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武漢醫生爆「遺體多到用貨車拖」;湖南爆發禽流感;中共數據藏神秘規律?內蒙古驚傳「無接觸」感染|世界的十字路口 唐浩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今天我們要繼續跟大家來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情,主要要跟大家探討幾個疑點,包括:

  • 疑點一:新冠肺炎病毒有無「陰謀論」?

  • 疑點二:中共官方數據,隱藏甚麼神秘規律?

  • 疑點三:疫情死亡人數有多少?

  • 疑點四:為甚麼紅十字會成為批評焦點?


不過,先來講一件事。在上一集節目裡,我們曾經提到湖北省陽新縣切斷網絡,有不少中國網友給我們反饋說,目前中共對網絡言論的封鎖非常厲害,極力掩蓋疫情。為了他們的安全,我們必須隱去他們的名字與頭像。


有人說,「在微信朋友圈裡,完全不能發關於疫情的視頻、文章,如果發了,哪怕是關於紅十字會不作為的文章,很快就會被查被封,馬上就看不了了。」也有人提到,「事實情況是現在政府在大力打擊翻牆軟件」,「現有很多翻牆軟件都被切斷」。甚至還有人反饋說,「我在微信上提起這個節目,馬上被網警發現了,然後被咔擦了。」


好吧,我們的節目被中共咔擦,應該代表我們做的方向是正確的,我們傳播的資訊是真實的,所以讓中共感到害怕。那我們就繼續努力做下去。


不過,我們先帶大家來看這兩天出現的幾個緊急的疫情重點:

重點一:東西方肺炎病患 糞便檢測出病毒

2月1日,深圳第三人民醫院的肝病研究所發現,在某些肺炎患者的糞便裡,檢測出新型冠狀病毒。


2月2日,澳門政府也表示,當地8名確診患者的糞便樣本也都驗出了新型冠狀病毒。而當年SARS病毒,同樣可以通過糞便傳播,而且病毒可以在糞便存活長達14天。


事實上,在1月31日,美國華盛頓州衛生部的流行病專家林德奎斯特(Scott Lindquist)就曾經披露,他們在一名病患的糞便裡發現了肺炎病毒,病毒「不僅會黏附在呼吸道的分泌物上,還會產生在糞便上」。

換句話說,肺炎病毒不只是會通過飛沫傳染,還可能通過糞便來傳染。這也讓我們必須警覺,如果住家或醫院的下水道或污水管,缺乏足夠的消毒能力或防護機制,病毒會不會通過污水擴大污染範圍?廁所、特別是公共廁所是不是可能會傳播疫情?如果病毒存在動物體內,會不會通過動物糞便或人的糞便去污染水源或農作物?


特別是江蘇也爆發了群聚感染,出現了一人感染10人以上的「超級傳播者」。所以這些問題,都是接下來需要釐清的防疫重點。


重點二:內蒙古傳出「無接觸」案例

2月2日,內蒙古通報了一起確診病例,這名40歲的男性病患沒有離開過當地,沒有接觸過發熱病人或野生動物,也沒有去過農貿市場,但卻還是感染了病毒。不過,這名男子住家樓下,住著一名確診病患。

這起確診案例相當值得重視,因為這次病毒變異得非常快速,是不是可能出現了空氣傳染現象,或者通過衛生排污系統發生了人傳人的傳染現象?


特別是,現在有部分城市已經要求,社區居民的門都必須強制上鎖,每三天才能開一次,讓居民在特定的時間段出來購買食物與生活用品,等於是一種軟禁。雖然這種軟禁是要強制居民在家隔離、減少人群接觸感染的機率,但是如果病毒真的可以通過飛沫以外的途徑傳播,那麼這種集體封閉式的軟禁隔離,會不會造成群聚感染?非常值得注意。


重點三:湖南發生禽流感疫情

很遺憾,湖北出現了新冠肺炎,湖南卻同時發生了禽流感。

2月1日,湖南邵陽傳出H5N1禽流感,養雞戶養的7850隻雞,死了4500隻。當地也隨即撲殺了1.7萬隻家禽。至於禽流感的疫情是否獲得控制、還是會繼續擴大?會不會傳染到人體身上?需要大家繼續觀察。


好,看完這些疫情重點,提醒大家要多留意居家衛生防護,保護自己,也保護別人。接下來,我們來探討最近幾個重要的疫情疑點:


疑點一:新冠肺炎病毒有無「陰謀論」?

相信很多朋友最近從網絡上、媒體上看到各式各樣的奇特消息,比方說,新型冠狀病毒是「有人刻意投放的」、「病毒是美國人放的」、「病毒是生化戰陰謀」、「中共要用病毒消滅中國一半人口」等等。不過,這些說法絕大多數都缺乏足夠證據。我們依據現有的證據與線索,幫大家整理一下事件脈絡與疑點:


在2018年4月5日,中共央視報導,科學家發現了一種源自蝙蝠的新型冠狀病毒。


2019年9月18日,武漢舉辦一場模擬新冠病毒感染的演習。顯示中共當局一年多來對病毒有所研究,在這次疫情爆發之前,就已經對病毒有一定程度的研究與了解,甚至不排除已經在研發疫苗,所以才能展開防護演習。


12月1日,武漢開始傳出感染病例,不過武漢市衛健委卻直到12月31日才承認出現疫情。儘管官方宣稱,病毒是來自華南海鮮市場,但後來經過學者研究證實,最初感染的幾個案例,並沒有去過海鮮市場,很可能在12月初或更早,就已經出現人傳人的疫情。


不過,全中國最頂級的病毒研究所——武漢病毒研究所,卻在事發後保持沉默,直到一個多月後的1月29日,才出來「報喜」,說他們研發出抗體檢測試紙,還找出三種藥物可以抑制病毒。

武漢病毒所能夠在疫情爆發後的短短一個月左右,就研發出抗體檢測試紙與抑制病毒的藥物,顯示武漢病毒研究所應該早已經掌握了病毒的特徵,甚至可能知道病毒的根本來源。但是,為甚麼最了解這個病毒的武漢病毒所,此前一直保持沉默,沒在第一時間出面幫助官方穩定輿論、安撫百姓?是不是因為內部有疏失而保持低調?這是第一個疑點。


第二個疑點,是關於病毒本身。最近有幾個研究相繼在《柳葉刀》、《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等知名期刊上發表,指出這次的新冠病毒,在基因組序列與結構上非常不尋常,不但基因組序列的中段,是在以前其它冠狀病毒裡沒見過的。而且,這個前所未見的基因組序列中段,正好是病毒可以入侵宿主細胞的關鍵。

此外,一篇來自印度學者的研究也發現,新冠病毒疑似被植入了艾滋(愛滋)病毒,結構特徵很不尋常。不過,這幾篇論文,目前還都有待學術界的「同行審查(peer review)」或者「同儕審查」,所以證據力度還有待進一步驗證。 不過,巧的是,這次武漢病毒所提出的三項可以抑制病毒的藥物,其中的「利托那韋(Ritonavir)」,就是用來治療艾滋(愛滋)病的。而日前宣稱病毒不會「人傳人」的北大第一醫院主任王廣發,後來感染肺炎後,也是使用這種藥物來治癒。


目前,結合種種線索來看,或許可以總結出幾個要點:

  • 第一,這次的新冠病毒的長相與特徵,看起來「很不自然」,幾乎不太可能在自然界突變而成,因此引發各界質疑是不是經過「人為加工」。

  • 第二,中方早已掌握這個病毒,甚至可能研究過疫苗。而且,目前還沒有直接證據可證實,中方通過生物工程手段製造這個病毒,或者研發生化武器。

  • 第三,病毒源頭並非來自海鮮市場,而且病毒構造很不自然,不能排除,病毒是從距離海鮮市場只有23公里的武漢病毒所外洩。如果真是如此,或許可以解釋為甚麼武漢病毒所沉默了這麼久。

至於病毒是意外地外洩,還是有人刻意對外投放病毒?目前不得而知。但是,由於病毒變異太過快速,即便武漢病毒所真的研製出疫苗,還是無法應對當前的疫情變異蔓延。


有趣的是,當外界高度質疑病毒是從實驗室外洩,中方出面澄清「絕非實驗室外洩」。不過,出來澄清的不是武漢病毒所或者中科院、衛健委等中央權威單位,而是位於廣東的中山大學醫學院院長跳出來說話。不知道,中共是不是要先通過次要人物來引導輿論帶風向,同時也為將來中央單位出面改口,留一點餘地呢?


疑點二:中共官方數據,隱藏甚麼神秘規律?

我們在前幾天的節目裡,多次提到中共製造假數據、掩蓋疫情真相的證據。


有趣的是,台灣網友也通過大數據分析,發現自從中共宣布確診案例超過2000人後,每天確診案例的成長速率十分接近,特別是1月29日到31日之間,每天的確診案例大約都是前一天的1.2倍到1.3倍。


還有台灣網友留言告訴我們,他發現,從1月29日到2月1日,只要把每天中共公佈的確診人數乘以0.22,也就是乘以22%,就等於當天的死亡人數。我也仔細查核了一下,確實是這樣。

不過,2月2日這一天,中共宣布確診案例14411人,如果乘以0.22,應該是317人;但官方公佈的死亡人數只有304人,出現了一點點差異,大約是乘以0.21左右。

換句話說,這麼整齊的數據,實在讓人匪夷所思,跟中共的GDP數據規律差不多整齊,每個季度大約以0.2%的幅度往下調。好萊塢電影《黑暗騎士》也曾經以一家華人公司的年度財報增長太過整齊,用來暗諷中共。


因此,這些數據規律再次讓我們看見中共是如何製造假數據、操控輿論來掩蓋疫情,也難怪中共官方總是說「疫情可控」了。因為要確診多少人、死亡多少人,都是他們可以在辦公室裡「控制」的。


疑點三:疫情死亡人數有多少?

究竟這場疫情造成多少人死亡?目前還難以掌握確切數據,畢竟中共方面極力掩蓋疫情真相,同時也設法截斷真相信息從民間傳播出去。


不過,最近網絡上傳出多個來自醫院現場的視頻,確實可以看見不少遺體被運出醫院,甚至還有醫院在5分鐘之內搬出8具遺體,令人驚訝。


武漢市急救中心的醫生向海外媒體披露,「很多病人還沒來得及看病,就在家裡死了,數量很多」,多到醫院「都是用貨車去拖(遺體)」。


還有熟悉武漢殯葬系統的民眾爆料稱,一個晚上就要處理700多具遺體。不過,這項數據我們目前還無法核實,只能參考。


然而,中國媒體《財經》在2月1日刊登了一篇名字叫做〈統計數字之外的人〉的報導,裡面披露了醫院處理這次疫情的驚人內幕。

由於求診病患太多,醫院病床太少,因此許多病患並無法住院接受治療。有醫生透露說,「這兩天醫院門診一天有120名左右的發熱病人,其中大約80名有肺部感染,但只有5名可能最終被收進醫院。」剩下的75名病患,只能回家裡去。


而且,只有住院的病患才能被列入「疑似病例」,才有資格做核酸試紙檢查,也才有機會變成「確診病例」,才能接受官方所說的免費治療。


但是,因為醫院病床太少,大部分病患沒機會住院,不但沒法確診,連列入「疑似病例」的資格都沒有;而且即便病患住院,但醫生透露,經常會因為不明原因而缺乏核酸試紙,無法檢測病患,也就沒法確診。如果病患沒有確診就死亡,就不會列入「確診死亡人數」,只能算「肺部感染死亡」。


所以,這篇報導強調:「目前外界所看到的確診、死亡病例數字,不能反映實情。」


這篇報導能在中國境內出現,確實相當罕見,引發網友熱烈討論,但也隨即被當局屏蔽。不過,這項來自武漢第一線的報導,再次告訴我們中共掩蓋疫情的另一個手法:通過醫療程序的認定與拖延,減少確診與死亡人員的表面數字。


疑點四:為甚麼紅十字會成為批評焦點?

最近這幾天,湖北紅十字會成為網絡輿論的砲轟焦點。

因為不斷有武漢民眾發出視頻或網絡信息,指控各地民眾捐給紅十字會的抗疫物資,都被當地官員囤積起來,並沒有發送到前線醫護人員,引發民眾不滿。


而且,還有媒體追蹤發現,有多位湖北省官員前往紅十字會的倉庫拿走大量口罩,並且支吾其詞,讓人質疑這些醫療物資都被中共官員攔截霸佔,作為特權階級使用。


中國紅十字會在中共體制下,基本上屬於官方機構,跟其它國家的紅十字會是民間組織非常不同。像湖北紅十字會會長趙海山,就是湖北省副省長。因此,中國紅會的腐敗消息、負面新聞也時有所聞。


湖北紅會囤積物資、不作為的消息傳出後,隨即引來海內外媒體批評,連中共黨媒與海外親共媒體都加入圍剿。


後來,中國紅十字會的中央出面介入,宣示要「確保捐贈款物公開透明」,以平眾怒。


不過,這裡我們要提醒大家一點,為甚麼這時候中共會允許網絡言論去批評紅十字會?甚至連黨媒也加入砲火行列?是中共真的懂得「苦民所苦」嗎?我們必須留意三個可能性:

  1. 轉移海內外輿論焦點。當海內外集中聚焦中共的掩蓋疫情與民間疾苦之際,中共讓黨媒與網絡聚焦紅會的特權腐敗問題,引導輿論、轉移焦點,避免集中在中共身上。

  2. 宣洩民怨,降低人民對黨的不滿。這次疫情讓許多民眾看見中共隱瞞疫情或防疫不力,蓄積龐大民怨。中共相當熟悉社會控制的手段,因此順勢把紅會樹立成箭靶,讓民眾與媒體輿論集中砲轟,讓民怨找到宣洩出口,降低黨的政治風險。說白了,就是「調虎離山」、「棄車保帥」。

  3. 營造「黨為人民伸張正義」假象。紅會腐敗引發人民不滿,黨中央再出面介入,營造「為民除害」、「關懷人民」的「偉光正」形象,讓人民繼續對黨感恩戴德。


好,從今天的節目裡,我們再次看到中共在這次疫情當中,慣用的幾個維穩手段,包括:

  • 一, 製造假數據,維持疫情穩定、可控。

  • 二,操控醫療程序,降低疫情數據。

  • 三,樹立替罪羊當箭靶,轉移焦點,宣洩民怨。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您上YouTube網站查詢「唐浩」或者「世界的十字路口」,就可以看到更多、更完整的節目內容,也歡迎訂閱我們的頻道。

我們下次再見。

《 紅匪禍民 》唐浩

紅樓權貴遮天狂,百姓無依斷魂殤;

江山渾黯墳遍野,大疫舞刀誰能藏。

🔔歡迎訂閱 + 按小鈴鐺 🔔

👉請捐助「世界十字路口」

📧「世界十字路口」節目郵箱 🗣

🗽走近川普
🛰透視中共統戰
📢香港「反送中」
💵美中貿易戰
🇹🇼2020台灣總統大選

© All Rights Reserved.

#武漢肺炎 #武漢 #新型冠狀病毒 #新冠肺炎 #新型肺炎 #武漢肺炎最新消息 #武漢肺炎死亡人數 #武漢肺炎最新 #武漢肺炎確診 #武漢肺炎糞便 #禽流感 #武漢肺炎澳門 #武漢肺炎美國 #武漢肺炎造假 #中共造假 #中共掩蓋 #內蒙古 #蝙蝠 #武漢肺炎陰謀論 #武漢病毒研究所 #武漢病毒所 #中科院 #王廣發 #愛滋病 #艾滋病 #湖南禽流感 #湖南邵陽 #江蘇群聚感染 #病毒陰謀論 #武漢肺炎疫苗 #SARS #超級傳播者 #H5N1 #柳葉刀 #新英格蘭醫學 #統計數字之外的人 #財經 #PTT #自由時報 #紅十字會 #湖北紅十字會 #趙海山 #紅十字會口罩 #紅十字會特權 #湖北斷網

110 次瀏覽0 則留言
遠見快評,老外看中國,新聞最嘲點 等多個自媒體節目匯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