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 ——來自神的警告,歷史的重演




世界重大的瘟疫歷年記事


人類從創世以來,各種災難,包括瘟疫,就與人類如影隨形。各個文明的歷史中都有無數的記載,一些大瘟疫對人類文明的進程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它們可能改變了某些文明的歷史走向,或者成為改朝換代的先兆,甚至導致了一些文明的毀滅。


人類歷史上有記載的死亡人數,超過10萬以上的大瘟疫就不少於20次。歐洲最早被記錄的大瘟疫,是公元前430年到426年的古希臘雅典大瘟疫,它導致7.5萬到10萬人死亡。而公元541-542年,發生在拜占庭帝國的查士丁尼大瘟疫使2500萬人喪生。這次瘟疫是比較明確的鼠疫的第一次大流行。800年後的1347年到1352年,鼠疫又在整個歐洲爆發,這就是著名的黑死病。它使歐洲四分之一的人口、超過7500萬人消失。而在中國古代,根據「中國古代疫情年表」,從公元前674年(東周時期)到1840年(清朝)的2500年間,共有826次疫情記錄。其中規模最大的,有東漢末年的建安大瘟疫,估計超過1000萬人受染死亡。


歷史顯示發生瘟疫(原因)與人類道德下滑,迫害善良有關


每次大瘟疫過後,倖存的人們都會思考,為什麼會發生這些大瘟疫?如何防止這些大瘟疫的發生?如何在大瘟疫中倖存下來?歷史上無數的大瘟疫已經給了人們很多的歷史教訓,尤其發生在羅馬帝國時期的四次大瘟疫就很耐人尋味。


公元33年,耶穌被羅馬帝國猶太省總督彼拉多判處死刑,釘死在十字架上。公元64年,羅馬城發生一場大火,羅馬城幾乎被全部燒毀,帝王尼祿藉此嫁禍基督徒開始抓捕殺害基督徒。15年後,羅馬城內發生了一場大瘟疫,每天死亡達萬餘人。


公元161年,馬爾庫斯·奧列里烏斯即位,開始在全國范圍內剷除基督教。他用種種酷刑強迫基督徒放棄信仰,對不放棄信仰的基督徒,就將他們處死或扔進鬥獸場讓猛獸咬死。5年後,史稱的「安東尼大瘟疫」降臨羅馬帝國。公元三世紀期間羅馬帝國陷入動盪不安,史稱「三世紀危機」。


公元249年德西烏斯即位,他把帝國的衰落歸罪於宗教信仰自由。於是頒布敕令,要羅馬市民都必須放棄對基督的信仰,並派軍隊挨家挨戶搜捕基督徒,要他們獻祭,去崇拜羅馬帝王和羅馬的神。第二年,也就是公元250年,「西普里安大瘟疫」橫掃羅馬帝國。羅馬後繼的幾個帝王繼續對基督徒的迫害。


戴克里先於公元303年,頒布了一系列法令。將基督徒士兵開除出軍隊,把教堂的財產充公,教堂的書籍燒毀。基督徒要么放棄信仰,要么被處死。直到公元313年,君士坦丁一世和李錫尼共同頒布「米蘭詔書」,使基督教合法化,才結束了對基督教的迫害 。但是二百多年後,公元541年,「查士丁尼大瘟疫」降臨東羅馬帝國並席捲歐洲大陸,帶走了2500萬條生命。


歷史學家認為,羅馬帝國的這幾場大瘟疫,是上帝對羅馬帝國迫害正信的天譴和懲罰。也與當時羅馬社會風氣糜爛、道德淪喪、文化病態、民風淫亂有關。面對大瘟疫的來臨,上至皇帝,下至庶民百姓。無處躲無處藏。不可一世的羅馬帝國,在一次次大瘟疫的打擊下一步步衰落.

瘟疫的抉擇?善良之人與瘟疫無緣


根據歷史學家的記載,當時很多的基督徒,無論在羅馬帝王的迫害中,還是在一般人看來令人絕望的大瘟疫中,都始終沒有放棄對神的正信。他們認為瘟疫以及各種災難,都是上帝對人的示警和懲罰。保持對神的正信才能不懼死亡,才是在瘟疫中生存的關鍵。當時很多人一染病,就被他們的親人推到大街上。而基督徒主動關懷照顧病者,染病的很多基督徒都很快康復,甚至他們不信基督的家人和鄰居也隨其康復。有基督徒的城區,染病者的死亡率比其他城區要低得多,這在歷史的記載中被稱為「奇蹟」。

油畫記載歷史奇蹟


這幅油畫表現的是一個真實的歷史事件。公元590年羅馬發生了大瘟疫,這場瘟疫被認為是查士丁尼大瘟疫的延續。當時人們認為,瘟疫是上帝對人們罪的懲罰。為了平息上帝的憤怒,和懺悔自己的罪,教宗格里高利一世組織了一次大遊行。遊行中,人們為自己的罪業而公開表示悔過,並請求上帝的原諒。人們抬著聖瑪利亞的像在羅馬城中不停的行走,城中污濁的空氣逐漸晴朗起來,人們還聽到了天使的歌聲。格里高利看到天使米迦勒站在哈德良墓堡的房頂上,擦拭著一把血跡斑斑的寶劍並把劍插入鞘中。格里高利於是明白這是神傳示的疫情結束的信號。由於這次事件,人們從此把哈德良墓堡叫做聖天使堡。

從古至今,瘟疫為神的警示


在西方文明中,希臘和羅馬神話里阿波羅是太陽神除了掌管音樂預言,還負責醫藥和醫術。他不但能解除人們的病痛,同時還會給人帶來瘟疫。而在中國古代則有“五瘟使者”的說法,他們是中國民間信奉的司瘟疫之神。


中國古人對瘟神是即害怕又敬重,中國的傳統文化認為天人合一,天人感應,推天道以明人事。災異即是上天的譴責,警示和懲罰,統治者施政過失與人心不德,是產生災異的根本原因。所以當災害降臨,如四季不明、隕石地震、旱災洪水、瘟疫橫行時,皇帝會躬身自省,祭祀天地神靈,來懺悔自己的過錯和失誤。有時會對全天下頒布「罪己詔」,如漢武帝劉徹、唐太宗李世民、清康熙帝等都發布過「罪己詔」。


人類從古至今,瘟疫等災害無可避免。但無論東西方,古人們在大災瘟疫發生時,都會認為瘟疫是神對人類的天譴。有信仰和道德操守的人,自省找自己的原因,並與行為和道德的好壞相聯繫。學者們普遍認為,羅馬四大瘟疫,是神對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的懲罰。西普里安大瘟疫的爆發和流行,幾乎和德西烏斯發動的迫害同時,曾經下令迫害的羅馬帝王尼祿奧列里烏斯和克勞狄烏斯,都直接遭到報應而染病身亡。頒布法令迫害基督徒的,戴克里先雖然躲過瘟疫,但也沒逃過人間的懲罰,被元老院處死,並連累家人。羅馬帝國一蹶不振,並分裂為東西兩部分。雖然君士坦丁大帝短暫地重新統一了羅馬,停止了迫害,並把基督教定為國教,但這也無法阻止羅馬帝國的持續衰落。300年後,查士丁尼大帝企圖重建羅馬帝國。但是一場大鼠疫,徹底摧毀了他的夢想,也把衰落的拜占庭帝國進一步拖向滅亡。在中國古代東漢末年的建安大瘟疫,明末大瘟疫和清末的大瘟疫,都是改朝換代的前奏。唐朝天寶年間的大瘟疫後,安史之亂爆發,中國歷史上最強盛的唐朝由盛轉衰。


自從歐洲文藝復興以後,尤其西方工業革命以來,人們越來越相信科學,而越來越不相信神,思想行為也越來越偏離人類的傳統。在遇到大災難時,都用行政辦法和科學技術來阻止瘟疫的傳播和蔓延,再也不會去尋找人類自身道德的原因。大多數民族和人也不再真正相信神的護佑,或只求神的保佑,而不去找自身社會道德的原因。尤其17世紀以來,雖然人類的科技越來越發達先進,但人類遇到的大流行也越來越多,規模和範圍也越來越大,病原體也五花八門,病原體的變異性和抗藥性也越來越強。


現在人類正面臨著武漢肺炎在全球的肆虐。中共病毒源自中國武漢,在中國爆發並迅速傳遍全球,已經導致3百多萬人確診,20多萬人死亡。與羅馬帝國當年迫害基督徒而造成的大瘟疫爆發極其相似是。


如對不受中共控制的基督教家庭教會西藏僧侶新疆維吾爾人香港要求自由的學生中國的維權民主人士法輪功學員等尤其對法輪功學員採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政策不放棄信仰就被罰款洗腦關押酷刑甚至被活摘器官百萬新疆維吾爾人被關進集中營強行洗腦其迫害的範圍和程度都遠超當年羅馬帝國對基督徒的迫害。


歷史在重演這場大流行難道不也是對中共政權的天譴嗎?!

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