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500萬人逃離武漢 武漢肺炎疫情高峰即將出現;中共維穩助長病毒蔓延|世界的十字路口 唐浩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雖然現在還是過年期間,但是全球華人的焦點都掛心在武漢肺炎(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情上。我們先帶您來關注最新疫情。


根據中共官方數據,截至1月27日凌晨2時,中國30個省(區、市)累計確診病例達2076人,死亡病例56人。而在25日一天之內,新增的確診病例多達688例。請注意,這是中共官方數據,真實的數據,可能比這還要高出許多。


台灣在26日出現第4起確診病例,美國也出現第5個確診病例,目前全球確診病例達到2132例。



武漢肺炎 疫情進展

看完了數據,我們再帶您來看疫區的現場情況。

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在大年初一進入湖北省,街上幾乎沒有人煙,宛若空城。


湖北多個城市鄉鎮也紛紛啟動「封城、封村、封路」模式,不讓外來人員進入本地,不讓民眾拜訪親友,避免病毒擴散。


不過,武漢的各大醫院依然人滿為患,許多身體不適的民眾想方設法尋求醫療資源,等待救治。並且有知情民眾上網披露,武漢市內的醫療體系已經癱瘓,難以應對疫情。


武漢當局迫於民間反彈和巨大壓力,找來資源投入醫療體系,但卻被醫護人員發現,新送來的防護用品居然都是劣質品。

武漢市長周先旺26號表示,至少有500萬人離開武漢,並宣稱武漢的確診案例可能會再增加1000人。


隨著疫情持續擴大,北京市原本也傳出準備封城,但26日當局出面表示「沒有封城,也不會封城」。不過,儘管北京暫停封城,但疫情仍在持續惡化。


特別是大年初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召開會議時,習近平提到「肺炎疫情(出現)加快蔓延的嚴重形勢」。


而中共國家健康委員會主任馬曉偉與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也在大年初二(26日)的新聞發佈會上提到幾個重點:

  1. 目前疫情形勢嚴峻複雜。

  2. 病毒傳染源還沒找到。

  3. 不排除病毒會發生變種。

  4. 病毒潛伏期最長可達14天。

  5. 病毒在潛伏期內也有傳染性。

  6. 病毒的傳播力有所增強。

這裡要請大家格外注意的重點是,「病毒在潛伏期內也有傳染性」,也就是病人還沒發病就能傳染病毒,這一點會讓疫情更難防範。



2月4日是首波疫情高峰 武漢逾19萬人恐感染

雖然中共官方的確診數據大約只有2000人左右,但根據一項由五名英、美學者聯合進行的研究推算,武漢當地的肺炎疫情很可能會在2月4日達到第一次高峰,估計光是在武漢當地將有超過19萬人感染病毒,最高可達到27萬人。



雖然這項數據遠遠高於中共官方數據,但卻與目前身處武漢的醫生披露的數據相去不遠。有醫生實名表示當地的感染人數已經破萬人,另一名醫生也實名透露,當地感染人數超過10萬人。


好,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官方的疫情數據與學者專家、和武漢醫生的估算差距相當大,為甚麼會這樣?


當然,這麼多病患的檢測、確診與統計確實需要一些時間,有這方面的因素;但是,造成這種疫情落差懸殊的另一個更主要原因,是中共慣性地啟動了「疫情維穩」模式。在這次的疫情當中,主要包括五項維穩手段:


手段一:年節維穩

武漢在1月23日正式封城,這項消息成為海外東西方媒體的頭版新聞,但是在封城前後的日子,卻始終登不上中共黨媒的頭版。


直到25日大年初一,《人民日報》頭版才出現武漢疫情消息,此前,中共在國內媒體上大肆宣傳過年、辦年貨、煮年菜等消息,藉以沖淡人民對疫情的認知與情緒。特別是在除夕的「春晚」上,不但一片歌舞升平、歡歌笑語,還安排成龍唱歌,唱出一句「問我國家哪像染病」的歌詞,引發海內外譁然。


許多民眾一邊在電視上、報紙上看到天下太平的過年喜訊,但卻又在網絡上、手機上不斷收到關於武漢疫情擴散蔓延的悲傷警報。中共通過「年節維穩」的手段,為中國人民創造了兩個天差地別的平行宇宙,讓民眾難以掌握疫情,誤判局勢,甚至連中共高層可能也誤判了局勢。


手段二:輿論維穩

通過媒體審查、網絡審查等機制來控制輿論、撲滅「政治不正確」的聲音,是中共慣常使用的維穩手段,就是中共講的「輿論引導」。


當疫情傳出後,多個地方也陸續傳出疑似病例,有民眾紛紛通過手機、社交網站發出訊息、提醒民眾,但卻有公安出動逮捕這些所謂的「造謠者」。


的確,確實可能有人唯恐天下不亂而造謠,或者因為缺乏查證而傳遞了錯誤消息,但是最令人擔憂的是,中共試圖以「造謠」的罪名來大肆抓捕、懲罰那些傳出第一線疫情真相的民間人士,逼得人們不敢說真話,從而掩蓋疫情。


此外,還有網絡名人進入災區,在深夜進入醫院,疑似幫中共當局引導輿論,淡化疫情,引發武漢民眾批評。


事實上,中共領導人在大年初一的會議上,也強調要「加強輿論引導工作」、「維護社會大局穩定」。因此,可以想見,輿論維穩仍將是未來中共應對疫情的重要手段,但這種手段只會造成民眾對疫情的更嚴重誤判,以及對中共當局的更加不信任。


手段三:軍警維穩

動用軍警強制封城,控制人員進出,是中共圍堵病毒的高壓手段。

在武漢封城第二天,中共軍警已經受命出動,不但身穿防護服,還手持步槍,進駐武漢車站、機場等交通據點,除了加強封鎖,不讓武漢人民出城外,同時也疑似是當局顧慮疫情擴大,可能導致武漢城內出現暴動抗爭,隨時準備壓制。


中共不惜犧牲軍警人員的性命,也要穩住武漢人口不再外流。但強制封城的同時,卻因為缺乏對人民生活、醫療物資等等的全面配套考量,導致物資短缺、病床不足,醫護無法獲得充分保護、病患無法獲得充分醫療照護等,從而擴大疫情感染。


手段四:外宣維穩

中共的大外宣系統也同樣啟動,對國際社會進行輿論維穩,宣傳中國的局勢穩定與中共的決策英明。


不論是在新華社、中國日報(China Daily)、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等大外宣上,過去幾天來的新聞主旋律幾乎都圍繞在過年的愉快祥和,同時也傳遞部分的疫情消息,但是這些疫情報導當中,絕大多數都是宣揚中共如何快速地應對疫情,以及軍警、醫護人員如何積極地與疫情對抗,完全看不見武漢民眾的悲苦與焦急,也再一次展現了黨媒「歌功頌德」、「把壞事說成好事」的宣傳作用。


特別是武漢將在兩週內建造一座容納一千個病床的醫院,更是這幾天大外宣日夜宣傳的重點。


手段五:職場與官場維穩

有護士披露,醫院上級領導通知醫生拒收住院,拒絕做病毒檢測、拒絕確診,並且要醫務人員簽訂保密協議。


還有醫院下令禁止員工通過任何溝通方式,向家人、朋友或對外談論疫情進展以及醫院的救治現場,否則將追究責任。


這種通過官僚體系層層施壓,以官位或飯碗來要脅第一線醫護人員不得透露任何訊息,不但是要切斷真實疫情的流出,掩蓋真相;同時也可以藉此將其它非醫療專業民眾發出的疫情消息與討論,輕易地扣上「謠言」的帽子,從而更有助於當局的輿情維穩。


所幸,還有多位醫生秉持著良知,看不下去當局掩蓋疫情的作法,從而對外實名發出第一手的疫情資訊,讓外界得以窺見真實疫情的嚴重性。



好,以上五種維穩手段,是在這次肺炎疫情裡面表現最突出的,我們再重複一遍:

  • 手段一:年節維穩

  • 手段二:輿論維穩

  • 手段三:軍警維穩

  • 手段四:外宣維穩

  • 手段五:職場與官場維穩


現代風險社會高度複雜化 落後官僚思維與極權體制難應對

不過,雖然各式各樣的維穩手段是中共擅長的極權統治工具,但是在這次武漢肺炎的疫情維穩中,卻反而是「越維越不穩」。中共啟動了各種維穩機器,不但沒有控制住疫情,卻反而加速病毒全面擴散,招來廣大民怨與批評。


這讓我想起已故的德國社會學家貝克(Ulrich Beck)提出的「風險社會(risk society)」理論。用最簡單的話說,貝克認為,現代社會隨著工商業的高度發達,以及產業和知識的高度分工化、細緻化,導致各種社會問題越來越交錯複雜,風險也越來越難以評估掌握,已經無法再用過去的官僚體制、技術或決策過程來應對。



中共對這次肺炎疫情的維穩失敗,就是典型的例子。如果和2003年的SARS相比,今天有當初沒有的網絡平台、社交媒體、智能手機等工具,中共已經難以全面壓制疫情信息的流出,也難以有效地封城維穩;今天中國的工商社會不但比以前高度分工化、轉型化,並且與全球社會高度聯繫,中共很難有任何專家可以全面掌握疫情風險,並做出有效的預測與應對。

所以中共只有拋棄這種極權體制的高壓維穩舊思維,放棄這種不透明的欺上瞞下作法,將一切疫情資訊開誠布公,並開放民間各界提供疫情資訊與種種反饋,才能更有效地掌握疫情、應對疫情。


另外,貝克還提出一個概念叫做「回飛棒效應(回力鏢效應,boomerang effect)」,他認為當代社會的一切行為與決策,因為風險難以評估,都會在將來回過來對人類社會帶來副作用。簡單地說,就是一切都會有「因果報應」。


雖然中共宣稱這次肺炎的病毒感染源頭還沒找到,但是有以色列情報專家指出,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有可能是從中科院的武漢病毒研究所裡外流。


當然,事實的真相我們還無法確認。但是,如果真的是中共為了研發致命病毒的生化武器,結果導致病毒外流,對全中國人民帶來致命威脅,那麼中共這項用心不良的決策,就真的帶來了回飛棒效應,讓十多億無辜的中國百姓蒙受其害。


簡單一句話,中共種下惡因,招來惡果,受害的卻是中國人民以及全世界。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您上YouTube網站查詢「唐浩」或者「世界的十字路口」,就可以看到更多、更完整的節目內容,也歡迎訂閱我們的頻道。

我們下次再見。

《避劫 》唐浩

赤匪禍神州,百年巨業愁;

大疫天有眼,善德遠疾憂。

🔔歡迎訂閱 + 按小鈴鐺🔔

👉請捐助「世界十字路口」

🗽走近川普
🛰透視中共統戰
📢香港「反送中」
💵美中貿易戰
🇹🇼2020台灣總統大選

© All Rights Reserved.


#武漢肺炎 #武漢 #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二次非典 #湖北省 #500萬人 #習近平 #中南海 #武漢市長 #周先旺 #世界衛生組織 #WHO #春晚 #成龍 #台灣 #香港 #美國 #確診 #疫情統計 #馬曉偉 #高福 #國家衛健委 #疾病預防控制中心 #病毒 #潛伏期 #旅行團 #生物戰 #細菌戰 #疫情 #中央政治局常委 #風險社會 #貝克 #回飛棒效應 #ulrichbeck

3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