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覆網友Q&A (上)】唐浩是誰?《世界的十字路口》如何誕生?|世界的十字路口 唐浩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今天可以看到我們節目非常不一樣,我們來到了紐約出外景。


因為自從我們第一部視頻推出到現在,剛好過去了一個月,我們目前的訂戶人數剛好突破6000人。


在此代表我們團隊向各位表達感謝,感謝各位的訂閱還有支持。


那我們一直想做一件事情,就是希望有機會好好的跟大家介紹一下我們自己節目、我們的團隊、以及我們的目標。同時回答一些朋友的問題。所以我們今天特別製作了這個「會客室」的欄目,來跟大家交流一下我們的一些幕後花絮,或一些心得,以及回答朋友們的一些提問。


其實不管每位觀眾有沒有訂閱我們的節目,都是我們很珍惜的朋友,我們也希望你能夠訂閱,而訂閱之後記得打開旁邊的小鈴鐺,這樣我們新的影片出來,你才能收到我們的通知。


第一個問題就是大家很好奇我到底是誰?

我是一個知名的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至於哪個大學?請容我先不講,免得中共去騷擾我的母校,或者是加強統戰。


我早期在新聞傳播領域從事學術研究,也出了兩本相關的學術書籍。本來想當學者,但是沒當成反而當了記者,進到了新聞業界去。我在亞洲的媒體,再到北美的媒體工作過。擔任過的職務包括:財經雜誌的研究員、資深記者、電視新聞的主編、制作人,後來又到報社當主筆、現在就主持這個「世界的十字路口」的節目,也同時是節目的評論員。


那我自己因為工作經驗跟生活經驗必較特殊一些,跨國、跨文化、也跨了兩岸三地,都有去過。所以結合我自己的人生經驗,跟我的工作經驗,我發現有些看事情的角度,其實很多媒體並沒有提到。


因為有些事情,你從一扇窗看,跟從多扇窗一起看,看到的樣貌是截然不同的,所以我們決定開始製作這個頻道,來跟大家分享,從我的角度,從我自己的經驗看到的世界,以及我看到一些世界的重要事件,它背後可能有哪些特殊的意義?或是什麽樣特殊的脈絡跟未來的趨勢發展?


這就是我們製作「世界的十字路口」的初衷。


我記得我以前在跑新聞的時候,有個印象深刻的趣聞,那時我跟著國內的一群富豪出訪,那群富豪每一個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企業的老板、各省大企業老板,講出來大家都一定知道,所以我不能提他們的名字。那個時候我跟他們去到海外,我發現一個事情,因為那時候他們可能誤以為我是某個富豪的孩子,所以就會跟我就點頭打招呼,然後我聽到他們在言談當中都在罵共產黨,都在罵共產黨是貪官,比方有人說中秋節快到了,那個誰誰誰貪官來,就是說要我給他送禮,說要送月餅,但其實是要錢。就這樣子一直罵,很有名的富豪都在罵共產黨官員。


那個時候就覺得,哎呦,這挺有意思啊。

這些富豪,平常在官員面前都是畢恭畢敬,保持一個樣貌,對黨都保持一個樣子,但私底下卻是罵起來嘴不停的。然後另一件很好奇的是,剛好跟他們吃飯的時候,看到一桌一桌圍著吃,富豪有幾十個人,分成好幾桌,然後我就發現到每一桌富豪中間,都會有一個年輕的小女生,可是你一看就知道,這女生跟他們不認識,因為那女生看起來沒什麽表情,然後富豪們也不跟她講話,在餐桌上富豪們都不吱聲,不太講話。然後我才知道,原來這些「小女生」就是中共派出來監控他們的人。


所以你就可以發現,不是只有平民百姓被監控,連這些社會上層的權貴們、富豪們也都是被中共監控的。所以這個社會等於是活在一個不自由(備監控)的社會底下,很多真相當然就看不到,很多真相就不會被披露出來。


所以在國內的傳媒,基本上是沒有什麽自由空間可言的,也很難報導出所謂的真相。


那到了海外,自由言論空間就比較大。所以我們希望通過這個節目,也把我們看到的事件真相,通過我們的詮釋、通過我們的分析,帶給大家一個新的觀點,從另一個角度去看世界。

不見得我們說的就是準確的,也不見得我們說的就是絕對的真理,但是呢,至少可以提供大家一個新的角度,跟黨媒不一樣、或者跟台灣的媒體不一樣、或者跟香港媒體不一樣,讓大家一起來多一個角度,可以多看一點世界。


你看世界的角度越多,你越能夠有理性的資訊去判斷事件的真實是什麽。


看到很多人好奇的我是哪裡人?

其實我覺得這個問題反而是最不重要的問題,為什麽呢?

因為其實我們看一個人,應該是看他說的話有沒有道理,而不是看他是哪裡人,再來決定他說的有沒有在理,這樣做是會因人廢言的。


那我知道我在跟大陸的朋友相處,或是跟台灣的朋友相處,甚至是跟香港朋友相處,都發現一個現象,就是人,都會有一個先入為主的成見的問題。


比方說有的大陸朋友,他聽到這位是台灣人,就覺得他不懂大陸,就不太相信他所說的;台灣的朋友呢,有時候聽到這人是大陸人,就覺得他不懂台灣,也就不想聽他所說的。會有這種情況,這是刻板印象,也是一種先入為主的成見,當然這很正常,因為人本來就是感性的,感性的思維常常會主導你的理性思維。


可是我希望打破這樣的思維,希望大家真的可以很理性地、冷靜客觀地去看世界,去看言論本身到底有沒有道理?講的東西到不到位?在不在理?如果可以的話,其實我們就應該去接受看看。


其實,世界永遠是無比的寬闊,永遠比我們想像的寬闊!而且當你在新聞業這一行,做得越久,越會發現,世界比你想像的寬闊,而自己非常渺小。


為什麽要做「世界的十字路口」這個節目?

我做新聞做了很多年,然後我發現,其實新聞是有局限性的。


因為有些東西,其實它已經發生了,可是因為你沒辦法取得到第一手的事實或證據,但是你知道這事情已經存在,而且邏輯也很清楚,但是你不能說。而有些東西是你不能去接觸的,不能去挖出來的。比方說我們會收到很多的報料或很多的信息,但其中大概只有五成或六成左右是可以做成新聞的,而其他四成左右的信息,其實我們沒辦法做,或者是不能做。再加上即便一條新聞我們去採訪了很多東西出來,可是最後呈現給觀眾的,也只有六七成左右;有些東西限於篇幅等因素沒辦法放進去。所以新聞其實還是有局限性的,沒辦法很完整的呈現某些事件的脈絡和意義。


在這個信息爆炸的年代,我們不缺資訊,我們缺乏的是能夠提供你詮釋的角度、觀點,然後幫你把種種線索串聯起來,告訴你意義跟脈絡的解讀!


所以我們決定做這個頻道,通過現在很流行的youtube自媒體,來跟大家分享我們的觀點,我們對事件的解讀,還有我們看到的世界觀。


另外我們團隊中,不只是我,我們團隊裡很多人都有這種跨東西方、跨中外的文化生活背景,所以我們在看待事情的角度、分析議題的視角,就可能不太一樣。特別是跟中國媒體、大陸媒體、台灣媒體、香港媒體,都可能會不一樣。所以我們決定把這樣的信息和內容,通過自媒體來呈現。


特別是因為之前我在做商業媒體的時候發現,海外的商業媒體,它的局限性也越來越大,主要有兩個局限,第一個侷限就是商業環境的局限,因為媒體為了賺錢,所以很多事情如果不賺錢的話,不做;可能會得罪廣告主的東西,不做。那其實就變成表面上看似自由的言論空間,實際上被商業環境給控制、限縮了。


很多東西我們跑了(跑新聞)之後,發現不能報,公司高層不讓報,或是這東西就是不能做的,很多事情不能講,比方說一件事情牽扯到某個政治人物,而這政治人物跟我們老板關係很好,或者他跟某個廣告主關係很好,那我們就不能得罪他,所以很多事情變成不能講的,這就是商業的侷限。


第二個局限是來自於中共的局限。大家可能覺得說中共不是控制國內的媒體,怎麽會侷限到海外?沒錯,現在中共對媒體的干預,特別是大外宣計劃2009年推出之後,在全世界滲透了越來越多的媒體,不只是台灣、香港,包括美國也有很多媒體也是被中共一步一步地蠶食鯨吞。

在媒體當中我們可以感受到中共的言論審查,通過我們媒體高層,一層一層的滲透到基層的記者來。所以變成我們很多言論在報導取材上,沒辦法做一些對中共不利的,或者說關於中國危機的東西。


新聞媒體的另一個重要角色就是告訴人民危機在哪裡?提醒人民要警覺。可是因為中共的言論控制,不讓我們報這些東西,所以我們沒辦法把這些危機、真相,告訴給中國的百姓,這就是一個新聞人失職的時候了,他沒辦法去警醒這個社會,提醒這個社會要做什麽防範。那這樣做新聞下去,其實沒有什麽意義了,這也是後來我離開亞洲的商業媒體來到北美的原因。


我們在新聞業界發現有越來越多東西的真相是不能說的,而其中最不能說出的真相,絕大多數都與中共有關,不管是全球性的議題、中國兩岸三地的議題、還是某些區域性的問題,其背後的因素都跟中共有關。但是這些在一般的商業媒體我們不能講也不能說,即便我們做了之後,也會被主管給撤掉。


另外有的媒體為了進入中國市場,它要取悅中共,所以一味的報導共產黨想聽的話,而不是去警告中國人民可能會遇到什麽危險,不是照顧人民百姓,而是討好共產黨。這樣的媒體其實是失職了。


而且現在有很多的媒體,它的世界觀其實是很狹隘的,它沒有一個宏觀的全球觀來看世界,經常從狹隘的地區觀點,或者從黨派利益的觀點來解讀事件。所以就變成很多事情它分析出來的言論就很片面、很侷限,那我覺得會引導觀眾做出很多的誤判,這會造成未來的風險,你沒辦法警覺到未來會發生什麽事情,這樣是很危險的。


所以我們決定通過「自媒體」的方式來給大家提供另一套觀點、提供我們的解讀。那我們不敢說我們說的東西就是最正確的、或是最全面的,但至少提供一個不同方向、不同角度的觀點,提供大家做理性的選擇跟判斷。我們相信一件事情:當你手邊的資訊越多,你越安全;當你資訊越少,你越有危險。


接下來跟大家談一談我們內容這個節目的內容取向是什麽?

我們目前主要針對在國際上很有影響力的重要時事來做分析解讀,主要包括「美中貿易戰」、中國事件、台灣總統大選、以及香港的「反送中運動」。目前這幾個事件剛好是全球最受矚目的重點話題,大家可以看到過去一個月以來,基本上都在這些問題上打轉,那當然如果將來發生其他同樣很重要的國際性問題,我們也會拿進來談,跟大家一起分享。


希望幫大家盡量掌握重要的國際時事,同時提供比較及時的,或是比較不一樣的觀點,方便大家來做選擇。


請大家注意,我們不是新聞報導,而是評論,是我個人的見解跟意見。所以是主觀的,不是客觀的。我們提供足夠的證據跟邏輯,然後結合我們的主觀分析,提供大家一套詮釋的方法,成為你專業知識庫裡的一個選項,幫助你來理解事件。


很多朋友問到了節目名稱的問題

這個「世界的十字路口」的名稱跟紐約其實是有關係的,因為紐約的時代廣場就被稱為「世界的十字路口」,那我們剛好在紐約,所以有這樣地緣上的關係。再來很重要一點是我覺得它的內涵也很好,因為放眼當今全世界,很多國家真的就走在歷史變化、世局變化當中,所以他們都剛好走在一個選擇的「十字路口」。


很多國家都走在「十字路口」上,全世界走在一個十字路口上,那你我也同樣走在「十字路口」上,所以我們這個名稱叫「世界的十字路口」,我想某種程度是蠻恰如其分的。


當然有時候我跟同事們開玩笑說,我就是這個「十字路口」的交通警察。


》》》未完待續

《緣續》唐浩

千年輾轉八極遠,煙茫網海續奇緣;

乾坤旋易新紀換,善德守真望天園。

🔔歡迎訂閱 + 按小鈴鐺🔔

👉請捐助「世界十字路口」

🗽走近川普
🛰透視中共統戰
📢香港「反送中」
💵美中貿易戰
🇹🇼2020台灣總統大選

© All Rights Reserved.


#反送中 #台灣大選 #貿易戰 #新聞時事 #媒體 #真相 #國際視野 #鏡頭下的國際

10412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