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連續換肺抗病毒,中共活摘產業鏈復活?王立軍發明腦幹撞擊機做啥?中國腦死器官供體為何多?(2020.3.3)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今天我們要繼續帶大家來關注肺炎疫情與器官移植的話題。因為我們在上一集節目才剛聊到,江蘇完成首例新冠肺炎病患的肺移植手術,並且提出多項疑點來質疑,結果馬上又出現了另一起肺移植案例。所以我們要來跟大家再好好聊一聊。

不過,先帶大家來看一件事,昨天的節目出來之後,有網友陸續給了我們一些爆料反饋。


有一名台灣網友說,「我有一個親戚,十幾年前,他真的花100多萬(台幣)去中國移植腎臟,而且不用排隊,大約一個禮拜就有一顆新鮮的腎臟。」


另一位中國網友則留言告訴我們,「地標廣州,我有同事患尿毒症,醫生說換腎需要50來萬(人民幣),包匹配。」


雖然這些留言,我們無法去一一詳細查證,但是我們還是感謝網友提供消息,畢竟這些消息來自中國境內與海外,可以讓大家感受到,中共系統性地活摘器官、盜賣器官的事情,確實各地都有所接觸、有所了解。我們也歡迎大家提供更多的相關信息。


好,昨天我們才跟大家聊到,江蘇無錫人民醫院陳靜瑜的團隊,在2月29日完成了中國首例新冠肺炎病患的肺臟移植手術,但背後疑點重重,包括了:器官來源不清楚,器官尋找、配型異常快速,醫生與醫院涉及活摘器官被國際組織追查,以及中南海權貴可能涉入等等。


沒想到,隔天3月1日馬上又出現了新的肺移植案例,地點是在浙江杭州的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浙大一院),而且強調是「全球首例老年新冠肺移植手術成功」

這次浙大一院的手術,與江蘇無錫的手術一樣,受到中共黨媒的高調報導宣傳根據幾家黨媒的報導,我們大致說明一下這起肺移植案例的經過

  • 1月31日,一名66歲的女性確診感染新冠肺炎。

  • 2月2日,病患從浙江某地轉入浙大一院搶救。

  • 2月3日,病患進行氣管插管。

  • 2月16日,病患使用人工膜肺(ECMO,葉克膜)維持生命。接下來,病患連續8天核酸檢測呈現陰性反應,因為病患肺功能嚴重受損不可逆,決定移植肺臟。

  • 3月1日,湖南有一位腦死亡患者提供肺臟,與患者配型成功。當天下午,器官送抵醫院;當晚,完成移植手術。

好,如果您有看我們3月2日的節目的話,就會輕易發現到:第一,這次浙江案例的報導與江蘇案例的報導一樣,黨媒對於器官來源的說明,再次含糊其詞,只有簡單九個字:一位湖南腦死亡患者,而且還同樣是「#腦死亡患者」。


我們不確定中國每天有多少人腦死亡,不過,器官供體是因為甚麼原因而腦死亡,這一點,黨媒在這兩起案例裡都沒有說明。而且,腦死亡者的器官又剛好能夠和病患配型成功,這個機率真的是相當不容易,如果不是上天的恩典安排,那麼就是背後可能藏著活摘器官的魔鬼交易。


當然,我們不能排除真的可能連續兩天都有腦死亡患者捐出肺臟、而且都剛好配型成功,遺愛人間。


只是根據專家說法,陌生人之間要器官配型成功的機率相當低,以腎臟為例,直系親屬之間配型成功的機率是50%,如果是非親屬的一般人,配型成功率大概只有20%到30%之間。


所以,我們更擔心的是,「#腦死亡患者」這個說詞,會不會是中共用來對外掩蓋活摘人體器官的廉價託詞。


不過,這次案例與江蘇案例的報導相比,至少器官供體來源還有點出了是來自「湖南省」,而不是模糊不清的「外地」。


根據《新京報》對主刀醫生、浙大一院肺移植科主任韓威力的專訪,可以發現,這次供體是來自湖南省懷化市通道縣。這裡呢,是少數民族侗族的自治縣,位於山區,地點偏遠。


根據韓威力的說法,浙大一院的兩名醫生,是先搭了六個小時的高鐵到懷化,再搭兩小時的車抵達通道縣,取得器官之後,再搭車到桂林,改搭飛機回杭州。

但是,不同黨媒的報導裡頭,卻似乎可以拼湊出更多蛛絲馬跡。


中新網的報導裡,明確提到器官的運送流程:

  • 「1日上午,一位湖南腦死亡患者捐獻大愛。」

  • 「10:30,供體完成捐獻。」

  • 「15:56,供肺搭載的飛機落地杭州。」

  • 「17:00,供肺到達之江院區手術室。」


然而,在《新京報》的報導裡,可以發現,其實在取器官的前一天、也就是2月29日,浙大一院就已經和東方航空聯繫,尋求協助,要幫兩名負責取器官的醫生做特殊安排,方便他們加速通關。

也就是說,浙大一院應該是提前知道「腦死亡者」的器官是能跟病患配型成功的,才會派人大老遠去到通道縣取器官,也才會提前在29日就跟機場預約,安排所謂的「綠色通道」。以此推論,醫院應該是在29日之前就找到器官供體了。


至於浙大一院究竟是在哪一天找到這個可以配型成功的「腦死亡」供體?報導裡並沒有說明。


但是病患從16日開始使用ECMO急救,之後還得經過連續8天的核酸檢測呈現陰性,才能符合移植的條件。那麼最快最快,應該也是要到2月24日以後,16加8等於24嘛,醫院才能確定病患適合做肺移植手術。


假設醫生真的是在2月24日就決定要幫病患動刀,開始尋找供體來源,那麼一直到29日他們向東方航空預約綠色通道為止,整個過程居然才短短五天不到。那麼,這是不是和江蘇案例有著驚人的雷同呢?

  • 

第一,兩起案例尋找器官而且配對成功的過程,大約不到五天

  • 第二,兩起案例的器官供體,都是「#腦死亡」,但腦死原因不明,供體的身分背景不詳。

  • 第三,器官都歷經長途運送抵達醫院,可能都來自偏遠地區

另外,這兩起案例還有一個雷同之處。


上一集節目裡,我們提到過,負責江蘇案例的無錫人民醫院副院長陳靜瑜,因為涉嫌活摘器官,而被海外國際組織追查。而陳靜瑜工作的無錫人民醫院和中日友好醫院,也都涉入了活摘器官。


無獨有偶,韓威力本人以及他工作的浙大一院,也都在國際組織的追查名單裡榜上有名


巧的是,去年底,一名曾經在浙大一院參與過器官移植手術的實習醫生,向海外媒體透露,他曾在2011年某個深夜,參與一台肝移植手術,結果現場居然有公安人員到場


而且除了肝移植之外,他事後得知,旁邊還有另一個手術間在做眼角膜移植。他懷疑,器官供體很可能當時在隔壁的手術間裡,因為隔壁房間有幾個外來人員。


他根據自己的經驗研判,器官供體應該是政治犯,他說:「肯定是政治犯,肯定是的,否則的話,沒有必要警方要過來。如果是自願捐獻的話,那沒有必要。」

這位實習醫生還透露,後來浙大一院的肝移植權威、中國工程院院士鄭樹森在某次大會上提到說,「現在(供體)就沒有以前那麼多了」,「我們當年可以怎麼怎麼樣,現在就沒有那麼多了」


根據黨媒報導,鄭樹森的團隊在2017年底前,完成的肝移植手術超過2300例。而浙大一院的肝移植中心網,曾經在2005年1月28日的報導裡提到,鄭樹森在一天之內連續完成5例肝移植手術,一週之內完成11例肝移植。

這些數字聽起來相當不可思議,讓人不禁好奇,為甚麼鄭樹森可以做這麼大量的肝移植?器官都是從哪裡來的?背後是不是有個龐大的器官供應庫?浙大一院跟中共的活摘器官產業鏈到底有多深的關連?而現在韓威力做的肺移植手術,器官來源究竟是真的「腦死亡」病患,還是另外有「不能說的秘密」呢?


中國「腦死亡」器官供體為何多?

提到腦死亡,大家一定會好奇,怎麼這麼巧,中共的醫生可以連續兩天都找到腦死亡的人來提供器官,而且器官都還剛好能跟病患配對上?當然,我們不能排除真的有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只是機率上實在太低,而且太巧了,巧到讓人驚訝。


然而,有位網友提醒大家一件事,他說:「腦死亡……,突然想到一個東西,大家有想到嗎?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


腦幹撞擊機是甚麼呢?2017年韓國電視台「#TV朝鮮」製作一部記錄片,揭露前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曾經發明了一種「#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


新聞報導:「這個機器是用一個圓形的金屬球,直接錘擊腦殼,形成了衝擊波,穿越頭蓋骨到達腦部,讓人瞬間腦死亡。」

當時這種機器,已經研發到第三代。那大家知道,王立軍當時在重慶擔任公安局長的上司是誰?是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而薄熙來不但涉及想要發動政變而被逮捕,他還跟著江澤民集團一起進行活摘器官的勾當。



新聞報導:王立軍出逃美領館後,海外追查國際組織為揭開內幕,透過化身採訪,追查王立軍涉及的活摘器官暴行。

調查員:喂,是205醫院原秘尿外科主任陳榮山嗎?

陳榮山:對,對,對,你哪裏啊?

調查員:王立軍跨部門專案組的,

陳榮山:啊,啊,啊。

調查員:王立軍曾經在錦州公安局的時候,辦過一個叫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的,他們跟205醫院有一些合作的科學的研究課題。你們這些移植供體裡頭有在押的法輪功人員,有沒有這個事?

陳榮山:那都是經過法院的。



那麼,王立軍身為薄熙來的心腹,他發明這種瞬間殺人機器,目的是甚麼?是不是可能要用來讓特定的人快速腦死亡,好讓這個人的器官還可以維持一定時間的新鮮度與存活度,用來作為器官移植使用呢?


雖然王立軍已經被抓,甚至傳出他已經在牢裡死亡。但是,如果這部機器還在被中共秘密地用來活摘人體器官,那是不是就可能說明了,為甚麼中共可以輕易找到這些「腦死亡」而且器官配型成功的供體呢?


當然,事實的真相是不是這樣,我們還不知道,恐怕只有中共與活摘產業鏈裡的人最清楚。但是,中共連續高調宣傳兩台肺移植手術,不但意外揭露了自己的器官來源相當可疑,也讓人質疑,中共是不是想要藉此讓活摘器官產業再次走上檯面,同時也要藉此塑造「中共通過器官移植、對抗病毒、拯救全世界」的虛假形象


不過,我們要提醒一件事,如果病毒無法獲得根本的控制與撲滅,那麼不管換了多少肺臟,病人還是可能會再感染病毒。

好,最後我們再重複一遍,江蘇的肺移植案例與浙江案例有哪些共同點:

  • 第一,尋找器官而且配對成功,大約不到五天。

  • 第二,器官供體都是「腦死亡」。

  • 第三,供體腦死原因不明,身分背景不詳。

  • 第四,器官歷經長途運送抵達醫院。

  • 第五,主刀醫生與醫院,涉入活摘器官暴行。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您上YouTube網站查詢「唐浩」或者「世界的十字路口」,就可以看到更多、更完整的節目內容,也歡迎訂閱我們的頻道。


我們下次再見。

《 活摘 》 唐浩

黑醫奪魂名利逐,赤匪蝕心人性蠹;

屠民割器血漫塵,惑迷四海冥獄步。

🔔歡迎訂閱 + 按小鈴鐺🔔

👉請捐助「世界十字路口」

📧「世界十字路口」節目郵箱 🗣


© All Rights Reserved.


#武漢 #肺移植 #陳靜瑜 #韓威力 #鄭樹森 #無錫人民醫院 #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浙大一院 #活摘器官 #新冠肺炎 #中南海 #紅二代 #活摘器官 #武漢肺炎肺移植 #新冠肺炎肺移植 #武漢肺炎活摘器官 #武漢肺炎活摘 #武漢肺炎封城 #武漢肺炎流感 #武漢肺炎統計 #習近平 #中南海 #李克強 #武漢肺炎習近平 #武漢肺炎最新 #武漢肺炎最新消息 #新冠肺炎最新消息 #新冠肺炎最新 #新冠肺炎活摘 #武漢肺炎北京 #武漢肺炎中南海 #新冠肺炎中南海 #武漢肺炎中日友好醫院 #武漢肺炎紅二代 #武漢肺炎造假 #武漢肺炎燒活人 #武漢肺炎中共造假 #武漢肺炎掩蓋 #大衛喬高 #大衛麥塔斯 #血腥的活摘器官 #王立軍 #薄熙來 #江澤民 #薄熙來王立軍 #谷開來 #薄熙來政變 #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 #腦幹撞擊機 #王立軍活摘器官 #薄熙來活摘器官

435 次瀏覽
捐.gif
  • Facebook
  • Instagram
  • Wix Twitter page

©2020 by YouLucky.com | World Fortunes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