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非洲蝗蟲動地來;武漢一死死全家

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最近我們一直關注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這一期節目,我們先談談另一件事,也許可以作為一種放鬆。

大家看一下這張圖片,有密集恐懼症的朋友,可能會不舒服。這是源自非洲的「蝗蟲大軍」,已經飛越紅海、穿過中東,抵達巴基斯坦和印度,紛飛在中國的家門口。

中國科學院的微信公眾號「中國科訊」2月15日發表文章,稱4000億隻沙漠蝗蟲已經衝進毗鄰中國的巴基斯坦。大家可能對這些蝗蟲沒概念,先看看個頭,大的可以達到這麼大!


這個「中國科訊」的文章說,蝗蟲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遷徙害蟲,而「沙漠蝗蟲」是最具破壞力的種類之一。它們每平方公里可以達到4000萬隻,每天可飛行150公里,而且成蟲壽命長,可以活100多天。而根據肯尼亞政府的聲明顯示,沙漠蝗蟲群每平方公里,甚至能達到1.5億隻的數量。


這一次參與東征的蝗蟲大軍,源自非洲東部的埃塞俄比亞、索馬里,還有肯尼亞。當地蝗災的見報時間要早於大家對當前肺炎瘟疫的普遍關注,是在2019年的12月,但是很多人沒想到這些小飛蟲會跑到中國邊境。當時有報告預測,那三個非洲國家的蝗蟲,數量會達到3600億隻。


面對密不透風的蟲陣,埃薩俄比亞只有3架能噴農藥的飛機,肯尼亞也只有5架,未免太過力不從心。而空中灑藥的最佳時機,是早晨蝗蟲留在地面的時候,但是無奈經常有雨水阻礙灑藥行動,而雨停後,大量蝗蟲早已升空。隨著氣流,蝗蟲最高可以升到900多米高,埃塞俄比亞的飛行員說,飛機灑藥的時候,這些蝗蟲多到能堵塞飛機進氣口,很危險,而每次灑藥任務結束後,擋風玻璃和飛機身上已經滿是碎成泥的蝗蟲醬。


這些蝗蟲破壞力驚人。「中國科訊」採訪專家說,蝗蟲等遷飛性害蟲的蟲口密度異常大,數以億計成群飛行,食性雜,就是不挑食,只要牙口能咬動的估計都吃,所以接受採訪的專家說,很難有有效的防治辦法。


埃塞俄比亞、索馬里、肯尼亞,這三國本來就乾旱,植被有限,聯合國糧農組織統計數據表明,這次蝗災的破壞力是東非的25年之最,肯尼亞的70年之最。而索馬里和埃塞俄比亞則乾脆宣布農業生產完全停止,幾百萬人吃飯受到威脅。


在禍害了這三個國家之後,大概在今年1月份,這批蝗蟲跨越紅海,到了中東的沙特、蘇丹、也門,隨後又繼續向東北方向移動,入侵伊朗等國。


近來,蝗蟲大軍進入巴基斯坦,在該國製造了27年不遇的蝗災,令巴基斯坦在1月31日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今年2月,蝗蟲正式進入印度,數量也繁殖到了4000億隻。印度拉賈斯坦邦首當其衝受到衝擊,555萬畝農田被毀。「中國科訊」引述學者預測的數據說,蝗災可能讓印度糧食減產30%--50%。


目前已經有十幾個國家受到蝗災侵害。2月10日,聯合國糧農組織呼籲各國援助受蝗蟲威脅的國家,目標款項是7600萬美元,截至當天只籌得2100萬元。11日,該組織向全球發出預警,稱蝗災會帶來嚴重食物短缺,數以百萬計的人,將需要糧食救濟。而且今年6月旱季前得不到控制,蝗蟲數量還能增加500倍。例如,在非洲東部埃塞俄比亞等國,之前蝗蟲產下的卵,就有可能在雨露滋潤下,在今年夏天形成新的蝗災。


2月12日,聯合國繼續發出警告,如果不及時應對,東非地區1300萬人將面臨糧食危機,損失可達超過10億美元。其實他們是至少希望湊齊那救災的7600萬美元。而且,如果現在這些資金不到位,造成應付蝗災不力,未來可能要花費10倍左右的資金幫助災區恢復。

在聯合國重重警告下,中國的民眾現在也開始關注近在家門口的蝗蟲。


對此,早在2月6日,中華糧網易達研究院的一名官員對「第一財經」的記者表示:不用過度擔心。

對此,2月15日「中國科訊」文章引述的大陸專家觀點,說從歷史來看,非洲蝗蟲從印度直接進入中國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有的專家也提出關注,就是中國大陸因為農村城鎮化發展,一些土地荒廢,雜草叢生,這也成為蝗蟲理想的棲身之所,成為發生蝗災的危險所在。


2月16日,大陸農村農業部的種植業管理司也表示,沙漠蝗蟲危害中國可能性小。但說會密切追蹤和監測。


這種類似於「可防可控」的安慰已經讓中國人產生心理陰影,很多人仍在關注,這批蝗蟲到底會不會進入中國。網上惹來不少人議論,有人說已有肺炎疫情,不能再有蝗災了;也有人說當局應先提出預防辦法,未雨綢繆,不要重蹈覆轍。


如果說非洲蝗蟲不會危害中國,那可能還有另一原因。

中國網友們也是很幽默,有人說啊,在中國,蝗蟲不敢四隻飛在一起,為什麼呢?因為剛好可以串成一串,烤著吃或者炸著吃。

在緊張的瘟疫防治的同時,討論怎麼吃蝗蟲,似乎成了中國網路間一個難得的笑點。


有人說:看著蝗蟲很好吃的樣子,準備起鍋燒油。其實,蝗蟲就是螞蚱,在台灣應該叫蚱蜢,繁衍多了就成了蝗災,這東西真的有人吃,不知道這算不算野味。在中國大陸的網購平台上,就有賣各種炸螞蚱的,有香辣口味的、有椒鹽口味的,似乎帶籽的母螞蚱更受歡迎。


蝗蟲在這裡不僅可以吃,還存在商機,因此有網友開玩笑說,這滿天飛的蝗蟲,簡直就是滿天的鈔票。近日,中國網絡上難得的笑聲,不知道是不是被在印度的蝗蟲大軍聽到,可能會有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說到吃呢,在各國因為新病毒瘟疫而被隔離的人,他們的餐桌,近來也登上了媒體的版面。台灣媒體關注得比較多,因為當地PTT有一篇po文,專門關注這件事。


在武漢的方艙醫院,是一份帶有四菜的便當;對岸的台灣,每人有兩個主菜、6個配菜;日本是燒肉和配菜,在公主號郵輪上,也有便當和水果可吃;韓國是鰻魚以及8個配菜;比較讓人驚訝的是美國,居然為了慶祝超級盃,隔離營裡面的人開始「雞翅party」,從照片上看,跟平時的資助party吃法差不多,又人擔心這個吃法會不會引起交叉感染。這是我們根據配圖來看,不排除飯菜有另外的擺搭。


雖說在隔離營吃飯方法過於豪爽,但是美國過敏與傳染病國家研究所(NIAID)對新病毒的調查可是很細緻。最近他們公佈了這種病毒的清晰影像,圖中黃色的球狀物就是新型冠狀病毒,藍色、粉色都是細胞表面。這是從美國的新病毒患者身上分離出的病毒,又透過掃描設備和著色處理,呈現出來的。長相跟SARS很相似。


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冠狀病毒研究小組最近經過研究,也認為新病毒與SARS病毒是同一物種,因此他們給這種病毒的正式名稱是SARS-CoV-2,跟世衛給出的Covid-19還不一樣。讓很多科學家困惑的是,這種新病毒長得像SARS,但是威力可跟SARS不同。因此,對這個病毒的命名,其實有關爭議還在持續。

近來,有關新型冠狀病毒涉嫌人造和洩漏的說法,受到廣泛的關注。但是不知道大家是不是注意到了一個這種說法的「番外篇」。很巧的是,1981年,美國作家孔茨在自己的驚悚小說《黑暗之眼》裡,居然講到了跟現在發生的事極為相近的故事。


書中提到,中共在武漢市郊外的RDNA實驗室,通過在無數政治犯身上進行的試驗後,製造出一種名為「武漢-400」的病毒,傳染和致死率都很高,而且只會傳染給人類,感染者4小時後就能成為傳染源,患者會腦部受創,器官功能異常,多數12小時內就會死亡。這本小說寫到,當局要把它作為生化武器,但是一個叫李晨的內部科學家,帶著病毒資料向美國投誠,最終與美軍合作研發出這種病毒的疫苗。


這本小說現在在網上還能找到完整版的下載。因為它提到的地名和人造病毒問題,與現在武漢爆發新病毒瘟疫的背景和爭論,極其相似,因此引來許多媒體的報導。


前兩天,出現了有關本次新病毒疫情的「零號病人」的傳言,就是第一個被病毒感染的人,是武漢病毒所的新晉女研究生黃燕玲,已經因感染身亡。這個消息被迅速闢謠,連傳出這個消息的本人都否定了自己的信息。但媒體還在關注,因為這件事留下一些疑問:比如為什麼消息傳出時,黃燕玲在武漢病毒所網站上,只有名字,而其它信息全變成空白;武漢病毒所在被媒體查詢時,先是不清楚有沒有這個人,後來又確認有但去向不明;黃燕玲本人也沒有出來闢謠,而一直是病毒所發聲明回應。


按專業人士的說法,找到第一個病人,或者叫「初始病例」,非常關鍵,因為只有找到這個傳染源頭,才能確定傳染鏈,從而阻斷疫情傳播。


黃燕玲這件事情剛剛告一段落,又傳出另一件事。


這是在2月17日下午,微博名為「微客鐵汁5」的帳號發出消息,自稱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陳全嬌,附上自己的身分證,實名舉報病毒所所長王延軼洩漏病毒。


但是很快,病毒所官網發布闢謠聲明,也說是陳全嬌本人,說自己從未發佈任何相關的舉報信息。

新浪微博CEO王高飛也說,微博上的舉報信息是假的,因為IP在境外。


但是有關王延軼這個人的背景,現在議論很多。今年1月31日,說「雙黃連」口服液能抑制新型冠狀病毒,王延軼就是消息的聯合發佈人之一,這引發市場搶購雙黃連口服液,但很快,這個消息被證實是沒有權威機構證明,王延軼的專業水平也因此被質疑,她的背景正受到越來越多的人關注。比如她2018年12月就升任武漢病毒所所長,屬於正廳級,這跟地級的市長是平級的,但她僅僅還是一個年輕的80後,鍾南山退休前才升到正廳級的位置。王延軼在北大唸書的時候,跟當時她在北大的老師舒紅兵結婚,而舒紅兵據說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長子江綿恆的附庸。舒紅兵在2011年成為中科院院士,現在是武漢大學醫學研究院院長。


這是因為「陳全嬌舉報」事件,跟各位簡單介紹一下事件關鍵人物「王延軼」的背景。

現在這個病毒,傳染性很強,而且傳播途徑也比較多,這也是為什麼,大家都想知道,這個特異病毒的來源。為了阻絕病毒傳播,現在除了隔離人員,連花的錢都成了隔離的對象。


中國的央行,為防止病毒聽過人民幣進行傳播,也開始對「錢幣」展開了消毒、隔離,甚至是銷毀的工作。


中國人行副行長范一飛,在2月15日的新聞會上說,商業銀行收到的現金,必須消毒後才能再給客戶。在疫情嚴重的地區,人民幣要進行紫外線或高溫消毒,存放14天再投放市場。范一飛並說已經向武漢當地劃撥40億元的新鈔。


而大陸南方報業甚至報導,中國人行在廣州的分行,對來自醫院、公交和農貿市場的現金鈔票,進行兩次消毒後會直接銷毀。


2月10日,新加坡的傳染病專家在答記者問時,也提到,摸過錢幣的手,要用酒精或肥皂洗淨。


美國媒體CNN也報導,2017年紐約做過一次研究,在美元現鈔上發現了家養寵物的DNA、毒品殘留物、細菌和病毒。但是直接因為錢幣造成的疾病傳染還屬少見。不過一切還是小心為妙。

目前,瘟疫的爆發地武漢,2月17日開始又要進行為期三天的「拉網式」排查,強調對四類人員,就是有關新病毒的確診、意思、發熱、密切接觸者,「應收盡收」。因為現在已經被撤換的前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2月10日曾說,全市排查率達到99%,戶數覆蓋率達到98.6%,按理講這樣的話,應收的四類人員應該被排查得差不多了。但是呢,大陸媒體《第一財經》報導,這輪清查之後,微博上還是發出很多求助信息,因此認為之前的排查是流於形式。而這一輪為期三天的排查,要求還是「不漏一戶、不漏一人」。


而根據一名武漢人拍攝的視頻,我們能聽到,視頻中的擴音器說,要將原來居民區中,每家每戶一週可以有一人出來購物的半封閉管理,變成了不准任何人進出的全封閉管理,社區散步也不可以,違令者會上報派出所。


武漢市華僑城的一份通知還顯示,2月15日開始,公安巡邏隊在街面上,會抓不帶臨時通行證的出行居民,抓到後送體育館集中隔離。聲稱從15日開始嚴格管理,無通行證不能外出。

在跟武漢市實行幾乎同樣封鎖等級的湖北孝感市,在2月17日早上,當地一個縣級市應城,有人拍到行人在街上被抓走的情景。

而無論是被捉去集中隔離,還是居家隔離,吃飯都是大問題。不過同樣是官方媒體,細心人發現,卻傳出了不一樣的資訊。今年2月1日,湖北省政府網站引述湖北日報的消息說:湖北存糧可以供應全省一年以上,而2月6日北京青年報報導「中儲糧」的消息,這個時間長度,一下從一年變成了半年。

糧食問題是當前另一個亟需重視的重要事項,而因瘟疫衍生的一幕幕人間悲劇,我們已經見過太多。

例如,湖北電影製片廠導演常凱,2012年參與製作電影《我的渡口》而展露頭角,2013年此片還參展了北京國際電影節。而如今,包括他在內的一家四口都因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而離世。而他的離世,也與醫院無床位接收有關。


55歲的常凱家在武漢。大年初一,常凱的父親開始咳嗽,在拜託了所有朋友後,因為病床緊張,常凱的父親還是無法住院,2月3日,他的父親首先撒手人寰。


這時,常凱的母親也被發現感染,同樣是無藥可用,無醫院可去,於是2月8日去世。

沈浸在悲痛中的常凱和自己的妻子、姐姐,也被感染。2月14日情人節,在妻子的注目下,常凱和自己的姐姐一同離世。而他的妻子也因感染重症而正在治療中。兒子在英國讀書幸免於難。


常凱在離世前的遺書裡寫道:送父親至多家醫院就治,均告無床位接收,無情冠狀病毒也吞噬了愛妻和我的軀體。我一生為子盡孝,為父盡責,為夫愛妻。永別了!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

網上近日還流傳一段視頻,在武漢的一個女孩,不知是因為爸爸感染病重,被送去醫院,還是因為爸爸已經離世,當街痛哭。


類似這樣的畫面,我們又想到了此前在網上很多人轉發的,另一名武漢女孩,2月2日晚,她的媽媽因為感染病毒離世,她在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外目送載著媽媽遺體的車,一直喊「媽媽」,叫碎了所有視頻觀眾的心。而她的媽媽是當天覺得不舒服去醫院,當天就離世了。


本來2月16日,有人在微博發消息說,這名女孩也因為感染去世,但是2月17日,又有另外一名自稱知情的人,稱16日聯絡了這名女孩,說人還在,正與父親兩人居家隔離。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吧。

好,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在訂閱時,不要忘了在訂閱按鈕旁邊,點擊小鈴鐺圖案,及時收到我們上傳視頻的通知。

歡迎訂閱:http://bit.ly/3294I2B

498 次瀏覽
捐.gif
  • Facebook
  • Instagram
  • Wix Twitter page

©2020 by YouLucky.com | World Fortunes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