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不忍了,無懼警察開槍抗暴!方方記錄的人倫慘案,女醫護被集體剃光頭,病毒之外的病毒。武漢斷糧仍被封禁,農民扔掉蔬果,人民戰爭的代價?對暗號、紅袖標,北京開錯了藥方?【新聞看點】2020/02/18



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 #COVID_19)被人為的肆虐全國、為禍世界後,習近平在2月10日首次將整體疫情防控上升為「人民戰爭」。前天(2月16日),新任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要求,開展為期三天的「集中拉網式大排查」,要求落實五個「百分之百」,遏止疫情擴散。


中國民間有句話,上頭動動嘴,下面跑斷腿。北京當局的一句「#人民戰爭」,整個社會似乎又回到了紅衛兵時代,人倫慘劇不斷發生。北京當局防疫控疫掀起全國的「#人民戰爭」,使全國立刻陷入了一片 #紅色恐怖

  • 對暗號和紅袖箍


守衛:你給我站住!你哪的?

居民:我小區業餘(業主)呀

守衛:有朋自遠方來

居民:啥?啥有朋自遠方來?

守衛:暗號啊,你不是小區業主嗎?

居民:哦,必誅之。

守衛:進來吧。

這是網友發來的一段視頻。看上去很可笑,但實際它透視著殘酷和冷漠。



下面這個視頻是來自北京:老北京胡同,每一個胡同口鑲這麼一個框子,明天就上大門,完了這就開始隔離。每一條胡同都上上一層大門。






再來看這個視頻,湖北孝感的一家三口在自己家裏打麻將。突然闖進來一群戴紅袖箍的人,一句話不說,上前就砸毀了麻將桌。年輕人反抗後遭到了毆打,隨後一家人被訓誡,做了集體「認錯」,並公開宣讀悔過書。


#戴紅袖箍,很多人的記憶停留在 #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時期。只要戴著 #紅袖箍就可以理直氣壯的抓人、打人、開批鬥會,可以抄家、毀物、為所欲為。如今,這些又在現實社會中出現了。


封禁的影響

當局發動了一場所謂的「#人民戰爭」,於是各種極端的做法陸續出現了。禁止疫區的居民行動,把房門封死,把樓口大門用電焊焊死,把整個小區完全囚禁。完全不管裏面是不是會發生意外,也不管裏面的人會不會挨餓。


昨天路透社報導,全國現在大約有5億人的出行受到限制。這個數字相當於全球人口的6.5%,比美國全國的人口還多。


在當局「#人民戰爭」令下 ,截止到上2月14日,全國至少48個城市實施了封閉式管理,說白了就是「#封城」。居民出入要登記,高速公路、鐵路、公交巴士關閉,成千上萬的人行動受限、失去自由。紐約時報表示,久違幾十年的毛澤東式基層大動員場面如今再現,流行病的防疫前線正在上演加強版的街道鄰里監控大戲。


40歲的酈菁是浙江大學副教授,不久前,她的丈夫吃飯時被魚刺卡在了喉嚨,她差點沒辦法帶他去醫院。因為所在的社區只允許每戶兩天出一次門,而且每次限制一人。酈菁表示:「中央對地方的高度壓力、故意或無意而引發的地區競賽,又轉而導致地方政府從過度保守轉向過度激進」。


在交通斷絕之下,豐收的果農不得不扔掉摘下的水果,菜農不得不倒掉收割的蔬菜。網友發過來2個視頻,因為各地封路、封村、封小區,種植的水果和蔬菜運不出去,不得不扔掉堆積如山的水果。菜農也不得不扔掉新鮮的蔬菜。而被封禁的另一邊,人們卻吃不到水果,吃不到蔬菜。


文革「病毒」氾濫

眼下的中國城鄉,紅旗所到之處,「大批街道積極份子、著裝志願者以及黨代表,正在進行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場社會控制運動」



武漢居民崗毅對美國之音表示,「已經是這個樣子了,那些人給了一些權力,比文化大革命的紅衛兵還要那個(兇)。(有市民)當場下跪的,侵犯人權的,政府完全失控,管不過來。就讓那些(戴)紅袖章的人,這些紅袖章的人比紅衛兵還要過分」


有關統計顯示,浙江有6千萬人口,但是當局動員了33萬街道積極分子。湖北武漢的街道積極分子有17萬人,廣東在冊的這類人員有17萬7千人,四川有30多萬,重慶有12萬。


這些非義務工作者可以檢測居民體溫、監視檢疫隔離、登記居民出行。他們在執行任務時,有人手裏拿著棍子、棒子等。對方稍有違逆,他們就可以群起攻之,拳打腳踢,棍棒橫飛,下手一點不手軟。


視頻中的這名男子僅僅是出來晾曬衣服,被扛著紅旗的人發現了。上前不容分說就要帶走,推推搡搡。男子一個勁解釋「我曬衣服」,對方就是不理。


年長一些的朋友,對這些裝扮和場景應該不陌生,這幾乎就是毛澤東時代運動治國的翻版。這些人的蠻橫勁,可以媲美當初的紅衛兵。


《阿Q正傳》裏有一段描寫:「自從他紅袖標扎起,整個人就不一樣了,是看誰都不順眼,腰疼的病也好了,直板板的硬朗了起來。嗓門非常叫座,脖子上的那根青筋鼓鼓的,滿身都是橫肉塊塊包腚,十分了得」


有位網友說,「一塊紅袖標,就代表特權。它僅服從於組織,可以踐踏一切法律和秩序,是中國存在很久的一種病毒」


在這裏我勸那些人,別被中共當槍使,因為你在耍威風的時候,也可能危險正在逼近。


有這麼一段視頻,新疆的三名警察背對著鏡頭在並排行走。右側的那名警察,突然腿軟倒在了地上。他在倒地前沒有任何徵兆,看不出什麼異常。我想,誰也不願意發生這樣的事。





甘肅女醫護被剃光頭

不過對於當局的一聲令下,地方政府為了順從上意,可以說是變本加厲,怪招不斷。



來看這樣一個事,昨天每日甘肅網發表了一則視頻。配文說援助湖北的十幾名女醫護人員為了方便工作,被剃光了頭,還稱這些女醫護人員是「#疫情中最美的逆行者」。


視頻中可以看到,一個個正在被落髮的女醫護表情憂鬱,甚至落淚。有一名男理髮師將剪下的頭髮放到女護士的面前展示,而這名女護士則把臉轉向了一邊,並且閉上了眼睛。


這個視頻引起許多人批評,斥責當局借女性身體作為宣傳工具,是為自己要邀功的噱頭。她們真的是自願的嗎?許多抗議一線的醫務工作者都沒有剃光頭,集體剃光頭有這個必要嗎?


因為網民的斥罵聲太烈,每日甘肅網已經刪除了這條微博,但是視頻在海外的網站上還能看到。


在當局的「#人民戰爭」號召下,為了討好當局,地方只有越來越怪、越來越嚴。而這種嚴厲程度,當屬疫情始發地武漢。


武漢「拉網式」大排查

前天(16日),王忠林在視頻會議上要求,對全市進行為期三天的「#集中拉網式大排查」。強調推動落實五個「百分之百」工作目標,遏制疫情擴散蔓延。


五個「百分之百」是他上任後的第二天(15日)提出的,就是「確診患者百分之百應收盡收、疑似患者百分之百核酸檢測、發熱病人百分之百進行檢測、密切接觸者百分之百隔離、小區村莊百分之百施行24小時封閉管理」


財新網報道,王忠林認為排查還沒有執行到位,以前的做法「態度不堅決、措施不嚴密、網眼太大」。他要求按照上面的要求,「徹底清查『四類』人員」,「不能再等了」


中共官媒人民日報還為武漢市委洗白,稱讓工作人員到全市的每一戶家庭去測量體溫,全員一個不落的進行排查,是武漢市委「把強化救治作為重中之重」


崗毅表示,現在到武漢來的,包括中央防控指導小組,全是中共政法委系統的人。另外新上任的湖北省委書記、市委書記也都是政法委的人,這些人全在政法委幹過。


就是說,這些人把政法系統的那套蠻橫作法用在了抗疫上面,不分青紅皂白,只懂得一味的強制、壓制,整個就是一套「#毛式的做法


專家:「體溫槍」不可靠

我們經常看到這樣的畫面,工作人員拿著「體溫槍」對著人的腦門測量體溫。這個場面被網友調侃說「每天進出小區時,我感覺自己就像劉德華」


可是這個「體溫槍」已經被證實,測量人的體溫並不可靠。內布拉斯加大學全球健康安全中心醫學專家詹姆斯·勞勒(James Lawler)指出,「這些設備出了名的不準確、不可靠。坦率地說,有些只是為了做做樣子」。他對紐約時報表示,「我的體溫讀數經常是35攝氏度或更低,已經屬於不符合生命指標了。所以我不確定這些數據是否準確」


深圳生產愛力康體溫槍的總經理莫迎春表示,他們生產的體溫槍是用於在室內監察嬰兒體溫的。「紅外額溫槍的用途是快速篩查體溫,但是精度上可能要比傳統體溫計差一點」


有微博用戶寫道,「你知道體溫槍不准,我也知道體溫槍不准,他也知道體溫槍不准。但大家沒有出聲,依舊按流程一直在用。這就是典型的 #形式主義!」


入戶排查造成「#交叉感染」?

另外,普通工作人員挨家挨戶的查體溫,這裏面其實隱藏著很大的安全隱患,容易造成 #交叉感染。如果查體溫的工作人員中有人感染了病毒,但是還沒有症狀表現。或者服裝外面附帶著病毒,那麼這就是一個移動的病毒載體,它可以造成多人感染病毒。所以武漢的魏鵬醫生呼籲,「必須馬上叫停所謂社區工作人員上門量體溫」


他說這個做法是「哪個豬腦子想出來的?!第一,發熱不是唯一的感染標誌。第二,你們挨家挨戶所謂排查,就是在 #傳遞病毒,你們自己就是 #病毒載體


魏鵬在微博中寫道:「你們以為什麼叫隔離?隔離就是我一套防護服在接觸了你之後,防護服就是污染物。你們以為95的口罩就萬能?你呼出的氣體,說話的飛沫一樣會噴出來,沾染到鄰近物體,何況你以為你戴的是真95?」


魏鵬指出,「疾病的篩查是醫務人員的活。社區的重點應該在外環境消殺和解決因疫情而產生的社會問題,比如不要餓死孩子」


武漢人幾乎 #斷炊斷糧

說到餓死孩子,想起最近看到一些微博發出的求救信息。武漢封城26天後,許許多多的家庭已經斷糧了。被封禁在家的人們,很多人在挨餓。


網友發給我的微博截圖中顯示,網名叫「復古野味」的朋友發出了「武漢求助」的帖子,他向人們詢問,「封了小區怎麼買吃的」,並且配了3個流淚的表情。


他說「剛看了八荒微博,之前是武漢封城,她和對象在家裏。也買了一陣子的吃的。現在說封了小區,沒辦法出門買菜,不讓出小區,已經買不到吃的。她和對象都在家裏挨餓,我心如刀絞」。


另一位湖北孝感的網友「吳邪」說,「我們這早就不讓出門,也沒有社區來管,報備需要的東西,已經吃了十天的土豆了,都是之前囤的」

「封城那天想著米最重要,然後除了米,沒力氣拿別的了。現在偶爾有喇叭在下面統一配送菜,只有一袋袋蔬菜。幾根黃瓜、萵苣就50,其餘的什麼都買不到。泡麵、泡麵多好吃啊,可泡麵根本買不到」。


另一位朋友說,「事實是真的沒吃的啊。不是每個小區的物業都可以幫忙買菜的,大多數都只能靠自己。我已經快一個月 沒吃過新鮮的魚了⋯⋯每天就吃一頓飯⋯⋯感覺再這樣下去要營養不良了」。


崗毅對美國之音表示,當局「現在把病毒當成犯人關」,人們現在出小區買菜是不可能的。這種做法只能引起更大的 #人道主義災難


人道慘案

目前仍然在武漢的大陸知名女作家 #方方,在武漢封城後,開始在微博上撰寫封城日記,真實記錄著疫情下的民眾生活。


2月15日日記中這麼寫著,「今天的壞事一件接著一件。一個護士,初二還在上班,沒有任何防護,不幸被感染。這份感染,殃及全家:父母和弟弟,悉數病倒。她父母先行過世,昨天,她自己也去世了,只剩弟弟一人還在搶救。下午,我的醫生朋友告訴我,她的弟弟,也走了。病毒將一個完滿家庭所有的生命,吞噬一盡。我很難過,心想,吞噬他們的,僅僅是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