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武漢現移動方艙焚燒爐;北京返工者傳染政府 患者求生要闖兩關

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一線醫生透露患者離世前病狀:猶如被淹死】


2月17日,一名自稱在第一線救治新冠狀病毒患者的醫生,發出一篇短文,仔細描述了他親眼見到的,新病毒患者在被瘟疫奪走生命前的狀態。

這篇短文截圖在中國的微博上流傳,已經得到多家媒體的報導,其中一些描述,跟前兩天呼吸病權威專家鍾南山透露的,對新病毒患者的遺體解剖發現相符。


短文首先描述了患者去世前的情狀,非常令人揪心。患者會喊著醫生救救自己,期間一直是呼吸困難,但是知道生命的最後幾分鐘,患者意識還是清醒的。然後在吐出最後一口氣以前,會掙扎一番。


為什麼掙扎呢?這名醫生說,這類患者的死因,本質上跟「被水淹死」是一樣的。人被水淹的時候,肺部會進入大量的水,造成氧氣進不去,人被憋死。而新病毒患者的肺,在死前會被「果凍狀」的分泌物占滿,肺部的換氣功能消失,再濃的氧氣也充不進肺裡,即便用吸痰的方式,氣管鏡也沒法伸到終末端的地方。患者就像被淹死一樣離世。


此前鍾南山也說,在解剖新病毒患者遺體之後,發現其肺部並沒有大量纖維化,而是佈滿病毒造成的黏液,這一點跟17年前的SARS病毒,所導致的病狀是不同的。


【新病毒沒有特效藥 感染者求生要闖過兩關】


接著,發表這篇短文的一線醫生還提到了一個大家都關心的問題,就是這個病,有沒有的治。他的第一句話就是:沒有特效藥。然後他描述了當前對新病毒患者的大概治療過程。


第一步,給患者輸送純氧,但不是以插管的方式,堅持3、5天,如果病人靠此方法,血氧飽和度上升到正常範圍,人就熬過了呼吸衰竭這一關;如果捱不過去,就要進行第二步:上無創呼吸機,如果兩小時都沒有效果,就要切開氣管,插上「有創呼吸機」,到最後,如果有條件還能要上人工心肺機葉克膜(ECMO);這一步有一個例外,就是以上氣管插管的操作,一般不會給危重病人進行。原因是,這個前提條件要求很嚴。首先病房要是特殊的「層流病房」,就是有空氣淨化設備的病房,保證房內無菌,而且病房內醫護比要達到1:2或3,這類病房很少。這名醫生說,他所在的三家醫院,100多張病床,但只有一張病床能給新病毒患者進行插管治療。


那麼有人問了?假如為救一命,在普通病房了試一試行不行啊?這名醫生也有答案,這樣是很危險的。因為這樣的療法,在給患者吸痰的過程中,患者氣管可能因為受刺激而咳嗽,這一咳嗽就會噴出含有新病毒的氣溶膠,飄進房間,一直插管,就一直會飄出來,這會給現場醫護帶去極大的被感染風險。


接著,這名醫生說,無論是無創呼吸機,還是插管式的有創呼吸機,針對的都是重症患者,這一階段使用這些療法,對病情逆轉已經沒有太大幫助。他說,能救活的只有10%,但是他並沒有細說這10%的數據來源。換句話說,患者只要開始需要插管,就不樂觀了。甚至幾家專門收治重症的定點醫院,救活幾率都很低。


他的觀點是,能給患者輸送高濃度氧氣治療,就盡量輸高氧,盡量不要走到插管那一步。此前在2月13日,上海中山醫院重症醫學科副主任鍾鳴接受採訪時,還提到一個觀點,就是很多進入危重的患者,除了肺部問題,其實也同時是因為多器官衰竭導致。


至於葉克膜,這個設備換句話說就是個人工肺,代替患者的肺,幫助呼吸,但這名醫生說,實際上,這種狀況下,患者的肺已經完蛋了。不過,這名醫生沒提到,今年1月22日的時候媒體報導,武漢中南醫院據說用葉克膜治好了一例新病毒患者,但是沒有交代細節。假如上葉克膜的時候患者的肺已經垮掉,那麼拿掉葉克膜後,患者的肺是已經恢復功能了嗎?當時的報導只是說,上葉克膜,讓人體自身的肺能得到充分治療和休息。


最後,寫這則短文的醫生交代說,新病毒的厲害之處在於:高傳染性,還有容易成為重症。鑑於此,他建議人們不要去人多的場合,而且能吃多吃,補充營養,並且多喝水。


醫生以沉甸甸的一句話為整篇短文收尾:派幾萬醫護去武漢,說明這個病不好治。


其實這名醫生表達了一個比較悲觀的信號,就像他自己說,這個新病毒目前沒有特效藥,治療還很大程度上靠運氣。


【金銀潭院長:兩種有益藥物 一種希望療法】


也有個別藥劑被發現是起一些作用的,比如抗愛滋病藥物「克力芝」。最近,北美華人醫生群邀請到了武漢金銀潭醫院的院長張定宇,他交流了救治新病毒患者的用藥經驗,就提到了「克力芝」。


張定宇說,他們完成了198例臨床研究,發現「克力芝」能幫助新病毒感染者減少重症向危重症的轉化,進而降低死亡率。但對於克力芝的效力,張定宇只是用了「有前途」三個字,說法很保守。而且也提到小心會產生強烈不良反應,也就是副作用。新病毒患者使用「克力芝」後會產生腹瀉、噁心、嘔吐,甚至是心率減慢,但是愛滋病患者就沒有這麼強烈的不良反應。


同時,張定宇也透露了一項數據,就是他們隨訪了將近1000名愛滋病患者,其中只有不到10個人感染了新病毒,感染率只有1%不到,他自己說,這個感染率要遠遠低於普通市民,說明愛滋病人被感染的比率相對是低的。但武漢城內就有900萬人,按這個說法,1%就是9萬,那麼武漢普通市民感染的人數是高於9萬的。但是目前大陸官方公布的全國感染確診總數,還不到9萬。

那麼張定宇接著也提到了跟剛才的醫生,講的相同的觀點,就是患者一旦進入危重症時期,一旦做了氣管插管,插上幾乎就拔不下來了,就要看著患者一步一步走向深淵。同理,上了葉克膜的,張定宇說他只聽過中南醫院的彭志勇有個患者被因此救活,沒聽到第二個被救活的例子。


被人們廣泛關注的美國研究藥物「瑞德西韋」,張定宇也提到了。


另外,《華爾街日報》報導,在武漢參與瑞德西韋臨床試驗的患者,有資格限制。一類必須是輕症和中度症狀患者,在發病後8天內,確診為陽性;還有一類,是重症患者,發病後12天內,而且接受臨床研究前的30天內,沒接受過其它療法才有資格。


《華爾街日報》說,以上兩項資格會排除一大批患者,因為重症患者一般已經自己服用偏方或其它藥物;而輕症和中度症狀患者,相當一部分沒有機會得到確診檢測,或因技術限制檢測錯誤。


所以合格臨床試驗者是慢慢招募,瑞德西韋的臨床試驗進展,也因此變得比較緩慢。


但是根據張定宇所說,根據當前在武漢金銀潭醫院的臨床研究發現,感覺瑞德西韋整體上效果比較明顯,能阻止重症滑向危重症這麼一個狀況。


以上內容,上海中山醫院的鍾鳴在2月13日也提到過,他當時也在武漢金銀潭醫院,那裡是臨床研究瑞德西韋的主要機構。鍾鳴當時說瑞德西韋的試驗還沒有用在重症患者身上,而且輕症當時有沒有人入選,他也不清楚,而且對入選者有資格限制。現在張定宇的採訪說,根據當前臨床研究,感覺效果比較明顯,那可能說明這幾天已經進行了有關的臨床試驗。而張定宇對藥效的陳述,也與之前鍾鳴的話,意思相近,鐘鳴當時說,對瑞德西韋給予一定希望。不過兩人的話都是語帶保留,最有價值的信息是,根據當前新消息,「瑞德西韋能阻止重症滑向危重症」,那從這個角度來看,瑞德西韋跟剛才提到的抗愛滋病藥物「克力芝」,在新病毒患者身上功效類似。


不過從我們目前掌握的信息看,瑞德西韋的臨床試驗還沒有結束,最終的情況還需要觀察。


張定宇還提到了一項,就是用康復患者的血漿進行的療法,他說這種「血漿療法」整體感覺「還行」,主要是兩點,一是患者血氧情況得到一些改善,二是淋巴細胞得到一些回升。嘗試了「血漿療法」的,是4個新病毒重症患者,2個危重症。對危重症來說,情況只是「略有改善」,對重症來說,功效相對強一些。但是他沒有說這6個病人是否已經因此脫離危險。



【加拿大2例康復又查出病毒 血漿療法可有隱患? 】


此前我們報導過,俄羅斯衛生部有關新病毒的文件,提到冠狀病毒的抗體不穩定,也就是說,康復者即便暫無症狀,但不代表體內被抑制的病毒徹底消失,如果抗體分解,病毒可能死灰復燃,有人擔心康復者的血漿會不會也因此存在不確定性。例如,此前加拿大安省的兩個確診病例,他們康復後,安省當局2月14日對外證實,這兩人仍在被隔離,因為在他們的體內又檢測到了新冠狀病毒。另外,早有推特用戶披露中國南寧市官方的內部通告說,他們已經發現了新冠狀病毒的第二代變異,無法自癒,無法根治,會有後遺症。


但是從大陸專家的表態來看,他們對這種「血漿療法」還是比較給予希望。


【目前大陸診治患者的「康復標準」是什麼?】


剛剛提到病人的康復標準,張定宇在訪談中也說了。他透露,新病毒的感染,「好像」是從肺的底部開始,慢慢發展到上呼吸道。早期可能就是在肺的底部一顆一顆的這樣的病毒,然後一片一片網往上發展。因此也造成初期一些檢測查不出感染,直到「肺泡灌洗」後,才能查出病毒。但他們沒法對每個患者都做「肺泡灌洗」。而目前,他們依據的康復標準,是當局出台的第5版診療方案,條件包括:兩次核酸檢測呈陰性,患者三天不發燒,自主症狀感覺改善。然後這就算康復了。張定宇坦承,他們的檢測,只對患者做了「咽拭子」的上呼吸道採樣檢測。


【武漢佈置20台移動式「方艙焚燒爐」 用途何在?】


目前,在武漢的瘟疫防治行動中,當地又出現了一種引人注意的新設備,叫做「垃圾和動物屍體處置方艙」,由南京一家公司研製,一共產出約40台,2月15日開始,兩週內要給武漢運去至少20台,而每一個方艙都是標準貨櫃大小,配備功能有固廢粉碎、焚燒、煙氣淨化,可以應急處理生活、醫療垃圾,甚至還有動物屍體。這個方艙,每天可以焚燒和無害化處理的量是5噸。


比較主要的是,這個方艙的焚燒爐,可以使用850度以上的高溫進行焚燒,病毒無法在這樣條件下存活。


這個方艙引起一些網友的注意,是因為它還兼具焚燒處理動物屍體的功能。有人聯想到武漢的殯儀館,有大量遺體需要處理,懷疑會不會因此使用方艙焚燒爐來分擔。所以,最近兩天,這個方艙焚燒爐的圖片,在網上得到了很多人的分享。


好以上都是跟新病毒患者直接相關的一些消息。現在很多觀眾關心的,還有大陸的復工問題。


【力求復工“有險” 北京有確診患者傳染政府】


在新病毒瘟疫沒有找到特效治療方法,並在持續發展的情況下,大陸國務院2月18日舉行新聞發布會,提出全面復工計畫,並且指出,國資委監管的央企,旗下2萬多家生產型子企業開工率已經達到80%,石油、通訊、電網、交通運輸開工率已超95%。


一些地方政府也積極推動開工,例如長沙市政府,要求當地餐飲業復工復業,兼顧對員工量體溫,進行健康排查。但是現在已經很多人知道,新病毒感染後,人不一定很快會發燒,有的人甚至至死都不會發燒,同時,新病毒潛伏期較長,這些都給病毒傳播帶來隱患。


在北京就有一個例子。2月18日北京西城區區長孫碩通報了一個確診病例,是在西城區政府的一個部門,這個確診的員工,中國新年期間回河北過年,在2月10日普遍復工前的正月初七,他就回北京正常上班了。開始沒有任何問題,直到2月11日,這個人的一名家屬先傳出確診的消息,然後他不放心啊,自己去醫院檢查,發現自己也確診了,隨即在定點醫院治療。這個病毒傳染能力很強,他在食堂吃飯時,跟他一起排隊的一個同事,也被感染。後來一共69與他有過密切接觸的人,都被集中管控。2月13日,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去西城區視察,有消息說,蔡奇對這件事非常生氣,2月14日,就在北京市推動一個措施,就是回京人員必須隔離14天。


【要求復工 當局在擔心什麼?】


因此,針對瘟疫期間返工的問題,《自由亞洲電台》採訪了湖北黃岡周女士,她擔心,復工後,疫情會多點爆發,繼續蔓延。同在黃岡的疫情「吹哨人」高飛認為,當前最重要是控制疫情,而不是復工,這樣做是冒生命危險,一旦引起新的爆發,之前的努力就會前功盡棄。


很多評論人士都在分析中共為什麼急著復工。比較重要的是,中國大陸至今是靠世界的「代工廠」,來支撐經濟,但是隨著瘟疫爆發,封城、封路、停工,外國企業在中國的產業鏈受到影響,長久停工不只是中國經濟會受影響,外國的產業鏈一旦撤出,對中國大陸的經濟將是沉重打擊。所以在疫情和經濟危機的雙重夾擊之下,當局是硬著頭皮開工,有專家認為,這是有碰運氣的成分。


【央行突印6千億現鈔 民間有兩種解讀】


與此同時,中國央行開始以防疫為名,稱舊鈔可能成為病毒傳播媒介,因此發出約6000億人民幣的新鈔票。他們將回籠嚴重疫區的現鈔,要求商業銀行對外給出的現金,盡量以新鈔票為主。例如湖北省,在中國新年前,央行說已經調撥去40億元新鈔。


有報導說,這種大量發出新鈔,有可能導致「通貨膨脹」。因為瘟疫爆發後,根據美國CNN的報導,中國有超過7億8千萬人的行動,受到影響,數量幾乎是中國總人口的一半,正常經濟活動受到嚴重影響,在居民普遍缺錢的情況下,有人認為,大印鈔票成了解決問題的一個選項,但是真若如此,就可能導致通貨膨脹的發生。


不過對央行大量印發新鈔還有另一種說法,就是大規模斷網。一旦斷網,很多交易要用現金進行,現在大陸通行手機支付,那麼多印鈔票就是給可能的大量現金交易做儲備。


這是目前,民間對央行大量發行新鈔票的兩種觀點。


【湖北1600網警控瘟疫言論 美「否定」5家黨媒是媒體】


而對於當局在瘟疫期間的網絡控制問題,2月18日,海外《大紀元時報》獨家報導,說2月10日以後,湖北成立了11個戰時宣傳工作組,有1600多人24小時監控有關疫情的網上言論,發現敏感信息就會刪除。同時採用「線上及時闢謠」與「線下有力打擊」兩套手法,來扼殺岩鄰。除此之外,在武漢的33家海外媒體的60名記者,大部分被湖北當局勸離,只有5家媒體的13名記者還留在當地。包括《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鳳凰衛視》等等。


不過,說到《華爾街日報》,他們在中國的3名記者卻在2月19日,被中國驅逐出境。不知道是否包含武漢當地的人員。驅逐的理由是,《華爾街日報》2月初發表一篇文章《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裡面談到了大陸當局在瘟疫暴發初期的反應,還有大陸金融市場狀況。但是這三名記者無一人是這篇文章的撰稿人。


不知道是不是中共驅逐這些記者是衝著另外一件事。就是2月18日,美國國務院宣布重大消息,將新華​​社、中國環球電視網、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中國日報》發行公司、還有美國海天發展公司這5家媒體,定義為「外國使團」,就是不再把他們當媒體對待,而是受中共政府操縱的海外宣傳機構,並直言他們已經成為中共的特工。

做了這個定義之後,這些實體的人員和不動產信息,都要提報給美國國務院,包括姓名年齡、家庭住址,人員調動時也要通報新的名單,而且這些機構再購置任何美國的房產,都要獲得美國政府批准。


不過,除此之外,美國民間、企業和政府,對大陸抗疫的支援,不可否認,還是有幫助。比如上面提到的藥物瑞德西韋,就是美國企業的援助產品。


【日本捐贈伴「詩」來 除了武漢加油我們還能說什麼?】


同時,中國的鄰國日本,也在瘟疫暴發後,伸出援手。不同的是,同樣受到中華文化深刻影響的日本,在援助物資的同時,卻不忘浪漫的詩意,有濃厚的中華文化特色。這個細節也引起不少人的討論。


比如,在有的日本援助物資的包裝箱上,寫著:山川異域,風月同天。這是中國唐代時期日本國長屋王,送給大唐僧眾的句子,後兩句是「寄諸佛子,共結來緣。」前兩句「山川異域,風月同天」,也有寫作「日月同天」的。

此外,日本的援助物資中,還有的寫著:「豈曰無衣,與子同裳」。以及「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前兩句是詩經裡的句子,後兩句是唐代王昌齡的詩句。


這個日本的例子也提醒我們,在防治疫情中,互相鼓勵,不一定只用「武漢不哭」、「武漢加油」。其實中華文化裡面有好多優美的句子可以用。


除了上面提到的,還比如李白的:我寄愁心與明月,隨君直到夜郎西。


王勃的「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如果想鼓勵親友,在病痛中保持良好心態,可以用蘇軾的:因病得閒殊不惡,安心是藥更無方。意思是生病的時候能夠有時間清閒休息不是壞事,安定心神靜養也是不錯的「藥方」。


如果您是女生,因為封關被鎖在家裡,不妨化用李清照的一句詞來排解閒悶:念武陵春晚,雲鎖重樓,記取樓前綠水,應念我、終日凝眸


如果您是男生,要排解鬱懷,可以試試化用辛棄疾的這首詞:唱徹《陽關》淚未乾,功名馀事且加餐。浮天水送無窮樹,帶雨雲埋一半山。今古恨,幾千般,只應離合是悲歡?江頭未是風波惡,別有人間行路難


【國際疫情通報】


節目最後,我們來看一下國際上的新病毒瘟疫傳播情況。截至我們本期節目發稿,中國大陸以外確診最多的是日本,616例,其中1例死亡,然後是新加坡,確診84例,韓國51例,泰國35例,馬來西亞22例。在北美,美國已有15例,加拿大8例。在歐洲,確診最多的是德國,16例。除了日本,中國大陸以外的死亡病例,分別是在菲律賓1例,法國1例,台灣1例,香港2例。

Credit: https://news.163.com/special/epidemic/


好,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在訂閱時,不要忘了在訂閱按鈕旁邊,點擊小鈴鐺圖案,及時收到我們上傳視頻的通知。也歡迎您成為我們的會員。

歡迎訂閱:http://bit.ly/PAJQsub


0 次瀏覽

推薦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