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官權貴大曝光,監控錄像驚人!石家莊「見人抓人,見車抓車」;北京東西城區全員檢測,病毒籠罩中南海?公主嶺「靜態化」管控?上海9本土病例,寶山區結果可疑!

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1月22日,星期五。



節目開始,先跟大家說個事吧。昨天,不少的YouTube頻道突然被取消了收入,連會員也被取消了。比如大宇的新聞拍案驚奇、唐浩的世界的十字路口、濤哥的今日點擊、橫河的橫河觀點等等,一分錢收入都沒有了。當然有人注意到了,他們的節目還是有廣告的啊。是的,但是收入卻一分錢都沒有,所有的錢都被YouTube拿走了,他們的收入不管有多少,已經全部歸零了。


大家知道,人們在YouTube開設頻道,就是想發表一點觀點看法,同時又能賺點錢,一舉兩得。而現在他們被取消了收入,一分錢的收入都沒有了。我不知道他們將來會怎麼辦,會不會轉到別的平台呢?


新聞看點昨天剛剛被解封,未來什麼樣,我們也不清楚。但我可以跟您說,我們在這邊不會停留很久的,因為這個環境不是正常的生存環境。


為了防止您與我們失去聯繫,請您儘快加入我們自己的平台優樂客。我們以後的所有節目,都會轉到那邊去上傳播出。昨天就跟您說了,YouTube視頻下方,我們會貼出很多的網址,第一個就是「關注新聞看點」,您點擊後面的網址,使用自己的郵箱註冊一下,然後我們就會在email中,及時通知您新節目的上傳情況。


請抓緊時間。下面開始我們今天的話題。


提到「紅樓」,很多人會想到廈門遠華走私案的賴昌星。他在遠華內部設置的「紅樓」,震驚了世界。不僅是因為「紅樓」的超豪華設施,還有裏面從江浙一帶選美出來的四十多名女子供各路中共權貴淫亂。此後,「紅樓」就成了商人為中共高官權貴提供淫亂場所的代名詞。


我們今天也要說一個「紅樓」,不過我們要說的這個「紅樓」不是賴昌星的「紅樓」,而是把上海市委書記李強驚得目瞪口呆的「小紅樓」。它的座落地點,就在「魔都」上海的楊浦區,樓主叫趙富強。


去年12月30日,上海高院維持對趙富強的一審「死緩二」的判決。大陸財新週刊最近披露了趙富強和他的「小紅樓」覆滅始末,外界這次得以一窺究竟。


趙富強和他的「小紅樓」

趙富強是上海譽生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為了大家聽得更清楚,後面我們就簡稱「譽生投資」。


趙富強今年只有48歲,是江蘇泰興農村人,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人。早年靠著做裁縫,在上世紀90年代闖入了上海,並且在面積最大、人口最多、工業較為集中的中心城區楊浦落腳了。



在楊浦區的十多年,趙富強從一個小裁縫店,轉變為經營兩家提供賣淫服務的美髮店,隨後又漸漸發展成商舖租賃的「二房東」。憑藉著套路租賃的欺詐手段,趙富強完成了早期的資本積累,他先後註冊了多家公司。


在東窗事發前的幾年,趙富強參與了當局的動遷清場,這讓他又撈到不少好處,拿到了大量的國企房源。就在他被抓之前,他轉型經營的「匯吃匯喝美食城」,已經在上海的三個區都有了分店。


看趙富強的發跡史,其實與廈門遠華的賴昌星很相似。賴昌星也是出生在農村,是個漁民,小學都沒有畢業。但是賴昌星在福建晉江農村自辦小工廠,賺到了第一桶金。然後越搞越大,在香港註冊遠華公司,後來在廈門設立遠華電子公司,逐漸搞出了中共國有史以來「最大的貪污案」。


賴昌星的遠華大案中,被調查的人員有600多人。在300多名被追究刑事責任的人中,包括4名省部級中共高官、20多名廳局級官員,還有160多名處級官員。後來賴昌星在2018年9月死在了福建監獄,當局說是心肌梗塞,搶救無效死亡。但真實情況外界並不清楚。


目前趙富強已經被關入了監獄,未來會不會也出現賴昌星一樣的結局,大家可以繼續關注。我覺得趙富強出現各種突發狀況的可能性是很高的,因為他活在這個世上,對一些中共高層和背後的勢力來說,那就是威脅。


根據上海二中院的一審判決書,趙富強犯下了十宗罪。包括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強姦、詐騙、尋釁滋事、強迫交易、敲詐勒索、盜竊、組織賣淫、聚眾淫亂和行賄等等。根據這些罪行,趙富強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並限制減刑。


此外,還有37個人分別被判處2年6個月到2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中趙富強的多名前妻或者跟趙富強生育了子女的女性也分別被判刑,從8年6個月到20年不等。還有多名女性的親友,也在這起案件中被判刑。


判決書中顯示,在黃浦江北側的楊浦區許昌路,趙富強租用了辦公樓等場地。通過暴力等方式,組織安排多名女性,長期提供吃請、嫖宿和行賄。這個場所,在坊間被稱為「小紅樓」。


受害女:趙富強是個魔鬼!

在趙富強經營美髮店的6年當中,有不少人曾經被當局行政處罰,其中就包括趙富強的前妻之一宗某。


宗某交代,趙富強曾告訴賣淫人員,如果被警察查出,就否認有賣淫活動,而且不能說出他的名字,有時還讓賣淫人員使用假身分。


在美髮店工作過的多名女性,先後成了趙富強的妻子。後來都成了他公司的核心成員,被安排到財務、內資等重要部門。


有知情人講述,「小紅樓」一樓是保安和財務室。四樓以上是核心員工和女性的宿舍,甚至不少女性的父母也居住、工作在這裏。


「小紅樓」的電梯和不同房間都安裝了電子門鎖,出入必須刷卡。外人如果想進入裡面,必須要通過保安,使用對講機聯繫趙富強才行。


樓裡面安裝了很多的隱藏監控攝像頭,專門用於拍攝當事人發生關係的照片和食品。這些照片和食品,既是趙富強的癖好,也是他控制女性的手段。如果有女性想離開,他就用這些來要脅,說把照片和食品發給她老家的人,並且到處張貼。


有一名曾在趙富強的美髮店工作的女性介紹,趙富強是從保姆介紹所將她招聘過來的。「噓寒問暖後」,趙富強與她發生了性關係,謊言欺騙說「會負責一輩子」、「一起為家賺錢」,說服她賣淫。


這名女性介紹,趙富強從來沒有支付過工資,只是在年底給一些生活費。如果有誰不服從,趙富強要麼毆打,要麼威脅把賣淫的事情告訴她老家的親屬。她說「趙富強是個魔鬼」。


根據當局公開的信息顯示,從2010年開始,趙富強就控制了多名女性參與賣淫活動,還指使他人盜竊財務。據大陸門戶網站搜狐報導,趙富強曾使用暴力,先後強姦了5名女性,還多次使用脅迫手段,反覆侵害5名被害人。


李強被驚呆,案涉三類人

其實,趙富強的「小紅樓」內幕,早就在海外有曝光。據稱2019年上半年,中共「打黑除惡」巡視組就得到了「小紅樓」的內部監控錄像。


當時有外媒報導,視頻顯示的內容「極其腐敗,淫亂下流,不堪入目」。習近平的親信、中共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李強曾調閱審看了監控錄像,「驚得目瞪口呆」。


據大陸財新網披露,官方掌握了偷拍的錄像,牽連一大批中共高官權貴,主要分為三大類。


第一類是與「小紅樓」老闆趙富強同為江蘇籍的上海主要領導。


第二類是早先從楊浦區出道的高官。比如時任上海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務副市長陳寅、上海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諸葛宇傑、上海副市長宗明、上海市政府秘書長金興明等等。


第三類是已經被掌握的、曾經出入過「小紅樓」的各級領導人物。包括前楊浦區委書記陳安傑、時任楊浦區委書記的李躍旗、楊浦區委副書記兼楊浦區長謝堅鋼和前後兩任楊浦公安分局局長。


通過這三大類人,可以看出,到「小紅樓」去的人,基本都是中共的達官貴人。而趙富強就通過為這些人提供「特殊服務」,迅速累積了大量的資本和人脈。趙富強曾放言,「楊浦沒有搞不定的」。


楊浦區政法「大地震」

趙富強的案子,涉及的中共官員級別並沒有賴昌星遠華大案那麼高。但趙富強這個案子的影響也是非常大的,其中上海楊浦區的政法系統就因此發生了「大地震」。


根據當局的通報,趙富強在楊浦主要有兩大靠山。一個是上海楊浦區原政法委書記盧焱,另一個是楊浦區法院院長任湧飛。



根據當局陸續宣判的關聯案件,楊浦區委原常委、書法委書記盧焱因為受賄、貪污、包庇和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一審被判了17年有期徒刑。


而時任楊浦區法院院長的任湧飛,因為受賄、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被判了7年6個月有期徒刑。楊浦區還有多名國企工作人員、派出所警察、工商所人員等,分別被判刑1年6個月到10年6個月不等。


此外,楊浦公安分局副局長岑宏權也已經落馬了。


海外媒體報導,楊浦區檢察院批捕科科長已經畏罪自殺。在楊浦區監察院內,極有可能還會有幾名高級檢察官會被拿下。


區政法委書記「通風報信」

這裏重點說一下楊浦區原政法委書記盧焱。盧焱是江蘇金壇人,在楊浦政壇浸淫近30年。經人介紹,趙富強結識了這位江蘇老鄉,在他身上下了不小的功夫,金錢、美女源源不斷。


接受了趙富強的各種「好處」之後,盧焱也就成了趙富強的第一道保護傘。在趙富強的許昌路632號「小紅樓」,盧焱多次在這裏安排飯局。他還為趙富強加快辦理營業執照、審理公司破產案件、處理房屋糾紛等方面提供各種「幫助」。


2018年下半年,趙富強拜託盧焱向法院打招呼照顧一下,希望能讓某公司申請破產案得到幫助。盧焱找的不是別人,正是時任法院院長的任湧飛。


2019年上半年,時任楊浦區政法委書記的盧焱得知,當地警方已經對趙富強立案調查,隨後他就時刻關注著警方的動向,並向趙富強通風報信。


5月中旬,盧焱得知警方決定要抓捕趙富強的消息。於是在15日上午,盧焱在自己的辦公室緊急約見趙富強,勸他盡快離開上海。


當天晚上,驚慌失措的趙富強帶著多部手機,還有3名女性,一起開車逃回了他的老家江蘇泰興,試圖避開風頭。但是在第二天中午1點多,趙富強就在老家被抓了。在後來的審訊中,趙富強供出了盧焱。



2019年7月29日,盧焱被調查了。當局在通報中稱,盧焱搞兩面派、做兩面人,私底下與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沆瀣一氣,為其打聽案情、通風報信,甘當黑惡勢力的保護傘;違規收受禮品禮金,違規從事營利活動,大搞錢色交易;徇私干預司法、執法活動;生活腐化墮落。與不法私營企業主狼狽為奸,大搞權錢交易,在企業經營、承接工程、協調案件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財物。夥同其他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非法侵吞國有財產。包庇黑社會性質組織及其成員。


而任湧飛是上海人,在上海司法系統浸淫了34年。曾經是被判處無期徒刑的上海前檢察長陳旭的下屬。在1995年到1998年,陳旭任上海高院副院長期間,他是任湧飛的上司。


其實當局通報的這些落馬官員罪行,在許許多多的中共官員身上都存在。落馬之前都是黨的好幹部,落馬之後一通報,都是這麼一個德性。




上海9本土病例 寶山區結果可疑

說完了上海的「小紅樓」覆滅,再來說一下上海的疫情。上海當局通報,出現確診病例的上海中福世福匯大酒店,也被調整為中風險地區。這是上海市第二個疫情中風險區。


中福世福匯大酒店附近一家按摩店老闆透露,附近很多路都被封掉了,酒店四周全都封了,他們被封在家裏。



廣東路附近一家飯店老闆也透露,昨天已經停業了。這位老闆告訴大紀元記者,官方通報確診的人數已經是9個了。有的是中福的,是酒店前台的女接待人員。也有不是中福的,但都在這一片。


據當局通報,確診病例都在黃浦區。病例之間有的是鄰居,有的是朋友和同事,還有酒店的住客。這些確診病例的活動軌跡遍及黃浦區多個地方,除了中福世福匯酒店,還有味中味餐館、喜士多便利店等等。


昨天黃浦區昭通路居民區被調整為中風險地區後,當局第一次採用了異地隔離措施。據警方介紹,稱,昨天下午轉運了900人左右,今天還要轉運大約1100人。除了居民,還包括中風險區的如家酒店、全季酒店、吉泰連鎖酒店的所有顧客和工作人員。


有當地飯店老闆透露,昭通小區全都空了,所有人都在賓館隔離。已經對1萬5000人進行了核酸檢測。


昭通小區出現的疫情,使處在區域附近的大學校園也出現了恐慌。學生們擔心學校被劃入中風險區後不能回家過年,所以連夜相互通知,提前逃回家。


校園內微信圈有一條消息,「大家提前回家的,給我報備一下,健康日報也要一定做好報備即可!大家今天能走就走!實在不行,明天抓緊走!建議明天以後的同學,抓緊改簽,別拖了。」


一位已經離校的同學表示,到家已經是半夜2點了。這位同學在朋友圈中表示,「校園裡隨處充斥著行李摩擦地面的聲音,第一次覺得疫情原來離自己這麼近」。


另外,上海寶山區今天通報,對相關人員進行核酸檢測時,發現檢測結果出現可疑情況。目前已經開展了臨床檢查和實驗室覆核。同時,根據疫情防控相關要求,正對所在小區進行追蹤排查。

東西城全員檢測,病毒籠罩中南海?

上海的疫情剛剛被發現,已經是許多人感到了緊張。而北京的疫情,正在逼近中南海,東城區和西城區都發通告要求,所有民眾要分批次核酸檢測。


大陸媒體報導,北京東西城區疫情防控小組都在今天通告,因為外部疫情風險增大,今明兩天,區內所有民眾都要進行核酸檢測。


美聯社報導,在東城區的一個街角,有幾千人在嚴寒的天氣中排隊等著檢測,隊伍蔓延了幾個街區。路透社報導,東城區燈市口小學監測站外面,等待檢測的隊伍長達200多米。


我們都知道中共有一個特點,缺啥喊啥。它突然大動作,對東西城區全員檢測,是不是這兩個地方也發現了疫情呢?中共太不透明,外界很難了解真相。但是這種大動作,不像是無病呻吟。


熟悉北京地理的人知道,東城區和西城區分別位於北京市中心的東西半部。涵蓋著二環以內的所有地區,也包括一些二環以外的一小部分。這個區域,正是中共黨政核心圈,包括中南海等多數中共重要機關,主要在西城區轄區。


如果病毒已經出現在了東西城區,那就隨時有可能攻入中南海。最起碼現在,病毒可能已經籠罩了中南海。


不過我們還需要繼續觀察,看看近期會不會傳出中南海內部人員感染病毒的消息。




藁城「見人抓人,見車抓車」

石家莊藁城區的疫情一直居高不下。有志願者向大紀元透露,整個藁城區近三萬人,都被集中隔離在石家莊信息工程職業學院藁城新校區。目前藁城區「見人抓人,見車抓車」,裡面已經沒有一個人。


這名志願者表示,被隔離者有專人24小時看守,出現發燒的人,立刻被拉走。就連志願者也沒有任何保障。


志願者介紹,隔離點有四十多棟樓。每棟樓二百多個房間,都住滿了人。不過志願者指出,被隔離者並不是每人一個房間,都是與別人合住。不能下樓,只允許站在走廊的門口。


有專門的志願者給他們送飯送吃的,送完飯之後樓梯過道要鎖起來,樓下的大門也要鎖起來。出了大門還有一道院牆門,也得上鎖。


這位志願者表示,去年武漢疫情期間,自己也曾參與建設雷神山、火神山醫院,之後又在華南海鮮市場參與清理物資和消毒。眼下正在石家莊信息工程職業學院進行消毒工作。


他透露,志願者也沒有保障,是被當作疑似病例對待的。他們的自由也受到限制,與被隔離者一樣,都不能出去。「出去買什麼東西,需要什麼東西要提前上報,不允許出這個大院大門。」


這位志願者說:「沒有任何保障,就算感染確診了,死了都沒有一分錢的,沒有一毛錢福利跟待遇。從武漢來到石家莊,過路費、油費、吃喝全部都是自己的。自己算是花的得少的,那也有一千一百塊錢,多的已經有兩千多了。」


他還透露了一點去年武漢疫情的情況。他說媒體所報導的也就是其中的三分之一,實際的情況是不會報導的。人們從媒體上看到的「都是正能量、再正能量,全國各地支援武漢,都是好的。正面的上新聞,其實背面好多事情人們是不知道的」。他說「我們知道也不會跟你們講,講了也沒有用,對我沒好處,對你也沒好處。」


公主嶺「最嚴謹、靜態化」管控

今天我收到一位網友的爆料,顯示吉林省公主嶺市的疫情又有加重,當局的管控也升級了。


在一份日期顯示是今天的「緊急通知」中,苕條坡黨支部表示,昨天晚上在陶家屯馬家店村發現「一組」陽性,發現有無症狀感染者,已經被集中隔離了。通知表示「病毒離我們越來越近,就在我們身邊了」。


通知中要求,「各屯屯民不得走出自己院門」,如果發現有人外出將「上報派出所」,疫後追究法律責任。


在另一段視頻中,警告通過警車的高音喇叭,對著社區開始喊話了。


【原聲視頻】:六號樓居民注意了,六號樓居民注意了。目前公主嶺市實行最嚴謹的靜態化管控措施,所有居民需全部待在家中,不允許下樓。當前全市共計20輛警車,不定時、不定點巡邏,一經發現小區內有人員走動,立即強制集中隔離。如不聽勸阻,造成一切後果,均由自己承擔。


網友說這是當地時間昨天晚上的畫面,警車出面對居民區喊話的。從喊話的嚴厲程度可以看出,公主嶺市的管控措施已經是相當嚴格了。


所謂的「靜態化」管控,說白了就是要求人們都待在家裏,不許出門。而這種管控措施,實質就相當於武漢當初的封城差不多。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的話,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記得將它分享出去。真相,對每一個人都很重要。


如今的這個社會,很多人都感到節奏在不斷的加快。這種情況,使許多人很難踏下心來認真做一件事。


在日本有一位叫木村的人,他用了11年的時間,成功種植出了不會腐爛的蘋果,味道好吃得令人驚訝。他是怎麼樣獲得成功的呢?在今天的優樂客會員區,將要跟大家分享木村的成功經驗: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


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防疫用品


📧 爆料 xwkd2017@gmail.com

📢 熱門時事▶︎ 中共肺炎


👉 加入優樂客會員: http://bit.ly/InsightPlans

🔔 追蹤沐陽部落格: http://bit.ly/joinMYBlog

觀看沐陽會員視頻,

請點擊【自媒體會員區】或【沐陽會員區】





1225 次瀏覽0 則留言
遠見快評,老外看中國,新聞最嘲點 ç­‰å¤šå€‹è‡ªåª’體節目匯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