理,公開警告所有異議人士,尤其是體制內『打著紅旗反紅旗』的反對派,『關你事紅幾代、出身如何、有多大影響力,一樣可以重判』」。


通過這兩位匿名律師的分析,基本可以斷定一點:北京領導人是通過處理任大炮,達到殺雞儆猴的目的。


如果是這樣,兩位律師都認為,任志強可能要被判比較重的刑期。因為中共給他羅織的這四項罪名,按照中共的「彈簧」法律,他可能面臨著10年以上、或者無期徒刑、甚至死緩。

「四罪」還是「一罪」?

其實,前面那位查過任志強帳的退休財會人員透露的消息,還有這兩位匿名律師的分析,都說明了一個問題:任志強被處理,很可能並不是因為公告的「四宗罪」,而是另有原因。什麼原因呢?


大家還記得,今年3月初,微信朋友圈中流傳一篇文章《剝光衣服堅持當皇帝的小丑》,文章的署名是任志強。


這篇文章雖然沒有點名道姓,但看過的人都知道,明顯是在砲轟習近平和中共當局專斷獨裁、壓制輿論。


文中表示看不到北京當局的「偉大」,只看到「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儘管高舉一塊又一塊的遮羞布試圖掩蓋自己根本就沒穿衣服的現實,但絲毫也不掩飾自己要堅決當皇帝的野心,和誰不讓我當皇帝,就讓你滅亡的決心!」


有分析認為,如果還對黨內存在反對習近平的聲音有所懷疑的話,任志強就代表了這種聲音。而且是公然站出來鄙視習,請習開路的聲音。某種程度上說,這是中共體制內反體制、反獨裁的聲音。


法廣引述分析指出,任志強代表了一種輿論,一種黨內要習近平開路的輿論。這讓習近平感到害怕。任志強在外界還把習近平會看得那麼強大的時候,「敢不點名地指他不過是一介光著身子還要當皇帝的小丑」,把話說到這種地步,等於是「撕破了臉」。


有律師指出,任志強犯下的是典型的現代「大不敬」罪。在黨國集團看來,這是「犯上」,這才是當局一定要處理他的最關鍵罪名。


習違父意,在內蒙古強推漢語教學

其實,任志強和習近平都是紅二代,怎麼說也應該網開一面。但是從當局對任志強的處理來看,習似乎沒有因為同是紅二代而手下留情。


人們或許不理解,為什麼會這樣呢?其實,雖然都是中共的紅色家族,但任家與習家並沒有多深的交情。更何況,交情可能也擋不住習下狠手。這裏扯遠一點。


現在內蒙古正發生著民眾反抗運動,中共強推漢語教學,引發了蒙古族同胞的強烈反感。但是大家知道嗎?中共的「義務教育法」當中,明確規定「招收少數民族學生為主的學校,可以用少數民族通用的語言文字教學」。


這部法律的起草和制定者,正是習近平的父親,當時在中共政治局分管民族和立法的習仲勛。而制定這部法律當時,在內蒙古執政的一把手,是中共的開國上將烏蘭夫。



曾在習仲勛身邊長達20年的張志功後來回憶表示,烏蘭夫與習仲勛「感情至深」。烏蘭夫1988年病逝,習仲勛曾親筆撰文寄託哀思。文中稱烏蘭夫是自己「最親密的老戰友」,「深為敬佩的良師益友」。



張志功在回憶錄介紹,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習家與烏蘭夫家都住在圓恩寺胡同6號,僅一牆之隔。兩家人經常互訪走動,習仲勛以他慣有的幽默戲稱烏蘭夫為「王爺」。也就是說,習仲勛是把烏蘭夫稱為「蒙古王」。



這種稱呼,只有關係親密的人才會有,可見他們的關係非同一般。這裏面有一段特殊的淵源。

習不給面,患難的「蒙古王」家族也不例外

大家可能從各種渠道都聽說了,文革那個時候,習近平是到了延安梁家河插隊。但是習橋橋是被發配到了內蒙古,在巴彥淖爾盟的生產建設兵團。那裡的條件非常惡劣,齊橋橋患上了關節炎、肺結核、風濕熱等多種疾病。



因為得不到及時治療,齊橋橋的身體狀況很差。1975年,剛從監獄被放出來的烏蘭夫的長女雲曙碧恢復了工作,她把齊橋橋從巴彥淖爾盟轉到了她所工作的哲里木盟。並把齊橋橋接到自己家裡休息養病,後來又設法把她送回了北京治病。


要知道,習橋橋那個時候還是「黑幫子女」,照顧習橋橋是有極大政治風險的。也的確,雲曙碧後來因為立場問題,受到了批判。這個事,使兩家成了患難之交。



其實那種情況下,如果不是雲曙碧,齊橋橋能不能活下來都有疑問。某種意義上說,烏蘭夫的女兒可能是救了齊橋橋一命。


那個時候,烏蘭夫和布赫都被關在監獄裡。布赫的三個子女青戈、布大林、布小林與祖母和大姑雲曙碧生活在一起。齊橋橋被接過去之後,布大林、布小林都成了習橋橋「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這個布小林,就是四年半前突然竄升、成為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副書記、自治區主席的布小林,可以說是「蒙古王」的傳人。


其實當時58歲的布小林,在自治區黨委的排名中排在第8位,既不是中央委員,也不是中央候補委員,可謂是超常規的晉升。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兩家有著特殊關係。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曾經顧念兩家交情的習近平,現在並不考慮「蒙古王」傳人的感受,要在內蒙古強推漢語教學。


我們之前說過,沒有了民族的語言和文字,這個民族也就不存在了。中國有56個民族,各有各的語言、文字、文化。但是從北京當局的決策來看,似乎要一個個的消除了。早前有新疆和西藏,現在又開始折騰內蒙古。

紅二代的內部反思

說了這一大通,就是說習處理任志強,是可以預料到的。連有患難之交的「蒙古王」傳人都不給面子,會給沒有什麼交情的任志強面子嗎?不僅不給面子,處理的手段和方式更嚴厲。


毛澤東時代,如果有對當局批評的聲音,那就要戴上一頂「反革命罪」的大帽子批倒批臭。習仲勛就曾被人戴上一個「反黨分子」的牌子,被眾人押著遊街示眾。


但是如今,對黨內高層、異見人士的處理,不是把他們當成政治犯,而是通通安上刑事犯罪的罪名。


同樣是紅二代的前中共黨校教授、68歲的蔡霞對此深有感觸。她因為批評中共已經成了一具殭屍和黑幫集團,已經被開除了黨籍、取消了退休待遇。


蔡霞表示,共產黨現在千方百計去壓制不同聲音,下狠手清洗和打壓黨內人士,就是因為它陷入了一種「內外交困的狀態」。


蔡霞說這番話,是經過了多年的反思。不過她說出了一個外人難以想像的問題,紅二代內部的反思很深刻。


在美國之音的獨家專訪中,蔡霞講述了一件親身經歷的事。幾年前,她參加了一個中共紅二代的飯局,席間的話題談到了反思。


其中有人說,應該反思到1989年。認為是從天安門大屠殺後,中國就走歪了。不過有人質疑「1989夠嗎?應該從1978年後重新反思,改革開放這條路是不是真能解決毛時代的問題」。


但從1979年改革開放反思也不行,有人說「我們要反思到1966年」。1966年,這是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開始的年份。


但還是有人反駁,認為只要往前再推10年,「應該反思到1956年」。1956年,指的是中共召開的第八次黨代會。


這個紅二代認為,那時候中共的「八大」會場,沒有毛像、沒有黨徽、沒有紅旗,強調黨內民主,反對個人崇拜。


但如果這樣說,那還應該往前推,其中一位紅二代說「應該反思1949年」。也就是說,這位紅二代反思中共在中國建立的這套體制對不對的問題。


不過另一位紅二代還覺得反思不夠,說「真正的反思必須從1920年開始」。應該好好反省一下,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和中華民族這百年來走過的路,期間有怎樣的歷史邏輯、歷史聯繫。


也就是說,這些紅二代們的反思,已經在考慮中共在中國出現後,究竟給中國帶來了什麼,以及中共該不該在中國存在的問題。


談論這些問題,對紅二代們來說,已經相當有深度了。換句話說,這些人已經在討論「原罪」的問題了。

紅二代的「原罪」

「原罪」,本來是基督教裏面的詞,後來被人們指最初和原來的罪。


蔡霞表示,她意識到了自己有「原罪」。中國共產黨成立以後,它把那麼多的人民鼓動起來,一起跟著它武裝奪取政權。它許諾給人民的是「人民當家做主」,但實際上中共奪取政權後「建立了一套等級特權制度」:你父母的等級多高,你享受的特權就有多少。


比如住房、家庭經濟條件、接受的教育等等,都會比身邊的小夥伴明顯高出一大截,但那個時候理所當然的去享受了。


這裏說明一點,毛澤東曾發送學生到農村去,搞上山下鄉運動,絕大多數的學生青年都去了農村鄉下。但是美國之音表示,因為家庭關係,蔡霞沒有和大多數同學一樣上山下鄉。


蔡霞表示,人們沒有感覺到,紅二代其實與社會民眾並不在一個平等的地位上,而是變成了一個特權貴族階層。


對這些問題,蔡霞表示幾年前就已經在反思了。不過她說這不是她一個人的反思,而是一群人的反思。

紅二代:中共不合法

蔡霞說的「一群人」,指的是紅二代中層這一批。也就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父母處在軍、師兩級的紅二代。


不過她也指出,頂層的紅二代,也就是所謂的「太子黨」那一類中,反思也很深刻。比如前中共勞動部部長馬文瑞之女馬曉力,前中共總參謀長、中共公安部部長羅瑞卿的女兒羅點點等等。


蔡霞指出,其實從1971年「九一三事件」後,很多人就已經開始思考了。因為在北京有很多孩子的父母,都在「文革」當中受到衝擊。特別在「九一三事件」林彪飛機爆炸後,更給了這群孩子巨大的思想震盪。


中共所謂的改革開放以後,人們越往前走,越看到毛時代出了問題。但是到了2013年後,一大批紅二代「鮮明地感受到國家不是在進步,而是在倒退」。


這些人都是經過文革的,對現在的情況是有感受的。因此他們的反思就不侷限在毛那個時候出了問題,為什麼會出問題,而是在反思49年以後,在中國建立的這套體制和制度究竟對不對?是不是應該這樣搞?


蔡霞說有相當一大批紅二代認為,父母追求的目標是達到「主權在民,主權還民」,建立一個現代、民主、法治、自由的國家。政權不應該在紅二代、老中共黨員孩子的手裏,這個完全不對。「如果講初心的話,這完全不是初心,這是背叛!」「共產黨的歷史合法性早已不存在了」。

蔡霞:憲政民主要「去習、非共、變革、和平」

蔡霞表示,這些年,中國經濟發展了,發展了高樓大廈、高速公路、現代科技等等。本來高科技是用來造福社會的,可現在變成了極權統治的監視器,精準的監控人民、監控社會,成了統治者的工具。


她認為,中國要走向現代民主政治,必須做到8個字:「去習、非共、變革、和平」。


去習就是打破目前僵局,「請習下去」。「非共」,就是打破中共70年的壟斷地位。因為中共「壟斷權力、壟斷資源、壟斷話語權、壟斷思想」,所以要想立憲,「必須打破壟斷地位」。


蔡霞說的「變革」,並不是「改革」。因為現在是極權體制,而不是威權。威權有可能走向民主政治,可以內部改良、上下結合的搞。但極權制度是不可能做到改變的,必須廢棄掉。


做到前面三項,從而實現「和平」。她說「不希望中國的政治變革過程是血腥屠殺的」,她希望體制內外的精英和大眾善於溝通、合作,同時恢復真相,共同推進中國往前走。


防疫用品

任志強案,可能引發內部造反?

羅列上面這些事實,不知道大家是否看到一點:任志強其實並不孤單,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他的背後有道義和輿論,也有中共的官僚、財團和知識精英。這些都會對習形成巨大的壓力。


其實回顧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習當局的政治壓力一直很大。特別是最近一段時間,表現更加明顯。


最近北京出版了習語錄,中共官媒突出報導了一句習的話,「有人與我爭奪人心」。爭奪人心,意味著什麼呢?沒有民意支持,官位還會穩嗎?這是不言自明的。


誰和習爭奪人心呢?我們來看最近的幾件事。


昨天(11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了科學家座談會。但是從央視畫面中可以看出,不少人只是象徵性的拿著筆,面前放著一張空白紙。就是說,這些人只是裝裝樣子,並沒有真的記筆記。


9月9日,中共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了國務院常務會議。第二天,中共政府網詳細介紹了會議內容。其中李克強講到,要在醫護人員中開展「以能力為導向」的評價改革。


通常中共官媒的報導主線就是領導人的運行軌跡,除了吃喝拉撒不報導,其它基本上佔據著頭版的位置。但是對於中共二大王李克強的講話,中共的三大媒體新華社、人民日報和央視都沒有報導。


這種事,8月份也發生過一次。李克強去重慶考察,三大官媒也都視而不見。而在同一時間去安徽考察的習近平,三大媒體在頭條大篇幅的報導。


還有一個事,9月3日中共紀念抗日戰爭活動上,一度人氣很高的王岐山,在消失了3個月之後,突然出現了,跟在了中共七常委之後。


王岐山被人稱為「救火隊長」,也因為他主導的「打虎」運動,打掉很多貪官而人氣很高。但是十九大之後,王岐山被卸去了中紀委書記的頭銜,變成了有名無實的中共國家副主席。


被嚴重削權還不算,因為好朋友任志強的問題,王岐山似乎也被打壓了。有消息說,王岐山對習近平沒有什麼制衡,已經靠邊站了。不過現在王岐山又露面了。


這些跡象都在表明,中共內部的打鬥非常激烈。而紅二代、億萬富豪、中共權貴密友和公知四重身分集於一身的任志強被處理,很可能再次激化中共內部的矛盾。


以前我們曾有一個比喻,中共內部現在就像是火上的高壓鍋,一直在火上加熱,裏面的壓力非常大了。


而現在,美國為首的國際聯軍,在政治、經濟和軍事等多方面又不斷對中共進行打擊。這種外來的壓力,很可能會成為一劑催化劑,加速中共內部的變化。


不久的將來,我們會不會看到中共的內部造反呢?我們拭目以待。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分享給您的親人和朋友。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 熱門時事▶︎ 中共肺炎


👉 加入優樂客會員: http://bit.ly/InsightPlans

🔔 追蹤沐陽部落格: http://bit.ly/joinMYBlog

觀看沐陽會員視頻,

請點擊【自媒體會員區】或【沐陽會員區





387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