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宇新拍】🔥史無前例!武漢黃崗鄂州相繼封城🔓疫情到底多重?


今天是美東時間2020年1月23日星期四。


截至我們1月23日定稿,大陸公開確診的已經有644例,死亡18例,包括湖北17例死亡,河北出席1例死亡。確診感染最多的地方分別是在湖北 444例,廣東32例,浙江27例,北京22例,上海16例。現在全中國大陸,只剩下青海和西藏沒有「淪陷」。


而在中國大陸以外,澳門已出現第二例確診。在美國,繼華盛頓州的1例確診病例外,在洛杉磯國際機場,又出現一例疑似病例,目前正在接受檢查。


【直擊武漢封城「末日景象」 黃崗鄂州也相繼封城】


武漢因為是這次疫情的爆發點,擴散十分嚴重,從北京時間1月23日上午10點開始,已經開始封城。除了之前我們知道所有陸水空交通停運,禁止武漢人外出。後來交通運輸部又發布緊急通知,23日起,所有陸水空的線路,都不准進入武漢,途經武漢的,都要改道走,或者折返。

而且在23日凌晨,根據武漢機關報《長江日報》的消息,湖北省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II級應急響應,全面進入「戰時狀態」,遏制疫情蔓延。


武漢素稱「九省通衢」,根據可靠統計數字,目前武漢戶籍人口約900萬,另外外來常住人口約500萬,加起來要有1400萬人,是大陸第七大城市,原本中國新年期間經過武漢的人流量可高達3000萬,但是封城之後不知實際數字是多高。


這次武漢封城,是1949年以來,當局第一次非政治性「封城」,可見疫情的嚴重。面對封城,武漢市民都是什麼反應呢?


我們昨天報導時,用了一個比喻, 說是「肺炎難民」,就是因為武漢當地肺炎的擴散規模,再加上當地封城的舉動,使很多市民選擇提前離開。後來出來了更多的消息。



在1月23日凌晨封城令下達以後,尚未入睡的武漢市民立即開始「逃亡」,除了公共交通口岸,有私家車也抓緊時間外出,高速上大排長龍。




twitter:白东平




有人發出手機錄像顯示,凌晨時分,已經有警車出現在高速路上。





twitter:鲁 难@lunanweiyi


「武漢鐵路」在封城前的22日夜裡發消息說,武漢站、漢口站、武昌站,一共有29.96萬人離開,僅武漢站就有將近10萬人走。


《香港經濟日報》報導,當地時間1月23日凌晨,即將於當地上午10點封城的消息一出,很多人連夜到火車站買票,有的人開車離開。甚至有人出現發燒症狀的,也選擇逃離。成功離開的,有人還在微博上發圖炫耀。比如有人發貼說:他和另一個朋友吃了退燒藥之後,離開武漢去上海迪士尼,如果一星期後還沒退燒,就在上海當地看病。


也有人乘此機會大發「災難財」,大陸媒體《新京報》報導,有些網約車,將武漢到羅田的票價,從每人之前的80元,暴漲到一人800元,有的司機說包車要1800元。這個價格比平時要貴上10倍。


在武漢天河機場,即將封閉前,有人在門口拍了一段視頻,還解說了一下,拍攝者說:武漢天河機場,馬上就要封閉了,不讓走了,公安的都到了。


在漢口車站,也有人發出視頻,也顯示有不少武警戴著黑色口罩,在車站門口戒備。


台灣中央社並引述來自大陸的爆料說:中共中央軍委已命令中部戰區協助武漢封城,預防民間出現恐慌情緒而產生「群體不穩定」;戰區的步兵機械化裝備東風鐵甲越野車以及裝甲運兵車和輕型坦克將投入使用,嚴防死守,堅決保證各重要路障不被突破。這一消息還要進一步核實,如果大家有更多信息的,歡迎給我們爆料。


此外,根據武漢網友反饋,23日上午10點的封城也並不是一步到位,一開始有些高速路還能通車,但是後來逐漸關閉,比如京港澳高速路等。而全武漢市的鐵路車站是在當日上午11點20分開始關閉。


大陸《財新網》的常務副主編「高昱」傳遞出三點重要信息:


1. 疫情發展到這一步,從點到面蔓延,有很多疑點,地方官員、中央專家組,都有相當責任,是重蹈了2003年SARS的覆轍;


2. 再次證明透明度、公眾監督及實事求是的缺失,維穩思想、長官意志還有黑箱操作,最終導致巨大危機;


3. 武漢封城要持續至少半個月,或者說4--8個星期,而潛在的肺癌感染者,可能高達萬人。



而目前,除了武漢封城,靠近武漢的黃岡、鄂州兩個城市,也被「檢疫隔離」,就是「封城」。黃岡和鄂州都是在23日午夜前後禁止交通出入。現在湖北全省,已經暫停了所有的旅遊活動。


武漢封城後,根據微博上傳出的圖像,市內部分區域已經開始出現亂象。比如這個微博貼子,因為聽有人傳加油站斷油,多處加油站排隊,甚至因此發生鬥毆;









另一個貼子顯示,至少在個別超市,菜品價格高漲,發貼人呼籲管控物價,據我一位在武漢的朋友說,菜價好像已經在慢慢回調;但即使這樣,擔心封城期間生活的武漢人,不少人去超市搶購食品;









我們在這張圖片上,還能看到,市民在超市搶購商品的一幕,據說也有人為此發生口角。






















【患者無處治 醫護被感染 城內慘況曝光】


大陸中央電視台《新聞1+1》引述武漢前線醫生的消息說:當地發熱病人數量眾多,無法得到及時收治;收治的病人也無法進行及時的病原檢測,需要統一協調採樣送到湖北省疾控統一檢測,這種情況造成交叉感染,「交叉感染」在這裡的意思就是,同一個醫療單位之內,病人之間的相互感染;前線醫生並且進一步說,當局還沒有要求定點醫院的醫務人員集中住宿、吃飯,醫務人員下班後能正常回家,但就算沒有集體食宿,這名醫生說,醫務人員被外界感染的傳播渠道也沒有被切斷。


從上面信息可以總結出兩點:

一是,病人沒辦法全收治;

二是,醫生沒有好辦法避免不被感染。



有武漢同濟醫院的醫生家屬透露,

當地協和醫院神經外科整個一層樓的醫護和病人全部感染,

協和醫院的感染科主任和中心醫院甲乳外科主任,都上了呼吸機搶救。










專家鍾南山曾說,武漢醫護人員有14人感染,後來數據又更新到15人,但有人近日在社交媒體中透露,實際上僅在武漢協和醫院的「腦外科」,就快有30名醫護感染了。還有觀眾給我發來爆料,也是說在協和醫院的被感染醫護人員,數字更大,至少上百。


甚至有人提到,在同濟醫院急診科的一名1989年出生的被感染醫生,已經去世。



我的一位海外朋友,分享了她在武漢做護士的一位同學的消息,她的這名同學被抽籤抽中去前線支援,說自己是拿命上班!很多醫務人員感染,不給確診,只報疑似,因為確診就要上報,上報確診後說法就多。她擔心醫院隨時整個被隔離,到時她都不能回家。說自己很心寒。

醫護無法自保,患者就更別說了。


有觀眾給我們的節目電郵xwpajq@gmail.com發送畫面資料。我們可以看到,在武漢的醫院內,有排隊等待的患者,拽著已經昏倒的一個人,然後戴口罩的自己也嚇得大哭,跟穿著隔離服的醫生哭訴:救命啊醫生,我也在發燒啊!旁邊的人看了看,也只能是無奈轉過頭。


在另一處門診,有一名戴口罩的患者,當場自己倒下,大家也不敢上前,只有喊穿著隔離服的醫護前去幫助。


有觀眾給我們發來爆料信息,顯示了武漢當地求醫的人,是多麼的「人滿為患」。暫時的情況,根據給我們爆料的觀眾說:據他所見醫院已經飽和,很多病人看不到病,像視頻中的情況,簡直就是一個「病毒培養皿」。


另外還有武漢當地人錄製的視頻,反映當地情況,得到海外媒體大量轉發。比如這一段,是拍攝者隔著醫院窗戶拍攝,裡面的走廊也是站滿人,醫護大喊要大家排隊等待結果;另一段畫面,拍攝者拍到了醫院門外,已經搭起了臨時的帳篷,拍攝者說:家裡有孩子的,能不出來,千萬別出來,這個事遠遠比你想像當中的要嚴重。

credit:RFA 自由亞洲粵語



有些在武漢的感染患者,為了不害家人,自己出去住旅館,

英國《衛報》1月21日曾報導說,武漢黃先生的母親1月12日因為發燒和咳嗽住院,接待她的醫護都是身穿生化防護服,但是沒有將他的母親跟別的患者隔離,也沒有給他的母親做新型病毒的檢測,有兩名醫生私下裡跟黃先生說,黃母可能是感染了新型病毒。3天後的1月15日,黃先生的母親就因病去世了,特別快。隨後議員施壓家屬,迅速火化屍體,在火葬場,黃先生還遇到另外一個家庭,也是類似的情況。


黃先生的母親是否感染「新型病毒」,最終因為沒有檢測而無法確認。但這件事讓很多人再次想起2003年SARS的時候,香港一地統計死亡人數是299人,而全中國大陸死亡的才只有349人,當時就有報導說,很多死者,根本沒給確診是SARS,自然也沒有算在因SARS而死的名單中。


為了因應緊張的醫療資源,在武漢的朋友給我提供了一則信息,是武漢市政集團的一項緊急任務,當地要在「蔡甸區職工療養院」,建設2.5萬平方米的臨時醫院,計劃六天完成,設置1,000張病床。


《人民日報》報導提到,湖北省打算向北京方面緊急求助,調撥醫用口罩4000萬個,防護服500萬套!紅外側瘟儀5000套。


這些數據從側面透露,實際的感染人數,可能相當大。


【武漢感染肺炎病毒 可能達上萬人!】


大陸《財新》,1月23日報導了病毒學專家「管軼」的話說:「連我都做了逃兵!」為什麼呢?首先我們要知道,他是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的主任,之前對武漢肺炎的發展做了精準判斷。2003年SARS期間,他與團隊發起SARS病院調查和診斷,率先堅定了SARS病毒的來源是果子狸等野生動物,幫助遏制了SARS的再次爆發。


就是這樣一個厲害的角色。1月21日,他和團隊趕往武漢,

1月21日,下午3點,他先到了小東門市場,居然還有好多人悠閒置辦年貨,而小東門市場地面潮濕,衛生十分惡劣,卻只有不到10%的人戴口罩。隨後他又見了一些當地相關部門人員,最後決定:走為上。管軼說,武漢疫情已無法控制。第二天22日他就趕到機場,卻發現機場還有旅行團,而且地面未消毒,工作人員有的只戴了非常簡單的一次性口罩。這些例子說明,當地的衛生防護在得知病毒可以人傳人後,並沒有及時升級。換句話說,到了22日,武漢還是個「不設防」的城市。


對於尋找病毒源有什麼進展,管軼對財新記者說,願意合作的科研機構不多,都覺得自己更有能力,還含蓄地說,他們的管理「很慣性」。而且當時「華南海鮮市場」傳出疫病後,被封掉清洗。雖然也不是壞事,但管軼認為,這失去了查找病源的一個有力證據。


對於武漢封城,管軼也覺得為時已晚,過了黃金期。因為已有洶湧的人群出城,這其中可能藏有「移動的病毒」。


最後管軼說,他經歷過SARS、禽流感、豬瘟等等,然而SARS疫情根本沒法與這次相比,因為SARS的60%到70%的感染者,都是個別幾個超級傳播者,傳播鏈條清晰,但是這次的「傳播源」已經全面鋪開,流行病學調查已經做不了,控制成本要幾何級數增長。管軼提到,保守估計,這次感染的規模,要從SARS的10倍起,開始算。



還有人在社交媒體裡跟朋友說:她聽到一名在「湘雅醫院」的人,1月22日被派去武漢,發現已經有上萬人確診,但這是內部數據,說是要逐步公開。她並提到地方官員存在瞞報,因為確診的人越多,烏紗帽就越保不住。這個人還反覆打聽了好幾遍,確定是上萬人確診。傳播速度比想像的快很多。最後這名網友也提到,只戴口罩不行,要戴護目鏡,因為眼睛接觸也會傳染。這與我們前面提到的,王廣發的推斷一致。


至於確診人數,當局會不會真的最終逐步把實際數字公布,還有待觀察。

但是我們根據以上的爆料,能夠了解到,武漢目前感染病毒的患者,實際可能多達上萬人。





【武漢肺炎「病毒」有多可怕?超出想像 還可能變異】

twitter:一線戰士JASON📷(合眾國護旗手)@Jason_Lee007

我們看到,有的感染患者,是被如此高規格的防護設備拉進醫院,可見病毒傳染性之強。

21日自己證實感染新型肺炎的北大專家「王廣發」,曾在1月10日說疫情「可防可控」,但在後來去武漢醫院視察疫情的時候被感染。他自己說,他曾到訪多間「發燒門診」和「臨時隔離病房」,當時都戴了N95口罩,但沒有戴「護目鏡」,他後來先是出現眼瞼結膜炎和發燒,之後被確診,所以王廣發目前推測,病毒能夠從「結膜」進入身體。也就是說,可能光戴口罩還不夠,至少還要戴上護目鏡。而且在病毒傳播途徑還沒有完全查清以前,密切接觸病人的醫護,最好是穿上全套隔離服。


在這裡我插幾句,香港朋友可能已經知道了。就是《明報》報導,王廣發作為大陸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1月21日證實感染,但是他在1月12和14日,在武漢面對面會見了香港去了解情況的官員徐德義、張竹君和賴偉文。而後來在1月20日,張竹君和賴偉文又與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食衛局長陳肇始等人開會,也是面對面的,但沒戴口罩。這意味著什麼,我想大家明白了。


繼續說武漢這種肺炎「病毒」的可怕之處。

也有武漢朋友爆料,新型肺炎的主要病徵還不是「發燒」,而有可能是全身酸軟無力。

爆料的人提出了以下幾個要點:


1. 當地醫院,並不是都具備「核酸檢測」的能力,只能用ct影像做基本判斷,查血和已知病毒感染,做排除法;


2. 所有醫院都已住滿,金銀潭醫院只收治「確診病人」,嚴重的病患沒確診也不接收;


3. 爆料人和母親,居住的小區跟最初爆發疫情的「華南海鮮市場」很近,而且沒怎麼出門,兩人都染病,他懷疑就是小區內感染;


4. 他判斷,這種病毒一定會通過空氣傳染的


5. 這名武漢人還大倒苦水,說政府力度不夠,小區消毒也不到位,醫院很難接收,就讓自己在家隔離,靠自己抵抗力。


6. 很重要的一點,他認為大眾宣傳的誤區是,以為這種病的特徵是發熱,其實不是,他自己根本沒發燒,感覺表面上比普通感冒還要輕,他自己說,最大的表現是:渾身酸軟乏力,毫無食慾,甚至想吐。


此外,還有聽過「武漢市內防疫系統」內部會議錄音的人爆料,罰到了一個醫生群組,內容比較驚人。

不過,以上還只是初步,因為這種病毒是SARS的進化體,所以爆料人繼續說:


第一,發熱不是這種病毒的主要特徵,通過查體溫不能完全篩查,有患者的體溫從發病到死亡,體溫始終正常,這與前面那名患者的爆料相符。


第二,它比SARS的潛伏期更長;


第三,它比SARS的傳播速度更快,目前有了空氣傳播的證據,但暫時不知還有沒有其它途徑;


我們再加一個第四,就是有權威代表政府發言說過:這種病毒附帶抗藥性。


綜合以上四點,我與這位爆料人士的感覺是一樣的,就好像是「生化危機」。看過好萊塢影片《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的朋友應該都見過,片中由專家基因改良過的「強化版帝王迅猛龍」,有多麼可怕,不僅能跟人類周旋,速度和殘忍度也很強。根據以上的信息,這個病毒目前也給人一種類似的感覺。


目前,根據大陸國家衛健委1月23日的一份通知證實,承認武漢這種肺炎病毒,已經出現「聚集性」還有「無武漢旅行史」的確診病例。

同一天,科普期刊《科學人》轉載一份研究推斷,引發武漢肺炎病毒的,原本可能是寄生在蛇身上的,而蛇身上的這種病毒,再往前推斷,可能來自蝙蝠。蝙蝠是蛇經常捕食的東西。


【節目尾聲 給武漢朋友的一個建議】


節目最後,我還想說,看到武漢的朋友,很多人染上疫病,心裡真著急,又趕上中國新年。現在很多武漢人面臨的情況是沒有醫、沒有藥,關在家門裡面,就靠自己的免疫力抵抗疫魔,那種感覺,我真的很替武漢的朋友著急。昨天有朋友還給我留言,說大宇,呼籲大家找找中醫療法。我身邊暫時沒有中醫師,即使有,如果要買藥,現在去武漢公共場所也不是那麼方便。我就在想,怎麼辦?我跟我身邊的朋友,都在聊這個事。很多人就只能是說「祝福」,但祝福兩個字能解救武漢的朋友嗎?至少有一些真正的辦法。


其實大家能想到的辦法,除了預防、上醫院、吃藥、偏方,還有一個很少人討論,就是「宗教信仰」。我相信,有宗教信仰的朋友,在這個時候,在實在沒辦法的時候,就會祈禱。

我在海外,認識的朋友很多,其中就有為了躲避迫害,來到海外的大陸法輪功學員,人很好,我對他們態度很正面。法輪功朋友是信神的,非常相信神蹟,他就說要不大宇你就這樣,讓觀眾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法輪功的人管這叫「九字真言」。


這位朋友告訴我,大陸真有因為念這幾個字,轉危為安的事蹟,就是反覆默念這九個字就行,很簡單。不管您信不信,真的生命危急的時候,我覺得至少可以試一試。那些沒有醫、沒有藥,待在家裡無助的武漢朋友,你把門關起來,不花錢、沒危險,就念這個,也不損失什麼。不然我們身在海外的,說要幫武漢人,怎麼幫?我想這比說祝福的話,至少還要來得實在一點。那好,以上是我的一位法輪朋友,給的建議。


不多說了,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也歡迎您成為我們的會員。感謝收看,我們下次再見!

📧 爆料郵箱 🗣 xwpajq@gmail.com

爆料中,請盡量多提供一些說明文字,便於工作人員查看。我們每天都收到大量的各類郵件,容易濾過,或者沒有採用您的資料,還請大家不要介意。

👉 加入會員 👍👍👍
⏰ 訂閱 + 按小鈴鐺 🔔
💪 支持「大宇 新聞拍案驚奇」💪
📢 大宇推薦❗拍案驚奇❗

© All Rights Reserved.


82 次瀏覽