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傳染病專家——疫情探源




我是拉吉夫·費爾南多醫生,傳染病科主任,來自紐約南安普敦石溪大學。我總是想通過自己親眼察和看,從而去了解事物。那是一個漫長的旅途,我從紐約到奧地利,然後從奧地利到北京,最後從北京到武漢。我在武漢市停留了24小時,是一個非常短暫的24小時旅行。大約只有10%的人戴著口罩。其實當時你能看到的戴口罩的人並不多,我感覺那裡就像普通時期一樣。


當時應該已經有很多感染的案例,但是還沒有被報導出來。我想如果他們能與民衆好好溝通,並告訴人們有這個傳染病的情況,人們就會更加了解並有所準備。比如說,我在武漢的那個週日(2020年1月17日),我說我只看到10%的人戴著口罩。但是如果這些人知道,有一個傳染病正在那裡快速暴發,人們就會採取更多的預防措施,他們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戴上口罩。這也讓之後的防疫變得困難,因為大約需要兩週的時間,感染者才會顯示出症狀。因此很多在武漢的鬧市區走動的人,實際上已經被感染,只是沒有出現任何體徵和症狀。


那個封城措施,說真的,這是首次在近代歷史上第一次發生的封城。退回到13世紀,當時整個歐洲爆發瘟疫,那是人類最近的一次封城。也許這個舉措會帶來某些好處,但我想說的是,它帶來的弊端更多。他們切斷了公共交通,像是公交和地鐵。你只能待在家裡。即使是那些沒有被感染的人,他們原本是健康的,卻被迫與感染者待在一起,於是他們也被傳染了。我認為這是對人權的嚴重侵犯。以我的觀點來看,作為一名傳染病學專家,我會更傾向於採用逐步升級的方法。在確保某些狀況不變的情況下,比如說目前的狀況,讓我們一點一點逐步往上升級,而不是立刻就封城。


這個病毒讓我們在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就有接近4000例的感染。我覺得它的傳染力比薩斯要強得多。但這只是個開始,之後還會有更多人被感染,我相信美國也同樣將出現更多的病例。減少被傳染的唯一途徑,就是戴口罩和保持手部衛生。對於一個好的洗手方法來説,通常至少洗手20秒才會有效。遠離對方,保持社交距離 —— 如果你知道那人有感染病毒,就應該與他保持距離,避免不必要的接觸。


我個人的觀點是,在現階段戴口罩就已經足夠。但是去醫院時,你會看到醫護人員更加謹慎。他們穿著防護衣,戴著口罩,還需要配戴護目鏡以保護眼部(因爲有可能咳嗽的飛沫會進入眼睛或飛濺到眼部)。


目前,我們仍沒有找到最終答案,因此我認為在這種情況下,使用更多的預防措施是合理的。充分的防禦總好的,免得將來留有遺憾



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