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10月5日 川普“出院”送上小驚喜 白宮“陷落”驚醒美國 習近平中美關係做成夾生飯

今天要和大家討論的新聞,當然是備受關注的美國總統川普的病情進展。他今天一大早,在一個小時之內就發出了19條推文,內容基本都是講述自己的政策,然後鼓勵民眾投票支持。看起來川普恢復情況不錯,開始逐漸恢復到推特治國模式。



在美東時間昨天下午,川普還給了他的支持者們一個小小的驚喜。他突然乘車駛出了沃爾特里德醫療中心,非常緩慢從大批守候在醫院外面馬路上的支持者中間穿過,川普坐在車裏隔著車窗對民眾揮手致意。這當然引起現場民眾的轟動,很多人指著車窗大喊說:那是他那是他。


隨後川普在大概5點過的時候在推特上傳了一個短視頻,表達了對醫生護士的感謝,並把這次感染病毒比喻為一個學校,說自己學到了很多東西。


我們仔細聽聽川普這個報平安視頻的講話就會發現,他多少已經有點總結的意味,也多少有點快要告別醫院的意味。


事實上,川普的恢復狀況的確也比較順利。昨天白宮醫生肖恩•康利(Sean Conley)在記者發佈會上就證實說,川普情況持續改善,雖然血氧飽和度曾經一度下降到93%,卻從未低於90%。現在對川普除了使用瑞德西韋治療外,也對他使用了激素類藥物地塞米松,目前病情恢復狀況良好,最快可能在今天就可以出院返回白宮。


在這裏我要簡單說明一下,白宮醫生提到的血氧飽和度是一個衡量人體肺部功能與是否缺氧的指標,正常數值在95%到100%之間,偶爾出現下降其實並無大礙。我們都知道登山進入高海拔地區,也會會出現血氧飽和度下降,只要沒有低於90%,都可被視為在綠色安全範圍。


川普恢復良好,對當前的大選當然是一個重大利好消息。事實上,在川普住院期間,他的選情並沒有受到影響。


美國一家非營利機構「民主研究所」發佈最新民調結果顯示,川普的全國支持率為46%,拜登為45%,繼續保持小幅領先。但一個關鍵的指標值得一提,就是川普在佛羅裡達、愛荷華、密歇根、明尼蘇達、賓夕法尼亞和威斯康辛等6大搖擺州的平均支持率達到47%,領先拜登的43%。


這個民主研究所的民調準確性如何呢,他們曾經有過2次非常成功的預測。一次是在主流媒體都看好英國留歐的情況下,判定英國會脫歐;另一次則是在主流媒體都不看好川普的情況下,判定2016年大選川普將獲勝。


從這個例子我們就可以看到,川普這次患病對他的選情客觀上起到了有利的作用。這種作用體現在幾個方面:


首先,川普住院讓很多人突然意識到,這個總統一直在忙忙碌碌的為我們做事,現在他突然停下來了,進入到一種需要人幫助的狀態,那麼很多人就自然而然產生了這樣的想法:原來總統並不是無堅不摧的鐵金剛,他也有需要幫助的時候,那麼現在就該輪到我們為總統做點什麼了。


這就是我們說的川普可能獲得很多同情票的原因。


因為每個人可能都曾經有過這樣的體會,當你一直享受某種對你有幫助的事物,時間長了就會習以為常,甚至感覺不到它的存在。直到某一天,這個東西突然消失了,我們才會突然感到:喔,原來這個東西對我是很重要的。


其實現在很多的美國人就是這種心態。川普的律師朱利安尼在接受採訪的時候就提到,他接到了很多電話,內容基本都一樣,詢問自己可以為川普做點什麼。與此同時,川普競選團隊的志願者也出現創紀錄的爆發增長。



我們就可以看到,川普住院產生的第一個效應,是正在把「川普為美國人而戰」逐漸演變成「美國人為川普而戰」。這其實就是最好的競選動員。我們看到各地出現的挺川普巡遊、各種集會為川普祈禱或者是守夜等等,等於是民眾自發的競選集會。


第二個明顯的效應,就是這件事正在把中共進一步推向深淵。


川普律師朱利安尼公開說,川普遭受了來自中共的攻擊,他用的是attack這個詞,就是攻擊的意思,而中共必須對川普以及其他所有感染了中共病毒的人負責。


值得注意的是,這種說法並不只是朱利安尼一個人在講,參議員湯姆•克頓也幾乎是一模一樣的說法,說中共必須對這次事件負責。


這兩個例子說明了什麼呢?僅僅是兩個人的私人見解嗎?顯然不是,在我看來,這只說明了一件事,川普染疫正在激發美國人對中共的憤怒。這種憤怒很有可能在不久的未來轉變成一個或幾個法案,不僅會加強美國人對中共進行疫情追責,甚至在某種情況下可能引發美國對中共的武力打擊——比如川普病情惡化甚至出現更糟糕的情況。


很多朋友都看過一部好萊塢動作電影,中文名叫做《奧林匹斯的陷落》,電影用一種比較誇張的手法講述了一個外國恐怖勢力對白宮發動突然襲擊並攻陷白宮。男主角也就是總統保鏢幾乎隻身一人發起絕地反擊,最後轉敗為勝的故事。


其實從某種意義上講,現實中的白宮,的確已經瀕臨陷落。


根據媒體的報導,這次川普染疫並不只是他們夫婦倆,還有至少共和黨主席、白宮顧問、川普貼身助手、川普前競選經理,以及多名共和黨參議員和白宮記者同時中招。網絡上甚至一度出現懷疑的呼聲,說這次這多人同時感染,很像是一波生化攻擊。共和黨海外事務組織副主席及行政總裁餘懷松,他是一個華裔,甚至發推文質疑是有人用污染的棉籤發動了攻擊。


當然,這聽上去非常驚人,這背後是否真的有人為因素,我相信美國的情報機構和司法機構自然有他們的判斷和調查,在沒有明確的結論出來之前,我們暫時不進行討論。我們只需要看到一個事實,就是病毒的襲擊的確給白宮造成了重大損失,而這種損失是美國建國以來從來沒有過的。


回到我們剛才的話題:川普目前幸好是恢復良好,如果川普萬一真的出現了某種極端惡化的情況,美國人會對此善罷甘休,忍氣吞聲,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嗎?顯然不可能。


而且,一旦真的出現這樣的情況,我覺得拜登當總統的可能性更低,因為復仇心切的美國人只會選擇一個足夠強硬的人做總統,原因是這個總統極可能馬上就要成為戰時總統,拜登這種和中共眉來眼去糾葛不清,而且精力體力明顯已經進入終末期的人,根本無法勝任這樣的角色。


事實上,我們看到川普被確診的當天,美國海軍就立即從東西岸同時起飛了「E-6B水星」中繼通信機,這款飛機因為負責指揮俄亥俄級核彈潛艇而被稱為「末日飛機」。儘管美國官方聲明說這個與川普染疫沒有關係,但我相信很多朋友可能都和我是一個想法: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此外,川普被送到沃爾特•里德醫療中心的當天,美國移民局馬上發佈政策指南,明文強調凡是申請移民的共產黨員及與之相關的成員,都不會獲得受理。


這個重磅措施實際上在7月份就被報導出來了,當時紐約時報還煞有介事的分析說,9千萬中共黨員加上家屬至少有2.7億人,要實施這個政策難度極大云云。


但現在這個難度極大的政策幾乎是輕而易舉的就在川普這個敏感的時候公佈實施了,為什麼?這背後就是美國人的憤怒積累的結果。


所以,從這個角度看,中共操縱民間輿論對川普染疫大肆落井下石,幸災樂禍,可以說完全是唯恐美國出招不夠重,打擊不夠狠的節奏。我們要用一句不太好聽的民間俗語來形容就是茅坑邊打電筒,找死。


這不僅是反映出中共決策層的超出一般人想像的愚蠢,其實也反映出習近平的一個兩難處境:他一方面不想和美國的關係急速惡化,起碼現在不想。但另一方面又必須要靠鼓動反美來保住他的基本盤。中共和美國無論冷戰還是熱戰,明擺著這個「戰」將長期持續下去,所以,利用偷換概念的民族主義保持這個基本盤人群的反美情緒,不被那些還有理性的,有人性的輿論帶偏了節奏,就成為習近平的剛需。


其實,從貿易戰開始到現在,習近平一直都處於這種想打拳頭不夠硬,想和腿又彎不下去的尷尬局面。這背後的原因他從來沒搞明白過,看起來在未來也不太可能搞明白了,所以他可能註定要在這種夾生飯狀態下走完最後的加速之路。


98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